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医院鬼故事之医院惊魂

    医院鬼故事之医院惊魂

      七点钟

      张东阳在医院附近的书店里逛了三四圈,不时地瞥向医院方向,一副十分纠结的样子:自己的好友沈钰因为骨折进了医院,但两人之前曾大吵了一架,张东阳便一直赌气不去探望他。

      犹豫再三, 张东阳还是走出书店,叹着气说道:“算了,谁让他是病人呢!”
    医院鬼故事之医院惊魂

      张东阳刚跨出书店,就感觉到自己的左肩被人拍了一下。

      他转头一看,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

      男子开口问道:“你要去医院?”

      张东阳疑惑地看了看他,点了点头,转身又要走。

      “ 命生缘, 缘生孽。

      而孽, 成鬼。”

      那人声音不大却又正好能让他听到,于是张东阳再次转头看了一眼这个诡异的男人。

      只见男人微笑了一下,将一张纸条塞进了张东阳的背包里,“我们还会再见的。”

      张东阳一脸的莫名其妙,刚想问点儿什么,青年已经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张东阳把纸条拿出来一看,发现上面一个字都没有——看起来这是个恶作剧。

      于是他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又继续向医院走去。

      进了医院后,他问出沈钰病房号后爬上了五楼。

      楼道里很安静,连个护士都没有。

      也许是错觉,张东阳总觉得这地方比外面还要冷上几分,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张东阳敲了敲门,便走了进去。

      沈钰正在翻看着一本小说:此刻的沈钰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脸色从原来的白皙变成了病态的蜡白。

      张东阳惊诧地开口:“你真的是骨折吗,怎么脸色变得这么差?”

      沈钰自始至终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看着张东阳,冷漠得让人害怕。

      气氛变得十分尴尬,张东阳露出讨好的笑脸,将带来的零食放在沈钰的桌子上,说道:“你生了我这么久的气,也该消了吧?”

      沈钰没有回答他,而是抬起头问道:“现在是不是快要七点钟了?”

      虽然这句话有点儿莫名其妙,但张东阳还是赶紧回答道:“还差十分钟。

      学校离得太远,不然我就早点儿来了。”

      沈钰听了这个回答,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最好现在离开。

      不然,可能就走不了了。”

      张东阳疑惑地看着沈钰,只见沈钰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小声嘟囔着:“再不走的话,你就真走不了了。”

      张东阳刚想开口问沈钰为什么,就看见窗外的栏杆上挂着一张人脸。

      它直勾勾地盯着张东阳,然后张开了嘴,将舌头伸了出来。

      那舌头越伸越长,最后猛地打在了玻璃上,发出一声巨响。

      这时,正好是七点钟。

      死里逃生

      张东阳几乎是飞奔出病房。

      沈钰低沉诡异的笑声离了很远还能听得到。

      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护士和医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走廊里的日光灯都是关着的,只有写着“安全出口”的应急灯还亮着,弄得整条走廊都泛着诡异的绿光,好像黑暗中藏着什么蠢蠢欲动的东西。

      张东阳跑到四楼的楼梯口时,借着幽光看见不远处好像有什么东西:那像是女人的手,但形状却不大对。

      而且那手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向张东阳站着的方向不停地蠕动着爬来。

      指甲和地板摩擦发出的声音响彻整条楼道,那东西也离张东阳越来越近:那手上竟然连着一团比人体还长的头发,像海藻一样湿滑,凌乱地散在地上。

      张东阳不敢再往下走,想赶紧退回去,他颤抖地抓住扶手将自己往上拉。

      就在这时,他看见那团头发里露出了一只没有黑眼仁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

      张东阳冷汗直流,扭头就向上跑,结果发现五楼的楼梯口站着一个黑影,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那黑影像是披了一块黑色的幕布,身材高大得令人害怕,正一步一步地向张东阳走来。

      张东阳不敢动,浑身都在颤抖。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万鬼皆虚,轮回有命,阴阳隔界,无鬼近身!”

