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4)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4)

      我们农村的香官,一般给人看前程、求婚姻、求子、看风水、求富贵、驱邪、安童子、给小孩子“叫吓子”是比较常见的,以后我还会向大家一一介绍。但今天这种高难法事是很少见的。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4)

      那天夜里十一点,我们来到二虎哥家,伯母看见鬼婆婆的样子显然吓了一跳。父亲问道:“嫂子!东西都准备好了吗?”伯母拿出了四十九根蜡烛和一块红布叹了口气说道:“他爹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喘气都弱了很多。唉!不知道能不能逞过今晚了”父亲点点头。

      父亲不让伯父吃东西是因为如果他的魂从阴间挤出来,容易放回到他身上,如果吃了东西,身上不太纯洁,很难再放回到身上,那样就更加难办了。

      鬼婆婆在伯父家寻视了一圈,指了指一堵北面的墙说道:“这里阴气最重,就在这吧!”以前说过墙可以通阴间,就是传说中的鬼门关,特别是那些常年不见太阳的阴墙。

      在鬼婆婆的指导下,我们把四十八根蜡烛摆在那堵墙边,成一个八卦形。剩下最后一根没点。我们就这样一直等,屋子里静的仿佛冻结一般,不一会钟表敲响十二下。鬼婆叫着:“阿良,快过来。”

      我快步走到蜡烛前,准备走进八卦阵里,鬼婆婆大声叫道:“脱鞋!”我吓了一跳,赶忙把鞋脱了。放到阵外,鬼婆婆将鞋一只正着放,一只反着放,就是鞋口朝下。后来我才知道要走阴阳路,两只鞋如果都正着放的话,我们是进不去的。如果都反着放,我们就在阴间里出不来了。

      鬼婆婆将最后一根蜡烛点上了,小心的交给我,严厉的说道:“阿良,在我们出来之前千万不能灭。即使山崩地裂不要让它他灭了。”我意思这根蜡烛对我们两个人多么重要。

      鬼婆婆让我盘坐在阵里,用手护着蜡炬,快速的写好一张符,点着后,让我把眼闭上,对着墙念道:“阴路阳开,童子引道,小鬼莫挡。阴路阳开,童子引道,小鬼莫挡……”我顿时感到一阵阴风吹来,这时我还是不敢睁开眼,尽力用手护着蜡烛,生怕这股阴风将蜡烛吹灭。由于靠的太近,手好像都被蜡烛烤熟了一样。

      不一会鬼婆婆说道:“睁天眼吧。”我睁开眼后,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黑的什么都看不见的空间里。人进入阴间的时候鬼是看不见我们的,就像我们阳间凡人看不见鬼一样,我感觉有些害怕。鬼婆婆说道:“把蜡烛吹了吧。”不对啊,不是交待过我不能吹灭吗,我摇摇头表示拒绝。鬼婆婆说道:“让你吹就吹,哪这么多事。”我以为出现什么变故。低下头想要吹的时候,鬼婆婆一个巴掌打的我眼冒金星。厉声说道:“记住了!在这里谁让你吹你都不能答应!”

      我冷不丁的挨了一下,知道鬼婆婆在试验我。我有点委屈的点点头。鬼婆婆说:“在这里不要走开,看好通阳门。我一会回来。”说着她点了一道符,抛到天上,那符就这样轻轻的飘着,鬼婆婆拿着那块红布,随着符飘的方向消失在黑暗中。

      我很好奇,四周观望着这恐怖的阴间风景………

      我四周观望着,也没看见什么彼岸花、黄泉路、孟婆桥,就是一片黑暗,后来我才知道我当时呆的地方只不过是阴间和阳间的一个夹缝而已。我和鬼婆婆的肉身还在蜡烛摆成的阵里坐着,只不过走魂一般的进入到这个空间。

      这里好比阴间的一个出口,如果蜡烛灭了我引路的效果也就没有了,就出不去了,所以鬼婆婆一直强调着蜡烛的事。

      有的人误以为阴间就是指地狱,其实地狱只不过是阴间一个场所而已。阴间也是有区域划分的。那里阎王爷是老大,后土皇地祗、东岳大帝、地藏王、城隍是掌握人生死的神。至于孟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了都是他们座下的神。

