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中邪术 求解脱

    以下是我的真实遭遇,现在还未脱离魔爪,如果有师兄看到,或者有高人看到,恳请指点一二或提供一下力所能及的帮助。

    今年10月国庆期间,准确来说,是10月3日,我入住了宁波的一家叫山鼎酒店的酒店,一切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这是一家黑店,之所谓是黑店,除了非法经营之外,比如色情业(还有别的吗,答曰必然有,各位自己想象),这家店所干着的就是害人的营生,怎么害人?可以两个字暂且概括:歹毒与邪恶。

    本人是出来旅游的,住进那里实在是无意中的事,然而,害人之人因为其歹毒与邪恶的心肠,并不会因此有所区别。据我这段时间以来的观察,这些人害人,会因为利益而害,会因为扭曲的人格而害,会因为罪恶的惯性而害,然而,也会因为别人的正义与善良之类而害,这些人,似乎容不得任何一点正面的东西,不但于人,而甚于物。

    住进去之后,没多久,我便感觉到似乎被很多人监视,自然,社会如此复杂,我是深知的,所以除了自己多加小心之外,就只好尽量不理会这些无形的似乎是带着尖刺的视线,但,我的行李确实是遭到彻底的翻查。无疑的,害人的手脚,从这时候便已经开始了。

    我一连住了6天,从3日直到8日,8日一早,我便退了房,似乎是冒着深秋的凉风,径直去了车站——宁波中心站。我的目的地是位于安徽的九华山,那是地藏王菩萨的道场,是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我的旅程,本来就是为了拜歇诸佛菩萨而来的,说白了,就是一趟寻佛之旅。然而,从走出那间酒店门口开始,或者说,未出门口,便已遭到了围追堵截般的尾随,他们怎么做的?出了大门后面跟着一个,到了马路转弯,是另外一个,之后我顺着马路转了右,再向着车站走去,半路遇到的竟是三四个,后来我再向左拐弯,接近车站途中,似乎也有零散的几个,进入车站,买票之前,又看到一个,后来买了票,坐进候车室里,便受到了“围攻”般的待遇,这些人自然是陌生的面孔,但都似乎在向我做着种种暗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很明显的,是一种不会放过目标的态度,稍有社会经验的人都能想象,我所面对的是一种什么局面和什么样的人。至此,害人的爪牙,可以说是蔓延开来了。

    之后,上了车,自然,车是买得起票的人都能上的,自然,我在车上面临的同样是“围攻”,然而,我有点讶异,好像那个乘务员也是他们的同党。

    一路上,听了许多,所谓的围攻,其实也不外乎是动作的暗示和声音的骚扰,几个小时的车程,似乎是嘈杂非常的氛围里,我印象最深刻的话好像是这两句,“你也有今天了!”这是一个女人特意用打电话的方式传达过来的,另一句是“你傻,所以就欺负你!”这是那个看似同党的乘务员说的。

    下了车,已是傍晚,我很意外,因为到达的不是九华山,而是青阳县,而九华山就在青阳县内,于是,当晚我便在青阳县投宿,预备明天一早就赶到九华山上去。但,我也很意外,因为在远离宁波的青阳县,那些人也紧紧地跟着,这是尾随加上围攻的架势,我住在酒店里,就连酒店里的服务员都感觉到那种置人于死地的危险,我就亲耳听到她们“那些人想害死他”这样的话语。

    于是,我改变行程了,我决计要甩掉他们,第二天,我换了一家酒店,在严密的监视中,我做好了逃跑的计划,到第三天一早,好像是5点吧,我便退了房,趁着四下的无人以及清冷,快速踏上了逃跑之路。我先步行,换了几趟车,最后急忙坐上了一辆的士,我却不是去九华山,我去的是池州市,然而一路上司机却开得是这样的慢,到达池州,我又没有停歇地转车、转闹市、转公园,一直奔走到下午,我躲进了一间大学。

    然而,那间大学却只有两个门,没有我想象中的大,从前门入,就只能快速从后门出,然而,当我去到后门的时候,警觉地一观察,那些人已经尾随至那里守候着了。后来,我又试了种种方法,最终却是从前门离开的。没有摆脱!

