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灵异小说 灵异小说 关注:186 内容:2956

一个给遗体化妆的朋友遇到的离奇灵异事件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灵异茶馆 > 灵异杂谈 > 灵异小说 > 正文

      我先声明: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若是不信,任我舌灿莲花,你仍是不信,若是信,便看结果…

      18岁那年,因为校园生活太过无聊,爱上了恐怖片,发现自己对灵异一些事情很感兴趣,于是,便一猛子扎进去不回头了….

      今天我要讲的,是一个朋友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

      那是一个黄昏的时候,主管找我(我的朋友遗容师,以下“我”为遗容师),说有个“客户”去世了,想要做遗容整容,而且死状很难看,需要在技术上‘上点力度’, 言下之意就是说要给这个人整理仪容,这个行业是个很麻烦的事情。我是南山墓区的首席化妆师,这事理所应该的交到了我手上。其实做这种事也不用有什么避讳, 很多死者的家属 发现死者很难复原的时候,会花很大的资金,为死者找一名遗容师进行修复,我不仅仅赚工资,也赚这种“提成”。

      所以把化妆盒带好,直接按照主管说的位置过去了。听说是一个跳楼而死的女人,似乎是为情所困,这种事我遇到的多了,也不以为意。

      径直找到了这个‘床位’,掀开白布单,看到的是一个脸部支离破碎的女人,而且四肢所摆放的位置也是人类生前根本不可能出现的角度,显然,身体着地的面积很大,不仅仅是摔烂了脸,就连四肢也全部重度骨折。这种活儿确实很麻烦,不仅需要手法,更需要的是时间。

      大概看了一下尸体的情况,开始进行修复工作,打开化妆盒,我的化妆盒里盖是一面大镜子,打开盒子后,只是下意识的往镜子里瞟了一眼。我看到了…….镜子映出了我身后的女尸,此时正慢慢地起身,睁着眼睛,举手向我抓来。脸上早已凝固的血和肌肉开始往下脱落….

      我当机立断,立即转身,手上抄起一把手术刀,可那女尸就像刚刚掀起白布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眼睛也是闭着的,打呼一口气,原来是幻觉,努力告诉自己,这是幻觉。

      于是,低下头继续整理化妆盒里的工具,出于好奇,我用眼角扫了一下那具女尸,这次不是映射,而是亲眼见到那具女尸,尸体没有动,但是眼睛是睁开了,而且还在恶狠狠的盯着我,我急忙抬头,发现那具女尸依然是静静的闭眼躺着,这次确认自己没有眼花。

      我把化妆盒放到离女尸几步远的地方,化妆盒外面有一个暗格,里面有一把真正的刀,这刀并不是我做手术用的,而是我防身用的,虽说防身,但是并不是“防人”,而且我还特意请磨刀师父给这把刀开了刃,上面还有一位灵媒以符纸加持了灵力,不管是对人还是对鬼,多少都有些作用。

      我眼睛盯着那具女尸,手慢慢地打开了那个暗格,把那柄刀拿出来藏在了手里,同时,心里默念那位灵媒教我的一道“清风咒”。这活我可以不干,但是我没必要为 了那点钱把脑袋别到腰带上。然后我就慢慢地向后退,我退的方向就是这间屋子的外面,只要出了屋子,就算没有人,至少我还能跑。

      但是,我的想法是错了,因为我忽然发现我根本就跑不出去,我不明白为什么,这间屋子的门竟然不见了。我再次握着刀转了一圈,看了一圈,门真的不见了,就这 样凭空消失了。不仅仅是门,就连本来在这个屋子中事实存在的三扇窗户也不见了,现在这间屋子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出入口的坟墓一样,当然,这个坟墓中与其他 坟墓不同的是不但有一具女尸,还有我这样的一个活人。

      我 这次是真的害怕了,急忙把电话掏出来,想给那位灵媒打电话,但是手机竟然没信号?我不死心,就当这手机是有信号的,我直接拨通了那位灵媒的电话,可惜,电 话里传来的是: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请听到嘀声后留言。我疯狂的一次又一次地打着这个号码,但是电话里传来永远是这句话。最后一次,电话里的声音变 了,不是那句呆板的电子留言,而是接通了。

      我急忙道:“师父,我被封在南山墓场的化妆室里了,有鬼,你快来救我!”我确定我当时肯定喊的声嘶力竭,而且颇有些歇斯底里的感觉。

      但是电话那边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冰冷,呆板,僵硬,却带着无比的杀意和戾恨:“他不会来救你的。因为你的电话打到了我这里。”

      我急忙道:“你是谁?”

