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夜宿凶案房间,辱骂神之惩罚

    在南方生活了几年,我的日子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农村小孩直接跨越到一线城市,跟当地的同学都相处的很愉快,渐渐的就忘记了童年那些事,完全适应了大城市的生活。后面每年过年,我们一家也不会老家了,在外地扎根了,老家慢慢也很少联系了,定期还是会帮助很多老家过来的老乡。这点我一直非常佩服爸妈,他们的心胸非常宽广,一辈子老实人,干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无偿帮助了那么多老乡。

    一直到现在偶尔我回到老家,遇到那些父母帮助的过的人,见面还感谢我,说谢谢我爸妈当初帮助他们。很多我看到,这些帮助过的人虽然现在过的还不是那么好,但是他们是真诚的谢谢你,哪怕是自己送上一个家养的鸡蛋,或者自己做的鞋底。这种都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虽然也有不好的,一些人心不足蛇吞象的,爸妈能帮的都还是帮,甚至到了最后我家不好,那些帮的最多最亲近的人没有一个伸出手来帮忙的。父母还是没说过什么,自己埋头扛起来,以后再难别人开口,能帮的还是会帮。说道这点呢,不是显露家丑,或者宣扬什么。父母他们善良,那是他们在做好事,所以我相信再大的难,最后老天不会难为他们,身体健康就好,一家人好好地就好,好运还是会降临我们家。

    我读初三的时候,那年爸爸生意赚了不少钱,买了新车,那会爸爸也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就想衣锦还乡回老家看看。妈妈没跟着一起回去,接了外公外婆回南方过年,我们跟爸爸回去陪奶奶过年。

    第一部分 回归家乡,荣和辱

    爸爸开着新车带着我和弟弟回到了老家,全村子人都非常热情,见面都打招呼,那一段时间,大伯二伯小叔叔出门感觉都脸上有光,爸爸从这个村子出来的,对这个村子有着特殊的感情。每次我们去镇子上买东西回来,路上遇到村子的人,爸爸一点不嫌弃他们脚上的泥巴,让他们上车顺道带他们回去。遇到真有困难的,或者谁家孩子要毕业找工作的事,爸爸都说去南方找他,他接待帮忙找工作,没有涂什么回报。后来一事情让我感悟到帮助别人,善不等于可以容忍欺骗,大爱是书中的箴言,那是飘的,回归到个人的真本上,小爱就可。处的位置不同,那个爱的分量不等,等级也不同。读者们自己也可以慢慢感悟吧,我悟性目前只到这里,我只能做到小爱,大爱无私的境界我也达不到。

    跟父母生活还有一直在校园待着,回到家乡,我记得都是他们的好与真诚,思想一只都非常纯粹。这回到了家乡,第一个凑过来的当然是三姑,二姑那帮人。这个年前我爸没空搭理她们,无非就是图利。奶奶看到我们都回来,是非常开心的,时间过太久了,我也不记得那个年怎么过的。

    一个人鼎盛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巴结你的;但是一旦当你落难,他们就会跑得比兔子快,这个社会真善人太少了,真朋友很少。爸爸在鼎盛之时没有留后路,所以最后他难处的时候,周围更多不是帮助你的人而是看你笑话冷言冷语的人。那年过年最后真到吃饭份上的时候,没有真心说让你过来吃他们家年饭的,最后是爸爸带上我和弟弟跟另外叔叔一家去的武当山,主意是我提的,因为武当离我家乡比较近,最后定的就是30晚上在武当山过,第二天早上我们去烧头香,看看风景也拜拜神

    第二部分 武当之行

    去武当就是我的一个想法,觉得老家那么多名胜,武当山去去吧,神婆二姑老说送谁去武当修仙,我就想看看他的真面目。但是当时候我是初中生,叛逆的时候,又上了思想政治课,那会神的思想已经有动摇了,什么都是唯物主义,对神也没有敬畏之心。

    武当山是有千年道家文化的风景区,很多人都听过,我就不过分宣传了,我就说说我们这一家人上山遇到的事。三十下午我们跟叔叔一家就开车去了十堰市,然后通过高速公路开了不到2小时到了售票口,然后有一节是要坐大巴从山门去山脚。我们就买的门票,自己开车上去,那会都没有停车场,就停了一个空地了,跟商家打个招呼看下,我们就上山了。现在如果看到的读者们,想去武当,钱包一定要准备充足,那块已经被商业化了,门票死贵。

    爬山的路上,很多人都来准备烧头香,在山上宾馆住一晚上。路上遇到过几个襄阳市的政府官员,他们每年都来烧,一次捐香火钱都是一万二万的捐。神奇的是,官位也是升职过,所以更加每年来烧。这块可能有点牵扯政治敏感话题了,我就这么点一下。