      我在那里护着蜡烛焦急的等着。看着蜡烛慢慢的变短我开始着急了,鬼婆婆怎么还不来啊,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那种心情快让我发疯了。

      这时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吓得差点把蜡烛弄灭,我还以为是鬼婆婆回来了,可是我回头一看是父亲。他怎么进来了啊?父亲说道:“你怎么还在这啊,鬼婆婆都出来了,快走!我带你出去。”

      我说呢,原来鬼婆婆自己先出去了啊。这时我一想不对,鬼婆婆说这里才是通阳门,那她是从哪个门出去的啊?这时我感觉到自己胸口的狼牙有一阵炙热。狼牙平时只见了那种脏东西才有反应,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迟迟没有离开,这时父亲说道:“你等什么呢?一会蜡烛灭了出不去了,快走!”这时我伸出手让他拉我一下。父亲伸出右手,当我接触到他的手的时候我知道这不是我父亲。父亲昨天给伯父写符的时候咬破了手指,回家的时候我还给他包扎了一下,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咬的右手。

      这到底是谁啊,干吗要引我离开呢?我真是想不通。我站起来摆了摆手,意思让他带路。那人转过身去的一瞬间,我迅速的从脖子上拽下狼牙,狠狠的刺进他的背部,那人化作一阵烟就不见了。简直像变魔术一样,惊得我目瞪口呆。

      我四周寻视一下也不见什么痕迹。突然我发现脚下有一张烧了还剩一半的符,我捡起来一看断定这不是鬼婆婆的符。鬼婆婆的符上面都是红字,而这张是蓝字。

      我正想仔细的看看上面的字写的是些什么东西。突然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阿良,你干什么呢,怎么不看着蜡烛?”我回头一看是鬼婆婆回来了,我光顾着研究这张符,差点坏了大事,我把符揣怀里,慌忙跑过去护住蜡烛。

      鬼婆婆这时好像非常生气的说道:“哑小子,真不知死活!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我被严厉的臭骂了一句,心想要是你知道我刚才那智慧的举动就不会说我了。鬼婆婆掂了掂手里红布说道:“快走!”

      又走?这会不会也是个冒牌的呢?

      我被骗怕了,便护着蜡烛一动不动,鬼婆婆看我不动弹,说道:“傻小子,干啥呢?”我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鬼婆婆猜不出我的心思,说道:“你小子,怎么这么木呢?”然后点了一张符念道:“阴路阳开,童子引路,小鬼莫追。阴路阳开,童子引路,小鬼莫追……”念了几遍,我开始有点相信她了。

      鬼婆婆说道:“快,闭眼!”我把眼闭上后,手还护着蜡烛不离开。这时感觉身上一阵暖意。过了一会鬼婆婆叫道:“傻小子,快出来,把你臭鞋穿上。”我睁眼一看,终于出来了。我赶忙从蜡烛阵里出来,发现倒扣的那一只鞋已经翻了过来。

      我穿上鞋后,九姑娘走到阵前,将蜡烛按一定的规律一一熄灭,然后用一张符贴在墙上。说道:“这符贴墙上七七四十九天再揭下来,扔到一个十字路口就行。”

      父亲将刚才用过的蜡烛摆成两排,一一对应,摆出一条路,从墙边通到伯父躺的床上,并一一点上,最后一根放在伯父的床头。鬼婆婆将红布包递给九姑娘说:“快!蜡烛快烧没了!”九姑娘接过红布包在墙边引燃,口里念道:“阴阳相合,魂归原体……”这时鬼婆婆一把将我拽倒那条蜡烛路上,说道:“傻小子,引过去!千万别回头!”

