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鬼故事大全 鬼故事大全 关注:158 内容:1849

    兄弟的女朋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灵异茶馆 > 灵异杂谈 > 鬼故事大全 > 正文
    • 鬼故事大全
    •   晕晕欲睡,在无聊的看着网页的我,感觉非常的犯困,也是,昨天看足球看到凌晨3点多,现在还在上班的我,就困得不行了,还好有女友陪我聊天,不然早就睡着了。正在我是在困得不行,双眼开始大家的时候,QQ亮了起来。

            我一看QQ,立马来劲了,原来是阴奕博,这小子平常都忙得很,我与他是从小的发小,关系别提有多铁了,基本就是像连体婴儿一样,在上大学之前,我们每天都是形影不离的,可惜高中毕业后,大学在两个不同的城市,才迫不得已的分开了。我打开QQ一看,原来是这小子谈了对象了,让我去他家玩玩。

        阴奕博是个阳光帅气的小伙,上中学时就有许多女生暗恋过他。记得那时,我还帮她们捎过情书给他,阴奕博看了之后很不以为然,说:“一切以学业为主!这么小谈什么恋爱!”

        阴奕博的成绩一直都非常优秀,大学期间成了学生会主席,在那帅哥美女成圈的校园,我以为阴奕博总会找到一个自己心仪的女孩吧!可惜是我想多了,这哥们压根就没这根筋。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老家工作,巧得很,阴奕博也回来了,我们俩又凑到了一块,可是这时我已有女朋友,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没有以前那么多,为了安慰他,我总劝他赶快交个女朋友吧!

        这日阴奕博突然跟我说,他交了一位女朋友,为了替哥们把关,我特定瞒着女朋友去了他家。

        阴奕博见我来了,赶紧将他女朋友唤了出来。

        女孩家有些害羞,总垂着头,一头乌亮的直发垂荡在腰际,身材婀娜,配着一身火红色的时尚连衣裙,真是说不出的美。

        虽然瞧不清女孩的脸,但看这身材也能猜出定是位佳人。

        阴奕博见女孩不说话,傻兮兮地牵着她的手笑着说:“她叫羊芬!”

        我朝羊芬友好地伸出手,“你好!我是奕博的哥们,小孙!”

        羊芬微微笑了笑,却没有朝我伸出手。

        我尴尬地收回手,这时看见羊芬遮在头发里的脸微微抬了抬,果然是位清秀佳人,只是这位佳人的脸,也不知是晚上没睡好呢,还是抹得霜太白,隐约觉得这张脸白得不自然。

        阴奕博招呼我坐下,随后拿出水果招待我。

        我们边吃边聊,羊芬坐在一边,却始终不发一言,我扯了扯阴奕博的衣角小声说道:“哥们,你女朋友不会是个哑巴啊!”

        阴奕博不悦地用手肘捅了我一下,“胡说什么!人家这叫淑女!现在,像这种女孩可是太少了!”

        我笑笑觉得也是,与我那位大大咧咧的女朋友相比,觉得羊芬太静,静得有些清冷,让人觉得心里凉凉的。

        羊芬见我们哥俩聊得不亦乐乎,终于开口说:“你们聊,我去屋里看会电视!”

        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同风铃在作响,原来佳人一开口,竟是这般迷人。

        我不由羡慕起阴奕博,“你小子真有福喔!竟然来了个后来者居上!什么时候带回家见你父母?”

        阴奕博却说:“早呢!我刚跟人家认识,八字都没一撇!”

        我被他说得有些晕头,摸了下脑门,将心里的疑惑道了出:“你俩怎么认识的?”

        阴奕博傻傻地笑,边笑边搓着衣角,就是闭嘴不说。

        我猜想,他八成是艳遇,白捡了个美人,倒也没再追问。

        在阴奕博家吃了晚饭才离开。

        这时天色已晚,由于喝了点酒,我脑袋晕晕的,竟把乘车的方向看反了,这车一直开啊开,直到最后一站,我才酒醒,发觉竟坐错了方向。

        车子在最后一站停下,我被司机赶下了车,打算坐下一班车回去,不想已过了运营时间,只能就近找个地方住下,明早再回。这一带是郊区,显少有出租车,我也死了这个心,好在口袋里还有几百块钱,住一晚应该够本。

        我在车站四处溜达,发现一个火红色俏小身影从另一辆车上缓缓步了下来,定晴一看,嘿,竟是羊芬。

        心里喜滋滋的便跟了上去。

        羊芬似乎没发觉身后有人跟着,一直往一个方向去,我只顾跟着她也忘了看路,等我发现走得方向不对时,人已在火葬场里。

        我的酒立以清醒。

        莫非阴奕博的女朋友在火葬场上班?

