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鬼话连篇 鬼话连篇 关注:54 内容:8701

    14年猎鬼人,金盆洗手,真实经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鬼话连篇
    • 我今年31岁,17岁入行,已经干了14年。

      结婚生子,于是我金盆洗手不干了。

      以下我要说的,全是我14年以来的亲身经历,

      首先你得相信我们这个职业的确存在,只是我们低调罢了。

      否则你在你所在的城市细细打听,一定会找到我的同行。

      本吧长时间潜水,看了不少也听了不少,

      不得不说的是,有些帖子的确在我过往的工作中给了我提示,

      但是也有很多错误的方法。

      今天讲出来,其实是在破坏行规,

      另一方面也是让大家这些将“灵异”这个概念似信非信做个解答,

      希望各位今后遇到类似的情况后,

      不必用一些错误的方法,吓到自己,或者伤害自己。我慢慢的写,你们慢慢的看,我不会主动来回答你们提的问题,

      我讲的、经历的,如果你能看懂并知道怎么应对,

      我想就够了。

      当然我也知道一定会有不少朋友说我在瞎诌,

      也罢,决定权在各位,信或不信,骂与不骂,各位自便。

      首先我得说,进入这行,完全是个偶然。

      我和很多人一样,从小学到高中,

      中途和一群社会上的混混一起学坏,辍学。

      然后开始在街上游荡,赌博,玩游戏机,抽烟喝酒,打架。。

      至少说17岁以前,我是真正活的像个孩子。

      那年调皮闯祸。家里人又从来就很相信迷信,

      于是认为我是被什么小鬼上身,请了道士来做法跳大神。

      念经什么的替我悔过。。

      然后因为我的叛逆,我离家出走。从重庆到昆明。

      火车上我遇到一个瞎子,于是这个瞎子成了我进入这行的关键人物。

      因为他把我介绍给了昆明当地一个很有名的天师,

      这个天师,后来成了我的师父。

      那一年我17岁,开始啥都改变了。。

      拜师的过程什么的我就不说了。

      也没有什么太值得提的地方。

      我师父只是教我一个道理,

      正道、人心、去恶、行善。

      坦白说,这活不是免费干的

      我们收费还挺贵。

      我师傅花了好长时间扭转我不信鬼的心态。

      也根本不会像电视里讲的画符啊,做法什么的,

      都是狗屁,骗人的。

      师父随身带的东西就几样,从不离身。

      一副骰子,一个罗盘,十来根红绳,还有本皱巴巴的书(后面再细说),

      然后还有样你们绝对想不到的东西,

      就是坟头的土。

      在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些东西之前,

      哪怕我跟着师父整天学一些经文口诀之类的,

      我也从没相信过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我也无数次问过师傅,到底有还是没有,

      师傅告诉我说,有,但是并不多。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收费贵的原因吧。

      一开始我也认为师傅不过就是一骗财的神棍。

      直到1998年,我跟师傅去贵州,接到当地一个土大款的委托。

      那时候起,可以说我的整个世界观改变了,

      我高中没毕业,也谈不上什么世界观。

      可至少从那个时候起,我才渐渐开始用一种另类的眼光来观察我生活了17年的这个世界。

      土财主很豪气,师傅跟他谈好价格,6万6千块,

      下一段我再仔细讲这个故事。

      土大款说他50岁了,至于怎么发家的我也没啥兴趣,

      总之在发家的过程中,肯定干了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导致他找我们的时候说自己很倒霉,

      他家在贵州凯里市区有几处房产,

      这次出事的是他老家的房子。

      大家知道土大款一般挣了钱,都喜欢会老家盖个什么拉风的房子,

      好在村子里炫耀自己有多了不起,

      他那房子当初请了个大师来批过,我们行话叫“问路”

      说他得面水靠山,这个大家都知道,风水学上都这么讲究的。

      然后那个大师告诉他,背后的那个山,就像是皇帝的龙椅,

      房子坐落在那里,面前的水和远处的山,好像一个皇帝在椅子上,望着江山。

      屁,说得好听,

      那土大款大概也是一没脑子的货,为了让那山看上起像个椅子,硬是铲了个山坳出来,

      做他的“靠椅”,

      殊不知等房子都建好了,当地有村民找他,说他把自己祖坟给铲了。

      土大款想吧,这也没多大点事,赔钱吧,老子有的是钱。。

      于是他赔钱给那村民,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

      可不知道钱是赔给活人的,你死人还没打点好呢。。

      于是从他开始住进去后,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房子大,土大款懒。。

      请了几个村民到他房子打扫卫生,养鱼什么的。

      晚上还得守夜。

      他请的一个40多的大婶,说是晚上睡觉老是做梦。。

      一开始大家都还以为是“择床”。。

      认为习惯了就好了,

      可没多久这大婶就疯了,整天念叨的就一句“不打。。不打。。”

