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灵异小说 灵异小说 关注:158 内容:2914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事 北京末班车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灵异茶馆 > 灵异杂谈 > 灵异小说 > 正文
    • 灵异小说
    •   我所讲的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事,但我不知道它是不是真实发生过。

        大约十年前,我当时刚大学毕业不久,在北京打工,在一家网络科技公司做网络维护工作。公司所在的位置很好,就在地铁1号线大望路站的SOHO现代城。

        我和公司的另两位男同事在通州合租了一套民房,三室一厅的房子。 租金相当便宜,只是屋子是毛坯房,而且地处偏僻,距离地铁站至少要步行25分钟,而且大部分路段是没有路灯的。所以我们很少坐地铁,尤其是冬天,几乎不坐。从公司到租住地,只有一趟郊县长途公交经过,单程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末班车最晚一趟是晚上十点半,始发站在八王坟。从我们公司走到始发站也就七八分钟的样子。

        合租的两个同事一个是小焦,和我是基本算老乡,我是唐山人,他是

        秦皇岛人。另一个是小马,湖北人。小焦是做网络设计的,是公司的业务骨干,需要经常加班,有时加班太晚,他也有错过末班公交车的时候。

        那一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六点下班后,小焦又加班,于是我一个人先

        回租住的地方。可巧的是,小马的新交的女朋友因为阑尾炎住院了,下了班后他去陪床了。 我一个人在住处,用笔记本上网打游戏,大约十一点左右,我有点困了。简单洗漱后,就去睡了。那时小焦还没有回来,他经常在半夜回来或者不回来,都习以为常了。不知过了多久,正睡的香,觉得有人把我摇醒,睁眼一看,灯开着,小焦惊恐未定地站在我身边。

        “出什么事了?”,我坐起来,睡眼朦胧地问。顺便看了下闹钟,两点四十分。

        “我靠,刚才我碰上一件邪门的事,特邪。”

        “你没事吧?”

        “我没事,但像在做梦”

        “你没做梦,我正做梦呢,没事睡去吧。” 看到他的确没什么事,我又躺下了。

        “哎,哎,哎。。。。你听我说完你再睡,真的很邪”。他又摇我。

        “困着呢,明天再说吧” 其实我心里最烦别人打搅我的美梦,就像撒尿,撒一半,留一半,一点都不痛快。 但我又不好意思跟他发火。

        “我明天请你吃早点,我就说几分钟,说完你再睡,行吗? ”他就是在求我呢。

        “早点,我要吃炒肝,包子和油饼。” 要是不听他说的话,估计我今晚甭想睡了,于是,我又坐起来,点着一根烟。

        “没问题”。 他抓起我床头的杯子,猛灌了几大口水,开始叙述他所谓的奇遇。

        今天六点下班后,你们都走了,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加班。大约七点时,我们电话叫的外卖快餐来了,我们吃完继续工作。九点左右,那两个同事完事也走了,只剩我一个人。等我做完这个网页设计,已经十点多了。我抓紧时间又改了改细节,十点二十左右,我匆忙关了电脑,拿了包去等电梯。等我一路小跑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三十三了。末班车肯定开走了,因为平时等末班车人还是不少的,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路灯还坏了,只有远处写字楼透来的灯光,冬夜里车站显得那么阴森,冷清。公司是回不去了,你知道,没有特殊情况和总经理的批示,保安是不会让我进门的。我正打算再买点夜宵,然后去网吧通宵玩游戏。就在这时,开来了一辆公交车,车灯是那么暗,以致我都没注意它刚才是从哪里开过来的,仿佛从地下冒出来一般。车停稳后,车门打开,正对着我,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突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上了车。

        刚上车,车门“啪”的一声就关上了,我就觉得不点不对劲。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了司机的一张惨白且瘦长的脸,脸白的如同电影里化妆的僵尸,我宽慰地想是灯光反射的原因吧?车里没开暖风,感觉阴冷阴冷的,甚至比外面还要冷。司机穿的公交制服是单衣,不是棉的,而且极不合身,很脏很肥大。司机并不看我,而是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我朝黑咕隆咚的车厢里面望了一眼,发现除了司机,没有一位乘客,连售票员都没有。

