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查看作者
  •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5)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5)

      前面有朋友提到一铁锹下去骷髅头肯定会碎掉的,这个没错。但那位老乡敲到的并不是骷髅头。

      一阵慌乱,洞里的的人也费了一番力气才从洞里爬出来。派出所就在附近,很快就有警察到场了。随着消息的传开,这里的人也越聚越多,都在猜测这里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

      我们那里派出所的都是些粗人,这么多人面前总要有所为吧,总不至于像现在一样睁着眼睛做点事情就要钱吧。写到这里,我得把心里的不爽写出来。那个写刑警故事的我也看了一点,感觉警察都是好人啊。可我们那里的警察怎么那么的不如人意呢,电影院来场歌舞希望他们来维持治安(我们那里治安实在是差),爸爸带着一条烟过去求他们,他们眼睛一翻,说是一千块就过去,这些土匪!

      接着说事情吧。

      派出所的人在洞里翻了半天,终于有了结果——就一个骷髅头和一顶钢盔。再往下挖也没挖到什么东西。所以前面朋友误认为铁锹下去是敲到骷髅头了,其实猜错了,前面写的时候就写的“有点像个球形的东西”其实是个钢盔,而骷髅头就盖在钢盔下面。

      这看起来像是一件刑事案件,但从钢盔上分析,这个头埋在这个下面少说也有点年头,而且这种地方突然挖出个钢盔确实匪夷所思。这事情很快就惊动了上面,上面派人下来要查个水落石出。

      那几天电影院是很热闹的,但我内心的恐惧感却增加了不少,感觉每天就坐在一个骷髅头边上吃饭,怎么不慌啊。不过在这丝毫没有影响我和弟弟捡废铜烂铁,而每天捡点废铜烂铁换成钱后那种暗喜也或多或少盖住了一些内心的恐惧。

      警察最终还是有结果的,他们的结论说挖出的钢盔是抗日时期小日本鬼子的装备,在这么个地方怎么有这么个东西却是个谜,无法解开。

      但是这几天可以明显感到奶奶心情很糟糕,当时我在想可能是奶奶觉得住的地方挖个这东西出来不舒服吧。

      但很快我就知道我猜错了。

      那几天奶奶心事重重,也不出去打牌了,晚上吃晚饭就早早的回到了计划生育楼发呆,连自己最爱看的《新白娘子传奇》也不看了。看在眼里,我总觉得不大对劲,但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不过后来奶奶还是给我说了这么一件事情。

      有心的朋友应该记得我前面曾经说过我在这里贴过一篇名为《求高人看看下面这些事情,该怎么办呢》的帖子,里面曾提到“我奶奶的前夫被小日本炸死的,生有我姑妈。我爸爸是我奶奶再嫁后生的,不是前夫的儿子,是我现在爷爷的儿子”。

      这些事情具体发生在哪年哪月我不知道,奶奶也没说。

      那时候在这边的沙口村有个碉堡,里面驻扎了几个日本鬼子。日本鬼子刚开始小心得很,很少出碉堡游荡,而靠这么几个小日本鬼子想要扫荡也形不成规模,所以一切暂时都比较安静。

      当然,一个地方突然竖起来这么个碉堡,老百姓当然也是如见瘟神般“敬”而远之,唯恐避之不急啊。小日本的劣根性就是自大,感觉没人去惹他们就是怕他们,慢慢的他们就开始尝试着出去荡荡。

      首先他们是两三个人扛着枪出门溜达六大,偶尔到某个老百姓家去串串门。老百姓毕竟不都是八路,他们只要小日本不过来伤害自己,留着小日本吃顿饭也就随便的事情。当然这也不能怪咱们的老百姓的。日本鬼子看到我们那里的百姓这么友善,而且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

      再后来,日本鬼子发展到敢单个单个的出去串门了,他们真是忒大胆了,还真忘记他们现在待的地方是湖南了。

      湖南不缺有种的人。这里要提到的这个人虽然称不上好人,但确实是个有种的人。从奶奶的描述来看,这个人长得很猥琐,脸上有块疤,人喜欢偷鸡摸狗,打架斗殴,还爱撮别人家的东西,又霸得蛮,所以人称“撮蛮疤子”。而且撮蛮疤子有个特殊爱好,喜欢随身带把刀防身。

