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灵异小说 灵异小说 关注:177 内容:2948

讲个关于发生在鬼节七月半买卖的故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灵异茶馆 > 灵异杂谈 > 灵异小说 > 正文
    • 灵异小说
    •   据说这个月是一年中最阴森恐怖的月份,怪事是时常发生的。老人们总是告诫小孩,在七月的晚上一定要早早回家不要在外逗留,倘若路上碰到有人要和你搭讪,一定不要理他们赶快往家跑,因为说不定那就是鬼,要把你一起拖到阴曹地府里去。小孩子对这类告诫很是信服,可是有些不信邪的年轻人却不一样了,天不怕地不怕,觉得自己一身正气,哪会被鬼魅骚扰?所以都不拿老人们的警告当回事儿,该走夜路照走,至于到底有没有见鬼,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我要说的这个故事也和一个年轻人有关,年轻人是我认识的,叫秦楚,挺个性的男生,是酒吧的驻唱歌手,深更半夜回家再正常不过。在秦楚小的时候,他奶奶也总是告诫他七月鬼节的时候一定不要在外面玩耍太久,七点前要回家,吃了饭就不能再出来。小孩子嘛,胆儿小,自然乖乖听话。后来秦楚长大了,又做了驻唱,早回家是不可能了,渐渐地奶奶也不再管他,不过每年七月,无论他回来多晚,都能看见奶奶坐在窗前等着,秦楚常调侃,说奶奶大惊小怪,怕他被鬼给吃掉了。

        后来……

        后来秦楚的奶奶去世了,他每天回家,再看不到那一扇窗户上若隐若现的影子,戴着老花镜读报或是看电视,也没人再叮嘱他:七月鬼节,忌走夜路,早点回家。

        秦楚驻唱的酒吧离家里很远,所以他索性和酒吧里其他几个歌手租了间房子同住。年轻人嘛,爱好相同,也有话聊,常常唱完夜场后勾肩搭背去吃宵夜,酒吧附近有条美食街,小吃挺多,有时喝得多了,摇摇晃晃在街上走,踩着路灯下自己的影子,像回到了小时候。

        这一天,也是巧了,秦楚同住的几个朋友都休了假,下班便剩下他一个人。男生嘛,本来胆子就大,酒吧里也免不了喝两杯酒,走夜路轻轻松松。秦楚那天也是唱得high了,客人接连给他点了几杯酒,都一口灌下,出来时走路就有点摇晃。他觉得肚子饿,想去附近的美食街找点吃的,就一个人哼着小曲儿慢悠悠晃过去。那附近,酒吧街和美食街都在胡同里,路灯昏暗,秦楚凭着直觉七拐八拐地走了半天,觉得不对劲了,往常走个五分钟,拐一道弯,就能到美食街,可今天他都走了有二十分钟了,弯也不知道拐了几个,还是没有听到鼎沸的人声。他鼻子用力嗅了嗅,也闻不到食物的香味儿,不用说,自然是走错了的。

        没办法,秦楚只好往回拐,这附近的路灯也上了年纪,灯光昏黄得跟没有一样,秦楚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在胡同里回荡,不由得有了些寒意,他忽然间想起来,今天是鬼节的。

        “骗小孩儿的!”秦楚嘟囔了一句,拐过一道弯,听见了喧嚣声。抬头一看,前面是绵延不绝的小摊小贩,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真够热闹!可算是走到了,秦楚一阵兴奋,忙跑过去,想赶紧填饱肚子。

        可奇怪得很,这里竟不像是他从前常来的那条美食街,店铺虽多,却没有一家在卖吃食,每个摊贩前都只挂着牌子,看不见商品,买家站在摊前对着牌子挑挑拣拣,看中了哪一块,讨价还价一番才买回去。秦楚心里就犯嘀咕了,一块破木牌,有什么好买的?他好奇,往一处人最多的小摊前凑了过去,只听得摊主正在跟卖家争执。

        “老板,你便宜点卖我不行嘛?”

