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当兵时候的那些灵异的事件

    当兵时候的那些灵异的事件

      那时候八月份了,学校已经放了暑假,九月份就要去参军了,就回了老家陪着爷爷奶奶,八月中旬的一天老爷子就说身体不舒服,吃饭也少了,天天基本就躺在床上,老爹想带着老爷子去医院检查反而被老爷子骂的不要不要的。。。

      过了两天,有三个人过来找老爷子,貌似是什么白事,我想着老爷子身体不舒服就给拒绝了吧,结果老爷子把他们叫到房间了单独说了半个多小时,出来后三个人看着我的眼神都不对了,一个劲的说后生可畏,临走的时候还塞了我两包烟,低头一看,艹…1916!

      我进去问老爷子什么事,老头拆了包1916点上后沧桑跟我说,刚才三是邻村的,有个白事得要我帮忙,我最近身体不舒服就说让你替我去了。

      我“啊???”

      老爷子“也算是个喜丧,给俩小的配个骨”

      我“啥?!!”

      。。。第二天早上坐在接我的车里我还没缓过来,脑子里全是昨天老爷子跟我说的那些。。。尼玛,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弄错了砸了老爷子的脸是小事,等在被两家人给揍了怎么办。。。

      昨晚老爷子已经告诉我他俩的生辰八字,也明确的说了弄不好回去也是一顿打-_-||在车上坐在我旁边的司机跟我说,男的23,骑着摩托在马路上飞低了撞着大货了,女的16在河里游泳的时候淹死了,都是惨死…刚下过雨,山路难开,差不多开了快一个多小时,中午十点多到了男方家里,他们家里人看到我后眼眶直接红了,中年丧子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在这里就不多说,中午草草的吃了桌丧宴,喝了一些酒就找了个屋子睡下了。

      农村都是一家人里面有个院子,院子里四五间平房。睡到八点多起来胡乱吃了点东西就被带到最边上的一个平房里,房里有一张炕,一台电脑,电脑屏幕对面是面墙,墙上挂着那俩人的黑白遗照,下面是个供桌桌子上放着纸牛纸马,金童玉女。桌子下面是个火盆旁边有一堆没有烧的纸钱。这是那个男生生前的房间,男方他父亲对我说,小先生,后面的事情就辛苦你了。我朝他鞠了个躬,没有说话。他抹了抹眼就退了出去。接下来,我知道我就要跟这小两口待一晚上了……

      我给他俩先上了三根香,又在火盆里给他们烧了三分之一的纸钱,然后找了个电饭煲煮了一锅米饭。把自己东西都拿了出来摆在床上。抬头看看才九点半,农村晚上没什么娱乐活动,天黑了后就很安静。加上出了这个事情,我能听到的也只有风声和隐隐约约的哭声。

      抬头看看还不到十点,就打开那个电脑,想上上网打发一下时间,结果没网。。。还好有几个单机游戏。但是玩着玩着就黑屏闪退。一黑屏电脑映出来的就是我背后的金童玉女和那两个人的大黑白照片,详细的说一下金童玉女就是男女纸人,白白的脸,诡异的腮红,嘴角向上,眼睛眯眯的,就像对着你在很恶心的笑!那俩照片更恶心(莫怪莫怪)什么表情都没有,照的时候估计是盯着摄像头,这就导致我电脑屏幕一黑,我余光就能在屏幕旁边看到一两个身影,要不就是脸色苍白诡异的腮红对你在笑,要不就是直勾勾的盯着你。我心没那么大,玩不下去了。。

      十点半左右我把米饭盛了两碗出来,去隔壁房间的冰箱里放在冷冻里放了十分钟后拿出来。然后拿回去倒扣在供桌上,把碗拿掉,又续了三根香,在烧了一些纸钱,想了想又拿出来根烟点上吸了两口插在男生遗照的那个米饭上。然后我就坐在炕上开始玩手机,在我的旁边放着一套纯黑的寿衣,那是给我自己准备的……

