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鬼话连篇 鬼话连篇 关注:52 内容:8687

    一片跟船有关的诡异恐怖传说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鬼话连篇
    • 1 清朝鬼船

        林红是名研究海难事故的学者,她为了研究1842年沉没在南海区域的“恒祥号”大商船,专门去了广东沿海一个叫望岩子的小渔村,据说那里距离“恒祥号”沉没的地点最近。

        当地渔民听林红问“恒祥号”的事后,都不约而同地说那是艘鬼船,不信可以去找强子问问。

        林红一路打听,终于在一个像是浪尖的高处,找到了强子的家。

        强子是个体格健壮的小伙子,他得知了林红的来意后,说:“‘恒祥号’的故事,我是从爷爷那儿听来的。‘恒祥号’是艘三桅大帆船,道光二十二年,我爷爷的老爷爷,就在这艘船上,从福建厦门的港口出发,要去印尼。

        ”他是出洋做苦力的,那艘船上有很多人和他一样。大船出海行到了阳江海域时,毫无征兆地沉进了海底,只有几个人得以逃生。我祖先抱着一块木板,在海上漂浮了两天,被望岩子的渔民搭救后,就在望岩子定居了下来。“

        林红惊喜地说:…恒祥号‘究竟沉没在什么地方?”

        强子想想说:“我爸爸说在羊角岛一带,我爷爷曾说在扣扣岛附近。”

        林红认真地说:“我研究过许多有关’恒祥号‘的资料,认为沉船的位置,应该在三星礁东面。”

        强子的脸色一下变得凝重起来:“你都认定的事了,还来问我?”

        林红见强子面露不悦,就想换个话题:“你知道’恒祥号‘上压舱的是些什么?”

        强子闷声说:“压舱石。”

        林红才不相信:“商人重利又善算计,哪有漂洋过海只带些石块压舱的?”

        强子不耐烦了:“我祖先没说过这个,我哪知道。”

        林红决定去三星礁实地察看一番。望岩子里的渔民,一听林红要租船前往三星礁,个个摇头拒绝。林红一再提高租金,终于有个渔民同意载她前去。

        碧波荡漾的三星礁水域,看起来跟别的海水没什么区别,载林红的渔民却说:“下面的地形很复杂,深深浅浅的有很多致命的暗礁,村子里的人称为鬼礁,我们渔民一般不上这块儿来撒网。”

        林红突然用手一指:“那不是一艘渔船?”渔民顺着林红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强子,他是鱼精投胎,大海就算淹死鱼,也淹不死他。”

        两人正说着,强子的马达小船照直驶了过来,近了,强子冲渔民喊:“快带人离开,她不知道这儿危险,你也不知道?”’

        渔民不服气地回喊:“我们看看就走,这不是没事嘛。”

        强子猛地命令渔民:“左转,左转!”渔民看看海面没有异常情况,不明白强子为什么要他左转。

        “下面有暗礁!”强子又是一声火吼,渔民这才看到前面水下有团黑影,忙乱地左转渔船,还是慢了一步,船身擦着暗礁过去,差点儿翻了船。

        强子靠近后,让林红上了他的船,然后把渔民的船引航出了三星礁。他们刚出三星礁水域,迎面遇上一艘小客轮。强子让渔民先回去,他驾驶着马达小船,紧跟在小客轮后面,像条甩不掉的尾巴。

        林红不解地问强子:“你跟随着它干什么?”

        强子说:“我跟踪它好些天了,它鬼鬼祟祟在这一带出没的样子实在可恶。”

        林红再看看那艘小客轮,从船上的标志看,是艘英国船,像是在搜索这片海床。

        林红心里一惊,跟强子说:“它是冲’恒祥号‘来的,现在国内国外,不知有多少人在打’恒祥号‘的主意。”强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咬着小客轮。

        小客轮被强子尾随了几圈后,做贼心虚地离开了,强子这才载着林红回了望岩子。

        过了两天,望岩子来了一个中年人,自称是跨国打捞公司的业务主管,来这儿高薪聘请潜水员。主管是个中国人,在听说强子后,多番游说,以比别的潜水员高出一倍的薪金,签下了强子。

