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滴血成精

    滴血成精—–紫府泊钓

    (绝对真实的故事)回想起昨晚发生的月亏(月食)确实蹊跷,来的突然去的麻利,但工友们来不及多想又投入到紧张的伐木工作中,这是一群身处大西南某处林场的伐木工人,一行七人,带头的是张老汉,已年过六旬的老人,多年在外伐木的他听得多,见得也多。

    今天只有小海一人守在工棚里,因为昨天不小心让砍刀划破了左手流了不少血,工头张老汉让他休息两天,天气闷热他又无事可做索性睡起觉来,一恍惚就到了后半晌,工友们已经全部回来开始做午饭了,小海过意不去下床整准备帮忙。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卖豆花,卖豆花……”,一群人正觉得诧异,这深山老林的怎么会有人卖豆花,惊奇中那人已走近,来人是个美丽的小妇人,她那悦耳的声音无疑给工友们这烦操的伐木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只有张老汉一人总觉得这美貌的少妇哪怪怪的,“可能自己真的老了”他叹道,竟直走近了屋里。

    年轻人嘛顿时来了精神,围着妇人问寒问暖,美滋滋的吃起豆花来,只有张老汉一人无论工友们怎么喊他都没有出来吃,因为他总觉得自己瘆得慌,但又找不到具体原因,直到后半响那卖豆花才离去,工友们也依依不舍的回到屋里休息。

    正在这时候问题出现了,大家不约而同的拉起肚子来,而且是上吐下泻,下半天就是在拉肚子中度过的,一直到了傍晚大家都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哀怨,小妇人做的豆花可能不干净,只有张老汉一人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他连忙把墨斗(做木工用的画线工具)全找出来,把里面的墨斗线全拉出来把整个工棚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起来(道家用墨斗线来辟邪),忙到深夜才肯睡去。

    夜半三更,突然恶风暴雨,伴随着风雨声,四面八方传来撕咬声、哭喊声、大笑声……,或者是,一会哭,一会笑,十分瘆人,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反反复复,大家早以吓得浑身发抖,胆小的已经哭爹喊娘,只可惜没有力气挪步,不然恨不得多长几条腿逃之夭夭。此时,只有张老汉一人淡定如初,因为此时验证了他的预感,他到反而不怎么害怕了,只见他端坐在门口,左手夹着旱烟右手攥紧了板斧。突然一个黑色怪影破门而入,说时迟那时快张老汉抡起斧头使出浑身气力朝那黑色怪物砍去,只见那黑影忙缩了回去,惨叫声顿时响彻山谷,半个时辰后才渐渐平息,此时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吓尿了的工友们才渐渐缓过神来。

    直到日上杆头,大家才敢开门出来,发现门口血流满地奇臭无比,胆子稍微大点的人顺着斑斑血迹找了出去,半晌后却在山腰发现了张老汉抡出去的斧头,它深深的陷在一大树桩里,大家恍然大悟,原来前日在这里伐木时小海不小心划破了手臂流了好多血在树桩上,恰逢月亏(月食)天地转阴,那树桩豁然成精出来害人,只可惜遇到张老汉才没有得逞,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到这山里来,直到现在西部一些农村里面还有这样的警示语,不小心流出了血药妥善处理,不能让月光照到……。

  • 0
  • 0
  • 0
  • 14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田夫
    田夫
    4分钟前 (移动端)
  • 安洛
    安洛
    1小时前 (移动端)
  • 小凡人
    小凡人
    1小时前 (移动端)
  • 言成
    言成
    2小时前 (移动端)
  • 六界-神秘人
    六界-神秘人
    4小时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5小时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5小时前 (电脑端)
  • 哇拉拉
    哇拉拉
    5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