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查看作者
  • 日本怪谈:山路的怪谈

    这一篇文章的主题和座敷童有些关系,先来简单复习一下座敷童,座敷童是流传在日本东北的传说,男女的形象都有,出现在家里可以为家里带来好运与财富,在许多漫画或故事中是一种好妖怪,但实际上若座敷童离开家里,就会使得这个家衰败。

    所以座敷童到底是好妖怪还是坏妖怪是各人都感觉不同的,能在家里看到有座敷童的话,若是看到穿红衣与拿着红色物品,那就表示座敷童快要离开了。

    本文 翻译自『山道の怪談』,下面正文开始。段落采用原文断行方式。

    大学时代,和社团的朋友两人在深夜去兜风。

    一时兴起出远门到隔壁市的拉面店去,然后回程走在扭来扭去的曲折山路中。

    虽然在白天时走过好几次,到了夜晚时,觉得是不同道路般充满毛骨悚然的气氛。

    握方向盘的是我,与其在这提心吊胆还不如改为当驾驶还比较轻松。

    但是朋友的山根,在拉面店自己高兴吃了一堆,现在坐在助手席无责任地乱开玩笑。

    「这个山峰有各式各样奇怪的传闻喔」

    突然山根他开始小声低语。

    我以前没有听说过,我就用『什么?怎样的传闻? 』跟着他步调来问。

    我装着没兴趣的样子,他「啊啊」冷淡地回答。

    山根不知道为何低着头沉默一阵子。

    虽然是二线道,但对向没有车通过。

    只有路灯稀疏地立在那。

    这样无言开着车继续走时,突然前发出现了高大的人影吓到我。

    我才注意到那是在立在路边的地藏。

    我内心出现为何会有这个异常大的地藏在这个地方。

    这个时候,沉默的山根开口了。

    「哪,来说恐怖故事吧」

    这家伙,还以为变老实了,却是在想怪谈啊。

    虽然这么想,说『别说了』会让他生气,就回答「喔,好啊」

    山根低着头开始讲起。

    「我老家的院子里,好像有埋着一个小人喔,

    虽然是爷爷说的。我的家还挺古老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有个奇怪的石头在院子的角落,就埋在那个下面。

    然后,爷爷说那个小人在代代守护着我们家。

    但是,小人总是十分生气,

    每天都必须用水来清洗,让石头周边不保持干净不行。

    的确,爷爷或奶奶每天都有去拜那石头,我本来以为这只是个故事。

    小学生的时候,向躺在医院的曾祖父去问看看。

    曾祖父也好好跟我说那里埋了一个小人。

    而且是从他爷爷那听来的。

    对小孩来说只感觉是非常遥远的年代,但就单纯地相信了。 」

    山根继续淡淡地说。

    在这种地方来说怪谈,真的是很奇怪哪。

    山根说,

    「所谓的小人,就是座敷童那种守护神的印象。

    但是说埋起来就很奇怪了。

    我有向曾祖父问过喔,为什么会埋起来。 」

    听到这时,突然在眼前看到人影,我没多想就打方向盘。

    大灯只有照到一瞬间,那个不是人影的样子,

    是地藏。

    想到这时,背脊发凉了。

    这是已经走过一次的路?

    路只有一条而已吧。

    「曾祖父在床上合起双手,闭着眼低声跟我说。

    在以前,我们家的当家,将能带来福气的小童迎来,希望我们家能更发达。

    但是,不管是用酒还是女人,小童仍是要离开。

    于是当家的他就用刀把小童四肢切开,各自埋在家里某处了。 」

    我的脑袋一团乱。

    眼前是不认识的路。

    树长在两侧的景象完全没有改变,我发觉我还是没从山里走出来。

    刚才的地藏是怎么回事,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两个。

    道路像是为了要闪避大灯般地扭来扭去。

    山根有时像是在回忆什么,低着头继续说。

    「从那以后,我家做生意就愈来愈发达了,

    但也好像出现早死或流行病让家族死了很多人。

    曾祖父说,小童带来福报的同时,也是我家无尽的作祟神。

    所以为了镇压小童的愤怒,不好好对待那石头是不行的。 」

    别说了。

    「喂,别说了」

    也就是说『要回不去了』的意思。

    但是,尽管注意到同样的道路转来转去像在回转一样,

    山根在说的事情和这一点也没关系。

    最先只以为是要说『这个山峰有各式各样奇怪的传闻喔』吧。

    山根继续说下去。

    「这是传承在我家的秘密,本来应该是不能在外面说的…」

    「喂,山根」

    我忍耐不住,声音急了起来。

    山根没有抬起头,好像是在恶作剧,但仔细看可以看到他肩膀在微微颤抖。

    「这个故事有个奇怪的地方,我试着去问了下。

    于是曾祖父告诉我一个咒语」

    「山根,怎么了啊,为什么要说那个。」

    「所以…」

    「山根!车外变得很奇怪了啊,没注意到吗?」

    我变得疯狂。

    「所以…这时候就要这样说。

    喂-喂-

    你的手在什么地方啊

    你的脚在什么地方啊

    往支撑柱子的地方吧

    往支撑走廊的地方吧

    喂-喂-」

    感觉像是心脏进入冰冷的水一样。

    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皮肤像被电到一样发麻。

    只有喂-喂-的余音在脑中回响着。

    一边低语着喂-喂-,我无意识握住了方向盘。

    感觉好像有个像是看不见的雾从我脑中散去一样。

    「拜托了」

    山根说着合起双掌沉默起来。

    然后注意到时,已经是有印象的大路了。

    到靠近市中的家庭餐厅为止,我们没有说话。

    山根说在那山上时,从助手席车门下面的缝隙那看到有脸在偷看。

    是突然停止开玩笑的那时候吧。

    好像是青白的脸平板地挤出来,毛骨悚然地笑着,感觉很不妙。

    与其是和我说话,不如说是一边和脚边那张脸互瞪,将故事说给那个听。

    这是他家的人陷入危机时使用的咒语吧。

    「回家后,要好好向小人道谢喔」我开着玩笑。

    「不过,你会相信这种事情,感觉很意外呢」我率直地表达了感想。

    山根用神妙的表情对我说。

    「我,挖过了喔」

  • 0
  • 0
  • 0
  • 15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竹子
    竹子
    2分钟前 (移动端)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1小时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小时前 (移动端)
  • 花七爷
    花七爷
    2小时前 (电脑端)
  • Jacky.Ling
    Jacky.Ling
    2小时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2小时前 (移动端)
  • 灵异小队
    灵异小队
    3小时前 (移动端)
  • 心学修心
    心学修心
    4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