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3)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3)

      我不知道父亲笑什么,这时他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个大香炉说道:“天意啊!”那孙老头一拍脑瓜说道:“看我老糊涂了,那大碗一直放神像下面来着,一直没人请,放在下面早忘了。”父亲大声说:“这个不给钱了,哈哈,阿良我们走。”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3)

      孙老头眉开眼笑的说道:“这算老朽送你的,我再送你一样好东西。”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卷尺子,父亲接过来一看是鲁班尺,连忙称谢,那时候这种东西算是稀有货了,因为没有厂家生产这玩意,估计是以前留下的老件吧。

      父亲小心翼翼的将神像托着,生怕碰到一点。我则背着四个香炉,都不是什么轻活。我们就这样走一会歇一会的往家赶。生怕太累了,手拿滑了碰到或掉地上。

      快到村口的时候,我们爷俩都松了一口气,这时一条大黄狗从小胡同里窜出来。疯狂的直接向父亲这边扑来,我一看完了,这一扑神像不碎也得碰坏,走了半天白费了。父亲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惊在那里。

      突然我听见熟悉的一声叫唤,是小狼!它一直以来都是村里的狗老大,虽然没有那对吓死的犬牙,但它的霸气还是非常盛的。它仿佛知道父亲有危险,一下子把大黄狗扑倒,用嘴狠狠的掐住了它的脖子。大黄狗一动不动,并发出了求饶一般的闷叫。

      这时母亲来了,她把小狼撵开了,怕真的把大黄狗掐死。过来说道:“你们爷俩这么早出去才回来啊。”估计是母亲等着急了带着小狼来村头迎我们呢,幸亏小狼突然的出现,要不刚才真是没法收拾了。

      回家后,父亲按照九姑娘的嘱咐开始安坛,我们娘俩就跟着他打下手忙活着。他用鲁班尺量着香炉和神像之间的尺寸,又量了桌子椅子什么的,反正我看他是在炫耀自己的鲁班尺。

      鲁班尺顾名思义传说是鲁班当年当木匠的时候用过的,刻度下有各种记号,比如富贵、官运、横祸、破财什么的我都记不清了。后来父亲也拿着他给人家看宅子用。忙活了一天,总算是弄的差不多了。

      第二天是个好日子,父亲准备了一只大公鸡,用针扎进公鸡的鸡冠子里,往碗里滴了几滴血,和朱砂掺水混在一起,用一支毛笔沾了沾,写了一张符,然后烧掉,念了些经文,说是开光。然后开始烧香,香炉里的香灰是父亲从九姑娘家里取的,不然香在里面站不住的,这也算是给九姑娘增加修行。我又在门口放了鞭炮………

      父亲算是正式开张了,可是没有人来啊。我等了一中午,还想看父亲怎么给人家破解事呢。我有点失望准备去找小狼玩,突然村里的一个老太太由她孙女领到我家,跪在神像面前就磕头。

      父亲问她怎么了,她说:“清早还好好的,中午突然啥东西也看不见了。”

      父亲按套路烧起香,然后坐到西边的座位上。西边的座位都是香官专门的座位,而东边当然是黄奶奶的了。我有时候好奇的很想坐到西边感受一下,却一直没有勇气,弄不好父亲会生很大气的,那天的李老太婆就是个例子。

      父亲坐好后说道:“我给你看看。”然后打了哈气,眼皮一翻,仿佛真的能看到过去……

      父亲的坛位属于正神,好像指天上的神吧。我们农村有很多人顶的是在人间修行的仙。比如大家所熟知的狐仙。那种神一般也能给人破解事情,但下坛的过程有些恐怖,据说会喝几斤白酒,然后疯癫的乱跳乱蹦,后面我还会具体给大家讲。

      那个看不见东西的老太太到家里来后,父亲烧过香,开了天眼看了一会说道:“你得罪东西了!”老太太慌忙的说道:“我一个遭老太太能得罪谁啊?还请黄奶奶明示啊!”

      父亲这时掐了一下手指,然后在神像前行了个礼,闭了一会眼说道:“早上,你用棍砸东西了。”

      老太太这时恍然说道:“是长虫!幸亏没砸死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长虫是我们那里的土话,就是蛇。开船的人如果有水蛇爬到船上,他们就以为是龙王爷来了,放鞭炮请走它。蛇和龙好像是近亲吧,身体上附着灵气,所以这种东西碰不得。

      父亲这时说道:“那种东西怎么能碰呢?以后遇到,请出去就可以了。阿良他娘,快叠些银子来!”母亲就拿了些铂纸叠了一纸盒箱银子。像这种蛇灵是没有资格享受金子的待遇的。

      父亲拿了个铁盆,在门口焚掉了,口里说着:“凡人不懂事,得罪您了,给您送点银子,别为难她了。”