        “已经给你很便宜了,你去别处问问,哪里有我这么低的价格嘛!”

        “瞧你说的,别处也没这个货啊!”

        “那不就结了?每家的货品都独一无二,你看中了就带走嘛,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老板这么一说,旁边围观的人也开始帮腔,什么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之类的,让秦楚越听越稀罕,伸长了脖子去看那小木牌牌上有什么玄机。只瞧见了上面写着一个日期,1991年4月13日。秦楚愣了愣,这不就是他的生日么,怎么这么巧?

        他正觉得奇怪,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忽然扬声道:“老板!不如你卖给我吧,多少钱都可以,难得碰上一块小鲜肉,我好久没开荤了!”

        小鲜肉?秦楚在心里笑了笑,大叔口味就是嫩。这时周围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纷纷拿出包来争着要那块小木牌,场面一时间变得很是混乱。秦楚被挤得受不了,正想着退出去,却听见那老板道:“大家可看好了啊,秦楚,23岁,正好的年纪啊,还哪儿找这么新鲜的魂魄?更何况,这魂魄就在嘴边儿上,跑不掉的!”

        秦楚心里咯噔一声,扭头看去,周围原本在小摊前哄抢的人此时都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像是在盯着一块肥肉。秦楚嘿嘿一笑:“哥们儿,怪入戏的,以前在横店跑过龙套吧?”

        因他这一句话,整条胡同的人不知何时都聚拢了过来,黑压压的人头,看得秦楚心里一阵发毛。

        胡同的路灯突然灭了,周围的脸瞬间换了另一副面貌,似幽幽鬼火漂浮着,狰狞而恐怖。有笑声响起来,是在嘲笑他:“嘻嘻,鬼节里还真有不怕死的人跑出来,是迫不及待想让我们吃掉吗?”

        “活腻了呗!送上门来的小鲜肉,不要白不要,你们谁都别想跟我抢!”

        “你走开,他是我的!”

        秦楚看着周围狰狞的面孔咧嘴怪笑着,拿出一沓沓纸币递了出去,鬼火映衬下,上面的图案触目惊心,竟然是冥币!难不成他误打误撞进了鬼市,这里已不再是人间了?

        秦楚吓得扭头就跑,却被周围的鬼魂们团团围住,摊主扬了扬手里的木牌,道:“想跑?生辰八字都写在生死牌上了,除非有人买你,你是出不了鬼市的。小伙子,乖一点,让大家伙儿们吃了,一起做个鬼,不也挺好?”

        大家一通哄笑,秦楚却快哭出来了,一直以为七月百鬼人间过都是鬼话,不想他气运背,这就撞上了,倘若真的出不去了……他不敢想,他还年轻,当真不想死。

        此时此刻,这小小的摊位俨然成了拍卖场,鬼魂们一个个竞拍,都想抢下那块决定他命运的生死牌。他就像一块砧板上的鱼肉,等待着被人宰割。

        终于,出价最多的鬼魂得到了摊主的青睐,正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忽然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叫道:“等等!这小子我买了!”

        随着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摊主面前已甩过来了几锭金元宝,黄澄澄的,看着人心里欢喜。摊主乐开了花,立刻把金元宝收进囊中,将秦楚的生死牌递给了来人:“啧啧,老人家,小鲜肉是你的了。”

        众鬼魂见到手的肥肉飞了,都撇撇嘴,悻悻散开,围拢的别的摊位上去寻好货色。秦楚吓得衣服已被冷汗浸湿,心里想着,完了,这回是当真要死了。他绝望地哀叹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却忽然被双手被一双干枯的手握住,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臭小子,从小就告诉你七月鬼节别走夜路,你不听,这下可好,险些丢掉小命,舒坦了?”

        这是……奶奶?