      那个女人道:“我离你只有几步远,,一直躺在床上看着你,你不知道吗?”

      我的电话真的掉了,从手里直接摔在地板上,因为我忽然看到,那具女尸慢慢地坐了起来,很慢很慢地坐了起来,随着它的动作,它身体中的骨头也在咔咔地响,是 碎骨在响还是骨节摩擦在响,我根本就分不清,只知道它坐起来了,很缓慢而又似乎很艰难地下床,然后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它走得很慢,而且摇摆的很厉害,但 是我当时真的是怕到了极点,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兴起了和它拼命的想法,双手握着刀大喊:“你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你!”

      那具女尸似乎是笑了,我没看到它笑,但是我能感觉到当时它在笑,好像是很看不起我,也很不屑我说的这句话,我一咬牙,握着刀直接向它刺去,但是我看到 了:。。。它怕刀。。。它居然怕我这把刀!因为它在闪,我有了希望,拼命地用刀刺它,对着它挥舞,同时,而这把刀在我手中握了这么久,似乎开始出现了温 度,这一刹那,那位灵媒师父和我说过的话我全都想起来了:

      “你的三魂灯并不是很弱,也就是说你的阳气很正常,但是你与其他女孩子不同的是,你的阴气相对也很强。虽然男属阳,女属阴,女性的阴气稍强一些是正常的,但是你的阴气未免太强了一些。所以当你与一具尸体或者在一个空旷的屋子独处时,那么你招灵的机率就比其他人大得多。”

      清风,也就我们常说的鬼,这是对鬼的一种爱称,就像老辈人,对老鼠称之为“无牙”一样。

      若是想害人时,首先必须先降低这个人身上的阳气,而人的恐惧是抑制阳气增长最有效的方法,所以清风首先让人感受到的肯定是“恐惧”。

      这把刀我已经用符咒开了灵光,若遇到异事,尽管甩开刀子和对方拼,同时,用双手快速地扑落自己的头发,这样,在清风的眼睛中,你的三魂灯和三命阳火就会像烟花一样火星四射。阳气也会无形中得到加持。

      想到这里,我急忙把发卡扯落,拼命地晃着头发,左手快速地扑落着我的长发,右手的刀子则拼命般地向那女尸刺去。我能感觉到那把刀越来越暖,最后我的手心, 我的全身都已经开始热乎乎的。我就更不怕了,不过就是具尸体,我天天摆弄尸体,难道还会让尸体吓到我不成?终于,它似乎是服了,让我一顿“乱刀”逼回了床 上,不再动了。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久没这么活动了,体力有点透支,但是环顾四周,我还是没找到窗户和门。看看手机已经碎得不成样子了,好在我的口袋里还有另一个手机。这次让我兴奋的是,手机有信号。我拨通了灵媒的电话,他的声音很沉稳,又很快乐,根本不像是那种我们印象中阴沉沉,鬼气森森的灵媒。我大致地把事情和他说了,他笑着夸我勇敢,然后问我是不是出不去了?我说是,想让他告诉我怎么走出这个屋子。

      他大笑,告诉我:“其实屋子还是屋子,门还是门,窗户还是窗户,你还是你,它还是它。只是你的恐惧蒙住了你的眼睛。有的时候,人凭的不是眼睛去看,耳朵去听,而是用你的意识去感觉身边的事物。不信,你去这个屋子应该有门的地方,用手握住应该有门把手的地方,用力拉开。”

      我信他,所以我照做。果然,化妆室外熟悉的空气味道扑面而来,我走出了屋子,同时,我还没忘回头看了那具女尸一眼。它很乖很乖地躺在床上,就像刚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

      我的故事讲完了,最后要说: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吾;背道众生,独悟空门,七情六欲不以然,万物皆是空,有无亦如一,一切皆尽空!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