      玩到一点二十左右,我点了根烟抽完后套上了那套寿衣,对着电脑屏幕看了看觉得跟后面俩纸人挺像。转身过去又续了三根香,把第九根香点上插上去后又把最后的纸钱给全烧了,洗了洗手,对着他俩的照片说,该入洞房了。出门,刚下完雨院子里还很潮湿,就是穿着这衣服有点闷,我拿了一挂白鞭点着。鞭炮响完后双方的家长也抱着东西出来了,都没说话,出门,往山上安葬他俩的地方走去,那地方也是老爷子选的,来的时候司机也指给我看在哪里了,而且就一条山路,我在前面一路走着一路撒着纸钱,后面是双方的父母,抱着他俩小一号的遗照,在后面就是亲戚,拿着一会需要我用的东西。

      走了半个小时,快两点的时候到了,他俩的坟是紧挨着的,他们父母把照片放在坟前,我拿出保温杯,又从后面一个亲戚怀里拿了两个瓷杯,泡了两杯大红袍递给他俩的父母,喝完后有个母亲又捂着嘴抽噎起来!被他老公拽到山路上,那些亲戚把东西放下后也都退回了山路上,虽然隔得有些远,加上天黑看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们肯定在看着我,我朝着他们又鞠了一躬,他们开始往回走了,等到两点十五左右,我拿出酒精炉,放上锅倒上水开始煮挂面和饺子,荒郊野外,在两座坟前蓝色的火焰在无声的烧着。我把一绸白布拿出来系在两个墓碑上,又拿出几个黄梨,一只没爪子没嘴的烧鸡摆在坟前。又拿了两个瓷碗盛出饺子跟面条,饺子熟没熟我也没去尝,就那么放在照片前,然后拿出老爷子事先写好的阴词在坟前读了一遍,当然我全部写不下来,大概的意思就是结婚证书的感觉,读完后我把那个阴词烧了,又在白布上淋上酒精点着,化成灰后拿出四根香,点了三根插在坟前,然后开始烧纸钱。

      等那三根香快烧完了,我把第四根香点上然后把寿衣脱了下来淋上酒精,因为我是证婚人,所以我要跟他们走,这个衣服就是我,按了一下,没火,又按还没有,再按。。。眼看那三根香都快烧完了,我就是点不着火,冷汗一下冒了出来,整个人都开始抖了,越着急越点不着。这时候起风了,然后我直接吧唧一下跪在地上,狂磕了几个头,按。。按。。按着了!

      我急忙把寿衣点上,我第一次觉得这种蓝绿色的火光是那么好看,我把纸钱又压在正在燃烧的寿衣上,拿起地上我刚点的香就往回走。回去的路上一个劲的在心里默念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不知道诸君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在一条夜深人静的路上,你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你,你心里越想着不要回头,身体越想回头看看,那时候我的这种感觉被放大了无数倍,总感觉身后两旁的草丛里有沙沙的脚步声,像有几个人一路跟着我,而且离我越来越近,因为我走的飞快差不多都快成跑了,香生出的烟就一直往后飘,就像有东西趴在我后背上在吸他一样,我甚至都感觉有个东西在摸我的脖子后面,在我脖子那里吹气,我脑子里全是那两个黑白面无表情的照片里的人,在我后面僵硬的跟着我走,还有俩笑嘻嘻的纸人一蹦一跳的跟着我。

      当时的我真的都快尿了,看着怀里的香,想着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你不要灭不要灭。。。不要碰到鬼打墙不要碰到鬼打墙。。还好,回去一路顺利,到门口后香还剩一截,我推开门,在他家院子里把香按灭,在地上画了个圈,走进主卧看到时间,我花了不到13分钟就走回来了,他们家人看到我跟泥猴子一样满头大汗狼狈的回来,都围了过来,我对他们说都弄好了,那家人握着我的手直接跪下了,我赶快扶起来,也没洗澡,在主卧里的炕上倒头就睡。睡到第二天头昏沉沉的,他们开车送我回去,下车后塞了我个信封,回去后发现里面有六千块钱,再然后。。。我就病了两天o(╯□╰)o

