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查看作者
  •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2)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2)

      母亲并没有松开剪刀,脸色冲出一层怒气,冷笑一声,竭斯底里大吼道:“九姑娘,你口口声声为人消灾解难,现在却难为一个孩子,你还算什么香官,枉你烧了这么年香,你别在这玷污神明了。今天你安也得安,不安也得安。不然我就死你这。”母亲说完额头的青筋暴露。平时温柔和善的母亲竟想不到现在竟如此泼辣。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2)

      母亲拿起剪刀对着自己的喉咙,我本想去抢过来,可是那刀尖刺进肉里,我怕一抢再伤着母亲,一时呆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九姑娘脸上划过一阵不屑,说道:“哼!拿死来吓我吗?随便你怎么样,今天这个坛我就是不给安!”我本以为母亲那疯狂的吼叫能吓住她,可是现在看来事态好像更严重了。

      这时母亲眼里充满血丝,说道:“好!九姑娘,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今天我就先把你杀了。”母亲的表情告诉我她今天真的要拼上命了,事情这样下去母亲肯定会闯下祸,女人急眼了真不是闹着玩的。

      九姑娘猛得站起来“哈哈哈哈”狂笑几声,这笑声仿佛是地狱的衰曲,现在想想都感觉毛骨悚然。笑完后她又颓坐在椅子上,耷着头,脸色阴森,眼神黯淡说道:“杀我?杀吧,我全家都让人杀干净了,留我一个老太婆干什么?我全家都让人杀干净了,留我一个老太婆干什么……”她就这么一遍一遍念叨着这两句话,好像勾起她的伤心回忆。听着他鬼叫一般的念叨,感觉一股凉气从背后袭来。

      九姑娘用双手用力的撕抓着自己的头发,突然发出狼嚎一般的哭喊。并从椅子瘫倒在地上,然后哭的更加伤心。这眼前的一幕我更加不知所措了。这时母亲丢开手里的剪刀,过去劝她,九姑娘孩子一般的在母亲怀里痛哭。母亲也哭着说道:“谁让咱们都是苦命的女人啊。”我看着这场面不知道该干点啥,于是我出来给她喂喂猪吧。

      下午,母亲在九姑娘家做了饭,九姑娘狼吞虎咽,说道:“以前都是他给我做饭吃,现在天天吃的给猪食一样。”母亲说道:“家里就你自己,也没什么收入,养几头猪,真够为难的了。”突然想到我们还带着辣椒呢,于是我跑过去拿了一把放在桌上。母亲接着说道:“这是自家种的,家里穷,带点这个,您偿偿吧。”九姑娘说:“喂猪喂得我吃什么都一个味,你们拿回去吧!”我从桌上拿了一个让她偿偿。她勉强的接过来咬了一口,嚼了几口,突然说道:“水水水!”她端起水猛灌几口,然后说道:“这么辣!这个我留下,这个我留下!”

      临走的时候九姑娘说道:“明天带他来吧!那个哑小子你过来!”我走去,她又拿起剪刀,我想不会是还想要我的眼珠子吧,我本能的往后一躲。她说道:“躲什么?过来!”我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她拿着剪刀把我脖子上的狼牙剪下一个,说道:“这东西要这么多没用,你带一个就行了。”虽然这是爷爷留给我的,但看在她给父亲安坛的份上就给她一个吧。后来才知道没沾过血的狼牙没有邪气,做法事的时候能事半功倍。

      第七章

      九姑娘在家里排行老九,父母一直想要个男孩,生到第九个的时候还是个姑娘。生下九姑娘后父母并没有懊恼,而九姑娘的懂事、聪明、漂亮让父母感到欣慰。但九姑娘十七八岁的时候突然就疯掉了。虽然九姑娘那时很漂亮,但没人愿意娶一个疯子。后来不知道经谁介绍,半哄半骗的嫁到这来。他男人是个孤儿,从小孤苦伶仃,那个吃不上饭的年代他活脱脱的就是个乞丐,有时还跟地主家的狗争食吃。