        当这个中国帮办听说在海难事故研究方面多有佳绩的林红就在望岩子渔村里时,立刻给他的老板打电话,老板回复说,一定要争取林红跟他们合作,林红爽快地答应了。

        主管带着林红和强子,去见他们的新老板。在那艘漂亮的小客轮上,两人见到了一个很绅士的英国人一波利先生。波利开门见山地跟林红说:“我在中国的学术报刊上,读过林小姐对’恒祥号‘沉址的探讨报告,非常有见解。在这片沉船水域,声呐探测不出可疑点。林小姐能不能把我们搜索的范围,再精确一点,我想直接派潜水员下去探查。”林红说:“我试试吧,我想大致范围应在扣扣岛附近。”

        2 海底沉船

        吃过晚饭后,林红正在自己的卧舱内研究图纸,强子敲开她的门,不客气地用手指点点桌子上的图纸:“你真要帮波利找到’恒祥号‘?”

        林红故意叹口气:“就算我不帮波利,波利也会继续找下去,那时我们就更不知情了。既然你说船上压舱的是些石头,那就让波利捞去吧。”强子张了张口,却没说出什么,扭身走了出去。

        林红继续看图纸。强子从外面又转了回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从贴身衣服里,拿出一个薄薄的防水包,打开,从中取出一张折叠着的纸,纸递给林红:“这是’恒祥号‘载货清单。”

        林红接过泛黄发脆的纸仔细一看,惊喜得声音都有点发颤:“德化官窑瓷瓶一千对,大中小号盛、碟八十万个,茶杯十万个,茶叶五千斤,丝绸两万匹……天啊,这么多压舱的东西!你这货单哪来的?”

        强子语出惊人:“我祖先就是’恒祥号‘的船长,在那场海难中,他怀揣着装在瓶子里的货物单,幸存了下来。”林红有点糊涂了:“你家几代人费尽心机隐藏实情,你怎么又要帮波利找到它?”

        强子把货物单包好,放进怀里:“我只有加入波利的行动中,才能知道波利的计划。”

        林红突然问:“你为什么相信我一定会站到你这边?”强子有把握地说:“在望岩子,你跟我说船沉在三星礁东面,可你跟波利说的却是扣扣岛附近。”

        林红分辩:“沉船地址本来就是靠推测的,今儿东明儿西,是很正常的。”

        强子不想跟林红争论:“我家几代人,早就把三星礁、羊角岛、扣扣岛水下的情况摸了一个清清楚楚,波利要你把目标缩成一个点,我就想问问你会把点定在哪儿。”

        林红郑重地说:“除了三星礁东面,我会把点定在任意一处。”。

        强子放心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

        林红说出她的担心:“要保护’恒祥号‘不被盗捞,你不觉得仅凭我们两个的力量太弱小了?”

        强子指指自己:“我是海里淹不死的鱼,波利跟我在海里斗,吃亏的是他。”

        第二天,林红把标出沉船地址的图纸拿给波利看。波利命令小客轮开到扣扣岛两边某处停下,十几个潜水员,背着氧气瓶纷纷跳进海水中。强子钻进水下后,没有像其他潜水员那样忙着找沉船,只是追鱼逐虾地休闲着。

        潜水员忙碌了整个上午,一无所获。如此这样白忙碌了几天,波利自作主张带潜水员到三星礁东面探查。到了三星礁东面时,船上的声呐探测仪,突然有了强烈的反应。波利大喜,把潜水员全部赶到了水去探查。

        强子戴好面镜滑进海里,故意跟别的潜水员分散开,一个人手执探照灯,潜进三十多米深的黑暗海底,目标明确地向前游去。

        很快,他游到了-一座小山前,这哪是小山,是一艘完整的大船沉在海底,船身有一半被泥沙掩盖,四周零星散落着瓷器……强子围沉船转了一圈,深怀感触地看看船头上画着的眼睛,转身游离了许多人梦想找到的’恒祥号‘。

        上到小客轮后,强子向波利报告下面没有特殊情况。波利怪怪地盯着强子,一旁的林红表情喜忧参半地默不作声。波利让强子跟随他进工作室,在声呐探测仪前,波利指着电脑屏幕上乱纷纷的白光点,问强子:“这就是你刚才去的地方,那些白光点是什么?只有精美的中国瓷器,才会在黑暗的深海里,发出这种高贵的光!” 强子坚持说:“我没有见到什么瓷器,那儿的地形很复杂,找什么东西,真的是大海捞针。”站在波利身边的林红,一再打手势要强子闭嘴。

