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连篇 鬼话连篇 关注:85 内容:9595

本来是不想写这些东西的,因为每当回忆起来后背总感到一阵阵凉意,同时怕是自己又不可能长久的坚持下来,最后得到唾沫加板砖。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灵异茶馆 > 鬼话连篇 > 正文
    Lv.3跑堂

    (本文由灵异茶馆App节选自网友“skyline_tt”的文章,侵删!)

    但是想一下活了半辈子了什么也没有留下,所以想效仿《阅微堂笔记》留下点东西,无论是鸡冠花也好,狗尾草也好现在就开题:

      

    白仙

    首先声明这是真事,绝对没有杜撰的成分,也希望有知道的童鞋能给与合理的解释。

    事情发生的时间是在35年前的一个深秋,北方有些地区白菜在下霜前一段时间是要浇一遍水的,以提高产量,我舅舅就在地里面浇水,到接近黄昏的时候,我的妈妈和他一个姐妹给我舅舅去送饭,这个时间太阳已经落了半个山了,但天还没有黑透,地里面浇水干活的人还很多。

    我妈妈和她的同伴边说着话边在河边的小路上走。这里插上一句我姥家村庄在一条小河旁,河水不多但很清澈,大伙叫它小清河,在我小的时候还有小乌龟来着,可惜现在已经干涸了。菜地就在河边,河边有稀疏的树林,还有堆得乱七八糟的烂柴禾。

    就在我妈妈看到我舅舅的时候她们距离的中间忽然出现了一团白乎乎的东西,能活动,像某种动物,天有点暗看不太清楚,个头有点像狗但比狗稍小,浑身皮毛雪白。

    这时候我妈身边的那个姐妹也看到了,我舅舅朝她们走过来的同时也看到了,因为好奇,大家开始向这个东西围拢,天不是很黑,而且当时我舅舅手里还拿着锹,大家当时只是以为是狐狸之类的动物,物质缺乏的时代能吃上一顿肉可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三个人呈三角形围拢,那团白白的像棉花的东西仍是慢悠悠的在河岸菜地旁滚动。据后来舅舅说当时距离应该也就十多米了,感觉应该跑两步能够捉到的时候忽然那东西就不见了。当时他们三人好一阵惊讶。

    那个时候母亲还没有和父亲结婚,这是过了若干年后带我去那个姨家的时候她们聊天时提起的,应该是真事,为此我还专门问过舅舅,舅舅说是白仙,他说那东西能让你看到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他想消失的时候就消失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个事情到现在也没有合理解释,作为此物真实存在的佐证,我们村玩牌晚上回家的时候有时也能看见,我也听他们说过,说是看见的时候就在不远处,浑身雪白,你追它跑,你停它就停,你打开手电筒的时候它就消失了,什么都看不到。

    小仙

    这个事情是发生在奶奶小的时候,是发生在奶奶儿时一个小伙伴身上的一件事情,奶奶一生诚恳勤劳,在此怀念一下奶奶。

    奶奶说的这件事情还是在她未出嫁之前,距此时应该有80多年的时间了,她的小伙伴我没有记得叫什么名字,现在应该也是早已过世,当时的时候也才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她们那时候过得很是艰苦,家里面有父母以及哥哥和嫂嫂,大家住在一起,因为人口多,日子穷困,姑嫂之间在生活资源方面免不了会有些矛盾,也造成了她和嫂子间的感情不很和睦。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碗荤油开始的。

    物资匮乏的时代一碗的荤油是非常宝贵的。可以使平常家庭在一个月的时间上生活的很好。就是这碗油激化了姑嫂间的矛盾。

    事情是这样的,哥嫂住在西屋,父母住在东屋,东屋的东面有一堵薄墙闸出一间小屋,奶奶的小伙伴就住在小屋内。

    一天,嫂嫂去小屋拿东西,忽然在柜子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满满的一大碗猪油,家里没有分家,每天清汤寡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她怀疑父母给小姑开小灶,或者小姑偷家里的东西换的油,背着大家开小灶,她越想越不是滋味,辛辛苦苦为了这个家,回头反倒拿着自己当外人。

    于是一肚子怒火的嫂子找到小姑质问,小姑一脸的茫然,她说她根本不知道,可是嫂子怎么会信?

    开始是对小姑骂,骂她没有良心,后来发展到有抓又打,不给小姑吃饭,对于儿媳妇的剽悍和蛮横,公公婆婆根本就劝不住,老两口心酸落泪,哥哥为了维持和谐稳定选择了沉默,而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更是既害怕又委屈,在墙角抽噎,一天一宿没有吃饭。

    到了第二天,小姑娘已经不哭了,看大家的眼神呆呆滞滞,嫂子不依不饶,又开始数落,就在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小女孩开始以一个很陌生的带着南方口音的声音对大家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她啊,这是因为我看你家可怜,我从这里路过放的,跟她没有关系啊。”

    家里父母经历事情多,感觉事情有些蹊跷,就问,“你是谁啊?”

    小姑娘面无表情继续以陌生的声音说,我是南山上修炼的小仙,现在帮着军队运粮呢,看你家困难帮你们一下,我每年都要从南方往北方走一趟,每年从这里路过看见你们生活贫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啊。

    嫂子也在边上,脸开始泛白,有点害怕,又听小仙又说,“你们过日子要和睦,我路过就能待上两天,也不能经常帮你们啊,唉,日子太苦了,穷人太多了。”

    嫂子在一边脸色煞白,不住的说是她不好她误会了,以后一定要对小姑好,一定要好好过日子。

    这时,小姑眼睛上翻忽然晕了过去。大家掐人中,喂开水,忙了好大一阵,小姑才慢慢的醒了过来,看见嫂子,害怕直向后缩,嫂子嘴里则是不断的道着谦,小姑则是一脸的茫然。

    这之后嫂子对小姑的态度明显好转,姑嫂感情也越来越和睦了。

    这件事情是奶奶去他家玩时,无意中听她们家人说的,而下面的事情却是奶奶亲眼看见的。

    一天,她们正在一起玩耍,这个小姑娘忽然就晕倒了,奶奶去扶她时她自己忽然跳起来以一种南方口音大喊:快去救人啊,老张家的放牛娃掉到村西的大眼井里了!