      现在想想那时候可能就是老爷子不想让手里的活断了,然后我又要去当兵想锻炼锻炼我,很明显,我感觉自己被他坑了。

      再然后就是我当兵了,碰到的那几个事都在前面写了。因为那时对我的印象太深了,一些细节都忘不掉,写的很啰嗦,希望诸君不要嫌弃。今天就到这里吧,各位晚上好……七月二十四——继续写

      说个自己的故事吧,我是个当兵的,都知道部队啊,医院啊,学校啊存在的地方前身一般都不怎么样,我在武汉当兵,听很多人说我们院子里很有历史。抗日战争的时候冈村宁次住在这里,国民党的白崇禧住过这里,林彪也住在过这里。。。

      讲讲新兵站岗的时候,我们这里分大门和巡逻的,站大门的一动不动,巡逻的可以走动一下,但是巡逻的地方都是那种很偏僻,容易出事情的地方。以前就有班长给讲过,有个哨兵晚上巡逻,在哪里站着,后面很高的的地方有人跳楼,直接就摔死在哨兵眼前,还有的哨兵巡逻用手电筒照小树林的时候,发现了树枝上都是吊死的艺妓。也有过哨兵用自己的腰带上吊自杀。不过好像都是九几年和零几年的事情,那时候闹得挺大,巡逻都是两个人。现在好久没出什么事,也就一个人了,接下来就讲讲我们那年发生过的吧,诸君当个故事看看略过就好。

      想想自己经历过的也就是新兵时候的巡逻,不知道怎么排的,那时候巡逻轮到我的时候一般都是凌晨两点钟到四点钟,那时候已经站了一段时间的岗,练就了可以站着睡觉和走路睡觉的本事~(。。。当过兵的应该能理解)那天就是往哪里一站,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然后就感觉有个老太太走到我身边,问我几点了。当时也迷迷糊糊的,没想着这地方哪里来的老太太(后面是老房子,平方都被当成仓库了)老太太还问我几点了,我想,我特么没手机没手表我哪里知道,我就说奶奶我不知道,老太太还说,你猜猜几点了。我脑子也没想直接说三点四十五。因为那时候班长一般就叫下一班哨兵了。老太太就走了,我继续睡。我站的地方是个水泥路,前面两米就是个石阶,里面就是小树林,我就是面对小树林的,然后过了一会就看到那个老太太在小树林里跟我招手,我那时候还想这奶奶咋了?想过去,不过怕班长来摸哨,就当没看到吧……

      过了一会老太太没了,没多久我们班长从小树林里钻出来,不过没过石阶,还在里面。我连忙敬了个礼!然后班长让我过去,那时候自己多孙子哎。屁颠屁颠的跑,刚迈了两步马上到石阶那里还没跨过去,我心里忽然特难受,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就是不想过去,然后我就停下了,班长就问我怎么了,我那时候脑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来了一句班长我害怕。。这清醒的时候打死也不敢说-_-||班长脸色就不对了,说我的话你也不听了是吧?过来有事跟你说!卧槽。。。当时那个蛋疼,想过去,可是就是心里特难受,我就又往后退了一步,想。。要不你出来打我我都认了。班长看我退了一步,脸就阴了,反正他那表情我没见过也学不上来,说了句你行!就走了,我觉得我肯定要站到第二天六点回去还要被一顿练了。结果还是四点的时候就被换回去了。而且那老太太的脸也不太记得了。

      直到第二年自己当上班长了。跟老班长喝酒说起这个事情,还道了个歉说自己胆子小不听话。那个班长脸当场就绿了,他说时间太久他不记得那天晚上有没有去查哨,可是唯一敢肯定的是,那个小树林他从来也没有进去过!也没有在里面让任何人进去的那件事。然后那晚我俩喝酒喝的挺多。。。

      唔,关于那个老太太,还有个后续的,那是今年四月份吧,已经当上班长了,就不站岗了。那天连长让我带人去清理一个房间,当库房。那个房间就在我那个巡逻小树林的侧面,是老房子,门被封条封的,记得很清楚是03年封的。打开门后我们11个人都吓懵了,屋子里放的不是军用物资是一堆花花绿绿的棉被,还有很多破布,鞋子,不过都烂了。很明显也不是老式军用品,然后,正对门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正对着我们的就是一张老太太的遗像。就这么看着门口,当时我整个人就直接炸了,脑子里忽然就想起新兵巡逻的时候,好像就是这个老太太。。。现在写的时候也是鸡皮疙瘩直接起来了。没办法打电话给连长。。连长过来后脸看到这个脸也青了,转身去打了几个电话,也没多说,就让我们带回了o(╯□╰)o前几天路过的时候看了一下,又被封条封住了,15年的新封条。。。