        波利突然笑起来:“我忘了告诉你,在你的探照灯里,装有水下搜索视频发送仪。”说着,波利点开视频,屏幕上立时出现了强子游近沉船的影像,沉船旁边的瓷器被波利定格在屏幕上。

        波利不再掩饰他的犴喜:“中国小子,看在这些瓷器份上,我不跟你追究了。我要从菲律宾雇佣一条打捞船,只要打捞成功,就会成为当今世界头号的冒险家。”

        强子急得眼睛都红了:“你没权利打捞它,它沉在中国的领海,你打捞它就是盗捞!”

        波利笑得更狂了他甩出一份复印的资料给强子看:“我就是冲着’恒祥号‘上的财富来盗捞的,在打捞出传说中的’恒祥号‘前,我只能把你扣留在船上。”

        林红拿起波利拍在桌子上的资料:德化官窑瓷瓶一千对,大中小号盘、碟八十切个……跟强子手里的货物单上列的一样!波利得意地说:“在我从—堆旧资料中,发现’恒祥号‘的这份货物登记单时,我就知道我发大财的机会来了。”

        3 竹篮打水

        那几天风大浪高,波利的盗捞船队还是偷偷汇集到了三星礁水域。从菲律宾雇佣的打捞船也到位了,六十多米长的打捞船,像是个海上巨无霸。

        强子被囚禁在小客轮的卧舱里,徒劳地打砸着卧舱门。

        波利下到一艘汽艇上指挥打捞,林红和他在一起。因为少一组数据,波利要林红乘另一艘汽艇,去小客轮上的数据库中查。

        林红坐着汽艇回到小客轮上,向看守强子的水手说:“波利先生要你放开强子,水下有项作业,只有强子才能完成。”水手疑心地看看林红,林红指指汽艇上的驾驶员:“他可以作证。”水手不再犹豫,打开卧舱放卅了强子。

        强子从卧舱出来,看着不远处乱纷纷的打捞场景,红着眼睛问林红:“他们得手了?”林红还没有说话,下面汽艇上的驾驶员大声责问水手:“你怎么把人放出来了?波利先生只说要数据,没说放人。”林红忙给强子使个眼色,强子心领神会,看水手站在船舷边,猛起一脚把他踹下海里,紧接着自己也跃进了海中。

        接着强子从汽艇后面悄悄爬上来,摸到驾驶员身后,驾驶员只来得及扭回头,就被强子弯腰拱背扛翻到了海里。强子掌控了汽艇后,从小客轮上接下林红,然后掉头冲向打捞船。

        这时,被波利没收了手机的林红发现船上躺着驾驶员口袋里滑落出的一部手机,不禁喜出望外,她捡起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波利看着源源不断吊捞出的瓷器,眼里放射着贪婪的光,但他还是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向身边的人说:“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有一个颠扑不灭的真理,那就是物以稀为贵。这艘沉船上的瓷器太多了,我们要挑出精美的,把剩下的销毁,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这些出水瓷器在市场上的身价。”

        林红焦急地看着打捞船的方向,跟强子说:“波利让人水下分割’恒祥号‘,准备杀鸡取卵式地抓挖,这样就能快速把整条船上的东西弄上来,但整个’恒祥号‘就毁坏了。”强子冷笑:“那是条鬼船,波利这次要亏大了!”

        水下作业员很快切割开了“恒祥号”的船舱,船板一被揭开,里面露出的竟是层层叠叠的人骨,满满一舱都是!波利瞠目结舌地看着漂浮在海上的大片尸骨,不甘心地说:“船上的宝贝都跑哪去了?”

        一艘汽艇劈波斩浪地冲过来,直撞向波利,波利的汽艇慌忙躲开,波利气极败坏地命令水手:“那个中国小子怎么出来了?把他给我抓住!”