    当时奶奶很害怕,大叫救命,村里聚过来了好多人,那个小姑娘还是一直催大家救人,再不救就淹死了,村里有腿脚利索的立即跑向村西的大眼井,果然,老张家的小孩正在里面扑腾呢,脑袋在水面上一冒一冒的,眼瞅着就不行了,有人赶紧跳到井里把他从水里拖了上来,后来村里人拿着绳子把他们从井里拉了出来。

    在这里介绍一下农村的大眼井,这种井是人工开挖的,里面面积很大,水不是很深但是肯定是有两三米的,主要供应村里人吃水,井壁由青石砌成,天长日久长了滑滑的很厚的一层青苔,小孩掉下去很是危险。还好最终脱险。

    村里人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开始对这个小仙好奇了起来,因为感觉她是善意的,所以不是很惧怕,心里面有什么疑问的小仙都能一一作答,其中奶奶记得最牢的是其中有人问穷人的日子这么苦,往后也会这样么?往后是个什么样的生活?

    小仙的回答很有意思,她说:“庄稼人太苦了,不过以后会好一些,以后灯火朝下,遍地钻窟窿,十女一夫,但到窝上摞窝的时候,日子就不好过了。”

    奶奶那时大致是这么说的,至于其中的含义,现在我也不是很了解,其中灯火朝下应该是电灯,那时候还没有电灯的,遍地钻窟窿应该是灌溉和饮水用的机井,至于后面是什么,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

    每年的两次,固定的月份和日子,那个小仙都会从这边过,也帮助大家解决点问题,比如谁家的什么丢了,她会知道在什么地方,两个人吵架谁是谁非她也会解说,这件事延续到那个小姑娘出阁做了小媳妇,后来小仙就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了。

    这事情应该是真的,当时奶奶能说出具体的时间以及人物的姓名,甚至掉到井里的某某某当时还活着。

    徐家老沟的传说

    徐家老沟距离我们村子不远,大概也就是正西7华里的样子。虽说徐家老沟叫了个沟名,其实它只能算是个长条形的大池塘,老沟大概是南北走向,长约3-4华里左右。

    这个事情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听到过,那时候只是当了个故事听听,等到上了中学的时候因为有个同学正是那个沟边村子的,所以当他讲述出来的时候还是震撼了我们同宿舍同学好长一段时间。

    事情是发生在一个小商贩的身上,一天傍晚,因为生意好的缘故,这个小贩在外面多卖了点货,等回往回走的时候太阳已经滚到西山山腰了,等小独轮车推到村边老沟上面的石桥时一块土坷垃颠了一下小车,车上的秤砣滚了下来,在桥面上转了几圈后从桥沿上掉到了沟里。

    因为是夏天,小贩赶紧过去看秤砣掉下去的位置,想下水打捞上来,桥下是有水的他忽略了秤砣掉进水里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因为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等他爬到桥沿向下看的时候,秤砣竟是浮在了水面,也许当时他想可能秤砣下面正好水浅,反正没有怎么怀疑就跑到沟沿准备下水了,就在他脱鞋的时候,正巧碰上同村的一个相亲路过,还以为他要洗澡就过去和他聊了两句。

    小贩说不是洗澡,是下水把秤砣捞上来,那人听了还很奇怪,抬头一看,眼见秤砣就在水皮上漂着,他觉得有点不对劲,那个地方水可是很深的啊,就在他含住小贩的同时,秤砣噗通一声沉到了水底。

    大雾飞黑鱼

    黑鱼,在我们老家也叫中鱼,是淡水鱼中比较凶残的一种,记得小时候拿鱼钩钩着小青蛙就能钓到中鱼,这里的事情就是关于中鱼的。

    还是个倒霉的小贩,不过这次是在早上,为了一天能多卖点货,他早早的起床,出门一看,天下起了大雾,外面黑黢黢的和夜里差不多,有心想晚点再出去,可想到能多挣点钱,就一咬牙推上小车出了村子。

    村子距老沟不是很远,如果走西边的路就必须要过老沟上的桥,磨蹭着到了村口,抽了颗烟天光终于见亮了,清晨和傍晚不同,清晨有一点光线视觉就会很清晰,只是因为大雾的影响,看东西不是很清楚,出了村子上了桥,刚要开始快走两步,忽然小车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上失去了平衡,把货物翻了一地。

    小贩一肚子火,平整的桥面上谁放了东西?

    向前走了两步一看,地上是一盘黑黑的圆环,大概有手推车三四个轮胎粗细,就那么横着盘在桥面上,小贩还在纳闷是什么东西,顺着这个像黑管子的东西没走两步,忽然看见一个水桶粗细的脑袋长着嘴,喘着粗气,一口的白牙,铃铛大的眼睛还能像人类一样眨,这时他才明白碰上怪物了,忍住没有昏过去,拖着面条似的双腿终于跑到了村里。

    之后是小贩大病一场,当人们去桥上是只看到小贩洒落一地的货品,还有一圈水桶粗湿湿的水迹,别的什么也没有。

    后来听人说,水生动物大到自己能够咬到自己尾巴的时候,逢上大雾天气是能够飞的,在雾里飞就像在水里游,有的水生动物可以借此搬家,估计腾云驾雾这个词也可能就是这么来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开关灯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