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山野怪谈 山野怪谈 关注:173 内容:165

    不知道发这些内容会不会短寿,纯属个人经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灵异茶馆 > 灵异杂谈 > 山野怪谈 > 正文
    • 1
    • 山野怪谈
    • Lv.1跑堂

      女,十五。

      偶尔会遇到那么几个事情。

      大家就当看看就好了,交流一下。

      就是这个暑假,那天爸妈早上回老家要办事,至少也是两天后回来。

      去一次就4个小时,来回就得8个小时。我爸开车不可能一天就回来的,爸三高,身体不好。而且回老家,会和很多亲戚拉家常什么……

      家里就我,我弟,奶奶。于是,当然,各种嗨啊!

      奶奶习惯早睡,吃了晚饭,她就睡了,大致才七八点的样子。

      凌晨两点多的样子,我依然嗨皮地耍电脑,我弟在客厅看电视。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苍,混,杂,厚重,我用这几个词形容他的声音。

      他喊我弟的名字,好吧。陈锦康……重点是,他居然把三个字音混成一个字的音,如果不知道我弟名字,是绝对听不出来的!当时我就特么懵逼了!

      大晚上!家里没有父母!一个男人喊我弟的名字!

      我立马站起来,撑着电脑桌,神经紧绷着竖起耳朵听,可能是我幻听……

      陈锦康!

      他喊得很急促,听着大概就是一个字的音,估计邻里都不知道他喊得是什么。

      我确定我绝对没有听错,没有幻听

      ,立马紧张地大声吼到:陈锦康!弟!

      “哎!”

      我听到我弟应我后,确定我弟还醒着,没有看电视睡着了。我的心稍微有些冷静下来,没有之前的慌乱了。

      我从窗户往下看,可是我房间窗户装了铁栅栏,而且有台空调挡着,外面漆黑一片,我近视400度,看不见楼下是有什么。

      于是立刻紧张地吼道:不要开门!不要开门!

      我家楼下有单元门……大家懂吧。按对应的号码,可以呼叫对应的房屋。他居然喊我弟开门!当时没有喊开门,就是只叫我弟的名字!但是一般楼下喊别人名字的意思,就是让别人开门的意思。

      他没有按对应我家的按钮,只是喊了我弟的名字。

      那个男人并不是一直喊,间断着喊,但不超过三次。

      第一次就是,我听到,以为幻听。

      第二次就是,我听到后,立马喊我弟,看我弟是否还睡没有。

      第三次就是,我听到我弟跑到厨房,从窗台往下面看,然后就跑到客厅按了按钮开门。当时我没有太注意,那个男人是在之前还是之后喊的,因为当我听到我弟按了客厅墙上的按钮后,楼下单元门被拉开的声音。

      就立刻从房间急慌慌地跑到客厅质问我弟:不是让你不要开门!不要开门!你为什么还要开!

      我弟疑惑地说:楼下是爸爸啊。

      我当时就傻掉了,我看着我弟这么理所当然地说,这么疑惑地说,我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打了一下,呆住了。

      因为我知道不可能是爸爸。我近视400度,我弟视力正常,我看错还可以理解,但是……

      我似乎有点作死。

      我没有闲心和我弟纠结这个问题,现在最要紧的是,不要让楼下的那个男人上来。

      我没有理睬我弟了,我记得我贴在我家我把门打开后,又立马关上,再锁门(我一直有这个习惯,怕门没有锁好) 楼道没有人,空荡荡的。

      我一直安慰自己是不是多疑了,多疑了。

      于是立马把家门反锁,趴在门上听着楼道里的声音,但是没有任何声音。

      于是我立马给我爸妈打电话。

      我妈说,不要应他的话,照顾好弟弟。

      大致就是,有一种说法。鬼喊人的名字,你回应了他,就会被勾魂之类的。

      我爸向来不信这些,他更觉得可能是:小区里有坏人,潜伏打听我家情况。趁着今天正好父母有事外出,来家里谋害。

      但是我清楚地听见,有人拉开了单元门,进来,但是没有听到楼道里有任何声音。

      当我确定楼道不会潜伏什么坏人的时候,我立马板着脸质问我弟:你为什么开门?!你知道今天爸爸出去,不可能今天回来的!你为什么还要开门!