      于是这么一来,村子里的传言就出来了,说什么挖到土地公啦。。又说什么挖断老树根了。。

      于是另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年轻点的男村民就主动去他们家巡夜。。

      也是过了没多久。。这男的虽然没疯,可是也开始有些恍惚。。

      说话不清不楚了。。

      土大款才意识到事情不大对了,就遣散了工人,房子锁上。

      一直没敢再住,请我们去之前大概一个月,他回村子里去找那个吓得有点恍惚的男人。

      那男人多少也恢复了不少了。。于是土大款扔出一沓钱,叫他给说说到底啥事。

      那男的犹豫老久,才说他头几晚睡觉还没觉得什么,那床是一侧靠墙,另一侧对这门。

      他老是面朝门睡,晚上也很安静,顶多就几声猫叫。

      直到有一天他面朝墙睡了,晚上迷迷糊糊转了个身,说有个穿长衫的瘦巴巴的老人蹲在他的床前。。

      手里拿这编筐子的竹条,一直抽他,说这是我的床。。。

      他说倒也不觉得痛,但是绝对够吓人,

      睡醒了以后根本就忘了。就当没察觉,久而久之,于是就恍惚了。。当时 听土大款说这些的时候,我真当是在听神话故事。

      于是师傅说,你把你房子面前那池塘水放干。

      撒下稻、黍、稷、麦、菽,

      晚上我跟我徒弟就住进去。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被吓到。

      并不是相信了这个东西的存在,而是对这个事情本身有点抗拒。

      当晚进屋前,师傅给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要怕,我教给你的口诀你没事就在心里念就是了,壮胆。

      师傅说这话之前,我都一直以为那些口诀是驱鬼的,谁知道竟然是壮胆。

      我们进了那个大院,其实房子看上去很正常,根本不像鬼片里面那些阴森森的。

      我们没有进屋子里,师傅在院子里拿罗盘比划,

      东南西北都走遍了,然后他跟我说,

      在这方位挖个坑。

      我挖了。师傅取出一根红绳子,倒了点刚刚我说的坟头扫下来的土。

      然后师傅说,咱们进去。

      于是我跟着师傅进去了,其实一切都非常正常。

      后来师傅告诉我说,刚刚挖坑什么的是在打招呼,他说他也不知道到底管用不,

      反正他的师傅是这么教他的。

      进去后到了闹鬼那房间,那床打扫得很干净,却干净得让人挺不舒服的。

      师傅说,你说床,我睡地下。

      于是师傅在离床大约2米的地方打地铺。

      他嘱咐我说,别真的睡着了。

      于是我开始面朝墙壁胡思乱想,一会想想小时候的事,一会有念口诀,一会又想点别的,一会又念口诀。

      大约夜里2点的样子吧。我感到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是鬼片里演的发冷,

      是一种好像有什么东西渗到肩膀,我形容不出来那种感觉,

      但是我确定这个感觉是告诉我那东西来了。

      这时候师傅说,你转身过来,眼睛看着自己的脚。你会用余光看到别个东西,别正眼看。

      我很怕,但是我必须这么做。

      我按师傅说的转身,看着自己的脚,屋子里黑归黑,但是还能见到床边那个穿长衫的。

      那穿长衫的开始晃动手。一开始我还没想起是拿荆条抽我呢,

      直到他在念“这是我的床”

      就这么一句,

      接下来发生的事我是从师傅嘴里听的,我得声明我没看见,只是余光在剽。

      我只感觉有种好像粉笔擦被人打了一下,有灰尘扑过来的感觉。

      然后我听师傅说,

      好了,没事了,收拾收拾,我们走吧。

      我问师傅,这就完了?

      师傅说,当然完了,怎么你还没玩够?