      就先写这么多吧,还有几个战友的,可信度也比较高,有人看的话就继续写吧。诸君安康~( ̄▽ ̄~)(~ ̄▽ ̄)~

      七月二十日 : 咦?还真的有人看?玩知乎也都是看大神们的回答,自己不太会用。那我们继续吧,剩下的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真假也不知道。故事嘛,传着传着可能也就变了,那我们继续吧。

      我们部队是在武汉市里的,属于个城市部队,里面有个招待所,是专门接待外宾的,接待的都是那种武汉市长啊,银行行长啊之类的大哥,那群大哥们吃饭的时候肯定不喜欢被一群五大三粗穿着军装的哥们服务,女兵长的又太丑。。。没办法只好从外面请漂亮的姑娘过来做服务人员,管吃管住。。。没办法就在院子里找了个老家属楼收拾了几个房间让她们住进去了。那个家属楼一直没被拆过,估计也是有年头了,很巧,距离那个小树林跟前面说的库房都很近,当然她们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了防止我们这群兵哥哥半夜去她们宿舍发生点什么而引起不必要的纠纷,就在他们一楼上二楼的那个过道安装了个指纹识别系统的门。不过好像没多长时间她们就都辞职了。有一次跟招待所的班长喝酒的时候听说的是,连续好几天晚上,总是能听到门口那个指纹识别系统再说。。请重按手指。。。请重按手指。。请重按手指。。请。。。而且都是后半夜,姑娘们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当兵的在闹,也没怎么怕,结果连续好几天,姑娘们受不了了,这大晚上的睡觉都睡不了,大家知道。夜深人静,一个机械音在重复着一句话而且还是重复那么久,听多了多少都会毛毛的,姑娘们就叫了侦查连的一个班长,准备那晚抓人。当晚又响起了请重按手指,那个班长就冲过去一开门,门外什么都没有。事后我去问过那个班长,班长说就感觉一瞬间整个人的毛都炸了,跟被什么东西对视了一样,那个班长参加过一些机密的任务,胆子比较大,也没多想,那个指纹识别系统也不叫了,回去后姑娘问抓到了么,班长犹豫了一下说跑掉了。。。而后平静了一两天。指纹系统也在没叫过,取而代之的。是每当那个后半夜总会有上楼梯的声音,然后就在走廊里徘徊,咯嗒,咯嗒。。就像木板鞋走在水泥地上那样,还经常听到咿咿呀呀唱曲调的声音,女生们这时候怕了。也没人敢出去看啊,直到听说有一晚开始听到敲门声,女生忍不住了,壮着胆子开门,门外还是什么都没有,然后女生们都跑出去了。第二天就都辞职了,现在那个地方成了招待所几个班长住的地方,据说有的时候还是能听到请重按手指的提示,不过频率少了很多。。。如果还有看得,那我们接下来在继续吧。诸君安康

      ———————————————————————

      刚跑完重装五公里。。累成狗。说句题外话,想逆袭的就来当兵吧,我当兵前175的个子165斤,如今178的个子128斤,长相也变了,据所有异性说帅了╮(╯▽╰)╭来吧来吧,反正又要征兵了。

      这件事情是我刚刚跑步的时候路过院子里的一个行政大楼想起来的,对我印象深刻,可能是太怕了,所以被埋藏了。那个大楼地处西,所以我们就叫他西大楼,西大楼是整坐院子里年龄最老的。没错,他是日本人建立的然后一直用到现在,只是有过内部的加固和整修,在西大楼的外面有一块很大的圆形水泥地两边一般是停车的,中间是用方砖铺成的一块大大的正方形。无论是人还是车都没有从那上面过的,因为有人说那是日军败退的时候留下的万人坑,也有人说那下面是废弃了几十年的防空洞,谁知道下面有什么。那还是我新兵的时候。那晚我2-4站西楼,一个战友就跟我说他昨天12-2快下哨的时候看到了个穿着很老很老式军装的女人从里面出来,按照他的话说他吓蒙了,也没敢问怎么回事。我当时第一反应是那孙子吓唬我,也没在意。

