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鬼话连篇 鬼话连篇 关注:52 内容:8686

    讲讲本人经历的一些灵异之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鬼话连篇
    • 直播,申精。讲讲本人经历的一些灵异之事。  复制的

      林正英虽然不是真正的道士,但是他改变了很多人对道术的看法……一楼拜林大师! 信则有,不信你们就当小说看吧!

      我是一名道士。

      中国正规全真住教道士三万人,散居道士六万人,我就是那六万人中的一员。

      一九五七年,中国道教协会在北京白云观成立,虽然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但是知道有这么个协会的时候,还是挺高兴的。

      最早接触到道教的东西是在一个qq群里面,那个时候我正在写一些灵异的小故事,所以就加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群,其中有一个群影响

      了我的一生.

      那是一个叫‘玄门证道’的群。

      群里面人不多,只有十几个,我进去的时候不说话,只看他们聊天,这样得到的素材比自己问来的还多!

      期间他们聊到了用什么方法可以见鬼

      第一是火眼,每个人都有火眼,如果某一时刻火眼低的话,就可以见鬼,这东西就跟运气一样,运气不好就会见鬼!

      第二是心境,心灵纯洁之人可以见鬼,比如说小孩儿,所以我们经常看见一些婴儿在没人陪的时候,他们也会莫名的笑或者哭,这就

      是那些鬼魅的作用了。

      第三是外物,外物很多种,天地万物都有属性,男人属阳,女人属阴,死人和活人对比起来,死人属性为阴,活人为阳。这东西都是

      对比出来的。

      若想要看到死人,可以借助世间属性及其刚阳的东西或极度污秽的东西。

      他们说了一些东西,活人中指血属性刚阳,柳条属阳,可以用来打鬼……

      除此之外,还可以借助黑狗血驱鬼,因为黑狗血是时间最污秽的东西,鬼魅也害怕这个!

      当时为了让写出来的东西更加的真实,做出了一个影响我一生的决定。

      他们聊完天之后,我马上驱车到了附近的一个乡下,找一个老乡买了一套蓑衣,然后在老乡家坐到了晚上八点多钟。

      外面天黑了,我拿着蓑衣就出门了。

      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山沟里面,找了一块比较干净的石头,盘坐在上面,然后把蓑衣倒穿着,头上还戴了一个破烂的塑料斗笠!

      群里面说的,如果想要见鬼的话,可以倒穿蓑衣,头戴斗笠,盘坐在山沟里面,等到阴气最重的时刻就可以看见鬼!

      我从八点钟一直坐到十一点多钟,四周根本没有什么动静,开始我以为群里都是瞎说的,但是之后我就知道了,他们说的是真的。

      晚上十一点四十五,也就是他们所说的阴气最重的时刻,我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阴寒,忍不住打冷颤,后脊梁感到刺骨的寒冷。

      本来以为我不会怕的,但是当真正感觉到了的时候,脚都吓软了。

      群里说,如果看到什么东西,千万不能动,穿蓑衣戴斗笠就是为了模仿死物,如果动了的话,就会被发现,到时候会出大事儿。

      开始我不敢动,但是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回头瞥了一眼,回头一看,直接给我吓扑倒了,在我背后竟然吊着一双脚。

      一个死人掉在我的背后的树上。

      当时我来的时候看了的,那里根本没有什么死人吊着。

      我扑倒之后,很清晰地看见吊在树上的那个人脑袋偏了一下,往我这边看了看。

      之后我准备逃跑,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山沟外面传来了一阵狗叫声,那个吊在树上的人马上落了下来,然后往山沟的上面跑了,没入

      了黑夜之中。

      一声狗叫把其它的狗也引来了,接着那些狗顺着那个吊着的人跑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连蓑衣都不要了,连忙跑出了山沟,然后跑到老农家,猛地砸门,他们开门把我放了进去。