      我说怎么这么容易,怎么做的,

      因为本人一生看了无数鬼片,里面什么做法啊,帖符啊,念咒啊什么的,

      怎么这么简单。

      师傅告诉我说,那些才真是骗人的。我们这行,没那么多讲究,

      轻易碰不到,碰到了就是硬货。

      师傅说,那个穿长衫的老人就是祖坟里埋的那个,叫啥我给忘了,

      师傅进院子的时候挖坑埋线,说是在给他指路。

      师傅还说,这些鬼,他们就是一个好像卡带了重复做一样事情,没有思维,也没有感情。

      往往遇到了都是走失方向的。也不存在什么形态,每天都有很多人死,要是个个都成鬼,

      那不更可怕吗,所以这里科普一下,鬼是存在的,但是很少。

      也并非是收了冤屈,回来复仇,这些都是电影里骗观众的,

      当然那种复仇的也有,遇到过,后面再细说。

      数量少,并且他们大多是无害的,它是一种能量未消亡,

      却又什么也做不了,不上不下的一种状态。

      师傅这么跟我说,我听得似懂非懂。

      他说当时我砖头的时候不正眼看是因为两点,

      一是不敢看,二是也没啥好看。

      师傅在它抽我的时候,往它头顶撒了土。

      然后用绳子绕了它的脖子,他就去了,佛家讲的超度,

      我们叫带路。

      没啥复杂的,就这么简单。

      但是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惧,还是挺难的。

      至少我从那开始,一时半会,很难接受。

      出了院子,师傅叫我跑到路上去叫那大款。

      因为当时还不怎么普及手机,我师傅没有。

      我叫了那大款,他开始不敢进院子,师傅说你进来,接下来你得帮我。

      然后师傅就在刚刚挖坑那里,把土收起来,在地上铺匀,

      然后把坑里的红线拿出来,酸在大款的左手五根手指。

      然后师傅叫他在铺匀的土跟前跪着。接着师傅开始叽里咕噜念咒文。

      完事了让大款把栓了红线的手到那土上按个手印。

      按下去后,师傅把红线取下来烧了,让大款自己把那些土吹散。

      然后师傅就告诉他,完事了。

      土大款挺不放心,说真完了吗,师傅说你要不信你先付一半钱,没事了再给剩下的。

      师傅不会怕哪些赖账的,他有的是办法收拾这样的人,这个以后再聊。

      完了收了一半钱,师傅就带着我走了。于是我们连夜下山到了凯里市,都差不多天亮了。

      师傅带我去喝酒洗澡,是不让那东西跟着我们。

      我洗澡的时候问师傅,在院子里念的啥,

      师傅说,那是骗大款的,一阵瞎搞,什么用都没有。就让他看着像这么回事。

      然后我问师傅,剩下的钱咋办,

      师傅说,不怕,他一定会给的。

      刚开始跟着师傅跑业务的时候,我只能配合他玩点小CASE的东西,

      一般遇到大玩意,他基本不带我去,

      第二年的时候,师傅才带我做了趟大单。

      四川和重庆之间有个地方叫荣昌,

      那件事就发生在那里。

      这次遇到的是一个小姑娘,电话那头雇主说是被附身,师傅说得亲眼看了再说。

      谈好价格,我们就去了荣昌。

      到了雇主家里,看到小姑娘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些这行的习惯,先看手指。

      小姑娘的指甲很长,估计有点时间没剪了,指甲很白,皮肤是正常的。

      小姑娘不笑也不说话,眼神明显的呆滞,傻坐着。大约有5岁的样子,

      完全没有她那个年龄的小孩该有的活泼。

      师傅看完小女孩,就叫父母都出去,关上门窗,开始用骰子问路。

      然后用罗盘在屋子里走圈。

      随后师傅低声跟我说,这次这个,是婴灵。

      我听名字就吓着了,我知道那是夭折的孩子的魂。

      师傅以前告诉我说这种东西要化掉挺不容易,因为它几乎就是婴儿,什么也不懂。

      师傅开了门把这情况告诉了小姑娘的父母,那母亲一听就哭了,她说那小姑娘是头胎,

      在她之后她们夫妻还有个孩子,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没保得住,就掉了。

      不是不想要,是没保住。

      师傅问,是几个月的时候没的,她说5个月。

      师傅说,你们夫妻俩,今晚用我给你们的红绳子,把小姑娘的两只脚的大拇指并在一起拴起来,

      给她洗澡,换身素衣服。把家里反光的东西都拿东西遮着,把相片什么的都收起来。

      然后再去买只公鸡,几颗鸡蛋。

      晚上睡觉的时候开着窗户开着灯,不要让婴灵认为又过了一天,

      准备好这些东西后,明天我和我徒弟再过来。

      当天出了她家的门,我们就直接去了五金市场。

      师傅买了6颗很大的钉子,然后买了一瓶工业酒精。

      当晚他叮嘱我,第二天进去的时候,心里尽量要平静,不要有太大的思想波动。

      其他啥也没说,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我们又去了那小姑娘家里,师傅搬了一张椅子,有靠背的那种。