      九姑娘嫁过去后精神还是一直恍惚,但有时却很正常,也知道自己嫁了人。正常的时候九姑娘就给她男人说几句贴心的话。晚上睡觉老是呓语着什么神啊鬼啊的。她男人一直以来都是受人欺负的,虽然九姑娘只说几句暖心话却激励了他好好干,并多方打听有没有治这病的办法,后来不知道在哪个道观里请了一位师太帮九姑娘安上了坛位。

      九姑娘一直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她清醒后,知道了这一切,对自己的家人非常的气愤,虽说现在也没什么不好,但当时家人的决定确实让她伤了心。而对自己的男人非常的体贴入微,后来生了一双龙凤胎。

      坛位安好后,香火一直很旺,每天去她家破解事情的人落绎不绝,九姑娘看见穷人什么东西也不收,甚至还救济他们,富人来时,铂纸、香烛钱一分都不免,在当地传为佳话。

      可惜好景不长。没几年,一个秋天的傍晚,几个衣着光鲜的人走进她家,拿出一捆钱扔在桌子上。九姑娘意识到来者不善便说道:“给香钱就行,用不了这么多。”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说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今天找你办的事不是一般的事。”九姑娘说道:“什么事也用不了这么多钱。”那个人往门外看看并没有别人,干咳了几声说道:“我让你破一个村子的风水,村里的人都死了才好。”

      像这种正经的坛位只会给人成事,不会坏事。否则几年的甚至几十年的修为全都付之东流,而且子孙后代将会遭到报应,弄不好自己也会万劫不复。但有些人确逆天而行,为了钱不顾什么轮回报应,顶一些邪神,那天的李老太婆身上就有三分邪气。

      九姑娘自然知道这一切,她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冷静的把烧点上,开天眼一看那个村里民风纯朴,人们勤劳善良,村里的地下好像有什么东西。九姑娘说道:“这事我办不了,而且这种事我们也不会干。”那人说道:“哼!办不了?九姑娘我们早就打听完了,这方圆几百里的地只有你的坛位能震的住那个村。”

      双方激烈的争吵后,九姑娘软硬不吃,硬是把他们退回去了。后来那个人留了一句:“好!你一天不答应就让你家鸡犬不宁。”

      那几个人走后没几天,两个孩子溺死在村外的泥塘里。九姑娘自然知道是那几个人干的。悲痛欲绝,哭的死去活来,整个人变得有些精神失常,但和当年闹坛的时候不一样,后来她看见谁家小孩便要上去抱抱。她男人并不知道这前因后果。

      那几个人又来了一次,九姑娘说道:“你们这些人,坏事干尽,会有报应的。”然后又哭又笑,几个人看她没有意思回头,而且有些疯癫,便走了。

      后来听说那个村子里发现了煤矿,并花了一大笔钱把村子里的人安置到了别处。九姑娘这才把事情告诉丈夫。他丈夫拿了把刀去了煤矿上,然后再也没回来。

      后来煤矿出了事故死了很多人,被迫关闭了。

      九姑娘承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之后,便不再给人破解事。自己买了几头猪喂,每天喂完就打,一边打一边骂:“上辈子不好好做人,这辈子做猪,你们活该挨打。”身材日渐浮肿,而且心里有些扭曲,让我挖眼睛也是因为嫉妒我们一家人。

      我听后心里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同时有些害怕父亲以后会不会也遇到这种事呢。<
      晚上再更新吧,弟弟要玩电脑了。今天正好周六,抓紧时间多写写,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大家多留言,提提意见

      第八章

      第二天,阳光格外地好。我们一家三口很早便出发了。

      九姑娘见到父亲时,脸上闪过一丝异样。九姑娘用那种的方法将香点上,不过中间的香炉点的是六根粗香。她坐到西边的椅子上问道:“十三岁的时候你遇到什么难了?”

      父亲一脸惊愕说道:“没有啊!”