      我进去之后,精神根本不能集中,只能喘粗气,眼睛前面也直冒金星。

      我能看见外面,但是不能说话,不能动。

      他们问我怎么了,我不回答,问我看到什么了,我也不回答。

      最后他们老两口把我扶到椅子上坐着,然后老太太到另外一个屋子里面拿了一个锣和一把菜刀,还有几支香。

      “他肯定丢了魂!”我听他们说了这么一句。

      之后老太太把手里的东西给了老头儿,她则坐在了我的旁边。

      老头儿出去叫了几个人,最后他们一个让人端着猪头肉,一个人拿着冒着火星的香,老头儿则拿着菜刀和锣出去了。

      过了一分钟左右,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锣的声音,还有很多人呼喊的声音。

      “回来没?”

      “回来没?”

      “回来没?”

      外面的人一共叫了三声,老太太这才一巴掌拍在我的椅子边上,大声回答。

      “回来了。”

      “回来了。”

      “回来了。”

      之后又啪啪拍了好几下,每拍一下我都会颤抖一下,尽管做好准备了,她拍一下我也会被吓一

      拍完之后他们几个人把我抬到了床上,我直接睡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钟才起来。

      他们叫这个方法为‘叫魂’,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很流行,不知道是谁传来的。

      跟他们道完谢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那个地方再也不敢呆了。

      我自己住的地方离农村不远,也比较偏僻,但至少比农村好上一些。

      最后我打开qq群,他们说,不懂这方面东西的人千万不能使用那些方法,运气好周围没有鬼,如果运气不好周围有鬼,你没做好准备

      ,万一被鬼缠上就有得受了

      那次把我吓得半死,文章也没有写了,qq群也屏蔽了一段时间,因为一看到那个qq群晚上就睡不着觉。

      从农村回来大概十天之后,我们附近有一个人出车祸死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是个摩托车司机,家里一共四口人,有一儿一

      女。

      我见过他几次,他平时都在路口等客人,靠拉客人赚钱,长得还挺和善的,我坐过他的车。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跑到车祸现场去看了看。

      外面围了很多人,我挤都没有挤进去。

      在人群的中央是一辆装满石子的货车,这是我看到的所有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警车来了,人群在让开一条通道,我趁着这间隙挤了进去。

      看到当时的场景的时候,差点儿反胃。

      那个摩托车司机都被卷到轮上面去了,整个轮胎下面都是血,在轮胎的旁边是一条被血染红的大腿。

      那个司机的脑袋看着我这边,过了一会儿,警察上去把尸体弄了出来,摆在地上的时候是面部向下的。

      “糟了,这个地方又要死人!”刚摆在地上就有人这样说。

      “不朝天不着地,这个地方肯定要死人!”他们说。

      我听了一会儿就回去了,跟我没多大关系,只要为他默哀就行了。

      回到自己家,将刚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死人,只要不是我就好了,只希望到时候我死的时候不会这么惨。

      晚上玩儿了一会儿电脑我就睡了,半夜迷迷糊糊觉得有人敲门,我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等到他敲第二遍的时候我就去开门,不敲第二

      遍我就不起床。

      没听到敲第二遍,我翻个身就继续睡了过去。

      白天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我起床跑到阳台上伸懒腰,发现我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掉到了楼下去,连晾衣服的绳子都被扯断了。

      当时没有太在意, 下楼去把衣服捡上来然后把绳子结上之后就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到了下午五六点多钟,我从外面回来,又看见了掉在地上的衣服和断了的绳子。

      当时我就火了,肯定有人在恶作剧,不然怎么会断得这么频繁,跟我住一栋楼房的有一些小孩儿,很调皮,我很自然地就怀疑到了他

      们头上。

      有一有二,那么有三有四的几率就很大。

      晚上,我躺在床上装睡,准备抓他们抓个现行了。

      大约十点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刚准备起身,有听见了离开的脚步声,所以我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等累了,外面没有动静,我想他们肯定是改过自新了,我也不怪他们,毕竟我们都有过童年。