      可是,我弟对于这个问题,闭口不谈。一直看电视或者低头不理我。

      我这样问了不下七八次,但他采取不听,不理,不说政策。

      我冷静下来,想了想。可能他刚才经历的事情,吓到他了!我先问点别的,缓和他的心情。

      弟,我们不聊这个谈点别的。

      恩~你在班上有没有那个喜欢的人?

      哦~还是你喜欢男生?那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啊?

      …………

      弟的反应很冷淡,我不知道他是吓到了还是怎么了,觉得性情有点怪。

      我觉得不对!立马严肃地说道:你!转过来!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的问题!

      他侧过身,低着眼皮,翻着白眼,微垂着头,躲避我的眼神,故意搞怪地面对我。

      我六岁时,有了我弟弟。

      我现在十五岁,我毫不夸张地说,我弟是我一手带大的。

      他九岁,快十年了。我弟什么脾性,什么性格我难道还不清楚吗?

      没错,我弟从来不会做这个动作。

      他每次都只会:故意瞪大眼睛,傲娇卖萌地凑近我的脸,有些楚楚可怜地看着我。

      我觉得我弟是不是被鬼上身了,我立马回到房间,把我觉得我弟不对劲的地方打下来(记忆力不好)

      当我打完后,又觉得可能多疑了吧。经历那种事情,稍微性格有些变化,也是正常的吧。

      我决定回到客厅,再试一次。

      可是……

      我没有那么严肃,稍微温和地问。

      我弟却立马凑过来,瞪大眼睛,眨巴眼睛,嘟嘴卖萌。

      那一刻,我整个人就傻了。

      反差太大。

      就好像,前一秒还是个高冷男孩,下一秒又是卖萌正太。

      绝对有古怪!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因为我父母不信这种东西,所以肯定说我自己多疑罢了,而且我也不知道我弟……还……是不是我弟……

      我拉着我弟,说道:不看电视了,睡觉了,太晚了!

      我弟却赖在沙发上说道:不要。

      他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丝毫没有理睬我。

      我实在无法看清,他是真的沉迷电视,还是……

      我不给他任何机会,关了电视,拉他去我房间睡。

      他起初赖在沙发,说什么,我困就让我先去睡,他困了他自己知道睡。

      呵,怎么可能。

      他刚开始待在我床上,一副精神很好的样子。我强行关灯,拉他上床睡觉!我是确定他睡着了,我才睡觉。

      呵,发现我是打算在他睡着后,再睡。便不闹了,乖乖地躺在床上,结果没一会就睡着了。

      后来,某天我爸释怀般给我说,对面那栋楼里有个叫陈建康的。

      所以,就是有个男人凌晨两点多,喊着陈建康,进了我们单元楼?

      我爸,总是相信这没有这种东西。

      后来,我又一次问起。

      我弟说,哎呀,妈妈说就是楼下那个老爷爷晚上喊我开门。

      我又问,那你看见了那个爷爷?

      我弟摇摇头说,没有,我没有看见他。

      那个爷爷,就是楼道上遇见或小区里面遇见会打个招呼而已。而且见面次数也不多,也算邻居见的礼貌。

      知道我弟的名字?好吧,往好处想,可能是有时候我在楼下喊我弟名字,他听见。

      其次,晚上两点多,为什么喊我弟的名字?如果说是因为我屋灯亮的,那也正常。他应该会带钥匙。单元门钥匙和房门钥匙都是栓在一起的。(就好像,你会把房门钥匙,自行车钥匙,各种杂七杂八的钥匙系在一个钥匙圈上)

      哦,所以他没有带单元门钥匙,但是却带了自家门钥匙。楼道走路没有声音,开自家门也没有声音。

      我遇到这类事后,过几天,就会突然冒出一个好像比较合理的解释,让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鬼之类的,要相信科学。

      好了,但是一般看似合理的解释,一旦深思,就会发现其中的bug

      ①那个爷爷不知道我弟的名字,为什么?因为他楼道打招呼,都说,诶,你的那个弟弟呢?没有出来玩吗?

      长辈一般都是直呼晚辈名字的,或者叠名,叫康康之类的。而且我们还不熟,不是应该,帮我开一下门之类的吗?直接,仓促地喊别人名字?

