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查看作者
  • 夜半语声

    家里的果园地比较偏僻,边上不远就是村子的坟岗。每年苹果成熟季节,都会在果园边上的小房子住下,看守果园,以免有人偷果子。所以每家地头都有小房子,面积不大,够睡下人和平时的农具即可。

    一年入秋,果园里果子套的纸袋,刚脱下不久,此间就开始家里人去果园看守,担心村里娃糟蹋或者村里人半夜偷盗。父亲在外务工,家里也就母亲经常夜晚来地里转一圈,打打手电,后面就悄悄回家了,外人以为地里有人,看见手电光也就不去。又一次我和堂哥堂弟们人比较多,下午放学在果园地里玩,边玩边看果园,我家果园临边也是堂哥堂弟家的果园,所以一块就看了。

    周末晚上,我们几个商量,我们晚上就住地里,帮着大人们看果园。那天晚上我们一起睡的孩子一共5个人,一个房子里火炕比较大,还是有些容不下,就硬挤着睡。刚入秋盖上被子也不冷。晚上睡一起,怎么会安安稳稳睡觉了,都是打打闹闹,那时候果房一个双开老式木头门,两个窗户用竖着的几个木棍撑着塑料纸来充当玻璃。晚上风一吹塑料纸呼呼乱想,大家就开始互相吓唬对方。互相刺激对方有谁敢去不远处的坟岗转一圈之类,结果都是互相吹自己有多大胆,没有人敢去。

    吵着吵着就慢慢累了,开始睡了,当炒的时候心里还是比较热闹没有害怕的感觉,睡下了风吹着塑料纸,那声音嘶嘶作响,越听越害怕。外面月光还是比较亮,屋子里面一片漆黑,睡觉就把点着的蜡烛熄灭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越听声音越害怕。看看周围的小伙伴们似乎都睡着了,自己也就压着心里的害怕,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可是风一吹塑料纸一打在木棍上,感觉又像有人在敲门。

    心里不想去管,不想去看,结果还是忍不住还是想看,想确定真的什么也没有。突然莫名其妙听见外面有对话,声音很细伴随着风声,时有时无,模模糊糊就听见对话,像是说什么穿得衣服太亮,又像是说衣服太红太难看,好像又在攀比什么头饰之类的。吓到我用被角堵住嘴巴,一只手捂着双眼,然后通过手指缝隙偷偷往外瞄,一声都不敢出。悄悄听着外面声音又远至近,最后就像是站在窗户外面对话。

    声音随着风声时有时无。突然一哥们睡觉咳嗽了几声,突然外面声音没了,月光下比较透明的塑料纸上,突然逐渐出现两个人的黑影,其中一个人的影子明显有很长的头发之类的,因为能看见是从头顶下去 拖拉到下面以后再用手打起来的。吓得我瞬间用手把眼睛堵上,用被子蒙住头,大气不敢出一声,过了好久,被窝里是在憋得气出不来,又不敢动,还是轻轻的露出了头,眯着眼睛往外看,却又什么影子也没有,就剩下风声。

    过了许久我一直静静的顶着窗户和门缝往外看,躲在炕角,这时候,和我对脚睡得堂哥慢慢摸索爬了过来,吓了我一条,差点喊出声来,他堵住我的嘴,轻轻拉我进被窝,说你刚才听见什么呢,我说看见有人影,他说他也没睡着,也听见外面有人说话了,越来越近,最后就在窗户外面,他气都不敢出,他的头刚好对着窗户,听见明显有人从恍惚外面伸进了嗅着什么,往里面看,看了一会又出去了。

    他哪会吓得全身都是汗,还是继续装睡,一点声音不敢出。越说我两越害怕,就揣起了所有人,看是否都好着了,然后点起蜡烛,不准睡觉熬到天亮,最后听见早起放羊的抽鞭子放羊声音,几个人一股脑往回跑,都不敢回头看。到村子了突然才发现半夜咳嗽的那个小伙,右边脸上明显一个很细的手印,不是很清晰,但是细看很明显,回到家怎么洗就是洗不下来,吓得家里人找村里信佛的给做法什么的。

    直到现在脸上还有那个手印在。同时随身都携带法门寺求回来的符。

  • 0
  • 0
  • 0
  • 18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阿依莫
    阿依莫
    1小时前 (移动端)
  • Strange教父.
    Strange教父.
    2小时前 (移动端)
  • 言成
    言成
    2小时前 (移动端)
  • 竹子
    竹子
    3小时前 (移动端)
  • 田夫
    田夫
    3小时前 (移动端)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3小时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3小时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6小时前 (移动端)
  • 发布作品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