        秦楚睁开眼,果真看到奶奶站在面前,笑呵呵瞧着他,手里还拎着他的生死牌,原来方才买下他性命的人竟然是奶奶!

        “七月十五,鬼市大开,百鬼人间过,就是要抓你们这些不怕死的,带回地府里,卖个好价钱。要知道,活人的魂魄被鬼吸了,便可一年到头都在人间游走,想见的人便能见着了。所以你们活人的生死牌最值钱!幸好我今天出来逛鬼市,发现了你,要不然你也变成孤魂野鬼陪奶奶喽!”奶奶一边说着,一边领着秦楚往前走:“穿过这条胡同,能看见亮光的地方便是人间,你一直往前走,不要回头,要记住,从今往后,七月鬼节,一定不能再走夜路……”

        “奶奶,那你呢?”秦楚刚想问,却发现方才还站在身边的奶奶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手里残留的冰冷的温度,以及一块写着他性命和生辰八字的生死牌。

        秦楚听了奶奶的话,一直往前,出了胡同,看见光亮,正是他之前遍寻不着的美食街,人声鼎沸,热热闹闹,有温暖的气息,才是人间。

        那之后,秦楚再没有在七月走过夜路,他搬回了从前的家,每天下班走到楼下,都会习惯性地抬头看一看,看看那扇熟悉的窗子,总以为他的奶奶还在那里等他回家。

        相传,阴曹地府有鬼市,每到七月鬼门大开之时,鬼市最为热闹。因此会有走夜路的活人被那些鬼魅引诱到鬼市中,生辰八字写到生死牌上出卖。吃下他们的灵魂,能让孤魂野鬼一整年都肆无忌惮徘徊人间,与亲人相见。所以这块小小的生死牌最是抢手。

        倘若到了七月半鬼门大开之时,请你一定一定不要独自走夜路,也许你周围会突然亮起鬼火,有另一个影子徘徊在你身后,取的正是你的性命!  今天我想讲个关于买卖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鬼节七月半,据说这个月是一年中最阴森恐怖的月份,怪事是时常发生的。老人们总是告诫小孩,在七月的晚上一定要早早回家不要在外逗留,倘若路上碰到有人要和你搭讪,一定不要理他们赶快往家跑,因为说不定那就是鬼,要把你一起拖到阴曹地府里去。小孩子对这类告诫很是信服,可是有些不信邪的年轻人却不一样了,天不怕地不怕,觉得自己一身正气,哪会被鬼魅骚扰?所以都不拿老人们的警告当回事儿,该走夜路照走,至于到底有没有见鬼,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我要说的这个故事也和一个年轻人有关,年轻人是我认识的,叫秦楚,挺个性的男生,是酒吧的驻唱歌手,深更半夜回家再正常不过。在秦楚小的时候,他奶奶也总是告诫他七月鬼节的时候一定不要在外面玩耍太久,七点前要回家,吃了饭就不能再出来。小孩子嘛,胆儿小,自然乖乖听话。后来秦楚长大了,又做了驻唱,早回家是不可能了,渐渐地奶奶也不再管他,不过每年七月,无论他回来多晚,都能看见奶奶坐在窗前等着,秦楚常调侃,说奶奶大惊小怪,怕他被鬼给吃掉了。

        后来……

        后来秦楚的奶奶去世了,他每天回家,再看不到那一扇窗户上若隐若现的影子,戴着老花镜读报或是看电视,也没人再叮嘱他:七月鬼节,忌走夜路,早点回家。

        秦楚驻唱的酒吧离家里很远,所以他索性和酒吧里其他几个歌手租了间房子同住。年轻人嘛,爱好相同,也有话聊,常常唱完夜场后勾肩搭背去吃宵夜,酒吧附近有条美食街,小吃挺多,有时喝得多了,摇摇晃晃在街上走,踩着路灯下自己的影子,像回到了小时候。