      一道刺眼的金光将整个走廊照亮。

      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在张东阳周围撒了一圈铜钱,嘴里振振有词。

      趁着那鬼无法动弹的空当,那人打碎了医院五楼的玻璃,右手拉住张东阳,左手缠着一条银线,和他一起一跃而下。

      借着月光,张东阳看见了此刻医院里的样子:刚才还空荡荡的医院里异常拥挤,大大小小的恶鬼聚在一起,站满了整条走廊。

      “你再看就回去和鬼去一起狂欢吧。”

      那男人突然开口说道。

      张东阳立刻闭上眼睛,再也不敢睁开。

      两人拉着银线安全着陆。

      张东阳松了口气,才发现这男人正是之前给自己塞纸条的人。

      “你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难道是在做梦吗?”

      张东阳仰着头问出了一大堆问题。

      男人迎上了他的目光,平静地回答道:“我是一个和鬼打交道的人。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医院里的鬼都出来了。

      你不是在做梦。”

      致命拜访

      张东阳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反应都迟钝起来,除了提出三个问题之外,一句话都没说,反而傻乎乎地跟着男人走了半天。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拽住那人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停下了脚步,索性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答道:“不知道,我只注意到这边的阴气突然变得极重,就过来看看。”

      张东阳又追问道:“我的朋友还在里面,他会不会死?”

      男人皱了皱眉,没有正面回答他:“这医院位置偏,评价又不好,是出了名的阴气重。

      平常没有患者敢来住院,就连医生和护士都不敢值夜班。”

      紧接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除非是有人刻意安排他来住院。”

      张东阳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个事儿我知道,是他姐姐沈楠安排他住在这里的,她说这里的骨科特别好。”

      他抓住男人的胳膊,“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这事情我一个人肯定解决不了。

      遇见了就是缘分,帮帮我吧!”

      男人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叫李思源。

      让我帮你可以,给钱就行。

      现在驱鬼这行越来越难生存了,总有骗子扰乱行情。”

      达成协议后,两人来到沈钰家门口。

      张东阳刚想敲门,便被李思源拦了下来:“这屋子阴气好重,里面可能有什么东西。”

      就在两人犹豫不决时,门突然开了,沈楠站在门口,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她见到两人,仿佛吃了一惊,支吾着说道:“东阳啊……进来吧。”

      屋子里因为天黑显得更加阴沉。

      两人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李思源在张东阳耳边低声说道:“这屋子味道不太对,如果出现意外别着急跑,一定要跟着我!”

      沈楠拿着两杯水从厨房里走出来,张东阳开口问道:“沈楠姐,最近沈钰的病怎么样了?”

      沈楠拿着水的手抖了一下,回答道:“挺好的。”

      张东阳接着问道:“我去看了沈钰,他好像状态不太好。

      我知道中心医院有一位特别有名的骨科大夫,要不转院试试……”

      张东阳话还没说完,沈楠猛地打断了他:“不行!”

      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催促两人离开,“我要出门办些事儿,不方便招待你们,你们改天再来吧!”

      说罢她便推着张东阳向门口走。

      张东阳下意识地回头看了她一眼,结果发现卧室的门开了一条缝儿,门缝儿里钻出了一个黑灰色的影子,面色狰狞地盯着张东阳。

      沈楠发现张东阳的表情不对,也猛地转过头去。

      那黑影慢慢地向外移动,神色诡异地打量着周围,最终向张东阳猛扑过去。

      李思源察觉到不妙,一把掷出藏在手里的银线,缠在黑影的身体上。

      银线在接触到黑影之后冒出了火光,像火焰一般灼烧着黑影。

      沈楠大喊:“住手,你别伤害它!”

      说罢就向李思源冲去,试图抢走银线。

      李思源转身躲开了她,又从口袋里掏出五张橙黄色的符咒,飞快地贴在了黑影身上:“五行相息,驱魔诛妖。

      滞留恶鬼,以此为终!”

      张东阳被灼得睁不开眼睛,听见李思源叫道:“快把她拉开,我运咒的时候不能被打扰!”

      张东阳立刻回过头去,勉强看见沈楠像疯了一样扯着李思源的胳膊,试图将他手中的银线弄断:“你不能伤它……不能伤它……”

      张东阳赶忙冲上去,牢牢抱住了沈楠,试图将她弄走。

      但不知为何,这瘦弱女人的身体里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竟然一把将张东阳推开。

      紧接着她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刺向了李思源的大腿,眼眶通红。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李思源松开了手,银线另一端拴着的恶鬼趁着他缩手的一瞬间挣了出来。

      它虽然受到了重创,但还是一溜烟儿地没了踪影。

      张东阳趁着混乱,一把夺过了沈楠手里的水果刀,扶住差点儿跌倒的李思源,而李思源却拍了张东阳肩膀一下:“别管我,她跑了!”

