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猛鬼派对之鬼子

      车大约开了十几分钟,一个急转弯后,车稳稳地停了下来。我们一同下了车,我仔细瞧着眼前这座”猛鬼派对”及其普通,没有弄得和鬼屋一样有着夸张的外观,样子和普通的酒吧没什么分别,这更让我非常失望。

      但是走到内堂显然就不一样了,这里没有电灯,清一色燃着蜡烛,气氛倒是很诡异。偌大的内堂只有一张大圆桌子摆在当中,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围坐在那里小声地议论着。我和浩天没有出声也没人出来招呼我们。

      我们便悄悄地坐在大圆桌旁是椅子上,这时一个人清清喉咙说:”接下了我讲一段我早些年的经历,那是我19岁的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我利用暑假做了一份兼职。推销一种洗涤肥皂,我包郊区一片,这一天我走了整整一上午,只卖出了一块肥皂,心情非常沮丧,倒霉的是下午天又下起了大雨,我背着重重洗涤肥皂往回走。可是原本就难走的路变得非常泥泞,我一步一滑地艰苦地走着,越走越觉得奇怪,这条路我连着走了几个礼拜,可以说是相当得熟悉,而现在我却感觉我一直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兜圈子,像是反复走在这一条路上出不去。

      眼看天越来越黑,我很怕,慌慌张张地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我看见前面有户人家,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高兴得不得了。三步并成两步闯了进去。由于我出现的唐突,令这家男人惊叫了一声,我抱歉地介绍着自己,为了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还把身上的肥皂拿给他看。他听完笑了,很热情招呼我坐。看我冻得浑身颤抖还给我倒了一杯热水。说”年纪轻轻就这么能干少有呀!”

      我苦笑着道:”家境不好没办法,哎!没想到推销这行这么难。”

      “呵呵!小伙子一定是第一次出来工作吧!”

      我摇摇头说:”每年寒暑假我都出来打点零工,我父母身体不是很好,赚点学费。”

      男人称赞道:”小伙子真不错,董事又孝顺,难得呀!”

      我瞅瞅四周道:”大哥就你一个人住吗?”

      男人点点头说:”说来我的身世有点怪异,所以一直没有结婚。”

      “身世怪异?”

      “是呀!呵呵说来话长,你们年轻人没耐心听的。”

      我望了望外面哗哗下个不停的雨说:”反正这雨一半会也停不了,不妨说来听听。”

      男人呵呵笑了两声道:”好吧!这……要从我爷爷年轻的时候说起,我爷爷年轻的时候父母早亡,就留下他一人孤苦伶仃,常到山上砍柴维持生计。有一天,他上山砍柴在半山腰见一个女人晕倒在地上,就把她捡了回来。女人说,她是逃荒来到这里的,走到半山腰就饿晕了。爷爷看她无家可归就收留了她,孤男寡女在一起很快就产生了感情。后来爷爷请邻居做媒就算办了喜事。婚后他们非常恩爱,不久女人就怀上了孩子,说也奇怪自从女人怀上孩子之后,每到月圆之夜村子里都会死一个年轻力壮的女人,死相恐怖,浑身的血液像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一样。

      不知道怎么爷爷就怀疑上了自己的妻子,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他没敢睡死,半夜果然听到一种琐琐碎碎的声音,借着月光他看见妻子飘在半空中。他好奇地跟在她身后,看见她飘进一户人家,他急忙趴在窗户前看见妻子正张大嘴咬住这女人的脖子。他吓得连连后退,一个不稳摔在地上,等他再次抬起头时,妻子满嘴是血地站在他面前。

      妻子看见他也呆了。

      他急得磕磕巴巴地说:”你到底是人……是鬼。”

      妻子哭着说:”不瞒你说,我是一个孤魂野鬼,被人埋在半山腰,我每天都能看见你从我身边过去,见你和我一样孤苦伶仃。慢慢的我就爱上了你,所以化成人形和你在一起。本来我只要不晒太阳就没事的,可我怀孕了,孩子需要人的血液才能长大,我没办法才出来吸人血的。”说完她抱着爷爷的大腿哭的死去活来。

      爷爷听非常感动,劝说她不要在吸人血了。想别的办法保住孩子,妻子连连点头。

      后来他们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和人没什么分别,而且还娶妻生子,生活的非常正常。”

      我听到这里猛地站了起来,指着他道:”你……你……就是鬼生的……?”

      男人哈哈大笑地说:”我和我父亲不一样,我父亲和普通人无疑,而我每当看见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人就感觉牙齿非常痒,痒得捂着嘴在地上直打滚,嘴里就会长出两颗尖牙来,然后就会觉得肚子很饿……很饿……有一种要喝血的欲望……”还没说完中年男子突然阴阴地一笑,我猛然看见他的嘴里长出两颗尖牙来。我妈呀一声昏了过去,直到太阳的光把我射醒,我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座荒坟的边上……”

      这个人讲完之后,众人一时没什么反应,像是沉醉在他的故事中。一个细高的男人站起来,自称是俱乐部的主持人,他说:”你的故事听上去非常诡异,看来你有资格加入我们的队伍,欢迎你!”

      其余的人顿时鼓起掌来,我借着烛光仔细打量着这个人,他的脸很白很白,他似乎感觉到了我肆无忌惮的目光,突然冲我笑了笑,嘴里露出两颗尖尖的牙齿。

      我头皮一炸,脊背丝丝冒出了冷汗。正当我坐立不安的时候,又有人开始下一个故事……

    • 3
    • 0
    • 0
    • 49
    • 白哥田夫安洛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白哥
      白哥
      刚刚 (移动端)
    • ミ﹏挽秋思〝
      ミ﹏挽秋思〝
      1分钟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10分钟前 (移动端)
    • 188364
      188364
      12分钟前 (移动端)
    • 慕木
      慕木
      16分钟前 (移动端)
    • Minakosakai
      Minakosakai
      18分钟前 (移动端)
    • 玄九真一
      玄九真一
      26分钟前 (移动端)
    • 歲安
      歲安
      40分钟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