      请小姑娘的父母把小姑娘抱到椅子上。

      然后他俩在面对椅子2米多的地方并排跪下。

      师傅开始在房间的四个角钉钉子,把红线彼此连接,形成一个线圈,把所有人围在中间。

      师傅这时候出去杀鸡,取鸡血。叮嘱她的父母跪着别动。

      不一会他端着碗过来了。

      小姑娘还是呆滞着,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没关系,但是明显非常憔悴。

      师傅把嘴凑到小姑娘耳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用手指蘸了鸡血,

      分别在小女孩的手心,眉心,人中,脚心点了一点。

      然后让我站到小姑娘面前,用收按着她的肩膀。

      我照做了,师傅取了一点土,放在小姑娘的头顶命心的位置,然后滴鸡血,滴酒精。

      很快鸡血混着酒精的液态就顺着小姑娘的额头流下来。

      这时候师傅半蹲在小姑娘的身后,突然“哈!”大吼一声,

      小女孩显然被吓到了,开始哇哇大叫,力气绝对比正常小孩大,

      我双手按着她,我感到她在挣脱。加上她脸上的血迹,非常吓人,

      接着小姑娘突然用双手掐住了我的肋骨那附近,虽然不恨痛,但是很可怕。

      就这么大喊大叫了2分钟吧,才安静下来。

      有过了分把钟,小姑娘突然哭着喊爸爸妈妈了。

      师傅对那对父母说,你们心里念叨,说孩子好好去吧,诚恳一点。

      一会小女孩又不哭了,好像回过神来,看我们这架势,有点被吓到。

      师傅这才出了一口气,说好了,它已经去了。

      师傅让父亲给他倒了杯水,他说一边喝水一边慢慢跟他们讲这中间的原委。

      师傅说,他在房间的角落钉钉子连红线是为了把这个魄关在中间,

      因为婴灵这玩意在我们行内都知道它只会找附在小孩子身上,

      那些电影里讲的见人就附身的统统闭嘴吧,

      而且婴灵会找跟它的“道”最接近的人。

      所谓道,其实就是气味啊,血脉啊,或者一些联系啊什么的,

      这家 人先前有个小孩,所以就找到她了。

      师傅说,婴灵不是恶意的,它是有不甘心或者向往世界,或者留恋世界。

      这个孩子还没出生就掉了,但它已经存在了,是生命。所以它很留恋,很想留下来。

      她附身并非为了报复,而非常单纯的就是想留下来。

      说道这里,爸爸妈妈都哭了,他们说自己很对不起第二个孩子,没保住。

      师傅说,婴灵这东西不好驱散,因为它不能自己思考,只能靠着还没死去时候的本能。

      所以其他的方法都没有,只能来硬的。

      之所以要父母跪着,然后还要给死去的孩子道歉,

      师傅也坦言,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但是你们应该为此道歉。

      那对父母哭得稀里哗啦,搞的我心里很难受,所以当我后来独自处理婴灵的时候,

      我都要告诉父母们,并且告诉他们,生命值得尊重,

      尤其是孩子,如果没打算生孩子,就自己做好措施,

      怀上了,千万别打掉,从人伦道德上来说我没有什么立场,

      但是我们要尊重每一个存在过的生命,哪怕再渺小。

      在回云南的火车上,师傅跟我说,

      我们这行,不能儿戏。他告诉我一个很深刻的道理

      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后坚持走了这条路。

      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并没有我们塑造的那样可怕,

      他们其实和我们人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

      而他们也都 有自己的故事,所谓化了它们,其实就是找到根源,

      让他们自己离去。

      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去伤害任何一个鬼魂,

      我们连鬼都不会去伤害,我们自然不会去伤害人。

      他嘱咐我,不管干什么,

      心里要有善意。并对它们怀有尊重。

      虽然我们干的事可能会被其他所谓的高端职业们瞧不起,

      说我们是神棍,说我们迷信,

      但是要始终记住,我们是在让人或鬼都有个好的结局与归宿。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慕木
      慕木
      12分钟前 (移动端)
    • 悠然神往
      悠然神往
      14分钟前 (移动端)
    •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18分钟前 (移动端)
    • 白哥
      白哥
      22分钟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23分钟前 (移动端)
    • 美琳
      美琳
      32分钟前 (移动端)
    • 行走人间的尸
      行走人间的尸
      34分钟前 (移动端)
    • 田夫
      田夫
      46分钟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