      老太太过来,在那也念叨着:“您老人家别怪罪,您老人家别怪罪……”

      父亲让老太太把眼闭上,在香上捧了一把青烟,然后放在老太太的眼上。这样连捧了三次后说道:“睁开吧!”老太太睁开眼后惊呼道:“开见了,开见了。谢谢师傅,谢谢师傅。”说着忙向着神像磕头。

      老太太走的时候要给些香火钱,父亲推脱再三不要,后来要了几毛钱算是个意思。后来谈到父亲为什么第一次就这么熟练,父亲说有神仙点化,教他怎么做。一个坛位一个师傅,而师傅破解事的方法往往都是不同的。父亲还说咱家的奶奶给人免灾是最厉害,最专业的。我和母亲都是相视一笑。

      父亲的香火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

      有一天晚上,我们一家都已休息,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父亲起床开门一看是二虎哥,问道:“二虎,怎么了?”

      虽然是晚上,但能看到他急得满头大汗,说道:“叔,你快去看看吧!我爸快不行了。”

      二虎哥,在前面提到过,在爷爷葬礼时,用肩膀顶住棺材没落地的那个青年。由于上次的恩情父亲感觉一直是亏欠他的。

      这时我也穿上衣服跑了出来,父亲说道:“阿良,到屋里把我的包拿来。”父亲把法事用的东西都放在一个包里。我跑到屋里,拿着包跟着父亲跑向二虎哥家。二虎哥在路上说这几天父亲身体一直不好,今天突然好像疯了一样。

      一路狂奔,在二虎家门外便能听到里面的吵闹的声音。我们进到屋里发现二虎哥的父亲在那里又哭又闹,眼神恐惧,脸色铁青,上面还有指甲的划痕,二虎哥的母亲在一旁吓傻了一样。

      父亲焦急的问道:“嫂子,怎么样了?”伯母看见我们来了,带着哭腔说道:“阿良他爹,你们可来了,快来看看吧!”

      我看见伯父身边有一个青色的影子不停的乱转,伯父可能是被脏东西缠住了吧,父亲从包里拿出法器。用毛笔沾了些红色的东西,写了一张符,点燃后,往伯父身上挥打。我看见那青色的影子好像根本不害怕,就是不离开。父亲惊道:“好大冤气!”

      我身上的狼牙又发出了炙热,我拽下来递给父亲兴许能帮下他的忙。父亲摇摇头,并没有接过去。父亲这时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血重新写了一张符,然后往伯父身上再次挥打。那符刚一接触到青色影子的时候,迸出一片火花。那青色影子好像吃痛一般顺着窗户飞窜出去了。

      这时伯父一下子安静下来,脸色由铁青变得苍白,不一会就睡着了。父亲擦擦脸上的汗,问伯母道:“大哥得病之前去哪了啊?”伯母回忆一下说道:“他每天都去干活,那天回家晚了一会,回来后说自己不舒服,然后就卧床不起了,我还以为他受了风寒,每天熬药,可是越来越严重,今天就这样了。”

      父亲本想再问一下伯父,可是看他睡着了就没再追问。父亲对伯母说道:“大哥是不是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啊?”伯母想了想说道:“没有啊,只是最近有人想买我们那个老宅,人家问了好多遍,他一直没答应。”

      父亲说道:“大哥的身体被很邪恶的东西缠了几天,要不是治的及时,今天恐怕就…现在还很危险。明天我给他过阴寻魂,你准备四十九根蜡烛和一块没用过的红布。明天我晚上十二点过来。记住明天千万不要喂他吃西。能不能逞下去就看大哥的造化了。“

      伯母听了这一切,又惊又怕,并一一的答应了下来。

      回到家后我给父亲的手上了点药,便睡觉去了,半夜醒来发现父亲还在那里沉思,我意识到明天办的事情可能很危险。

      伯父当天虽然是治好了,可是父亲知道他的一大半魂魄被那个恶鬼挤进了阴间,如果不及时带出来的话,终免不了一死。

      父亲顶的神是黄奶奶,掌管着人们的平安、富贵,有人遇到什么劫难父亲就会给他破解掉,保人平安,所以一直以来香火比较旺。但对于这种必须通过“过阴”、“寻魂”的方法才能治好的例子,父亲向来是比较棘手的。我也感到神仙也不是万能的。

      “过阴”就是香官的魂魄进到阴间做些法事。“寻魂”就是将人的灵魂从阴间里带出来。这种事情是由“阴司”所掌管,都是有定数的,也是上天安排好的。“阴司”是掌控着人的寿限和生死的冥神。如果轻易去改变的话自己就会得到相应报应,修行会大减,也会影响到后人的命运。但父亲和伯父关系一直很好,二虎哥对我们家也有恩,所以父亲那晚几乎是一夜未眠。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我发现父亲变得憔悴了很多。他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叹了一口气说:“阿良,今天跟我去九姑娘家一趟。”我望着愁容满面的父亲点了点头。我想父亲应该是想去请九姑娘帮忙。