      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都不知道过了多久,阳台上传来了一阵莎莎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顿时火冒三丈,都这么晚了,他们还不睡觉,瞎搞什么。

      起身披了一件衣服在身上,然后往阳台外面走。

      阳台跟卧室连着, 用玻璃分开,为了遮羞,我特意买了窗帘挂上。

      窗帘很便宜,在远处看不到了里面的东西,但是隔得近的话,视线还是可以透过窗帘的。

      到了阳台的门边,我正准备开门,眼睛撇了撇窗帘,从窗帘的缝隙看了出去。

      外面哪儿是什么小屁孩儿,分明是一个大人嘛。

      一个大人没事儿扯我晾衣服的绳子干啥?当时我就怀疑了,所以留了个心眼儿,返回屋子里面拿了一根棍子才缓缓向窗帘那里走去。

      我直把他当成了偷衣服的小偷了。

      可是等我拿完棍子回来,开门举着棍子出去,阳台上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衣服已经掉了下去,这次绳子没有断。

      我找了找,阳台上确实没人,然后检查起丢了什么东西没有。

      确认没有东西丢失,我跑到楼下捡衣服,那个人应该是发觉我了,所以逃跑了。

      “下次别让我逮着你!”我狠狠地说了一句。

      捡完衣服重新挂在绳子上,回到床上睡觉,期间尿急上了一个厕所。

      上完厕所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刚才阳台门忘记关,于是上前把门关上才继续睡觉。

      现在整个屋子都是封闭的,门窗都关好了,外面的东西绝对进不来。

      可是当时我少想了一样,那就是外面东西进不来的同时,已经进来的东西也出不去。

      那天晚上睡得还比较舒坦,不过倒是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个司机了,他似乎有什么话对我说,不过我没有记住,早上一醒来就忘记了

      第二天手机接到一个电话,十一二陌生的号码,接听之后竟然是那个司机的家属打过了。

      他们希望我能去参加他的葬礼,我这才想起来,以前跟那个司机一起打过一次牌,他看我才二十多一点,帮过一把,最后我们还互留

      了电话。

      说起是参加葬礼,其实还不是为了想那点儿份子钱,就留了一个电话的人都邀请了,还真是……

      不过当着他家属的面,我不好意思拒绝,最后说了一句:“我看看我有没有时间,有时间一定来!”

      他是农村人,老家在农村,所以他的家人希望他的葬礼也能在农村举行。

      挂完电话之后我想了想,好歹也是见过几面的,既然都打电话指名道姓地邀请了,我还是去一下吧,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死

      人。

      第二天换了一身衣服就按照他们指定的地点去了。

      因为在农村,所以很多人要往农村赶,他们专门包了车来接送参加葬礼的人。

      在车上,他们问我跟死者什么关系,我想了想说:“朋友!”

      其实这些人多半跟死者没多大关系,都是无奈被拉去的。

      真的很讨厌这种风气,葬礼是为了缅怀死者,婚礼是为了祝福新人,而一些人则为了那点儿份子钱去邀请一些根本不熟的人,让葬礼

      没有那种沉重的氛围,婚礼也没了真挚的祝福。

      听过一个更搞笑的事情,有个人看别人经常整酒席收份子钱,他也大摆筵席,邀请很多人参加,原因竟然是为了庆祝他家的母猪生了

      崽儿!

      车行了大约三个小时才停下来,这个地方确实挺偏僻的,到处是农田。

      在山的斜坡上建着一些土房子,在斜坡的最下面有一家门前搭上了油布,很喧闹!