      ②还有就是我说的,钥匙的问题。楼下单元门没有钥匙,上楼后没有声音,开门也没有声音,关门还是没有声音(大晚上的,很安静,没有什么杂乱的声音扰乱我)

      我并不明白,为何他们总要让我否认他们的存在。

      大概是初中,晚自习,遇到了一只白猫。

      那是晚自习我骑自行车回家,当我快骑到我家单元楼(距离就三四米左右)

      我就看见,单元楼门口有一只白猫!

      你可以质疑我400度的近视,但是我觉得不是色盲,而且当时门口还有灯亮着,所以,我确定是一只纯白色的猫!猫!猫!

      然后我骑到门口,那猫也看见我,就跑开了。但是它就只是跑到离我大概就一米多左右的地方静静地看着我。

      我扶着车,也看着它。

      我记不太清楚我当时说什么了,大概是问好之类。

      因为,我自己也明白,他们都是有灵性的。

      然后,它就这样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它到我家楼下有啥事,然后就,再见,拜拜咯。

      晚上大概十点过,还是接近十一点。我记不太清了,我在玩电脑,突然楼下就传来一阵阵猫叫。

      刚开始,我就知道肯定是那只白猫。猫发春嘛……

      等它连续叫了几分钟后,我觉得不对劲。我静下来,听它的声音。

      那声音,明显是炸毛了一样!遇到坏人,充满敌意的叫声。

      猫发春,我以前住的地方!那猫半夜三更就在那里叫,鬼哭狼嚎的,特么难听!

      所以,我区别得出来。

      楼下可能有野狗野猫,发生了冲突。可是只有白猫那炸毛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凶狠。

      坏人。小偷?可是,让猫叫这么久,不怕被发现吗?而且,我没有也听见任何人的声音。

      按照我往常那倒霉的体质,估计又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来找我了。

      所以,那白猫是在楼下帮我挡住他们?!

      当时,我是有跑到楼底下一探究竟的。水瓶座的好奇心真的特磨人!

      但是,这种东西。往常的经验告诉我,就是特么别好奇!别去知道真相!

      所以,我就一直听那白猫,敌意的声音!一声一声地嘶吼着,当时我真得怕万一那些东西把白猫怎么着了……

      大概十分钟左右,白猫就不叫。

      后来吧,我又仔细想了想。

      小区里没有白猫吧,就算有,那纯种的那么贵都是在家里养着的吧。

      没错,我再也没有在小区里,见过它。其他,杂色的猫我倒是见过。

      不知道那个黑影是谁,还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

      冬天,早上!乌漆麻黑的还要上早自习!好吧,先解释。

      我们小区大部分都是老人,然后老人带小孩。

      然后,小区里面有个人走的小道和汽车走的大道。但是我走小道比较近,小道真心就是小!

      大概特么就是直径就一米的道,两个人并排走就占完了,周围都是草垛。

      然后嘛,我想,反正大早上没人。走小道不会妨碍他人,于是……

      黑漆漆的,还冷……

      有路灯,就是两米高的那种小路灯立在草坪里。我骑自行车,远远看见前面路灯下有个背影。

      因为我左手边都是树,密密麻麻的。右边是草坪,草垛。所以树枝挡着那个人影。

      但是呢,我看见前面有个好高的人影。黑的背影,比路灯还高一截(大冬天的,还有树枝,所以我看到前面的黑影自然而然认为是人)

      然后,我就小碎步,蹬啊蹬。没错,其实,因为天太黑了,还是有点怕。要是跟在一个人后面,还是心里有点妥当。

      But!!!!

      没错,当我蹬到路灯下时!!

      路灯明晃晃照着我,周围空无一人!前面还是漆黑的小道!

      我当时才反应过来,有比路灯还高的人吗?!!!

      而且,当时我距离他不过三四米,我蹬自行车还追不上吗?

      唉,那路灯孤零零地照着我。

      我的内心是……

      唉…这大白天的……

      但是!尼玛上学要紧!还是收拾好心情蹬车!

      果然!

      等我蹬出小道!

      果然!

      那个小区门口里面的坝坝在摆灵堂!

      唉,不知道是老爷爷还是老婆婆。

      所以,因为这个……小区里面老人多。然后,感觉,隔三差五就摆灵堂。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骑车路过。我都会在心里默默地说,希望你在那开开心心(大概就是之类的话)

      要上晚自习了,我遇到的事情有点杂。

      下了晚自习,想起就更吧。

      晚自习,一般骑车走大道。

      当然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走路回家,一般我选择走路都会出事。

      走路ing

      如图所示。在两栋楼有条小道通向我家楼下,但是我选择绕过去(一直是这样,多有点路,不要捡便宜)

      当我走到那个小道时(没错,当我打算走过去,我压根就没有注意那条小道)

      然后,有一个特么幽怨,沧桑的老太婆的声音喊我。

      陈XX(暴露我弟的名字,不想暴露我的)

      晚上,本来就有点害怕,突然听到有人喊我名字,还喊得这么幽怨。

      我去!

