搜索
  • 查看作者
  • 父亲和我经历及听到的灵异事件之29:童年诡事

    其实童年接触过挺多诡异的事情,但是当时年纪小,接受的又都是“无神论”教育,糊里糊涂没有太当回事儿。随着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变迁,好多湮没在记忆的长河中了。近期,连续在“中国灵异网”发表文章,搜肠刮肚的想题材,慢慢地在记忆中还真挖出几件小时候遇到的怪事值得一写,在这里写出来,大家看看自己儿时遇没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一、厕所

    小学一年级时候(三十多年前),我家还住大胡同的平房,虽然那是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记得每天一放学,匆匆写完作业就跑出去,和邻居家一大群年龄相仿的孩子在一起疯玩,淘气……

    暑假的一天晚上,已经七点多钟了(电视里正在首播《霍元甲》),天才擦黑,我和邻居的十多个孩子玩“抓特务”,先经过石头剪子布,谁输了就是“特务”,撒腿就跑,其余十多个孩子则是“解放军”,数到一百就开始拿着玩具枪追“特务”,“特务”被抓到了是要被每个“解放军”打屁股弹脑壳的,虽然打得不重,但是有一大群人在后面追你,你孤独的跑在前面那种恐惧的心理还是让我难以释怀的。

    这次轮到我当“特务”,我撒腿从大街上跑进一条小巷,心里不太紧张,因为我早已想好秘密藏身之所:在两条胡同交界处有一处公厕,老式旱厕,不分男女,一排十多个黑色铁皮门,打开里面就是臭烘烘的蹲位。我跑到那儿躲进了靠边的一个蹲位。关上铁皮门,厕所里面一片漆黑,闷热而恶臭,我心里却窃喜“你们跑断腿也找不到我!”

    正得意间,忽然觉得后背发凉,进厕所时我确认里面是没人的,可现在背后似乎有人在我耳边吹气,虽然没有回头,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身后有“东西”存在,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害怕,我终于忍不住推开门跑了出去,正好那一大群“解放军”跑了过来,看到我不由分说揪住一顿“揍”,还说“好啊,敢躲到厕所里!”,我挨揍的时候偷偷看了看那个蹲位,里面什么都没有啊?

    因为在规定时间内我被捉了,所以我还得当“特务”,又开始了“逃亡”。厕所是不能躲了,我灵机一动,躲到了同学颜家里(他也是“解放军”),他妈妈很配合的让我去里屋藏着。一会儿,听见那一大群“解放军”破凉鞋发出的“啪踏啪踏”杂乱的声音从门口经过。“让他们追去吧”我又得意起来,和同学爸爸妈妈姐姐一边喝酸梅汤一边聊起天来。

    聊着聊着我就忘记了自己是“特务”这件事,大半个小时过去。颜满身是汗的回来了,看到我在他家里又是生气又是惊异。生气在他们十几个“解放军”傻呵呵的跑了半个小时也没抓到我,我却优哉游哉的躲到他家喝酸梅汤聊天。惊异的是,他们跑了一会没抓到我,有人提议是不是还去那个厕所看看,于是“首长”派跑得快的颜作为“侦察兵”先到厕所“火力侦察”,他们随后就到。颜在离厕所还有十几米的地方看到“我”的背影在暮色中一晃,闪进了刚才躲着的那个蹲位,随即铁皮门被关上了。于是颜大喊着“他在这儿,快来!”冲了过去,可是当他打开铁皮门,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哪有我的身影?颜因为“谎报军情”被大家打了顿屁股,气哼哼的回家,却发现我竟然一直躲在他家里。

    二、老奶奶

    还是暑假的一个傍晚,我和颜,勇,强四个人去铁路职工小区工地玩。那时候丹东铁路职工小区正在建两栋“人”字形的六层住宅楼,楼体已经竣工,但还是毛坯房,没有灯,水泥墙裸露着很多大小窟窿(走各种管道线路用的),楼梯栏杆也没有安装。

    就是这么个破地方,在孩提时代的我们眼中却是乐园,充满了神秘。我们四个在这栋楼里玩起了“佐罗”,什么是“佐罗”,其实就是把在校工厂弄来的彩色塑料片剪成眼镜的形状,用绳子拴住两头挂在耳朵上,像电影《佐罗》里主人公戴的眼罩一样,然后拿着玩具刀枪互相“拼杀”。

    我和颜带的红色塑料片,是一伙的,强和勇带的绿色塑料片,是另一伙。我们四个一边嘴里发出“呀呀”“杀啊杀啊”的喊声,一边奋力“拼杀”着,我和颜非常勇猛,勇和强招架不住,节节败退,面对着我们,背对着楼梯被我们逼到了六楼顶层,我和颜面对着楼梯走了上去,突然在昏暗中发现墙角有一个人,个子很矮,大概也就是一米四左右,身体很胖很臃肿,有种宽度和高度差不多的感觉,头上挽着老年妇女才会挽的抓髻,穿着藏蓝色的老式衣裤,还带着蓝色的围裙,但是却看不清她的脸,她就在黑暗的墙角那里,慢慢的蠕动,还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我一看就愣住了,好诡异啊!可是颜却傻呵呵的问:‘老奶奶,你在那里干什么啊?’听他这么一问,背对着那里的勇和强也回头看了看,满脸疑惑的问“颜,哪有什么老奶奶?你在说什么呢?”虽然我们那时候还小,接受的教育也是无神论,但是他们这么一问,我和颜还是变了脸色,感觉不对,颜结结巴巴的说:‘那……那老奶奶不还在那……那儿么?’勇和强又仔细看看了“没有啊?”我说:“天太黑了,带这个镜片看不清,把镜片摘了。”

    可是当我和颜摘下镜片,再看向那个角落,“老奶奶”就不见了踪影,当我们把红色镜片戴上,又能看见那个矮胖的老太太蹲在角落里在那哼哼唧唧。我们四个换了下镜片,勇和强用红色镜片也能看见她,而我和颜用绿色镜片就什么都看不到。

    四个小孩腿开始哆嗦,汗也下来了。突然,那个老太太停止了哼唧,身影慢慢变得模糊,模糊的身影开始萎缩,竟然慢慢的挤进了墙壁上一个直径不超过二十厘米的窟窿里不见了。

    我们四个愣了一会,撒腿就跑,用前所未有的速度跑下楼,直到踏上炎热的柏油路,看到了过往的熙熙攘攘的人群,这才定下心来。从那以后,我们再也不去那栋楼玩了。之后我们有同学家搬到那栋楼里住,我们也从来不去他家里玩。

  • 0
  • 0
  • 0
  • 31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阿依莫
    阿依莫
    1小时前 (移动端)
  • Strange教父.
    Strange教父.
    2小时前 (移动端)
  • 言成
    言成
    2小时前 (移动端)
  • 竹子
    竹子
    2小时前 (移动端)
  • 田夫
    田夫
    2小时前 (移动端)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3小时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3小时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5小时前 (移动端)
  • 发布作品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