      西大楼是最恶心的一个哨位,因为别的哨位身后都是墙或者铁门,这个哨位后面是条路,空荡荡的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应该是没有安全感吧。不过那晚我真没敢睡,就怕一睁眼看到个穿着老式军装的女人在跟我对视。大概两点四十左右,我听到二楼有哗啦哗啦的声音,好像是谁挂着钥匙在二楼走动,当时我还纳闷了,谁啊?这么敬业,加班到两点多,声音响了一会到了一楼的走廊里,因为哨位在门的侧面,我的右边是西大楼的墙体,除非人出来,要不然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在一楼走廊里钥匙的声音响了一会还伴随着吱吱的声音。我当时还在想,难道大半夜的在抓老鼠?慢慢的钥匙晃动的声音距离门口越来越近,我赶快站好等着人出来敬礼,那声音在门口的大厅一直徘徊,但是距离我越来越近。慢慢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因为那声音就在我右边的墙后面。。。谁都不傻啊!谁他妈大半夜的在大厅里晃钥匙?!如果没有那墙,我甚至觉得我伸手就能碰到墙后面的东西。我当时特别想进去看看,但是内心一直告诉我,恐怖片都是这么演的,一群作死的因为好奇去探险,结果成傻逼了。好奇心可能不会害死猫,但是真的可能害死我。。。我从基督求到如来,能想到的一切我都拜了一遍。。哗啦哗啦的钥匙声音响了一会就停了。没人出来,抬头看了看对面的时间,三点半了,一个小时在有事情的时候过得特快,我也马上要下哨了,我松了口气,刚放松下来,哗啦。。。哗啦。。我整个人就毛了,我非常清楚的听到那声音不是在一楼大厅,不是在墙后面,而是在我身后,距离我很近,声音的频率很快,我当时的脑子里甚至脑补出来有个人腰上挂着钥匙,然后在我身后。。。转圈。我觉得我都忘了怎么呼吸,没敢转头,也没敢闭眼,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正前方,心脏跳动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清晰和激烈。不知道过了多久。声音没了,然后能有几秒钟的空白,就又在一楼的走廊里想起,我清楚的听到在里面转了几圈,然后上了二楼。。远远的还是那个哗啦哗啦。。三月初的武汉,我已经全身湿透。抬头,三点五十。哨兵换我的时候我对他说,里面无论你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进去看,就当没听到,那战友应该还没清醒,迷迷糊糊的问我,什么声音?我想了想对他说有老鼠……

      第二年的时候我偶然得知,说是西大楼原来是林彪办公过的地点。林彪叛逃后牵连了许多人,有一个女军官从四楼的楼梯扶手中间那跳了下去,很有技术含量,尸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折在了二楼到一楼的扶手中间,脑袋钉在了楼梯凸起的扶手上。尸体没有落下去,因为年代久远,故事的真假已经无从考证,但是被一届又一届的老兵用口述的方式传了下去,吓唬着一批又一批站夜岗的新兵。或许放下手机后,我也会去跟我班的新兵讲西大楼里曾经有个女人跳楼死在里面的事情,故事嘛,总需要有人这么的传承下去……

      发个大楼的照片。。一直不明白他们干嘛用这个灯光,一点都不体谅我们。。

      

     

     

      愿你们看得开心,非常谢谢支持我的人,你们的评论,是我在休息时间码字的最大动力,愿诸君安康……有看的话我们继续

      ———————————————————————

      谢谢各位的喜欢,自己的故事还剩一个就讲完了,毕竟我是在当兵不是去当恐怖片的主演,而且自己八字没有那么背,如果讲完最后一个故事诸君还想听的话,我好多战友也遇见过不少,一个相对于封闭的环境最不缺少的就是故事,当然了。。。他们说的真假我就不敢保证了。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去找他们搜集素材去╮(╯▽╰)╭很感激你们能来看我写的东西,虽然回忆起来还是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但我写的很愉快,因为有你们在看。嗯。。我写的愉快也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啦啦啦,我去锻炼身体啦,如果有看的话今晚就把最后一个故事讲了~( ̄▽ ̄~)(~ ̄▽ ̄)~诸君保重身体