      我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只是顺着蜡烛路慢慢的走向伯父。刚到床边,就发现一道白影附到伯父的身上。

      “咳咳……”伯父咳嗽了几声,好像有了反应。父亲、九姑娘和鬼婆婆都长舒了一口气。这时父亲喊道:“阿良,快去给九姑娘和鬼婆婆倒点水。”很有眼力劲的二虎哥跑过去倒了几杯。

      父亲说道:“嫂子,明天再给大哥东西吃吧,今天刚安上,恐怕不牢固。”父母说:“谢谢两位师傅,要不是你们,我……”说着便要哭出来。父亲说道:“没事,嫂子,应该的应该的。”

      九姑娘说道:“师妹,刚才我看见一道阴气,进去了,你们没事吧?”鬼婆婆想了想说:“挺顺利的,没什么东西挡着啊?”九姑娘说:“这就怪了。”这时我走了过去,将怀里的那张残符递给了九姑娘。

      九姑娘接过符来,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说道:“你捡的?”我想了想算是我捡的吧,就点了点头。九姑姑说道:“这是邪符啊!”

      九姑娘接着对伯母说道:“你家肯定得罪什么人了,不然这种东西不会来搅这个局的。”父母摇了摇头说:“当家的虽然脾气拧,但从来没做过坏事,怎么会得罪别人啊。”

      九姑娘苦笑一声着说道:“你不犯人,并不代表别人不犯你。”说着好像又回忆起了当年的事。父亲赶忙接着说道:“九姑娘,今天咱在这看着点吧,别再出点什么乱子。”九姑娘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邪符对应着肯定也是邪神,那种神坛为了自己的修行,不惜做一些坏事。这种不遵守定数的行为终将会受到天谴,但在农村却是屡见不鲜的。而童子引路的“童子”,就是没有破身的小男孩,他们思想往往比较纯洁,引出来的路也格外的平坦。还有一种对童子的说法,是有一些人前世是神仙座下的小童,比如散财童子。由于要修行,下到人间,这种人如果不换身的话生活往往会比较坎坷。

      那晚,我实在熬不下去了。衣服也没脱,便倒在二虎哥床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伯父也醒来了,精神头还算可以,伯母特地做了一桌好菜,一是给伯父补补身子,二是算是对我们的感激。

      吃过早饭后,父亲说道:“跟我去送送九姑娘和鬼婆婆。”临别时九姑娘说道:“这张邪符我拿回去,查查是哪家坛位的。”然后转向我,一笑说道:“阿良好孩子,在家听话。”我满脸堆笑的向九姑娘点头,这时鬼婆婆接着说道:“小子,以后学机灵点。”虽然鬼婆婆性格彪悍了点,但我还是非常尊重她,连忙点头。

      我们回到屋里,父亲便问伯父道:“大哥,你身体向来很好,怎么招上了这些东西?”伯父说道:“不知道啊,那天我干活回家的路上,又遇到那几个人,和他们一块吃了顿饭就不行了。”“哪几个人啊?”父亲追问到。

      “想买我家老宅的那几个外庄人呗,都问过我好几回了,我一直没答应,那老宅是祖上留下来的,虽说是旧了点,可是二虎都这么大了,我准备给他翻盖一下把他的婚事办了,也不用再找宅基地了,再说把祖上留下来的东西卖了那是不孝啊!”

      伯父顿了顿接着说道:“那天我还是没答应,他们那天好像对老宅没多大兴趣,只是让我喝酒。我也没喝多少啊,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回到家就睡了,这一躺就没起来。好像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半路让人又撵了回来。”父亲说道:“你可能是让人算计了。明天我去老宅看看,你现在好好休息吧。别再出去干活了,在家和嫂子好好商量一下二虎的婚事吧,到时候让阿良过来给你们帮忙操办操办。”

      第二天早上,刚下过小雨,我和父亲来到伯父家的老宅。父亲在宅子四周看了一下,感叹道:“这宅子依山傍水,太极阴阳都占、五行八卦都有。定是有高人指点。”我想那几个想买宅子的外庄人是不是看中了这里风水了。

      父亲走进宅子内,虽然宅子荒废了很久,但让雨水冲刷后的宅子却显的生机盎然。环境优致,让人感觉神清气爽。住的地方风水好,人的精神就会很好。至于风水学是一门巨大的学问。据野史称,朱元璋因为自己家的祖坟风水好,才打败了陈友凉,清朝满族也信这东西,还有龙脉的说法。有些人学了几十年才知道个皮毛而已,知其然不知所以然。在我们农村也有“不信风水不信神,就怕家里没病人”的说法。

