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吃人的客栈

      战争年代,战火纷飞,到处是死人,到处弥漫着战争之后的硝烟味和尸臭味,仿佛人间炼狱。

      一行十个人慢慢行进在山林中的偏僻道路上,这是一支打仗的队伍,因为与敌人作战失败,开始逃亡,去某地与大部队汇合。10个人中有5个人都是伤员,靠着别人搀扶着走在泥泞的道路上。天已黑透,月亮隐约可见。

      走了很久,10人又累又饿,当他们快要绝望的时候,发现前方似乎闪着点点星火。班长派出一个人前去查看,很快那个人回来了,报告说前方似乎有家客栈。这下,士兵们来了精神,也许能遇到好心人给口吃的和水喝。

      当他们到了灯火处,发现这荒山野岭真的有家客栈,门口挂着的两个红灯笼发出通红的亮光,仿佛两个大眼睛盯着上门的人。门上挂着一块牌匾,写着”有来客栈”。

      班长曾经听打仗的老同志讲过很多行军途中的奇人异事,这客栈,出现得有些奇怪。为了战士们的安全着想,他刚想下令不要进这客栈时,只见一个小战士已推开门走了进去。

      客栈里点着几支蜡烛,桌子板凳柜台上全是灰尘,小战士拿着一根蜡烛在屋里走了一圈,没发现任何人也没找着吃的,便垂头丧气的出来了,告诉队友们这客栈没人。班长下令,不要进客栈,就在客栈外的空地上休息,剩有水和干粮的同志把东西拿出来分一分。

      士兵们勉强填了那么一点点东西进肚后,竟然下起了大雨,没法,大家只好都进客栈躲雨。客栈一共有两层,战士们都呆在一楼,客栈里的气氛太过诡异,谁都不愿多说话,除了站岗的,都倒头睡下了。

      站岗的一个士兵也很累,便靠着关上的客栈大门偷偷眯了眼,他的身子对着上客栈二楼的楼梯

      不一会儿,一个惊雷惊醒了所有人,那个雷似乎落在了客栈外的空地上,声音震耳欲聋。靠在门上的战士一个激灵马上清醒了过来,他抬起头来,借着客栈里微弱的烛光一瞧,看见对着他的楼梯上似乎站着一个人。

      他揉揉眼睛,想看得更清楚,突然,天空出现一道闪电,透过窗户照亮了客栈。小战士”嗷”的一声叫了起来,大嚷着有鬼有鬼。所有人都朝楼梯上望去,果然,那站了一个人。

      他身形瘦小,佝偻着背,几束头发贴在他的头皮上一缕一缕像粘了油,或是很久没洗,他穿着一身黑衣,因灯暗看不清面容,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鬼怪”。

      士兵们都吓懵了,虽知道这地儿古怪,没想真有鬼。不等战士们反应过来,”鬼怪”竟然说话了:”咯咯咯…欢迎,欢迎啊,老夫这小店已经几…几个月没人光顾了啊。”他本想说几十年,马上改口,被这些人知道不等于把到手的肥羊又弄跑了吗。

      这”鬼怪”是个佝偻着背的老头,他皮肤松弛焦黄,牙齿黑,还残缺不全,他的小黑眼睛滴溜溜转动着。他说完话就下楼了,开始招呼起这群”客人”来。他大喊道:”老婆子,把我们珍藏的腌肉拿出来给各位尝尝。”

      只见一个和老头同样瘦小佝偻着背的老婆子从一楼黑暗的拐角处的小门里敏捷地钻了出来。奇怪的是老婆子身上发着抖,似乎很害怕。她斜着豆豉一样的小黑眼睛看了士兵们一眼,便去了厨房。

      队长虽然心中害怕,但认为自己是军人,应该有一身正气,遂大声问道:”你们两人为何会在这山上僻静地儿开客栈?”队长的大声问话让老头打了一个哆嗦,身子抖如筛糠。

      接而说道:”老朽和老婆子无儿无女,就找了这僻静地儿开了一个客栈给那些行脚商人和官差们落脚,准备吃食。可现在这年月,来的人是越来越少,我跟老婆子也是要归西的人了,没想今天迎来了几位,呵呵呵。”