      我和父亲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九姑娘家的时候,发现门是在外面锁着的。一直以来九姑娘在家很少出门的,可是今天怎么突然出去了呢。我有些不甘心的在门上用力的敲了几下,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阿良,咱们走吧。”

      回来的路上父亲一言不发,我感觉到父亲面对着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鬓角生出了几缕白发,我内心顿时感觉到一阵酸楚。我当时就想:父亲的修行破了可以再重新补回来,过程虽然艰难点,而以后对我的影响我甘愿为了父亲而承担起来。

      当我们来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家里好像来了客人。这个时候谁会来呢?当我们走进屋里,父亲突然惊叫一声:“九姑娘!”我当时很是惊奇,九姑娘来了,路上怎么会碰不到呢?

      我看见九姑娘身边还有一位长相极为丑陋的女人,简直就像个母夜叉,但在她身边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她们正在和母亲交谈着。父亲用激动的语言说:“阿良,快去给九姑娘倒茶,用上好的茶叶。”

      九姑娘看见我爷俩回来了,站起来说道:“怎么?没找到人吧,我就知道你今天得去。”还是九姑娘的修行高啊,竟然算出我们去了她家。父亲一笑说道:“让九姑娘见笑了。这位是?”那个丑陋的女人站了起来,九姑娘说道:“这是我师妹,鬼婆婆。”

      我一听这名就能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九姑娘接着说道:“今天烧香,算出你今天有事过不去,所以去请了我师妹来,她也许能帮到你。”父亲这时非常感激的给九姑娘和鬼婆婆一人端了一杯茶。

      我这才想通为什么在路上没碰到九姑娘,原来是从鬼婆婆家来的。

      九姑娘和鬼婆婆同出一个师门,九姑娘顶的是正神,而鬼婆婆顶的是阴司。我想鬼婆婆长成这般,上辈子是不是阴间里夜叉之类的神转到人间来的吧。

      一般香官见面后都会先对坛。父亲那天也和鬼婆婆对了一次,父亲的声音还好听点,而鬼婆婆那阴阳怪气的调,让我听了感觉实在是不舒服。

      对坛过后,父亲将伯父的事情向鬼婆婆说了一遍。鬼婆婆说道:“唉!好长时间没做过这么棘手的活了。”鬼婆婆要求用一下父亲的坛位。

      鬼婆婆点了七根香,插在中间的香炉里。两边数也没数的各点了一把。行过礼,然后坐在西边的座位上,开始掐指、做法事。

      忙活完一阵后鬼婆婆说:“我问过下面了,寿限到了啊。”父亲急切的说道:“鬼婆婆,你看这人都救个差不多了,能不能让下面再宽限些日子。”鬼婆婆说:“这个不好办啊!”父亲又陷入了焦虑。

      九姑娘这时说道:“师妹啊,你今天都来了,这样不太好吧,你再给下面说说吧。”鬼婆婆说道:“不是师妹不想救啊,可是下面如果通融了,破了定数对咱们都没什么好处的。”九姑娘接着说道:“阴司的事,我不太懂的,可你今天总得有个办法吧,师妹!”

      鬼婆婆牵强的一笑说道:“办法倒是有一个,但他只能做个半魂人。”半魂人就是人身上的灵魂只剩下一半,这种人生命力很弱,让一些邪路的东西很容易钻了空子,比如一些孤魂野鬼附体,或者让狐仙之类的东西缠上。这种人也能只维持几年的生命,也就适合在家呆着,或者找神坛庇佑着。

      父亲听后说道:“也只能这样了,先救人再说吧,那咱们怎么给下面交待啊?”鬼婆婆说道:“现在下面知道魂魄已经在阴间了,但是人还有一点气息,咱们再从阴间里挤出半个来,再打点一下下面就应该问题不大了,也不算破了规矩。今天晚上十二点极阴之时,我进去挤,但我挤出来你能放上去吗?”

      九姑娘说道:“这没问题,你只要挤出来我便能放上去。可是你自己能行吗?”鬼婆婆看了我一眼笑道:“让这娃娃和我一起吧!”

      我听后吓了一跳,怎么扯上我了啊?但是事情到这个份上了,为了父亲,为了伯父,为了二虎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我一直不停的鼓励自己:怕什么啊,女人都不怕,我一个男人怕什么?

    • 0
    • 0
    • 0
    • 13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nightmote
      nightmote
      2分钟前 (电脑端)
    • 美琳
      美琳
      5分钟前 (移动端)
    • 宿年
      宿年
      7分钟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8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2分钟前 (电脑端)
    • 鬼哥
      鬼哥
      16分钟前 (移动端)
    • 哇拉拉
      哇拉拉
      18分钟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21分钟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