      —————————————————————

      这算我从13年到现在在武汉的最后一个故事。谢谢你们的陪伴,我们开始吧……

      我们院子里有一个地方叫做将军楼,确是将军们住的地方,但是不是一栋楼,而是一片一片的二层复式小别墅,哦好吧,二层复式小公寓。不管是退休的还是现役的,只要住在那里都是将军。这群大哥们权利到达一定境界了,就很注重养生,每个人的院子里都是自己种菜,门口呢,绿树茵茵。绿化的特好。缺点就是如果藏个人在草里,你不特意去找就根本看不到。因为我们部队是在市里,人口流动性大,有一天呢,就有个小偷翻墙进来了,惊动了报警系统,我们这群可怜的大头兵就又有个任务,每天晚上两个人一组,趴在将军楼前的草丛里潜伏,连长当时下的命令是什么时候抓到人,什么时候不用趴,抓到了先打一顿再说。(报警系统不是每个墙都有)那晚我跟一个战友在那里趴着12点50左右,那个战友指着将军楼最里面的一扇窗说,看到那个窗了么?那个的灯一直亮着,颜色很奇怪是暗黄色,他对我说那个叫长明灯(长冥灯?)那个灯从来不关,谁都不知道里面住的或者供奉的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大晚上的我在草丛里就想起了那个老太太的遗像。。。潜伏是四个小时,有个战友把我照换回去了,结果我才回去没多久,就紧急集合,全部荷枪实弹站在操场上。连长说人已经进来了,我们把整个大院翻了一遍,最后在一个垃圾桶里找到了那个人,我们都很好奇,连长怎么知道他进来了。仔细一问,昨晚换我的那个战友说他后半夜的时候看到那个长明灯的房间里好像有影子在走来走去,就摸过去看看,过去后就什么都没有,然后就往回走,走到一半了就听到草里那个跟我一起潜伏的那个家伙在自言自语,听语气好像在跟谁聊天。那战友当场就毛了,打开手电就往那里晃,没东西啊,又走进一些,他说了个口令?那边说完口令又说了个艹。。换我的那个战友过去就发现他脸色煞白。然后就通知连队拉紧急集合了。

      问了那个跟我一起潜伏的战友,他说那晚他迷迷糊糊睡着了。刚想回头脖子就被勾住了,他以为是另一个战友跟他闹呢。就在跟他抱怨这得潜伏到什么时候。这时候听到旁边嘘了一声,他就看到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走过来,他原本以为是小偷进来了,到了一半那边忽然开手电了,他又以为是查哨班长,结果那边忽然说了句口令一听声音是跟他一起潜伏的那个战友,那潜伏的战友差点崩溃了,勾着我脖子的是谁啊!一回头什么都没有。鸡皮疙瘩直接起来了。。。

      最后审问才知道,那个小偷又进来后想从草里摸进将军楼,结果没看到戳着我战友了,看我那战友要回头就情急之下就把胳膊勾了上去,有个把刀就藏在手腕内侧,正准备抹脖子的时候发现那人没认出来,刚松口气犹豫了一下该不该杀人灭口呢。。。就发现有个窗户照着个人影往这里走。走了一半就开手电了。他偷偷往回爬。我那个战友可能是怕是带哨班长,也没敢动。。就让他爬回去了,翻墙进来好进出去难出,只能装作是家属偷偷出去,结果还没到门呢,就整个大院被封锁了。后来的情况就是前文说的了。。。。后果就是那个睡着的被罚写检讨,那个小偷被一顿打送公安局去了,唯一不能理解的是,那天晚上,那个战友看到屋子里的影子到底有没有。。。。