    叔叔一家也是四口,大女儿比我小2岁,小儿子比我弟小2岁。都能玩到一起,我们小,浑身都有劲,爬山爬的非常快。后来把阿姨落下了,那个叔叔以前是在工厂做采购的,跟人打交道很有一套。我们就在半山腰歇下吃碗面的功夫,他跟广播站的人勾搭上,混熟了。人免费给他广播找阿姨,说我们在哪哪等她。这事我们后来笑了一路,都是老人走丢小孩走丢才找广播,阿姨就是走的慢,故意用广播催她说走丢,家人在前面等你,快去汇合。

    因为去武当是很早之前的事了,很多景点我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就在半山腰有一个道馆,特别小,里面一个道人穿的道服,还扎着辫子,戴着道帽。这块是很多官宦来许愿烧香,捐香火钱。我不知道许愿灵不灵,但是那个地方抽签非常灵。但是签他们不跟说具体多少钱,就说你如果是求财的,就根据你求财的数量看着给求签钱。换种说法就是捐香火钱免费抽签接卦。

    第三部分 求签

    爸爸跟叔叔都去求了签,给了几百香火钱,那年是2006年,爸爸是带了一万多回老家,还是自己开车,最后回南方的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了,路费都是我和弟弟红包凑上够用回去的,可以想象平时对那帮亲戚都怎么花的。捐香火钱的时候就没那么多给了,那会还得留点给年后小孩发红包,村里那么多孩子,爸爸都是爷爷级别的人,谁喊一声爷爷新年好就得给包个红包。我和弟弟给人拜年,人给100,我爸回500…..最后穷着回家路费都没有,还好我爸是带我俩回来,要不然要饭回去吧。

    接着说那个道馆的事,叔叔求得签是什么我不记得了,爸爸求得签,我一直跟着看,还听他们接卦。这里求得签特别灵,给的解签的纸条写的都是文言文,我看不懂。就听老道说,爸爸事业上怎么怎么滴,父母只有一人健在了,夫妻怎么滴,孩子怎么地,财运还有几年,等等。说的特别多,但是我觉得最好基本都灵验了,中间可能算卦之人不敢把天机说的太破,遭反噬。中间就说2006年新年后,我家比必有丧事,说双方老人有一个人会过世,而爸妈的感觉也会有一劫。大过年谁听到这个都想骂人,爸爸忍住了,就当听听。最后捐了香火钱就走了。这事等下了武当山,我在接着说。

    第四部分 夜宿凶案房间

    最后上了武当金顶的时候,他们下班关门了,不开放。我们就在金顶下面一家招待处住宿,去开房的时候都没有房间了,只剩一间的2张单人床一晚400,也有那种10块钱一个床位的大通铺,在大殿不能洗漱。叔叔家是那种特别抠门的人,门票他只出自己家,我们家出车他一分钱不平坦,到了住宿他就说他去住大通铺,我不乐意。我跟爸爸说住招待所,不去大通铺。最后我们开完房,叔叔一家也过来,说不睡觉,就一起唠嗑,那边3点还是5点一开门就去金顶烧头香去。最后是怎么样的,两张纸他们夫妻一人一张,还抱着儿子睡,我爸睡得凳子,我和弟弟扒桌子睡得。这事隔现在,我肯定直接开骂,那会光想着玩就没计较。但是当时那个房间有洗手间,就是不能用,锁着。当时开房的时候,服务员也说了,关键这比大厅暖和,有空调,而且就只有这一件,爱要不要,现在我也不记得房间号了。

    当时阿姨没说啥,记说这个房间不舒服。知道后来下了山,阿姨才说实话。这个房间死过人。我说过我们老家离这非常近,这个故事主要脉络我不清楚,就记得阿姨说他们村当时有一户人家,他们家儿子跟外面混混玩,最后误杀了人,人家报了警,警局到处抓他,他躲了几个月,最后法院书下来,杀人偿命,他被抓到后,就枪毙。那会国家对枪毙还没有每年限定数量,那会只要你没关系,哪怕偷个东西都能枪毙你,交了钱什么事没有,当时的警局没少拿这个忽悠人交钱保命。但是阿姨村子这个小孩十七、八岁吧,反正我们那没结婚的都叫小孩,家里没钱没去通融,最后借到钱的时候,法院书已经判下来了,更改不了。后来这个小孩就过年的时候从家里拿了几百块钱,来到武当山就在我们住的这间房子厕所上吊自杀了。所以之后这个厕所被封了,房间,这景区为了赚钱照样当客房卖,你爱住不住。此处是不是有唏嘘声…….