      我尽力使自己平静,可能是幻听,幻听。

      于是,我调整自己的呼吸(当我听到那个声音后,我就停下来了,站在哪里)

      我发誓,我当时特别冷静,整个脑袋一片空空。我让我自己没有任何杂念,排除了一切可以干扰我的因素。

      向前走了一步。

      恩。

      那个老太婆又像个怨妇一样喊我的名字(那声音,就像巴不得我死似的)

      卧槽……没有听错。

      于是我看向那条小道。我画的那一团黑的是。

      因为我看的那个就是一团黑,黑得好像一个黑洞,里面什么也看不见。

      感觉,那个老太婆就藏身在里面,等着我送死!

      恩。

      跑!

      我边跑边故作欢快地吼:爸,我回来了!!

      毕竟,晚上九点多,你不可能喊。鬼啊!鬼啊!鬼啊!救命啊!

      而且当时我也不算是特别害怕,因为,只要我不好奇,不作死,她就不能拿我怎么样。

      我喊我爸,是让我爸知道回来了。

      毕竟,万一她真的跑出来杀我灭口,我爸起码知道我在楼下那些因素。

      果然,我回去。我爸,很淡定地说。你幻听了吧。

      在房间里,然后细想刚才的事。

      ①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种黑。好吧,看过动漫吧,那种主角看到一个山洞,一个门。然后画得那么黑,感觉进去了,就是另一个世界。那个黑漆漆的一片,大概是通向那个地方的门。

      ②我画了灯。那天晚上!!根本没有灯!漆黑一片!我平时没有注意过那条小道有没有灯。所以,第二天!我去看!有一个圆形的灯按在草坪里面!还是好的!好的!因为第二天晚上它是亮的!亮的!

      所以,作为水瓶座。好奇心确实大,但是理性还是主导,保命要紧。

      首先,我梦到的那个地方。

      街道,建筑看起来差不多。外表相似,但是建筑里面就不一样了。

      我现实生活中,那条街道有个大型超市。

      梦里面,我从外面看。和原来的超市没有什么区别。于是我进去,里面却截然相反。

      里面那层楼,看起来就高大上多了。比原来的超市大个两三倍,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反正那个导购的就一个,站在哪里看着我选东西。凶巴巴,估计认为我要偷东西什么的。

      中途有两个人,男人。他们是选刀叉什么,记不清了,他们反正就走了。

      没错,那么大的超市,就我一个人!!!!因为我是继续往前面走,选东西,那个导购我也没有看见了(现在回想,我好像没有见过他,只是梦里我感觉到他不太友善的眼神)

      选零食啊,但是我好像就只拿了一个盒装饮料(盒装冰红茶那种),包装是粉红色的,写些几个字母。

      我还看见了旺仔牛奶,但是它的包装是淡淡的绿色(有点丑),没见过这种。

      街道上,基本没有多少人,但是还是会有那么几个人在街道上行走,忒冷清那种。

      到了晚上,天空一片漆黑,黑压压的一片。街上霓虹灯开着,五颜六色,明明晃晃(这个时候,人就多了)

      我都不和他们说话,不知道为啥。就是,感觉普通陌生人,路上行人,擦肩而过。

      反正,我就是不说话。

      首先,我是梦到一个男的,他想弄死我。

      恩,他弄了炸弹。我后来就觉得不对劲,然后就没有上他的当。他自己最后不知道咋滴,自己在矿场把他自己给炸了。

      然后,有个老婆婆。找我聊天,聊得挺开心的。具体内容我忘了,反正最后她说,她要走了。我站在一旁,她就在我舅妈家门口那条水沟里消失了。

      又来了个,男的。他也是和我聊天,他说,哦,我要回去了。

      于是我开心地目送他,在我舅妈家水沟里消失了。

      就是,站在水沟上面,慢慢地往下面掉……男走的时候,我看到他旁边还有金色的光晕。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吧。