      等张东阳反应过来李思源说的是什么,沈楠早跑得无影无踪了。

      显魂香

      李思源索性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翻出抽屉里的纱布把自己的腿包扎好,又看着张东阳说道:“这屋子里点了显魂香——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张东阳摇了摇头。

      李思源继续说道,“普通人是很难看见鬼的,你能看见是因为你命薄,容易招惹这些东西。

      但如果普通人想要看见鬼,就要借助一些‘道具’,比如说显魂香。

      不过这东西很贵,不是一般人家买得起的。”

      张东阳疑惑地开口问道:“这么贵的东西,沈钰家也不富裕,应该买不起吧?”

      李思源点了点头:“所以说,他们是拿同样值钱的东西去交换的。

      物质上的不行,还有别的——人身上有很多东西也是很贵的,例如一个干净的元神,那可是鬼最喜欢的东西。”

      说罢,李思源叹了口气,“你应该明白沈钰为什么在那家医院了吧?”

      张东阳恍然大悟道:“那沈钰还有救吗?”

      李思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来就往门外走:“本来能救他的方法有很多,但现在只剩一个了,而且必须立刻行动!”

      张东阳明显没有听懂,李思源不耐烦地大声解释:“人被惹怒了当然是找别人帮忙,鬼也一样。

      所以刚才那个鬼肯定是去搬救兵了。

      现在这座城市里鬼最多的地方就是那家医院,而且它还是被我的符咒所伤,医院的鬼会被激怒,你觉得你朋友还能活下来吗?”

      张东阳心中一惊,连忙跟着他跑了出去。

      两人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回了医院。

      就在冲进去之前,李思源拿出银线缠在了张东阳的手臂上:“现在里面肯定很危险,千万不要多管闲事,救完人就走!

      这银线是我师父传下来的宝贝,就算你什么法术都不会,也能保你一会儿平安。”

      张东阳点了点头:“真是太感谢你了,等结束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只要在我给得起的范围内。”

      医院和外面仿佛被什么东西隔开了一样,空气都稀薄了几分,让人不得不用力地喘气。

      他们刚走了没两步,病房门就发出了剧烈的碰撞声,紧接着一个面色白皙、伤口从下巴一直延伸到腹部的“男人”缓缓地走了出来。

      这仿佛是一个前奏,整条走廊的房门都依次打开,每一张鬼脸都让张东阳想要惊叫出来。

      李思源抓住了张东阳的胳膊,大喊了一声:“往上跑!”

      张东阳不敢有任何迟疑,用最快的速度跑了起来。

      李思源飞快地跑着,一边向身后的地面上撒着什么,一边喊着:“汲地之气,混沌之间,以纯盖阴,一触及熄。”

      无数种子一样的东西从楼梯上弹射起来,将那些鬼影瞬间打成了筛子。

      “那是什么?”

      张东阳匆忙之中瞥见了身后的惨状,开口问道。

      李思源气喘吁吁地回答:“糯米,然后用法术让它们从地板上射了起来。”

      两人不停地向上跑,一路上李思源使出了各种奇门法术。

      最终两人抵达了五楼的病房,然而他们发现沈珏的病房门竟然是开着的:沈珏正被一个黑影悬空提起,但他的表情却很平静。

      他身边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鬼魂,像是要瓜分了他做晚餐一样。

      还没等张东阳做出反应,李思源已经拿出了一个灰色的罗盘,闭上眼睛快速地念着:“无魂无主,无形无影,皆可定,皆可燃!”

      房间内阴风阵阵,骇人的戾气让张东阳想要逃跑。

      那些厉鬼疯了一样扑上了李思源的身体,试图将他扳倒,甚至在张口咬他。

      张东阳想要上去帮忙,却被李思源大声喝住:“先把沈钰带走,我撑不了多久了!”

      张东阳虽然犹豫,但在李思源的呵斥下还是照办,拖着沈钰走了出去。

      一路上的鬼魅像是看不见张东阳和沈钰一样,全都飞快地向两人身后的方向跑去:那是李思源所在的地方。

      恶浪滔天

      这一路上畅通无阻,他们很快就跑出了医院。

      冷风吹在了脸上,沈钰咳嗽着睁开了眼睛,看见张东阳后竟转身想回去:“不行……我不能走……”

      张东阳看着他,无奈地喊道:“你再回去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你被谁卖了?”