    就在金顶脚下,拐弯那边饭店下面那个招待所,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你细想一下。就在这么浓郁的神仙基地,居然都没被超度,房间的厕所凶杀案现场居然被封闭,这里面觉得有事。要不是阿姨是那个村的,知道这个事,我们都不知道住的这个房间是凶案现场。但是住了一晚上也啥事都没有。这个我是没胡说的,当时那个小孩死了后,是警察过来领的尸体,后来直接给火化让家人领回去了。十堰武当山这一块的管辖区的警局,应该有卷宗备案。

    到了第二天早上很早就去大殿排队了,那可多人排队了,很多人都来烧头香了。我看了那多人,处在叛逆期又被马列主义熏陶的就觉得他们愚昧,满眼的不屑,最后导致我下山遭一个小劫。

    第五部分 神之惩罚

    真的!当你在社会主义教科书熏陶下,什么鬼神,是没有的,是被批判的,又在叛逆期,根本不相信哪怕之前看过,你会很好的给自己心理暗示,那些都是假的。最后看那么多人在金顶上跪着争先恐后的膜拜玄武大帝,对我心灵撞击是非常大的,特别看见那么威严的爸爸也对着一尊没有生命的金像下跪,我几乎是愤恨的。特别爸爸也让我去跪拜的时候,我就不去,他们都在摸金顶旁边那个金柱子时,我是抵抗的,一种屈辱的情绪跟看见当众那么多群众痴迷的去跪拜,再加上爸爸也让我头去蹭金柱子,我当时就怒了还大放厥词,再逼我去下跪碰这些,我以后就掀了这金顶。现在我很后悔我说了这句话,这是对神的非常大不敬,但是如果情景再现一次,我觉得我仍然会这么做,因为那些场面深深的刺激到我神经,感觉像是看见了蛮荒社会。

    当时我一个初中生,我的世界观被教科书教的方方正正,虽然小时候经历过神鬼的事,但是当看到大家跟中了魔怔一样争先恐后的去跪拜一个神像,我的内心是愤怒的,甚至看到那些人掏钱跟不是自己似的,一摞一摞的往那个功德香放,我是非常无语的。这就是一个带有历史的风景名胜之地,它就是一尊没有生命的神像,你们这活着的人不去用自己双手挣钱养家,帮助穷人帮助路边的乞丐,来着拿钱,磕头给谁看?给那个神像看吗?如果它有灵,98年长江发大水淹死那么多人,它怎么不去保佑;学校动不动就捐款,怎么它不去保佑;路边那么多乞丐残疾儿童,它怎么不去拯救他们;那些坏人,那些伤害别人的人,那些不养老父老母的人怎么它不去惩罚。就因为我说了要掀了它,在我下山的时候,我明明走的好好的,还手拉着叔叔家弟弟,莫名其妙让我俩一起摔跤,差点滑落悬崖,这是什么神,有什么神格!要摔跤就摔我一个,为什么还连累那个小弟弟?(这块我为什么愤怒,因为我非常明白这就是我骂了金顶应验的劫难,警告我一下,不得对神不尊敬。之前要去武当的时候,神婆二姑跟我说过这些叮嘱,也说了他们有人不信,下山摔了好几个跟头。我当时真真的走的好好的,下楼梯特别注意,然后就莫名其妙滑到,然后被冲出警戒区……)

    当时拜完金顶,我们从山上下来,我都不是特别开心,我看到顶那一暮暮,感觉国民太愚昧,而道教已经丧失那种普渡救人,道法丛生的修道之心了,根本就感觉没有了本源,剩下的全是坑钱的本事了。全国人民GDP多高,收入多高?06年,人均收入实际一月不到2000元,门票小孩都不卖半价,看身高不看学生证,道家圣地,就2层楼的距离,楼底下宾馆一晚上400!

    虽说现在很多佛家道家的风景地最后都沦为商业炒作,但是那会我不是不知道吗?就非常郁闷。当然了,富人和当官的也不在乎那些钱,吸收的都是老百姓的钱,因为老百姓才信神,他们信仰才是最纯粹的,但是神最后保佑的是那些贪官奸商,让他们做更大官,贪更多的钱。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很多政府单位是公费报销旅游,老百姓是自己掏腰包。如果读者你们以后拜神,我推荐去中国大西北那边,那边跟这边相比,还没有被商业污染那么深,而且佛还是有灵性的,因为大西北那边有些区域信仰是从小教的,深入民族的。这块我后面会写,之后我大学毕业旅游的西部拜神之旅。因为纯净的信仰,所以那边的神灵灵验,而且你去拜访不用准备那么多香火或者什么之类的,人都是自发的去清洁去打扫神灵之地,带着你的信仰,带着你的愿望去,只需信她,她就给予你祝福,以至于灵验。

    下了山,也就是大年初一,我们分别去拜了年。最后忘记是哪一天,二姑约我爸,说从隔壁市找到一个算命特别灵验的大师,让我爸去三姑家等她,算算命,她带大师过来三姑家,二姑再三强调,钱不能给少。下一篇就是接着写的。

  • 0
  • 0
  • 0
  • 16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