      恩,我又自己去逛了。

      大街上,好多人麻木地走着。突然他们集体转过来,看向我。

      神情呆滞,眼睛纯黑,空洞,直勾勾地盯着你(如图所示)

      我依然记得当时我被吓了一跳,说了声:卧槽

      恩,后来嘛……

      街上那群人,给我演戏。我坐在“皇上”旁边,然后“太监们”就开始各种表演。

      皇上驾到……(浮夸搞笑的表演)

      然后,我一直坐在皇上旁边笑啊笑。

      真的,他们的表演好逗啊。我现在只能模模糊糊地记得那个太监的表演,我没法说清楚具体演了什么。因为只要我回想当时的对话,我脑海里就一片空白,只能勉强记得当时的画面。

      然后,又有个姐姐到我的学校找我。当我见到她的第一眼,梦里的我脑海里闪过,她被人鞭打的场景,腿上刺目的红伤痕。

      然后,见到她。我立马就说,嘿嘿,你是鬼哇?对不对?

      她比我高得多,一直没有看清楚她的脸。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纠结她是鬼干嘛。

      反正她不说话,每当我问起,你是不是鬼,她就只是微笑不说话。

      我问过她的名字,她写在我手上,我在梦里反复记着,手掌心里反复写,就是怕我醒了,就忘了。

      然而!我一醒就忘了!忘了!

      然后,我和她玩啊。和她比跑步,她跑地得特别快!她赢了,我立马笑嘻嘻地说,跑那么快。你不是鬼是什么。

      但是她还是笑笑不说话,一直没有承认,或许她应该是默认了吧。

      哦,从遇见那个老婆婆,我就一直知道他们都是鬼。

      就是,从见到开始,我心里就知道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种情况,很少。

      我那段时间,体质特别弱。来姨妈,肾虚得厉害……

      我在床上坐着,都觉得好累。一觉睡到十一点多,洗漱后,吃点东西,又觉得身体好累,好想躺下睡觉,可是才十二点过,才起床没有多久。

      唉,后来,身体又慢慢恢复过来了

      新白发魔女那个片尾曲。

      当时我坐在电视机前面。啊!看得我太虐心,听到后面那个片尾曲啊,哭惨啊!

      然后,我脑海里就闪过。

      一个身着古装的女人,挺着个大肚子,站在房屋门口,看着远处。那个房屋是在树林里面的,电视剧演的归隐深山那种。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电视剧,小说,都没有这类画面)

      那个女人摸着自己的大肚子,站在门口,我感觉得到那个女人有一种幸福开心的期待,望着远处。

      还有一个是河东狮吼。

      我只是下午无聊看电视,换台,换到了一个正好播河东狮吼古天乐悲伤地对张柏芝说,只疼你一个,宠你……

      就刚好播到这段话。

      听到那句话,那一下子,哗啦哗啦泪就流出来了。

      于是我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就是眼泪一直流啊流。

      我当时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我确定我内心平静,没有任何事,脑袋里除了不知所措,就没有什么了。

      可是眼泪却一直流着(不是有个什么眼病,也要流泪啥的,当时我以为我得病了)

      但是因为,那个眼泪啊,就真的好像是我遇到伤心事那么哭着。

      我是无聊换台,正好调到那个频道的。因为是电影,如果我前面也看了,后面哭了也正常!

      可是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个河东狮吼,就是听到他说的那句话,巴拉巴拉就哭得梨花带雨,莫名其妙。

      于是,之后我又去搜了完整版,看完。

      但是,并没有什么感人的地方……

      我也没有流泪什么的,那句话也没有让我感动。

      先说明,我不看鬼片什么的,也不看灵异的书啥的。

      我周围人,我家人不信这个。

      像我爸,要相信科学!你是幻听!幻觉!压力过大!

      恩。因为我遇到的他们,与常人也一样啊。

      他们一样地生活,至于害人的那些,不作死就不会死。

      你不要去做坏事什么的,因为他们肯定也是有规定的。不然,你说害人就害人,你看谁不顺眼就弄谁,怎么可能?

      也有小鬼捉弄你,别在意……

      因为,我已经把倒霉当常态了。

      其实说句公道话。

      那个世界,也许也有我的朋友,我的亲人。

      但是我并没有记忆,偶尔大家一起聊一下天(从来记不到说了什么)

      玩一会,都还是挺好的啊。

      也不是没有人害我,我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梦里。

      去不同的世界,总有认不到的人追我(杀我,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_┯)所以啊。我一个晚上的梦有时候,就是,跑啊跑……躲啊躲……

      所以,有好就有坏。

      我也不是天天晚上都做梦,那有那么神的事情嘛。

      我想起了一个,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梦!