      多半就是那里的,不过这房子建在那个地方还真是有些怪。

      下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那个屋子走。

      我们刚迈步,身后山路上就传来了一阵鞭炮声,那些老人叫我们赶快转身别看,说是死人来了。

      敲锣打鼓,鞭炮轰鸣,还有一阵阵哭声传了过来。

      我们没有按照老人说的做,都往那边看去。

      那边一群道士在开路,接着就是敲锣的,然后放鞭炮的,之后就是一具冰冻了的尸体,在尸体之后是一群哭泣的人。

      等到尸体在我们前面走过去之后我们才继续往前走。

      ‘人生虽有百年期,寿夭穷通莫预知:昨日街头犹走马,今朝棺内已眠尸!妻财抛下非君有,罪业将行难自欺。大药不求争得遇,遇

      之不炼是愚痴。’

      不自觉地想起了这首诗,这是群里面一个人说的,当时觉得很有意思,就记了下来。

      这个司机在死之前肯定不会想到下一刻自己会变成亡魂,或许在死亡的前一秒,他还在想今天能拉到多少客人,能挣多少钱。

      所以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一百年太长,只争朝夕!

      这句话不无道理,若是能认真参透的话,活得肯定会更加快乐。

      感慨一番之后继续往前走,死人已经先于我们进入遮雨的油布下面了,期间听到一阵吆喝声。

      “回家啰……”

      “开馆!”

      接下来就是道士唱经文声和鞭炮声!

      我们随后到了油布下面,棺材摆在油布正下方的两条长方形板凳上,黑黝黝的,看起来有些神秘。

      我坐在边上看了一会儿那些道士念唱,然后把注意力转向了别处。

      道士念的东西我完全听不懂,也不想听懂,在外人看来他们很神秘,或许事实上,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念的什么。

      砰……

      一声沉闷的轰鸣声把我惊了一下。

      砰……

      砰……

      接下来又是两声,我问跟我坐一条板凳上的人。

      “这是什么?”

      “三眼炮!”他说,然后还说:“我们这儿死人之后一定要用三眼炮通知大家,只要听到三声炮响,就知道死人了,他是在外面的,

      但是这个流程还不能少,一会儿吃饭的时候还要放一遍,晚上十二点要放一遍。”

      放炮的人放完炮从我面前经过的时候,我看了看他手里的工具。

      是一个手腕粗的铁筒,内部分成均匀三份,在铁筒的根部有三个小洞,用来放引线的。

      一个很简单的构造!

      “放炮的时候,你们年轻人千万别去看,如果放出来有烟圈,烟圈飘到你身上的话,你就有血光之灾!”

      我愣了一会儿,问:“为什么只有年轻人不能看?”

      “老年人都要死了,被套中也无所谓!”

      原来是这个原因,是我想的太复杂了。

      中午十一点多开饭。

      坐在餐桌上的时候,我想,跑这么远,也只有这一顿饭有点儿意义,至少它能填报肚子。

      午饭比较丰盛,吃完午饭之后,我们开始去祭拜死者。

      我站在棺材面前缅怀了一会儿就出来了,这都是无用功,人都已经死了,就算弄得再豪华,又有个屁用。

      出来之后我就去交份子钱,在这里还有一种说法,叫做‘挂礼’。

      形式很简单,就是两个人做砸那里,一个人在礼簿上写名字和金额,另外一个人收钱。

      我拿着两百块钱上去,说:“张远。”

      然后他把钱接过去,另外一个人就在礼簿上写上‘张远——贰佰元’,写完之后,递给我一包烟!

      我本来不吸烟,但是他们说葬礼或者婚礼上递的烟是不能拒绝的,所以我才把这包烟装进了衣兜里面。

      下午跟一群不认识的人都了一会儿地主,然后聊起了qq。

      打开那个qq群,看他们没有说话,我就拿起手机拍了一张棺材的照片,发到了群里面,并附上语言:“为死者超度!”

      过了一会儿,陆陆续续有人回复了。

      “做法的人跟他有仇吗?你把屋子周围的环境拍下来看看!”

      我带着疑惑地把屋子周围的环境给拍了下来,然后发到了群里面。

      过了一分多钟,群里有人说:“这房子建的也不是位置……怕是还要死人啊!”

      看到他说得这么神秘,我来了兴趣,就问:“这屋子怎么了?”