        正想着,听见火葬场里传来说话声,步近一瞧,见一位大叔倚在火葬场大厅的玻璃窗上,正在幽幽抽烟,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遗体化妆师。

        “你说奇怪不!早上我替那女尸刚化好妆,怎么转眼就不见了!害得我在火葬场上找了一天,就怕人家家属找上门不好交待!”那遗体化妆师一脸郁闷地说。

        那大叔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听说,那女尸化了妆后贼漂亮的,不会是哪个恋尸癖,将尸体扛走了吧?这种事之前又不是没发生过!”

        那化妆师闻之瑟了瑟脖子,继续说:“老哥你不知道,那女孩死得极凄惨,才二十岁啊,花朵一样的人就这样没了,听说是被人轮奸而死,送来时,面目全非,一身的血。我都不知道她哪里有那么多的血可流,连衣服都被染成了红色!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那被毁的脸整好的,可就这转眼功夫她却不见了!”

        说时这位遗体化妆师烦燥地点起烟夹在手上。

        就在两人说话间,我看见那抹婀娜的身影朝遗体化妆间走了去,我一瞧那身影,便认出是羊芬,赶紧跟了上去。

        羊芬进了遗体化妆间,找了张空床躺了下,那模样纹丝不动的,还真像是一具尸体。

        我想,她大概是累极了吧!便想走上前与她聊几句,不想这时那位遗体化妆师的烟已抽完,折了回来,我怕他以为自己是盗尸贼赶紧隐在暗处。

        那遗体化妆师一进门,就失声大叫,那模样活是见了鬼。

        他这没命一叫,居然没把羊芬唤醒,她依旧自顾自地睡,似乎已进入熟睡中。

        那位大叔闻声赶了过来,瞧见羊芬好好地躺在床上说:“叫什么叫,回来了就好!”

        那遗体化妆师收回神,拿起工作包转身就跑,留下那大叔一人留在火葬场。

        我本来也想走的,又怕羊芬这么漂亮的女孩遭到不测,想想还是留了下来,毕竟这位大叔怎么看怎么猥琐。

        果然那位遗体化妆师一走,这位好色大叔的本相露了出来,只见他朝床上的羊芬走去,两只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乱摸。

        而阳芬则一动不动,模样真像极了死尸,我再也看不下去,寻了根铁棍,朝大叔后脑勺打了去。

        那大叔呻吟一声,晕死过去,我则拼命摇醒羊芬。

        “喂,你醒醒!”没办法我不得不伸手碰了碰羊芬,冰冷僵硬的触感,让我如遭雷劈。

        这才明白,这羊芬便是那位遗体化妆师口中的女尸,吓得我拔腿就跑,一心想着要把这件事告诉阴奕博,他女朋友是具女尸,虽然美丽的不像话,但是具没有温度的尸体啊!

        我掏出手机拨通阴奕博的号码,不想那手机响了多时没人接听,我不死心地又拨了个回去,这时电话通了,回应我的却是位警察。

        警察告诉我说,阴奕博于今天下午五时,因脑血管爆裂死于家中。

        我说什么都不相信,明明下午我还在他家里陪他有说有笑,就连晚饭也是在他家吃完再走的啊!

        我的思绪混乱的如锅粥,理不清一点头绪,只知道我的好朋友死了。

        就在我悲痛欲绝的时候,羊芬突然站在我身后,苍白的脸上,一条一条刀痕,真是血肉模糊一片,衣服粘在身上,一身是血,血水源源不断顺着衣角滴落,连同脚下也洼了血水,两只苍白的手正朝我脖子伸来,我深作呼吸大叫一声:“鬼啊!”便无了知觉。

        第二天醒来,我已在医院。女友坐在病床边为我剥着桔子,见我醒了,笑着说:“真没想到,阴奕博居然是个盗尸犯!警察从他家里搜出好几具女尸!真是够变态的!难怪他看不上活人,原来他喜欢女尸啊!”

        我听着,顿时脸色不对,想到和自己玩了这么久的哥们竟然有这种怪癖,有种恨铁不成钢,也有种恶心的感觉,更多的是伤心,哎,实在是没什么语言能形容现在的感受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石头
      石头
      13分钟前 (移动端)
    • 李斌123
      李斌123
      22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23分钟前 (电脑端)
    • 李斌
      李斌
      24分钟前 (移动端)
    • 阿依莫
      阿依莫
      28分钟前 (移动端)
    • 小凡人
      小凡人
      29分钟前 (移动端)
    • CY
      CY
      35分钟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40分钟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