      因为,梦是杂乱而且模糊的,等我整理好了,再发。

      所以!

      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是真理!!!!!!

      那个楼房是类似苗家那种的,有点老旧的感觉

      画不来立体图,自己脑补!

      那个院子(坝)有几个大水缸,有七个?我记不到,因为那个缸很大,我没一一去数。

      我在坝子里面,手里有个盛米的东西(如图所示)里面的米比较小,应该是糯米。

      我不知道我在干嘛,反正就是将米倒进缸里面。

      缸里面有水,那几个缸的水都是连通了的,都漫出来了,有一根管子连接着,地上都是水。

      梦里我一直笑嘻嘻,很happy的那种。然后,好像快把最后的事情做完了。就是再将我手里那米倒进缸里(那里来的米?我也不知道啊,我就只知道倒进缸里就行了)

      作死开始。

      我当时知道这个是最后一次了,于是懒得走,想将手里的米扔进去。

      恩。

      刚好砸到缸的边缘,米撒了一地。

      然后,我当时心里有一种不太友善的感觉。

      然后,我听到一个女人对我说,你看那边哦。

      没有看见这个女人,但是感觉她就在我旁边,空气在说话???

      那个女人的声音,在笑,幸灾乐祸的感觉。

      然后我看向房屋,房屋二楼,那个阳台(哎呀,我也不知道咋个说)

      左边是一个小孩,中间是个女人,右边是个老人。眼睛就是那个纯黑空洞,直勾勾盯着我(如图所示,就是那种纯黑)

      我就懵了啊,尼玛死人啊!

      我说,咋回事。

      那个女人(空气在说话) 先幸灾乐祸笑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她要来抢你身上这件衣服。

      我立马看向我自己。

      那个衣服,是上衣(红色,花纹啥的没有仔细看,有点古代衣服的感觉)我没有裤子,赤脚……只有上衣。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于是立马脱衣服,你要衣服,我就给你!

      恩。

      脱到左手那里,卡起了,脱不下来了。

      这就是人品!那个女人就从二楼飞奔下来,奔向我!

      恩,我跑!

      边脱衣服边跑。

      毕竟,我还只是一个弱女子,很弱很弱的那种。

      于是……

      被逼到墙角,那个女人准备杀我灭口。

      然后,我听见她,有些惊慌地说:遭了,他来了。

      于是那个女人就跑了。

      有个男人从墙外跳进来(轻功?)看见我后,直接把我手(好像是左手)拉过去,用嘴吹着我手上的伤痕(当时我就纳闷了,诶,你怎么知道我有,三道红印)

      他一直安慰着我说。

      没事了,没事了,我在,我在。

      然后,他对我说了好多好多话(因为他低着头,看着我,一直说话,原谅我真的啥都没有听见)

      也从没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别说模糊了,我连头都没有看到。眼睛里大概就只有,他的上身,呆呆地听他巴拉巴拉说话。

      然后,他说,他要走了。

      等他走了,我才回过神,低头一看,我脚下一片血。

      恩,这点很重要!

      因为!

      ①他走了,我才低头,才看见有血。所以在此之前,我都是仰着头,看着他。

      ②当时我属于那一刻有种定格的感觉(仰着头,看着他)

      他巴拉巴拉一直说,但是我什么也没有听见。抬头为什么还看不见脸?我怎么知道,就是特别模模糊糊,感觉脸特么打了光一样,花的。

      (作者ID:木尚垂垂)

      Lv.4账房先生
      SVIP3
      作者

      zhongjiumeiyoukanwantailaoshenlezenmezenmezhenmechangazhenshimeiyoubanfalijiezhemegexiaonvhaizixiezhemduoyoushenmyong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温晦
      温晦
      20秒前 (移动端)
    • 田夫
      田夫
      32秒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41分钟前 (移动端)
    • 小凡人
      小凡人
      1小时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3小时前 (移动端)
    • 言成
      言成
      5小时前 (移动端)
    • 哇拉拉
      哇拉拉
      7小时前 (移动端)
    • 竹子
      竹子
      7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