      父亲是不给别人家看阴宅的,阴宅就是祖坟,他说那东西随着天地日月转变而变换的,也是有定数的,如果轻易迁坟或损坏对人对自己都没能好处。

      但父亲所顶的神有一位是专门给人看阳宅的,父亲一直引以为傲,在这方面的修行就连九姑娘也比不上他。到后期有些工厂、大企业都来找父亲去指点指点,恐怕误了财路。

      父亲在宅子内转了几圈,说道:“明明告诉我这里有东西来着。”我想是不是神仙又点化他了。当父亲在走到宅子东北角的一块空地上时,站着不动了,然后翻了几下眼皮。我知道父亲又在开天眼了。

      我也用力看着,可是我却什么也没看到,这时父亲说道:“找到了,找到了!原来在这里。”看来我的阴阳眼不如父亲的天眼厉害啊。

      父亲带着我就往二虎哥家走去,他看上去很激动,不知道那下面到底藏着啥好宝贝。

      我们来到二虎哥家,看见伯父气色好了很多,也能下地走动了。父亲往外探了探脑袋,知道没人,关上房门拉着伯父的手说:“大哥,老宅下有东西!”伯父赶忙问道:“什么东西?”

      父亲说道:“今天我去看了一下,那老宅外面风水出奇的好,肯定是有高人指点过的,阴阳相合,八卦相生,五行相容,可当阳宅,也可当阴宅,而且不会冲突。不过宅子下面有一个镇宅的东西好像倒了,破了阳宅里的风水,从那以后在那个宅子住过的人家就衰败了。”伯父说道:“对!听说以前老辈的有做大官的。但那年发了一次洪水后,家就慢慢败了。”

      阳宅就是大家住的房子,阴宅就是坟子。阴阳结合就是即能住人还能当坟子。我们农村祖祖辈辈都在那里生活,难免会有盖房子挖出棺材来的。一般我们都会将惊动的逝者安放到别处,并烧香烧纸,让他们别怪罪。如果将他们扔到一边不管不问,肯定会来找你的麻烦。而老宅的风水是阴阳结合的两者不冲突,恰能破了这一点,即使下面有坟子我们在上面住的也会很安稳,而且还能达到阴阳平衡。

      伯父说:“那该怎么办啊?”父亲一脸自信的说道:“过几天我们假装动工拆房,将地底下的东西扶正,然后再重新埋好。不就行了吗?在那上面给二虎再盖上新房子,我保二虎以后飞黄腾达。”伯父一脸疑惑问道:“这能行吗?”父亲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没几天,二虎哥在村里找了几个壮年说是要拆老宅,盖新房。我和父亲都过去帮忙了。几个小伙子都挺精神能干的,父亲突然发现一个村里的赖皮户大憨也掺合在里面。问道:“二虎,这个人怎么也来了?”二虎哥傻傻的一笑说:“他说妹妹上学交不上学费了,过来挣点钱,还保证好好干。”父亲说:“这种人怕是坏了大事啊!”二虎哥爽快的说道:“没事叔,我看着他,他不敢怎么样的。”

      大憨这个人其实家境挺苦的。父亲病死后,母亲便扔下他兄妹俩跟别人跑了。大憨缺乏管教形成了偷鸡摸狗的坏习惯,非常爱占小便宜。而妹妹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姑娘,自己给人家做针线活挣钱读书,别人看她可怜都多给她,她死活不多要。有时大憨还偷亲妹妹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去吃喝嫖赌。村里人对他意见都很大,每次犯事了,都因为他命苦一直都是说说而已。这也养成大憨赖皮的习性。

      父亲对这个人不放心,生怕出什么乱子。父亲开了天眼看了看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说:“命啊!”