        几艘船应命而动,发动引擎围追强子。强子驾驶着汽艇,在三星礁水域,忽左忽右地疾驶着。那些追逐强子的船,猝不及防就会撞上或擦着水面下的暗礁,碰得船翻人仰纷纷落水。

        波利恨得咬牙切齿,等强子旋一周驶回来,波利早已握好手枪等着强子了。强子的汽艇飞驶过来,波利一枪射中强子的胸口,两船擦身而过。

        强子捂住向外冒血的胸口,踉跄几步,滑坐在前甲板上。林红惊慌地去扶他:“你中枪了?”强子忍住剧痛:“我还撑得住,你会不会开船?”林红说:“会。”强子:“你先把引擎灭了,再把舱里的那盘缆绳拿给我,驾驶座下有把水手刀,也拿来给我。”

        林红先熄灭引擎,让汽艇荡在海面上,再找来缆绳和水手刀。强子挣扎着把缆绳的一端系在汽艇后面,交代林红:“我去把绳子系到波利的船舷上,看我举手,你就全速开船,咱们拖翻那个洋毛子。”

        眼看波利的汽艇开过来,强子把水手刀衔在口里,抓住缆绳的另一端,身体沉重地翻落水中。随着强子没入水中,海面上浮起海带般飘动的鲜血。

        强子一进入海水中,就觉恢复了元气。他蹬划开四肢,潜伏到波利的船下,用水手刀把缆绳截下一段,缠绕住汽艇尾部的叶轮,然后从侧舷浮出水面,再把缆绳系牢在左舷栏杆上,最后身子向上一涌,向林红高高地举起手。

        林红看到强子要她开船的信号,发动引擎全速前进。波利要追时,船却动不了。系住汽艇左舷的缆绳,突然从水中绷直了,—下就拖翻了波利的船,波利被船扣进了水中。

        林红跪爬着把强子拖上汽艇。打捞船那边,显然发生了局势扭转性的变化,许多水上警察,已经收管了波利的盗捞船队。林红说:“是我给水七公安局打的电话。”

        在医院的病房里,林红问强子:“为什么’恒祥号‘上,没有你那张清货单上’的东西?那么密集的尸骨,又是怎么回事?”

        强子说:“那真的是艘鬼船。清朝末年,国困民艰,美洲却发现金矿,东南亚又在大力发展种植园经济,急需大量劳动力,各国纷纷在中国东南地区招‘契约华工’。

        ”我祖先的大帆船,被几个法国投机商雇佣,没想到他们把近千人的华工,强行塞进了分为三层的统舱。人口贩子担心华工闹事,把他们封锁在船舱里。

        “华工们像沙丁鱼样挤在一起,由于缺少空气、阳光、淡水、食品,因此死亡极多,有时一艘船上甚至死亡人数过半,装载华工出国的船,因此叫‘鬼船’。‘恒祥号’就是一艘名副其实的‘鬼船’。

        ”而无数妇女因丈夫、儿子被劫,到处哭诉,引起中国地方政府的警惕,有的地方禁令华工出海。那几个法国人口贩子就伪造了一份货物清单,买通海政官员,载着封闭在船舱里的近千名华工出海了。到了阳江水域,本就大大超重的船又遇上台风,就浸水下沉了。“

        林红叹了一口气:”就那份假货单,骗得中外多少贪心人在打‘恒祥号’的主意啊,你为什么一直在暗中保护它?“

        强子说:”这一带水域下面的沉船文物很多,我是水警协管员,日常工作就是巡守这片水域下的文物不被盗捞。

        “我早知道‘恒祥号’上尽是白骨,一来沉船是水下文物,二来我不希望有人去打扰那些可怜的灵魂,当然要竭力阻止波利盗捞。

        ”我向水上公安局报告后,局里决定先不打草惊蛇,反让我加入盗捞队,计划来个大举措,震慑一下国内外的盗捞者,只是没想到波利把我囚禁了,幸亏你报警及时,‘恒祥号’才没有整个毁坏掉。“

        原来如此!林红恍然大悟,虽然身体还躺在病床上,但她的心早已飞了出去,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此次课题的整理研究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1分钟前 (移动端)
    • 王小二、
      王小二、
      1分钟前 (移动端)
    • 寻找
      寻找
      11分钟前 (电脑端)
    • 田夫
      田夫
      23分钟前 (移动端)
    • 好望角
      好望角
      36分钟前 (电脑端)
    • 安洛
      安洛
      51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小时前 (电脑端)
    • CY
      CY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