      “再好好想想,有关于水的”

      “哦!对了,那年我去河里洗澡,突然发了洪水,将我冲出二百多米吧,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爬了上来,没淹死,感觉自己就是沉不下去。”

      “嗯!过来磕头谢过师傅”他们称神都叫师傅

      父亲行这礼后,九姑娘接着说道:“下面有龙王托着,你前世是水里的一个神将,由于犯了事到人间来赎罪!”。

      人都是有前世的,所以父亲一直教导我行善积德,下辈子就能说话了。我只是一笑。有的人以为这辈子即使做了坏事,下辈子都不记得了,管这么多干吗?在这里我想说一下,如果有一天你失忆了,只是脑子记不起以前的事,但是你还是你,那和转世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呢?

      九姑娘走到里屋拿出了一件衣服让父亲披上,那件衣服是很古典的那种,和以前皇帝赏的皇马褂差不多。点了一根香让父亲左手拿着,右手做成莲花指,闭上双眼。九姑娘说道:“先把天眼给你开开吧,但是能不能开的了,还看你的造化了,这期间不要睁开眼睛。”

      父亲就这样坐着,九姑娘写了一道符,引燃后,在父亲的头上转,口里念着我听不懂的经文,符烧剩一点的时候,九姑娘将它向上一抛,那符就在父亲头上飘转,等烧成了灰才落了下来。九姑娘就这样不停的做法事,估计法事消耗的功力很多,九姑娘的满脸都是汗。

      父亲手里的香烧到一半的时候,还是没有动静。九姑娘有些着急了。她又点了六根红香在香炉里,然后又做了一套法事。这时我看见父亲身边金色的影子不停的移动。

      这时突然父亲嘴里哼了一声,然后全身颤抖起来,豆粒大的汗珠不停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九姑娘一看有了反应,便坐到椅子上,九姑娘和父亲便用经文对起话来。

      他们称这种对话叫对坛。应该是神仙之间相互交流的意思。他们说的我肯定是听不懂,但好像两个熟人一样的聊着家常。

      等父亲手里的香烧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也不聊了。这时九姑娘还原到原来的语气说道:“把眼睁天吧!”父亲睁开眼后,脸上浮现的全是惊讶。九姑娘问道:“我屋里有什么啊?”父亲用颤抖的语气说道:“神仙!”

      九姑娘说道:“嗯,你的天眼是开了,你顶的神是黄奶奶!”

      黄奶奶在神界算是有名的了。玉帝、王母、赵黄天尊里的黄便是黄奶奶。这都是香官们耳熟能详的神。我才想起家里东边的椅子上有一个拐棍,原来是给黄奶奶准备的,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啊。后来父亲口中老是挂着一句话:再大还能大过黄奶奶吗?我只是一笑点点头,向他投向赞同的眼神。

      九姑娘接着说道:“你必须在家请个神像,不然黄奶奶没有地方住啊,还有,再买三个碗,旁边放两个小的,中间放一个大的,你前世是个水里的神,在八仙桌下也放个碗吧,每天三顿饭,中间碗放六根金条,旁边各放二十二根,东边是莲花香,西边是把门香,下面的碗盛清水,每天换一次。初一、十五都烧六十金子和六十银子。”

      让我给大家好好解读一下这段话。神像好比是神的家一样。而碗并不是真的吃饭的碗,而是香炉,金条是香。六根香是“天香”的意思,并不是每个香官都能烧六根香,据说只有顶那几个神位很高的香官才有资格。中间的六根是给黄奶奶的,而东边的二十二根莲花香是给黄奶奶座下的小神的,而西边的那二十二根是给三界之内那些有灵性的东西,包括狐仙、怨鬼、蛇灵,算是给他们的过路钱,疏通他们不要挡路。银子就是铂纸叠成的四楞八角的东西,而金子的叠制过程比较复杂,是一种金灿灿的铂纸叠成立体的元宝形的东西。

      父亲问道:“那去哪里买神像和碗呢?”九姑娘一笑说道:“神仙自有点化……”