      那天父亲指挥着挖着地基,挖到东北角时,每挖深一点父亲摇摇着说再深点再深点。后来他都不愿意干了,以为父亲故意刁难他们,这时只剩下我和二虎哥了。我也有些不耐烦了,只有二虎哥在那里埋头苦干。这时二虎哥一铲子下去,听到一声闷响,这么深了不可能有石头了啊,。父亲慌忙阻止。从泥土里取出一个东西,周边都是土包裹着的,我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父亲左右看看没人注意,赶紧把那东西揣到包里。对大家说:“今天先干到这吧,提前下班。”

      这时二虎哥惊叫了一声,一群干活的人都跑过来看怎么回事,二虎哥连滚带爬的跑到一边对着土坑说道:“棺……棺材!”原来那东西下面是一口棺材。挖着挖着就显出来了形。二虎哥刚才挖出那东西后,发现了下面有木板一样的东西越挖越好奇,当他意识到挖出棺材时不自禁的惊叫了一声。这时父亲赶紧说:“没事没事大家回去吧。”

      这时大憨挤进人群,耍出一副可恶的嘴脸说道:“怎么着,挖出宝贝了想独吞吗?”这人真是有问题,我哪是宝贝啊分明是一口棺材,这时他又接着说道:“哼!这听我我奶奶说过能埋到这地界的人不是大官,就是富人。这里面肯定有金银珠宝的陪葬品,你肯定想独吞,大家说是不是!”旁边的小伙子躲还来不及,谁还听他的扇动。

      父亲呵斥道:“你这个东西,整天不学好,今天在这里胡说八道。快滚!”然而父亲的一翻话却更显得这里有蹊跷。大憨说道:“我还给你说,我今天就不走,看你怎么着,今天这东西就得大家平分。”头回听说有平分这东西的。父亲大声吼道:“你不要命了吗,这东西都敢动。”大憨说道:“哼!你别拿你那一套压我,老子不怕,我还给你说,今天这东西我要定了。”

      这时二虎哥生气的说道上:“大憨!这是我家的宅子,就算挖出什么宝贝来也是我家的。”大憨眼珠子一转说道:“你家的?这屋是你家的,这地是你家的。我地底下也是你家吗?”遇到这种赖皮给他讲理根本没用。这时气氛有点紧张起来。

      大憨趁大家没注意,一个箭步跨过去,一下子将棺材盖掀开了,这时旁边的人都吓呆了,以为这小子想钱想疯了。二虎哥想过去阻止,父亲一把将他拉住大声喊道:“大家往后退,小心有尸毒。”我们几个躲的远远的。我们远远的看见大憨将头伸进棺材里,寻找着东西。父亲闭了一眼说了一句:“完了!没的救了。”大憨找了一圈,没找到东西,将棺材盖用力扣上后,从坑里跳上来了说道:“奶奶的,臭死了,连个屁也没有。真他娘的晦气。那什么二虎啊,你看你家东西你收拾一下吧。”然后摸了摸下巴走了,这人真是无赖到家了。

      父亲这时仰头看了看天衰叹道:“风水全破了!”过了一会父亲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来,急切的说道:“二虎,快去叫你婶把大憨的妹妹叫到我们家,千万别让她和大憨接触。快去快去!”等了好大一会,父亲才又下到坑里,用铲子试探着推了推棺材盖,验明一下是不是扣严实了。然后从包里掏出些铂纸叠成银子,在一边烧了嘴里还念叨着:“年青人不懂事,打扰您了,不要怪,在这给您送点银子。”

      烧完后,父亲一脸愁容的说道:“埋上吧!”当时我想还埋在这能行吗?后来想到这宅子是阴阳相合的,所以棺材也没必要迁走。于是就剩我们爷俩将那个土坑添上,埋完后天都快黑了。

      回到家后发现大憨的妹妹确实被叫到我家了,父亲舒了一口气。然后让赶紧母亲多烧些热水洗澡……

    • 0
    • 0
    • 0
    • 24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六界-神秘人
      六界-神秘人
      9秒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6分钟前 (移动端)
    • 西门吹水
      西门吹水
      11分钟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29分钟前 (移动端)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58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59分钟前 (电脑端)
    • 栗子想吃荔枝
      栗子想吃荔枝
      1小时前 (移动端)
    • 哇拉拉
      哇拉拉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