        这一天,也是巧了,秦楚同住的几个朋友都休了假,下班便剩下他一个人。男生嘛,本来胆子就大,酒吧里也免不了喝两杯酒,走夜路轻轻松松。秦楚那天也是唱得high了,客人接连给他点了几杯酒,都一口灌下,出来时走路就有点摇晃。他觉得肚子饿,想去附近的美食街找点吃的,就一个人哼着小曲儿慢悠悠晃过去。那附近,酒吧街和美食街都在胡同里,路灯昏暗,秦楚凭着直觉七拐八拐地走了半天,觉得不对劲了,往常走个五分钟,拐一道弯,就能到美食街,可今天他都走了有二十分钟了,弯也不知道拐了几个,还是没有听到鼎沸的人声。他鼻子用力嗅了嗅,也闻不到食物的香味儿,不用说,自然是走错了的。

        没办法,秦楚只好往回拐,这附近的路灯也上了年纪,灯光昏黄得跟没有一样,秦楚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在胡同里回荡,不由得有了些寒意,他忽然间想起来,今天是鬼节的。

        “骗小孩儿的!”秦楚嘟囔了一句,拐过一道弯,听见了喧嚣声。抬头一看,前面是绵延不绝的小摊小贩,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真够热闹!可算是走到了,秦楚一阵兴奋,忙跑过去,想赶紧填饱肚子。

        可奇怪得很,这里竟不像是他从前常来的那条美食街,店铺虽多,却没有一家在卖吃食,每个摊贩前都只挂着牌子,看不见商品,买家站在摊前对着牌子挑挑拣拣,看中了哪一块,讨价还价一番才买回去。秦楚心里就犯嘀咕了,一块破木牌,有什么好买的?他好奇,往一处人最多的小摊前凑了过去,只听得摊主正在跟卖家争执。

        “老板,你便宜点卖我不行嘛?”

        “已经给你很便宜了,你去别处问问,哪里有我这么低的价格嘛!”

        “瞧你说的,别处也没这个货啊!”

        “那不就结了?每家的货品都独一无二,你看中了就带走嘛,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老板这么一说,旁边围观的人也开始帮腔,什么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之类的,让秦楚越听越稀罕,伸长了脖子去看那小木牌牌上有什么玄机。只瞧见了上面写着一个日期,1991年4月13日。秦楚愣了愣,这不就是他的生日么,怎么这么巧?

        他正觉得奇怪,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忽然扬声道:“老板!不如你卖给我吧,多少钱都可以,难得碰上一块小鲜肉,我好久没开荤了!”

        小鲜肉?秦楚在心里笑了笑,大叔口味就是嫩。这时周围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纷纷拿出包来争着要那块小木牌,场面一时间变得很是混乱。秦楚被挤得受不了,正想着退出去,却听见那老板道:“大家可看好了啊,秦楚,23岁,正好的年纪啊,还哪儿找这么新鲜的魂魄?更何况,这魂魄就在嘴边儿上,跑不掉的!”

        秦楚心里咯噔一声,扭头看去,周围原本在小摊前哄抢的人此时都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像是在盯着一块肥肉。秦楚嘿嘿一笑:“哥们儿,怪入戏的,以前在横店跑过龙套吧?”

        因他这一句话,整条胡同的人不知何时都聚拢了过来,黑压压的人头,看得秦楚心里一阵发毛。

        胡同的路灯突然灭了,周围的脸瞬间换了另一副面貌,似幽幽鬼火漂浮着,狰狞而恐怖。有笑声响起来,是在嘲笑他:“嘻嘻,鬼节里还真有不怕死的人跑出来,是迫不及待想让我们吃掉吗?”

        “活腻了呗!送上门来的小鲜肉,不要白不要,你们谁都别想跟我抢!”

        “你走开,他是我的!”

        秦楚看着周围狰狞的面孔咧嘴怪笑着,拿出一沓沓纸币递了出去,鬼火映衬下,上面的图案触目惊心,竟然是冥币!难不成他误打误撞进了鬼市,这里已不再是人间了?