      队长虽然疑惑,可也找不到理由绑了这老头,只好见机行事。

      一股肉香传进了士兵们的鼻子里,让快不知肉是啥味的他们要滴答出口水。老婆子来了,拿着托盘端了10碗水煮肉放在了桌上,一溜儿烟的,又从那小门钻了进去。

      “呵呵,没啥好招待各位的,只有这腌肉了,后山的菜地隔得远,夜里不方便采摘,等明儿早再拿好菜招待各位了,吃吧吃吧。”老头笑呵呵,眼里冒着精光。后山哪儿有什么菜地,只有埋尸骨的地儿。

      士兵们看到肉都上前捧起碗吃了起来,连筷子都不用,直接手抓着就放进了嘴里。在饥饿面前,人是最没有抵抗力的,满肚子疑问的队长也捧起碗吃了起来。老头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他当然不是因为看着士兵们吃的香而高兴,而是高兴自己又有鲜肉可吃了,那用山下找来的死人做的破腌肉他才不稀罕,想想鲜人肉的美味,他不自觉滴答出了口水掉落在地板上。

      吃完肉,士兵竟然全倒在了地上,不醒人世。那胆小的老婆子麻利的钻出了小门,和老头一起将地上的人都抬进了厨房。他们先肢解了那5个伤残病员打打牙祭,剩下的5个健康人他们要慢慢享用。

      其实这老头和老婆子都不是人,是成精的老鼠精,胆子小心肠坏,霸占了这家无人的客栈当窝,为害进来的人。战争年代,死尸多,病死的,饿死的,打死的比比皆是,新鲜人肉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美味。

      吃饱喝足后,两只鼠精一起钻进了一楼的小门里,那里是他们打的洞,成精后也改不了鼠性。

      也许是天意,要亡了这对老鼠精,队长五人竟然慢慢醒了过来,他们看着地上的断肢残骸,找不到其余的五人,他们便知是五个都遇害了。五人流下了悔恨的泪水,责怪自己贪吃,誓要灭了那两个害人的鬼怪。

      他们分头寻找,楼上楼下都找遍了,都没找到,才想起一楼角落里的小门,队长蹲下在门口侧耳倾听,里面传出了打鼾声。队长在心里骂道:你们两个吃人的妖物,看我一把火点了你们。

      队长下令,去迅速生火,一个士兵的遗物里有一个很小的葫芦,里面装着他一直舍不得喝的酒。

      五个士兵分开行动,在客栈周围都点上了火,将酒洒在干草上用火点燃打开小门扔了进去,将门关上,用桌子椅子堵上后跑出了客栈。队长看着牌匾说道:”有来客栈,有来无回,呵呵,今天我们算是替天行道,为兄弟们报仇了。”

      客栈里传来两只鼠精的惨叫声,两个燃烧着的矮小火团似乎想冲出客栈,可奇怪的是突然出现了五个人,他们拉扯住鼠精不让它们逃脱。

      这五个人正是死去的5个战士,若不是因为亲眼见着他们的尸骨,会以为他们还活着。客栈外的五人都流下了泪水,知道这是那五个兄弟死了灵魂也帮着他们。

      客栈烧成了一片木炭,在它前方的空地上有一个大土堆,上面插着的木牌上歪歪斜斜写着死去战士的名字

    • 4
    • 0
    • 0
    • 71
    • 白哥田夫安洛最初的你.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白哥
      白哥
      10分钟前 (移动端)
    • 魏无羡
      魏无羡
      14分钟前 (移动端)
    • ミ﹏挽秋思〝
      ミ﹏挽秋思〝
      17分钟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26分钟前 (移动端)
    • 188364
      188364
      28分钟前 (移动端)
    • 慕木
      慕木
      32分钟前 (移动端)
    • Minakosakai
      Minakosakai
      34分钟前 (移动端)
    • 玄九真一
      玄九真一
      42分钟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