      “屋子处于山坳,背靠绝壁,左右环山,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家门口还有一条水沟吧!”

      我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果然有一条水沟。

      “你怎么知道?还真有!”

      “屋子处于卧阴之地,还犯虎口煞,他到现在才死,肯定是祖坟埋得不错!”

      他这意思是说,这个司机到现在才死已经是祖上保佑了?

      我有些不明白,于是再问:“你刚才看了棺材,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他回复我:“棺材坐南朝北,顶部还有白纸屋子,坐南朝北本是帝王居所的朝向……但是这样根本不能接受到阳光,而且本是帝王居

      所,却被白纸屋子镇压,你们晚上要小心啊……叫做法的人把棺材换个方向,还把上面的屋子取下来!”

      (这是一个四角游戏,胆大的可以玩玩。

      首先找3个人,连你自己4人。夜里12点后(一定要在12点后做,否则实验会失败),找一个房间,胆大的可以用你自己的卧室来做,

      将灯关掉房间密闭,此刻房间漆黑,三个人依次站在房间内的4个拐角的三个位置,一切就续,然后实验就可以开始了

      站在四个拐角,现在可以开始了:顺时针或者逆时针由第一个人开始沿着墙走向第二人的位置,用手拍下第二个人,然后第二个人沿

      墙走向第三个人位置,拍下第三个人,第三个人走向第四个人位置,关键时刻到了

      第三个人拍下第四个人,第四个人可以走了,走向第一个人站的位置,然后用手拍下,注意了,你仍然会拍到一个人!这就是一个著

      名的证明鬼的实验。胆子大的可以试验一下,尤其最后一个人,记住!最后一个人拍到东西千万别喊救命!当什么事情没发生立即离

      开!

      否则你就走不出那卧室了,并且千万记住了!做过实验的卧室,当晚千万不能使用,即使你把所有灯都开着你也会看到你不该看到的

      东西!愿看完此贴的,不回贴的人别遇到鬼,回贴的人一生远离鬼!回复的都粉了

      要是不换方向会怎么办?”我问。

      “可能会变鬼!”他回答,然后再说:“鬼一开始都不坏,就跟新生儿一样,不要让他接触到人类气息就行了。”

      “如果接触到人类气息的话,会怎么样?”

      “会变坏……变成真正的鬼!

      之后我问他怎么办,他跟我说了一些简单的办法之后就下线了。

      我跑到棺材面前看了看,本来准备跟念唱的道士说一些这个事儿的,但是想了想,在这里他是专家,如果听了我的话,他的面子肯定

      没地儿放!

      下午六点多钟,吃了晚饭,准备‘坐夜’。

      ‘坐夜’就是晚上不睡觉,陪着死人。

      我没地方睡,自然而然地坐起了夜。

      跟我一起坐夜的有很多人,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儿挺乖巧的,她头上戴着一块白布。

      只有至亲的人才有资格戴孝布,而且关系越亲,孝布越长。

      那个小女孩儿孝布都已经快要到脚跟了,我猜想她应该就是那个司机的女儿了。

      才这么小,就失去了父亲,还真是可悲,想想我们自己,才觉得以前我们是多么幸福。

      晚上那些道士也不睡觉,跟那些敲锣打鼓的人在商量什么事儿。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他们要开始超度了。

      一共四名道士,各自拿着法器站在棺材面前。

      司机的亲人搬来了两张四方桌子,在桌子上摆上了很多食物,食物的最中央是一个猪头,在猪头的眉心插上了一柱香。

      一切弄好之后,边上的锣鼓一下子敲了起来,那些道士也同时围着桌子开始打转。

      围着桌子顺时针三圈,逆时针三圈。

      桌子转完之后,他们收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百块钱,然后开始围着棺材转

      当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道士身上的时候,我的眼光却放在食物和棺材上!