        秦楚吓得扭头就跑,却被周围的鬼魂们团团围住,摊主扬了扬手里的木牌,道:“想跑?生辰八字都写在生死牌上了,除非有人买你,你是出不了鬼市的。小伙子,乖一点,让大家伙儿们吃了,一起做个鬼,不也挺好?”

        大家一通哄笑,秦楚却快哭出来了,一直以为七月百鬼人间过都是鬼话,不想他气运背,这就撞上了,倘若真的出不去了……他不敢想,他还年轻,当真不想死。

        此时此刻,这小小的摊位俨然成了拍卖场,鬼魂们一个个竞拍,都想抢下那块决定他命运的生死牌。他就像一块砧板上的鱼肉,等待着被人宰割。

        终于,出价最多的鬼魂得到了摊主的青睐,正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忽然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叫道:“等等!这小子我买了!”

        随着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摊主面前已甩过来了几锭金元宝,黄澄澄的,看着人心里欢喜。摊主乐开了花,立刻把金元宝收进囊中,将秦楚的生死牌递给了来人:“啧啧,老人家,小鲜肉是你的了。”

        众鬼魂见到手的肥肉飞了,都撇撇嘴,悻悻散开,围拢的别的摊位上去寻好货色。秦楚吓得衣服已被冷汗浸湿,心里想着,完了,这回是当真要死了。他绝望地哀叹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却忽然被双手被一双干枯的手握住,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臭小子,从小就告诉你七月鬼节别走夜路,你不听,这下可好,险些丢掉小命,舒坦了?”

        这是……奶奶?

        秦楚睁开眼,果真看到奶奶站在面前,笑呵呵瞧着他,手里还拎着他的生死牌,原来方才买下他性命的人竟然是奶奶!

        “七月十五,鬼市大开,百鬼人间过,就是要抓你们这些不怕死的,带回地府里,卖个好价钱。要知道,活人的魂魄被鬼吸了,便可一年到头都在人间游走,想见的人便能见着了。所以你们活人的生死牌最值钱!幸好我今天出来逛鬼市,发现了你,要不然你也变成孤魂野鬼陪奶奶喽!”奶奶一边说着,一边领着秦楚往前走:“穿过这条胡同,能看见亮光的地方便是人间,你一直往前走,不要回头,要记住,从今往后,七月鬼节,一定不能再走夜路……”

        “奶奶,那你呢?”秦楚刚想问,却发现方才还站在身边的奶奶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手里残留的冰冷的温度,以及一块写着他性命和生辰八字的生死牌。

        秦楚听了奶奶的话,一直往前,出了胡同,看见光亮,正是他之前遍寻不着的美食街,人声鼎沸,热热闹闹,有温暖的气息,才是人间。

        那之后,秦楚再没有在七月走过夜路,他搬回了从前的家,每天下班走到楼下,都会习惯性地抬头看一看,看看那扇熟悉的窗子,总以为他的奶奶还在那里等他回家。

        相传,阴曹地府有鬼市,每到七月鬼门大开之时,鬼市最为热闹。因此会有走夜路的活人被那些鬼魅引诱到鬼市中,生辰八字写到生死牌上出卖。吃下他们的灵魂,能让孤魂野鬼一整年都肆无忌惮徘徊人间,与亲人相见。所以这块小小的生死牌最是抢手。

        倘若到了七月半鬼门大开之时,请你一定一定不要独自走夜路,也许你周围会突然亮起鬼火,有另一个影子徘徊在你身后,取的正是你的性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2分钟前 (移动端)
    • 竹子
      竹子
      5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9分钟前 (移动端)
    • 花七爷
      花七爷
      1小时前 (电脑端)
    • Jacky.Ling
      Jacky.Ling
      1小时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1小时前 (移动端)
    • 灵异小队
      灵异小队
      2小时前 (移动端)
    • 心学修心
      心学修心
      3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