      沈钰眼神坚定却又带着无奈:“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必须回去!”

      医院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沈钰身体虚弱地靠在一旁,一副随时都可能晕过去的样子。

      张东阳能想到里面的情况是怎样的恐怖。

      他站在原地半晌,看了看手腕处系着的银线,转身冲进了医院。

      张东阳一边收着银线一边向前跑,一直跑到顶楼。

      他没有再犹豫,一把推开了天台的大门,只见李思源浑身是血地站在天台边缘,手中的罗盘上也是血迹斑斑。

      他看见张东阳后喝道:“你上来干什么?”

      张东阳大喊道:“我不能让你因为我的事情死在这里!”

      “ 我怎么可能死?

      我好不容易逃到楼上准备离开, 你来添什么乱?!”

      张东阳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看见这些鬼全看向了自己,有的已经朝着自己飘过来,眼看就要碰到自己的手臂了!

      情急之下,李思源从天台上一跃而下。

      张东阳只感觉自己被银线猛地一扯,不由自主地冲到了天台前,然后被扯着跳了下去。

      他一边尖叫一边睁开眼睛,只见无数恶鬼从天台上探出头看着他俩,紧接着天台上就爆起丈高的金光。

      看起来李思源在他赶过去之前就已经布下了阵法,只等那些鬼都聚齐了,就可以把它们一起消灭。

      楼下面是一棵七米多高的古树,张东阳只感觉无数树枝劈头盖脸地抽到自己身上。

      突然,一根粗大的树枝迎面扑来,撞得他直接晕了过去……张东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安全着陆的,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马路上,浑身酸痛。

      而沈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默默地看着沈钰。

      李思源则不见了踪影。

      沈钰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把衣服披在了沈楠身上。

      张东阳叹了口气,用质问的语气问道:“沈楠姐,你为什么要把沈钰卖给那些鬼?”

      沈楠轻轻抬起了头, 眼睛里噙着泪: “ 是为了见到我的男友,我……”

      沈钰突然打断了她:“姐!

      我都说了,是我自愿这么做的!

      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张东阳疑惑地看着沈钰,沈钰叹了口气继续解释道,“上个月我们三个一起逛街的时候,我拉着他俩过街。

      本来那个时候是红灯,我们不应该走的,但是我觉得没事……然后对面冲过来一辆卡车,他推开了我俩……这个月应该是他们办婚礼的日子,可是现在……我从小被我姐带大,却什么都没为她做过,还让她失去了最爱的人……”

      说罢,沈钰有些难过地低下了头,“后来有个道士说,我姐的男友灵魂还在,只是一般人看不见,除非我们有显魂香……他告诉我这医院里的鬼可以跟我换这东西,只要我把元神给他们就可以了。

      别说是元神,让我拿命换我都肯,我见不得我姐这么难过的样子……”

      沈楠听着沈钰的话,哭着把头埋在沈钰的肩膀上:“我也是被鬼迷了心窍,竟然以为那是沈钰应该做的。

      直到刚才我才反应过来:他早就死了,一直以来用他的样子跟我说话的,根本就是另外一个鬼!”

      张东阳叹了一口气,现在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这些不知道因为什么聚集起来的鬼骗了这姐弟俩。

      它们变成一个道士欺骗沈钰,利用他的愧疚让他出卖自己的元神;然后又变成沈楠的男朋友,利用她对他的相思之情迷惑她,让她帮沈钰住进医院,完成沈钰试图“报答”姐姐的愿望。

      如果不是李思源突然出现,大闹了一场,只怕沈钰现在已经变成行尸走肉了。

      尾声

      那天之后,李思源像是失踪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张东阳面前。

      直到有一天,张东阳在自己背包里发现了一张纸条,猛地想起自己第一次和李思源见面的场景, 便赶紧拆开来看。

      那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我已找到医院恶鬼横行的原因,速来。

      张东阳放下纸条,无奈地笑了笑,因为他知道自己又要被卷入到那些事情当中去了。

    • 0
    • 0
    • 0
    • 16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