      当然不是想吃这些食物,而是觉得放在桌子中央的那个猪头有些奇怪。

      以前在乡下过年,看过乡下人祭神,也是用猪头,但是香却不是插在猪头的眉心处的,而是擦在猪头的正前方的。

      除此之外,觉得那一柱香也有些奇怪,现在点上不超过十分钟,香已经燃了一大半了。

      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感觉,没跟别人说,因为怕是我的错觉。

      但是突然,我的目光呆滞了,因为就在刚才,我似乎看见棺材上方的白纸屋子动了一下。

      之后我定睛看了看,它依然呆在那儿,根本没有动的痕迹。

      啪……

      我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挂在油布上的灯突然灭了。

      四周突然变得一片黑暗,现在要是有漂亮女生,我上去强吻一口,就算不逃走,她也不知道我是谁。

      灯灭了之后,他们马上说停电了,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在不远处的一间屋子里面,等易燃是亮的。

      等一灭,我立马起身,然后说:“停电了,大家先走吧!”

      我不是什么大慈大悲的人,但是我也希望看见有人被鬼缠上身。

      “马上就来电了,走什么走嘛!“

      我无奈,为了保险,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先离开。

      我刚走了几步,电又来了,我回头看了看,莫非真是我多心了?

      原路返回,坐在了凳子上,那些道士又继续开始围着棺材转。

      可是,一秒之后,我愣住了……刚才明明四个道士的,现在竟然有五个……而且最后那一个竟然没有影子……

      一看到这个现象,我立马站起了身,然后对那几个道士指了指,示意他们看身后。

      他们明白我的意思,各自回头看了看,但是却没有我想象中的恐惧,仅仅看了一眼,他们又回过了头。

      等到他们再围着转了一圈之后,五个人已经全部没了影子,而且走路的姿势极度奇怪。

      他们像女人一样,走路的时候脚后跟不着地, 踮着脚走,看起来有些关诡异。

      ”大家快走!“我喊了一句,然后抱起我身边不远处的那个小女孩儿往外跑去

      小女孩儿被我带了出来,他们都没有出来,等了十几分钟之后,我让小女孩儿等在那儿,我回去看看。

      到了油布下面,发现坐夜的所有人的脚尖都已经踮了起来,包括那个小女孩儿的哥哥和妈妈。

      下午听群里的人说过,人死后几个小时之内,灵魂会脱落出来,如果在灵魂尚未分离的时候,就已经变成鬼了的话,这种鬼走路就会

      踮着脚尖,因为他们怕接地气。

      这种鬼,叫做尸鬼!

      不敢在这里呆片刻,我抱着小女孩儿就往山路上跑,跑到了我们来的时候那条路上,我才停下。

      “小妹妹……别怕……”我安慰她,其实我是在安慰我自己,因为她从刚才开始就不哭不闹,只是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

      她很听话地点了点头,群里人说过,心灵纯洁的小孩儿可以看见鬼,或许刚才这么多人之中,就只有我和她看见了鬼。

      我是因为火炎(不是火眼)低,而她是因为心灵纯洁。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道士回头看了也不做什么反应的原因了,他们根本没有看见多出来的那个人!现在要怎么办?这里一共就三户

      人,我背着小女孩儿敲响了他们的门,但是根本没有人来开门……

      “你知道这里的人到哪里去了吗?”我问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指了指那个油布,然后紧紧地趴在了我的肩膀之上。

      完蛋了……

      这里已经不能待了,鬼魂大多是邪恶之物,他们渴望灵魂,以吸取活人灵魂为生,如果还在这里呆一会儿的话,他们恐怕会跟着生人

      气息找到这里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啊呜一大口
      啊呜一大口
      21秒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4分钟前 (电脑端)
    • 田夫
      田夫
      42分钟前 (移动端)
    • 最初的你.
      最初的你.
      59分钟前 (移动端)
    • 言成
      言成
      1小时前 (移动端)
    • 宇玄
      宇玄
      1小时前 (移动端)
    • 美琳
      美琳
      1小时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