      我们一家人和九姑娘告别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用慈祥的眼神看着我说:“如果我的孩子没……”然后她就有些哽咽了。回过身后将门紧紧的关上。真是个可怜的女人,我的泪也在眼圈里打转!后来每逢年节我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看望她。

      回到家后,父亲早早的睡下了,估计是太累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父亲便跑到我房间里把我推醒,这几天的经历使我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便从床上跳了起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父亲说道:“阿良,走!跟我去买神像。”我这才慢条斯理的将衣服穿好,父亲拿着一大块红布站在床边,一直催。

      父亲带着我来到县城,我们在大街小巷乱窜,也不见什么卖神像的,走到一家包子铺边上,我肚子有点饿了,便拽了拽父亲的衣服,指着包子铺。父亲一笑,便进到铺里吃起了包子。

      父亲看着我吃着,自己在那里嘟囔着:“昨晚告诉我就这附近来着。”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只顾着大口大口的嚼着包子。

      父亲结账的时候问:“请问你们这附近有没有卖神像的啊?”那个老板看了父亲一眼,说道:“没有!哎,对了!几年前倒有个孙老头,可现在年纪大了早就不干了啊。”父亲应了一声离开了。

      没走几步,突然又折返回来问道:“那您能不能给指条道啊?”老板说:“前面左拐第二家就是了。”父亲谢过老板,拉着我就快速往老板指的方向走去。

      走到他家门口,父亲打量了一翻这宅子,说道:“没错,就是这家。”他敲敲门大声问道:“孙老爷子在家吗?”里面有一个苍老但洪亮的声音传来:“进来吧。”我们一进门便看见一个精神抖擞的老头。他看见父亲像看见老朋友一样,说道:“等候多时了,来吧来吧。”而父亲只是微微一笑。

      他把我们引进里屋,里面很是壮观摆的尽是些神像。各式各样,都落满了灰尘,显然是很长时间没动过了,但我还是走去好奇的把神像都想观赏一遍,恐怕落下哪个。而父亲扫了一眼说道:“孙老先生,怎么竟给我看些剩的啊。”那老头爽朗的笑了一声说道:“难道今天你是来请它的?”说着他打开角落里的一个柜子,父亲过去一看,里面有一尊金光闪闪的神像,身上披着黄色的缎子,是个老奶奶,而且还拿着个拐棍。我想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黄奶奶了吧。

      父亲惊喜的看着神像,眼中发出激动的光芒。孙老头说道:“这神像从我干这行一直没人请啊,今天终于等到了,也算功德圆满了,可喜可贺啊!”父亲说还要几个碗。孙老头有些为难了说道:“碗?没剩下几个了啊。我给你看看!”孙老头从另一个柜子里拿出来了几个说道:“都在这了。还剩下三个小的了。”

      父亲说道:“不对,应该还有个大的。”孙老头为难的说道:“真没了,我还能骗你不成。”我一想九姑娘嘱咐桌子上放一大的两小的,桌子下放一个小的盛水。现在好像就缺一个大的了。

      父亲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我想也许这碗得到别处买吧,可是没道理啊。

      父亲说:“好吧,那先买这些吧!老先生一共多少钱?”孙老头呵呵一笑说:“一共九块九毛九分钱,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也不行。”父亲哈哈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直接放在桌子上说道:“正好的!你数数吧!”孙老头拿过钱怀疑的数一遍,然后吃惊的说道:“果然一分钱也没差!”

      父亲从柜子里小心不能再小心的抱出那个神像,放到桌子上,擦了一把汗。用自己带着的红布将神像重新又包了一重。我则拿着三个香炉,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父亲突然快步的又走向那个柜子,翻动了几下,朝柜子“哈哈”笑了几声……

    • 0
    • 0
    • 0
    • 17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25分钟前 (移动端)
    • 竹子
      竹子
      28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42分钟前 (移动端)
    • 花七爷
      花七爷
      1小时前 (电脑端)
    • Jacky.Ling
      Jacky.Ling
      1小时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2小时前 (移动端)
    • 灵异小队
      灵异小队
      2小时前 (移动端)
    • 心学修心
      心学修心
      3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