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兔犹如此,人何以堪?

    我们村有位民兵连长,那一年去世的时候见到他,他给我说,人要善良才好,决不能杀生太多,杀的多了对自己不好,于是他给我讲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他说他现在在病中,“想起那件事好后悔啊,可能是报应吧!”

    七十年代那时他还年轻,是村里的民兵连长,全公社数上的神枪手,训练打靶之余,他就拿上半自动步枪去打猎,他说,也不知打死了多少只动物,也没觉得什么,只是有这么一回,我震惊了,也吓坏了,很愧疚,从那以后身体也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八月正是野兔多的时节,他去山坳里打兔,老远就看见一只兔子向他前面跑去,他立即抠了一枪,兔子一个跟斗,起来慢慢的向前爬,他跑到兔子跟前,那兔子发出像娃娃般的叫声,很凄惨,后腰上一片皮耷拉着,那哭声叫他毛骨耸然,他楞楞的看着,那兔子向前匍匐着爬向一堆玉米杆里,后面拖着一长串血迹,他上前提开玉米杆,看到有四只毛茸茸的小兔在吃奶,血还在一点一点的滴,已染红了小兔的嘴,小兔咕咕的叫着,他的眼睛模糊了,头脑里一片空白,突然他觉得腿上叫谁给砸了一石头,生痛生痛的,心想,谁这么缺德,正当这时打他,还没思量过来,腿上又挨了下,还比上次痛,他愤懑的转身一看,啊!原来是只兔子,它红着眼气咄咄的又冲过来了,他又惊又怒,赶忙对它开了一枪,土雾飞起,一股血腥溅到了他的脸上,土雾散后,他看到俩只大兎互相依偎着,小兔崽用头拱着爸妈,他惊呆了,也不知是羞愧还是后悔,他做出了一个他至今想不到的做法,他用枪托把它们都打死,把枪摔在地上,怔怔的坐了半天,埋葬了它们,然后回家了。

    从此,他缴了枪,再也不打猎了,但也就病了,两年后去世了。

  • 0
  • 0
  • 0
  • 14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暗物质驱动
    暗物质驱动
    4分钟前 (电脑端)
  • 言成
    言成
    5分钟前 (移动端)
  • 六界-神秘人
    六界-神秘人
    29分钟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29分钟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38分钟前 (移动端)
  • 西门吹水
    西门吹水
    43分钟前 (移动端)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1小时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小时前 (电脑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