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法医解剖时遇到的那些恶心事

    法医解剖时遇到的那些恶心事

      法医是一种特别需要保持心情愉快的工作,因为他们的工作内容没别的,就是不断把尸体切开、掏空、检查、缝上。虽然时间久了,那些惧怕或恶心感会渐渐消散,但偶尔还是会出现令他们永难忘怀的场景。下面跟大家分享论坛上几位法医朋友的亲身经历,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法医解剖时遇到的那些恶心事

     

      cstoli:

      我第一次验尸,是一位被大火烧死年迈男子。消防队直到火势扑灭后,才有办法把他带出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烤熟了,无论外观还是味道,都象是一只烤猪。当我把他的肋骨切开时,里面看起来就是一块没调味过的肋排,那皮肤烤得酥脆、油脂和肉汁顺着切口滴下来……那天之后,我有整整三个月没再吃过猪肉。

      iLauraawr:

      我姐是个组织学家,曾经帮忙验尸过一两次。她跟我说过一个案例,那是一具腹部严重肿大的男人尸体。他们切开来检查,发现那男人吞下一大块鱼骨,而那块鱼骨刺穿他的胃壁,像缝衣针一样连同肠子串在一起,导致死亡。所以吃鱼啊,真的要很小心。

      cstoli:

      这也是我从业早期的案例之一。有个男人因枪伤而死,死前最后一餐吃的是披萨。当我们把他翻过身,想要确认子弹进出的位置时,他腹部的气体受到挤压被挤了出来……噢,没什么味道臭得过死人的披萨屁!

      justplainmark:

      我曾有两个礼拜时间都在跟法医学习验尸及毒物检验,但他们没有警告过我,翻动尸体时,肺部的空气会被挤出来,可能会制造一些“声音”。所以当我第一次验尸,面对一个50多岁、用霰弹枪把自己脸给轰掉的男人时,我们突然把他抬到桌上,瞬间发出“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的喉音,我整个人吓尿了。前辈们却只是指着那具尸体,笑着对他说:“闭嘴,我们甚么都还没做耶!”

      whoatethekidsthen:

      有个家伙吃了整罐安眠药+半瓶烈酒,泡在装满热水的浴缸里自杀,直到邻居闻到味道,才报案通知我们前去处理。当我们抵达时,尸体已经在浴缸里液化成糊糊的了。那味道,足以让我们之中不少经验老道的同事都吐了出来。如果真要我形容那幅景象,我会说它是一锅火候过头的炖人肉。

    • 0
    • 0
    • 0
    • 23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