        卧槽,这肯定是黑公交,我想,并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心里升起一丝不明的恐惧。尽管有些疑惑和害怕,我还是坐到司机后面的一个座位上。心里不断地安慰着自己,一会儿再有人上车,就没事了。车刚要启动,这时,我发现车前面有个人在向招手,表示要上车。这么快就有伴了,我一阵暗喜。奇怪的是,司机直愣愣地僵在那里,盯着车前的人,足有七八秒钟。我刚要张嘴提醒司机开门,门“唰”的一下开了。

        紧接着上来一个干瘦的老头,有六十多岁,个不高,带眼镜,留山羊胡,穿黑色皮大衣,象个艺术家或教授。 老头上车动作很麻利,感觉到带着一股冷风进来,吹到我脸上。上来后,先狠狠瞪了司机一眼,好像对他开门迟了的责怪,然后又上下看了看我。当老头走到我身旁时,车门又重新关上。车刚要启动,老头身子一晃,他的右手顺势抓住我胳膊。我的胳膊立刻感觉像被大管钳子卡牢了。

        “停车!”老头喊道,并大声责怪我说。“小伙子,你干嘛绊我,我岁数大了,腿脚可不好,绊倒我你可担待不起”。

        这他妈的明显是碰瓷啊,而且技术含量也太低了。

        “我脚动都没动,怎么绊的你?”

        “我差点没摔着,你没看见吗?真要摔倒了,你得去医院给我看去。”

        “大爷,别找事,行吗”,我很生气,但还是压着火。

        “ 小伙子,你要是这么说,我还就找事了,走,跟我下车说去。”老头说着,一只手就把我拽起来了,明显感觉老头的劲特别大,我根本就没法反抗。

        “开后门,我们下车。”老头朝司机喊。后门立马开了。我知道,下了车,我就很难再上来了,于是死乞白赖地往后挣扎。但老头劲实在太大了,我拗不过,被老头连拖带拽,弄下了车。

        刚下车,车门就关上,车就开走了。末班车又错过了!我的火腾地顶到了脑门子,一只手抓住老头的脖领子,另一只手紧紧攥着拳头。“你丫撒手不,找抽是吧?”我气急败坏地喊道。

        没想到,老头倒乐了,并松开了手。“小伙子,你看看车呢?”

        我四下望了望,奇怪, 车这么快就开没影了。仿佛钻入了地下一样。我惊讶之余,渐渐松开抓老头的手。

        “小伙子,遇见我,是你的幸运,上车时没发现司机没有腿吗?”

        “啊?大爷,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又惊讶又紧张,刚才上车时,只庆幸赶上末班车,一心想早点回去,的确啥都没注意到。

        “你没留意那站牌,都提示给你了,你都不注意。”老头指着昏暗的站牌对我说,好像他边走边说这话。

        “八王坟-八宝山”,我抬头看,隐约看到这几个字。咦, 啥时站牌改成这名称了,我正纳闷呢,正想再仔细问老头,一转身,发现老头不见了。不会吧? 咋跟公交车一样呢,来去都那么快。。。。。。。

        “好了,讲完了,我去睡了,”说着,小焦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怎么变得这么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了,不符合他的性格啊。我这时却没了睡意,,怀疑这是他编出来的。但大半夜的,他为什么编这么无聊的故事非要讲给我听,而且从他惊恐的表情上,也看不出是装出来的。我这个人,胆子并不大,但从不相信那些鬼了,神了的事。小焦也知道我这个性格,为什么还要给讲这种故事?正琢磨着呢,忽然手上一阵刺痛,低头一看,是烟烧到底了。掐灭了烟,正要趟下,忽然想起来,这么晚了,肯定没有车了,他是怎么回来的?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又点着一根烟,走到小焦的房间门口,准备问他个究竟。推开门,还没开灯,就听到床上传来一阵阵的鼾声。开了灯,看见他手脚摊开趴在床上,睡的那叫一个香。没忍心再叫醒他,关了灯,悄悄地回我自己的房间去了,心头的疑虑一直无法消除。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石头
      石头
      14分钟前 (移动端)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43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44分钟前 (电脑端)
    • 栗子想吃荔枝
      栗子想吃荔枝
      59分钟前 (移动端)
    • 哇拉拉
      哇拉拉
      1小时前 (移动端)
    • 6364
      6364
      1小时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1小时前 (移动端)
    • 美琳
      美琳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