      我的故事到这里就完结了,谢谢点赞的跟留言了,如果没有你们我也不可能写到这里。有人留言说我内心有自我保护能力,家里爷爷是看阴宅的,很小的时候经常跟着去迁坟,可能小时候真的见过只是不记得了,所以比较敏感。从小爷爷教育我,人存于世,须对天地鬼神存有敬畏之心。与君共勉。

      你若活着,我会笑着送你离开,若是不幸,我也会陪你到最后…

      乙未兰月于武汉

      

     当兵时候的那些灵异的事件

     

      最后大楼镇一下。。。

      ———————————————————————

      看到评论里还有点赞的,那我就在写几个吧,写点自己当兵前的,这就有点小孩没娘,说来话长的感觉了。评论里有人问过,为什么会对那些不可见的东西那么敏感。这个只能说小时候跟着爷爷经常去迁坟,对一些东西就比较敏感了。接下来讲的,如果诸君不信,那就且当个笑话看看就过了。

      我是山东烟台的,老家在一个小山村里,从我爹那边就已经迁到市里去了,老家里还有爷爷跟奶奶不愿意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据我爷爷说,从他往上,我们家好多都是做先生的,在这里的先生并不是教书育人的先生,而是风水先生,当然也不是小说里写的那么牛逼,什么寻龙穴啊,点龙脉啊。动动手就能改变一个聚凶害人,那都是吹牛逼的。我们家是看阴宅的,也不你们想象的那种,去挖个坟,盗个帝陵。得需要很厉害的懂风水的去,没那么神,我们家做的也就是人死了去布置一下灵堂,什么时候下葬,在家里停放多长时间,坟葬在哪里,朝向怎么摆。或者日后有人想迁坟等等一系列的。一代一代的做了下来,到我爷爷他爹那代不知道怎么钱日积月累的就做成地主了,用钱在村子里修建了好大好大的一座高家祠堂。然后老爷子基本从小就是被娇生惯养出来的,上过私塾,学过礼。时间飞快的过,按照很多小说来说,一般像我家这种成份的人马上就要经历一件事情,虽然这不是那些小说,可是也没能逃过,没错,那是叫一场文化的革命,我爷爷他爹没能挺过去,死在牛棚里里,家里被抄了个干干净净。祠堂也被烧了两次,存的一些东西都基本化为乌有,到了我爹这一代,老爷子本来想口口相传一些东西给他,结果哥们一心只想着怎么做生意啊之类的。老爷子也就没管他,不过还好,混的还不错。到了我这里,爷爷姥爷全部加起来这一代就只有我一个男生,姐姐妹妹一大堆,从上初中开始,就有好多男生给我买吃的= ̄ω ̄=跑题了。。。我小时候对老爷子的印象就是,严厉!小时候爹娘都比较忙,就被丢在老家寄养。。。差不多犯点什么错了就被领到高家祠堂(那时候翻修了一间小屋子),老爷子特高冷的一句跪下。。我就跪那里了,然后就小竹条噼里啪啦的抽…然后我就在那里背高家祖训。当然,我要讲的故事并不是我那可悲的童年,这只是个铺垫,我要讲的是我一个师兄的故事。

