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坟地里的头发

    上一篇灵异事件是《雨夜屋檐和坐在河边的姑娘》,明天就要去新单位报道了,心里有点紧张。利用今天还不忙的时间更新一篇,以后就偶尔写下,把身边的故事记录在此,和大家一起分享,积水成渊。

    今天要说这个灵异事件大约发生在一九八几年,具体时间已经弄不清了。

    当年我在六年级的时候,一位长者给我说的他父亲的事情。姓赵,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他,这里称呼为赵叔。

    赵叔本是山东人,后来因为工作原因还是闯关东就从山东来到了东北。就像几乎所有的东北人一样,有着丝丝缕缕的山东背景。他长得很高大,脾气也很大,爱好赌博。没经历此事前是个唯物主义者, 拿现在来说就是坚持科学发展观……。

    人就是这样倔强,有些特别的事情没轮到自己的时候,一听鬼神之说,极为不屑,就会说“我不信,我从来就没见过,要是有鬼啥的让他来找我”,这样的人可不在少数。等真要是轮到自己头上了,连喊娘的时间都没有,只剩下连滚带爬。

    当时那一年,大概是冬天,不知道是为了工作还是什么特殊的任务,和一帮人在一个人家里赌起来了,来钱的,就这么玩啊玩,天色就逐渐暗了下来,等散伙时候,已经是夜半时分。此处离家里有十里山路,对于现在的城里人,十里路也走不动,何况是山路。但是在过去这好像并不是最远的距离,单独走夜路的人很多,十里山路对于一个身体强壮的人来说不算什么。

    那天赵叔独自一人,出发了,行走在崇山峻岭间,翻过梁就是岗。就像多数有的鬼故事一样,必备条件,一个人,环境是幽深和阴暗的,周围全是山,山上除了灌木和树林就是石头和野草。

    赵叔胆子很大,只信主席,东北山区的夜晚,空气透明度很高,北斗七星高高悬挂在天边,漫天的繁星,其实如果抛开别的,自己一个人在群山之中漫步也是别有一番情怀的。那天他要穿越的这片群山,如果按正常人的行走快的话也得两三个小时,路也不太熟悉,说是路也就是那种崎岖小路。

    走着走着,赵叔就发现自己走进了一片大坟圈子,坟圈子是我们这边老一辈的叫法,现在大家都叫墓地,过去都是土黄色的包包成片成片的,这个坟圈子到底有多大呢,一眼看过去都看不到边。当时的情节就是他一个人,穿越在各种坟墓之间,大的小的,有孤坟有家族坟,夜风吹在周围的树林和山谷里,发出一阵阵响声。赵叔叔大约在想早知道不为了赌博耽误时间了,现在在家里暖暖的炕上多舒服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种情形和地点胆子再大的人也害怕,赵叔想了下加快脚步。顺着坟地里看不清楚的路,飞快的前进。

    就在他走着走着的时候,眼睛的余光就看见,在整片大坟圈子中间的地方有个特别大的坟,说是这个坟墓十分显眼,大到一眼就能认出来,而且那个坟好像十分不正常,有什么东西在那边。他就好奇的向那个坟墓方向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发现,那座坟的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黑乎乎的,直直的,好像是草,但是还不像,因为草不可能那么直,而且那些东西呈现一种发散状。赵叔,在好奇心驱使之下,就边走边看,基本眼睛也没离开那个地方。他就发现,在他盯着的过程中,那些黑乎乎像长针长草一样的东西在动,一直在张长。就在那个大坟包的后面,一会就张长了很大一截。

    赵叔,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会是遇见什么了吧,想跑,但是想到马克思和列宁,想到那些打倒牛鬼蛇神的红卫兵们那坚毅的脸,声嘶力竭的口号。他就没跑,心里一横,寻思奶奶滴今天说什么也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就不信这个邪。想到这里,他就一拐弯,大踏步直接向那座大坟头走去。

    就在他越走越近的时候,发现那些“草”一样的东西还在慢慢的长,而且越看着越像人的头发,赵叔胆子确实够大,要是一般人就尿裤子了,然后一就撒丫子玩命逃走,还去瞅啥啊。但是赵叔不是一般人么。他咬着牙,硬着头皮,一步步硬是走到了那座大坟包的前面,仔细一看还真是头发,就在这坟包后面这里,他寻思寻思肯定是眼睛花了,掏出兜里的火柴,“呲”的一声就点着了,他拿着点亮的火柴靠近了那座坟后面的一特大丛头发,接着火柴的亮光,他看清楚了,没有眼花,不是草,不是针,而是真真切切的头发,而且这头发还在以某种速度在生长。

    赵叔这下不得了了,妈呀,一声大叫,扔下火柴,撒腿就跑,当然那个火柴落下来没引起火灾。

    当时那十多里的后半程山区里的坟圈子也特别多,不过就因为这个,他也顾不上什么这个那个的了,一溜烟一样,那速度,也不知道多快,一路狂奔,脚都不知道崴了几次了,也不知道疼,耳朵都听不见声音了。只顾着跑。

    后来到家时候都快有点蒙蒙亮了,往死里用力砸门,家里人起来给他开门,发现他脸都白的不能再白了,浑身的衣服都渗透了。

    扶到屋里,把衣服脱了,慢慢的进了点水,逐渐的缓过神来了。后来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家里人。赵叔后来在家躺了几天,身体才恢复过来。幸好有惊无险,从此赵叔也不敢随便走夜路了。

    当然还有赵叔再也不说不怕鬼神了。

    之前他有一次喝多了,快到家了,在胡同里发现有一口大红棺材,还在其边上看见几个男人,就过去问人家干什么的,人家倒也客气,和他搭话。喝多了的人就容易误事,他竟然没看出来什么问题,和人家几个扯起来了,那聊得很高兴,几个人一拍即合,开始赌起来了,就这样在那里和那几个“人”玩了一夜,第二天人家走了,他乐呵呵的回家,剩下的就是那种耳熟能详的故事结局,一摸兜里发现是纸灰,冷汗直流,哑然失笑。

    多谢大家的支持,这几个事情都是原创的真实的。

    此篇完

  • 0
  • 0
  • 0
  • 24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