    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转车,继续穿行,继续逃跑,直至凌晨时分,我才有幸搭上了一辆帮助我的的士。

    在漆黑的深夜,我到达了九华山,那天正好是农历的九月一日,但遗憾的是,我没有摆脱,深夜的九华山山下的大门,并没有人影,但那些人已经早就在那里守候着了,从山下到山上,只有一个入口,地方也不见得有多大,即便是深夜,也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我在那天上山,并在山上过了九天,农历的九月九日的时候,我下山了,这9天里,我所遭受的是狂轰滥炸般的迫害,九华山上,旅馆尚多,沿路的家庭旅馆也不少,我差不多就住在那些便宜的家庭旅馆里,我走到那里,那些人就跟到那里,我住进那里,那些人也住进那里,我虔诚地拜佛,那些人也跟在周围大放乱人心性的话语,甚至竟然挡在神佛的面前,围堵着,似乎不让我有拜歇的位置。

    下山之后,我才踏上了真正的逃亡之旅。所谓的歹毒,上面已经很详细了,而接下来的,便是邪恶。九华山之后,我到了杭州,接着是苏州,南京,常德,张家界,凤凰,铜仁,贵阳,重庆,成都,以至现在,一路上,我试过许多逃脱的方法,比如长途打的,在杭州至苏州的过程中,我打了一晚的时间,换了三辆的士,连夜奔走了数百公里,花了一千多元,但无果;比如地铁,比如中途下车,比如摸黑走田间小路以及山路,比如在崇山峻岭间徒步,种种均无果,自下山到现在,已有差不多两个月了,这期间花了许多的钱,也受了许多的苦,但依然未能逃脱魔爪,这些人害人的方法,其实也不过是两个,一个是紧紧的跟踪,去到那跟到那,这手法与我踏出那间黑店大门之后所遭受的毫无二致,自然也是变本加厉的,他们的做法是跟人,用车跟用人跟,在路上用人跟,在车上用车跟,或者用人用车同时跟,总之,是跟得绝,毫无疑问,这是要置人于死地的歹毒;另一个是用了某种的邪术,这几十天以来,无论我在那里,不论是在室内还是室外,也不论是坐着还是走着,也不论是在飞速的车上还是热闹的人群,耳边都能听到那些人的声音,人数不知道,但肯定是两位数字,我也没有留心统计,可以说很多,这些人一天24小时不停在我耳边发声,有些三三两两在远处,有些三三两两在附近,就像是隔壁,有些偶尔吼几句,有些专门在特定的时间以特定的方式出声,可以肯定,这些声音在周围找不到实体,无论听到的声音是大是小,都是看不到人影的,这些声音的目的无疑是乱人心性,24小时不间断,他们似有分工,有几个专门在室外,是长篇大论,没有间断,也就是没有安静的时候,所说的内容什么都有,无论是与我有关还是无关的,也无论是与他们有关还是无关的,也无论是与这个世界有关还是无关的,有几个专门在室内,通常是我一进入室内,这些人便低声的说话,听起来像是隔壁或者是门外传来的,有些负责在特殊的时间偶尔模糊地出声,通常是简短的一两句,听起来就像是在周围传来的,有些很有游移,专门负责在特定的时间出声,比如即将入睡之时,比如调整呼吸之时,比如某些自以为关键的时候,这几十天以来,一直被这许多声音迫害着,没有睡过好觉,白天是噪杂如闹市,晚上是群魔乱舞般的邪声鬼叫,那些人用声音来害人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自九华山之后至现在,我已经奔走了数千公里,但那些声音一直紧紧地跟在耳边,没有一刻停止,天天24小时从不间断,我肯定那些人是用了邪术,一天24小时监视着我并毫不间断地发声,但在哪里发声又是怎样的方法又是多远的距离,不得而知,我曾上网查过许多害人的邪术,大多数都是接触过那些人或者吃过那些人的东西才能这样害人,有时候回想,在宁波那间黑店如果吃了某些东西也很有可能,魔爪在那时候就已经伸了出来,如果在九华山上或者在别的什么地方吃了,也有可能,因为我走到哪里,那些人就跟到哪里,不要忘了,他们是歹毒地跟踪加上邪恶地发声来害人的。

    因为这两种方法,所以我至今也没有摆脱,以上的内容绝对真实,如果有那位师兄看到,知道是何种的邪术以及他们是如何害人的,请指点解脱之法,在下研究过,如果短时间内跑远,那些声音会减弱,如果有几百公里的距离,可能会听不到;如果摆脱那些人恶毒的跟踪,拉开距离,他们跟不到,可能也听不到那些声音;也可能是跟踪与邪法结合,才能做到数千公里的路程里天天24小时不间断地发声骚扰,到底是怎么回事,请高人出来解围,也请各位师兄畅所欲言,帮在下摆脱魔爪。

    有人说我中的是千里催魂术,十大邪术之一,有人知道吗?

  • 0
  • 0
  • 0
  • 14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田夫
    田夫
    28秒前 (移动端)
  • 安洛
    安洛
    1小时前 (移动端)
  • 小凡人
    小凡人
    1小时前 (移动端)
  • 言成
    言成
    2小时前 (移动端)
  • 六界-神秘人
    六界-神秘人
    3小时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5小时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5小时前 (电脑端)
  • 哇拉拉
    哇拉拉
    5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