      用现在的话来说,每个人周围都有一个圈子,老爷子那边也有,他的圈子到按照当时来说,只能用八个字形容,牛鬼蛇神,封建迷信!你明白他圈子里都是什么样的人了吧,其中有这么一家人,姓万,我对这家人印象特别深,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祖上交好,据说我爷爷他爹在牛棚里受了那么多苦都没有把他们家给供出来,他家人一直说欠我们一条命,第二就是他们的名字,万家人的名字都是用数字来命名的,就比如万家的老爷子叫万九九。。我每次看到那么严肃的老爷子用就会在心里亲切的想着。九九。。。到了我这辈呢,他家出了个小男孩,姓万叫三千。。没错,就是天下第一里喜欢上官海棠的那个万三千,年龄比我大,一般老爷子圈子里的这群同辈的就按照年龄以师兄师弟相称呼。在这里提一下,万家做的跟我们不一样,他们主要是治癔病,驱邪,抓鬼,兼职房地产。。。很神的一个家族啊!我反正没见过鬼长的什么样子(老太太不算,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睡迷糊了)而我这个师兄呢,传说能见鬼啊!据说很小的时候就在跟空气自言自语。。上小学的时候经常说窗外有人招手,搞得老师不待见,同学不搭理的。这师兄也大大咧咧,你不理我我就玩自己的。。等大大了,他爹妈就给他送到香港接受资本主义教育去了。因为小时候就交好,他朋友不多,如果问起来我应该算一个。哪怕我当兵后,他从香港飞回来也经常来看我。我要讲的是癸巳年七月的一件事。那时候我上大一,因为小时候耳濡目染啊,懂点小风小水经常给那些疑神疑鬼的舍友布置一下房间啊,当然,我学的是看阴宅,曾经问过老爷子怎么看阳宅,看老爷子说你把方法倒过来就对了,至今我仍保持怀疑态度。因为九月就要入伍了嘛,就跟宿舍的几个哥们一起出去撸串,我师兄也在,因为经常跟宿舍的那群孙子吹牛逼说自己有个能见鬼的师兄,所以师兄每次去学校看我,他们都围上去,一来二去的也都熟悉了。我们喝酒喝到十一点多的时候,有个舍友的女朋友打电话过来了,他女朋友比较有钱,在外面租的房子,我那舍友也经常半夜翻墙出去,连开房的钱都省了,我们当时还在调戏他说是不是半夜女友寂寞了让你去上缴公粮啊,那哥们接电话后,电话里女朋友的声音都不对了,都带着哭腔说半夜冻醒了,害怕,总感觉屋子里有人。我那哥们以为开玩笑,结果女的在电话里直接哭了,哥们吓坏了,带着我们打车就过去了,下车后捡了几个棍子就往上走。我走的慢就拉住师兄说假如看到什么了也别说,师兄笑呵呵的,好啊!好啊(*^◎^*)就这个表情没错。过去后敲门,女生问了好久,才颤颤巍巍的开门,看到是我们直接扑进那哥们怀里了,这时候我师兄进去了,抬头看着天花板就在傻乐,我一看就觉得不对,那哥们直接问了一句,三千,这屋子里有东西么?我师兄还是刚刚那个表情笑呵呵的说,有啊有啊。我捂脸。。。那哥们腿就有点抖,还装镇定的问什么东西。。我师兄说太模糊了你等等啊,走近点看了一会说,是个女人背着个小孩,喏,就在那里,说完用手指了一下床斜上方的天花板。。。我尼玛!女生直接一个尖叫趴在男的怀里没声儿了,我们也都是脸煞白。说这房子是不是大凶啊,师兄说就是走累了,在这儿歇歇,不害人的,估计过会就走了,说完把我们都赶出去点了两根烟插在窗上也出来了。。。后续嘛就是第二天那姑娘搬回宿舍住了,那哥们以后估计又要省吃俭用的去开房了,我问我我师兄这是什么情况,师兄跟我说,阳有阳道,阴有阴路,到经常有的相撞了,赶上火气低留给带回来,也可能是那个东西游荡累了找个地方休息,因为是女生,可能八字也轻,对这些反应比较大,就像有些人如果有人在后背一直看着你你会有感觉一样。这种东西通常对人没危害,待一会就走了。。。嗯,讲到这里,各位朋友,小姑娘们和八字轻火力弱的小伙子们最好不要晚上自己出去了,也不要走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路,因为你不知道会有什么趴在你身上跟着你回来。如果有一天晚上你睡觉忽然惊醒,那不要睁着眼发呆,最好赶快闭着眼重新睡觉。因为谁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个东西在你的天花板上或者站在你床头,向下看着你……

    • 0
    • 0
    • 0
    • 34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7秒前 (移动端)
    • 花七爷
      花七爷
      2分钟前 (电脑端)
    • 花落无声
      花落无声
      10分钟前 (移动端)
    • 李斌123
      李斌123
      11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2分钟前 (电脑端)
    • 最初的你.
      最初的你.
      17分钟前 (移动端)
    • 田夫
      田夫
      23分钟前 (移动端)
    •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30分钟前 (电脑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