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万圣节谈鬼:睡觉时和我争被子的人

    万圣节谈鬼。时近这个令人无法解释、有多少不可捉摸的日子,真的挑起我无尽的遐思。当然,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然而,对于那些无法用常理说明的事,最好是借助“鬼”的代名词,更有奇幻的感染力。

    还是上山下乡的年代,不可思议的事时有发生。我住在祠堂隔壁、经旧式门楼改建的屋里,听讲以前凡有白事,都先把棺木停放在这里,……,故灵异之事,有所体会。

    本地的乡俗,男仔女仔但凡到了十多岁,都要搬出去住,这些屋称为男仔馆或女仔馆,当然住的条件都比家要差的。

    我虽然也算有屋住,但屋内仅有个可供猫出入的小窗,大热天时,大汗淋漓。祠堂门口有两个几平方米阔的石台,也许以前是放神像用的,如今无放物件,却成了纳凉睡觉的最佳选择,所以,每晚都有不少的年轻人在这里睡,我常常在靠近我屋的这个台上过夜,太清爽舒适了。

    有一晚,我也像往常一样,在台上铺上草席准备睡觉。不久,那些看牛仔玩罢回来了,其中一个睡在我的左边,我也无所谓,因为与那些人同玩同睡,早已习以为常。到了深夜,凉风顿起,我觉得分外阴阴冻的,索性盖了被子。

    睡在左边的那人靠近路边,可能很冻,他移身睡在席上,拉我的被子盖,我把他推开,他怕掉在路上,一个翻身竟像飘移一样睡到了我的右边来,右边是靠墙的,他竟依着墙推我、拉我的被子……,如此翻来覆去,都有二十多分钟了,居然一点声音也听不到,那人是从未见过的,现在回顾起来,不寒而栗。我当时尽量把那人迫向墙边……,不经意中,我入睡了。

    突然醒来,一望,左边无人,用手一摸右边,只摸着墙,难道那人走了?再一望,他明明睡在我身的右边,我当时贴着墙睡,他应该无地方睡的,他简直是睡在墙上了,我当时童心未泯,少了个心眼,如果想深一层:人又怎会睡在墙上,难道他是……,都不知会有何后果?我当时想:反正你不拉被子盖,管你睡在那里。就这样,我睡至天亮。

    我醒来,天已很亮,就一个人睡在歪斜了的席上,这时已陆继有人来,等待队长派工。社员们都问:“怎么今早这样迟起床?”我讲:“昨晚,都不知是谁,整晚与我争被子盖,我睡不好,一觉醒来,又不见人,草席歪了,明明是两人一同睡过的。”有个老农叫恩叔的,出去问过,回来逗着我说:“昨晚起风,很凉,那有人出来与你同睡,你只是一个人睡。”这些农民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突然笑到裤子也差不多掉下来……

    我不是做梦,这是实实在在的事,而且记忆最深,最不可思议,我不想用鬼来解释他,夜深人静,整个村空空荡荡,太不可想象……,自此,我再不敢在这台过夜了。

    2012-10-30 灯下

  • 0
  • 0
  • 0
  • 11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