      有天傍晚,撮蛮疤子在外村一个朋友家酒足饭饱后,趁着酒意正浓,哼着小调在村外的小路上滋润地漫步。他远远看到有个小日本也像他一样在路上晃悠,一看就知道又是侵略了那户老百姓家的晚饭的。借着酒劲,想着小日本在我们那里作威作福,心里那个气愤啊。于是他开始大胆的想着如果干掉这个日本鬼子会有多难。

      喝多了酒就很容易被酒劲带着走的,他就带着这种令人激动的想法一步一步的朝日本鬼子走去……

      小日本看到咱们友善的老百姓朝他走去,还估摸着又有什么败类要向他献殷勤了。小日本鬼子用蔑视的神情吊儿郎当的看着正朝他走去的撮蛮疤子。

      撮蛮疤子看到小日本这副讨打的神态,心里的狠劲都涌出来了。离那小日本鬼子没几步了,他开始加快步子朝小日本鬼子猛冲,手中的刀也亮了出来。小日本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归西了。

      撮蛮疤子不经意作了一次民族英雄!

      不过,等撮蛮疤子真的把小日本干掉他又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他那个紧张啊。越紧张越无头绪,加上本身大脑简单,所以他想想把这个小日本的脑袋给割掉拿走扔掉应该就没人知道这是个日本鬼子了。

      前面也说了,喝多了酒很容易被酒劲带着走,什么事情没想明白就开干,撮蛮疤子也一样。想到作到,撮蛮疤子很快就把小日本的脑袋给宰了下来。他把这个日本鬼子的脑袋装到钢盔里提着就开始逃。

      不过撮蛮疤子想想自己作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就这么走掉了似乎对不起自己,所以他干脆提着这个脑袋和钢盔去村里摆一摆。村里的其它老百姓看着心里当然爽,但毕竟怕惹火上身啊,也都只是看看,并没有人表扬咱撮蛮疤子。我想他也够猛的,要是村里还有小日本鬼子他可能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啊。

      撮蛮疤子在村里晃荡了一圈后就逃了,没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但沙口村的灾难猜才刚刚开始。

      当天半夜日本鬼子发现还有个鬼子没回来,估摸着出事了。形势立马紧张了,这几个小日本全副武装开始在进村找人。但他们在村里挨家挨户搞了一晚上也没找到人。直到第二天他们才在村外找到了那个日本鬼子的无头尸。撮蛮疤子也够笨的,好歹把那个日本鬼子全身的衣服给扒了啊!

      日本鬼子疯狂的把沙口所有的人都集中起来,想要揪出“凶手”,找回那个无头鬼子的脑袋。可脑袋还在撮蛮疤子手上,那时候谁也不知道他究竟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足足一个月,日本鬼子也没能找到撮蛮疤子和那个脑袋。

      这下出大事了!

      日本鬼子的残忍立马开始暴露无疑了。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派飞机过来开炸,说是要血洗新河地区。那一次轰炸中,有很多的老百姓丧命,其中就包括我奶奶的前夫!

      奶奶讲的故事就这么多。

      从电影院后面挖出这个钢盔和骷髅头,奶奶就认定这就是当初被撮蛮疤子提着的两样东西,想起过去那段岁月,奶奶心里当然难受啊。

      不过毕竟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没几天奶奶的心情就好多了,也开始看《新白娘子传奇》了。我和弟弟听到这个故事后觉得这个骷髅头是个历史,似乎不是个让人害怕的东西了。

      不知道那个经常映在吊死人房间窗口的那个惨白的脸是不是……

      现在回过头来说说那个中石油的小年轻左量右量却量出个骷髅头的原因吧。石油探测设备是年轻人的前辈埋下的,年轻人只能凭借这个图纸来找设备。但那个年轻人作事不细,他根本没搞清楚电影院的走向。图纸上标明的是电影院的前楼,可他来到我们那里后不知道电影院前楼老早就拆掉了,误以为后面进门的地方就是前楼。所以左量右量感觉不对劲,但他又不多问,最后挖错了地方。

      而真正的埋探测器的地方早就在计划生育楼的下面。想挖都没办法了!

      从其它地方的探测器显示的结果来看,洞庭湖区没石油,这下大家都死

      关于洗澡的问题,算是留个私人空间吧,大家都能找到电影院在什么地方了,洗澡怎么洗过去看看就知道了。至于说对鬼的描述,开篇就提了,我从来就没看到过鬼,但我感受的是一种恐惧,就像大家在看鬼话的时候也会感觉到害怕一样。其实,写点东西还挺费尽的,从头到尾都是鬼来鬼去又担心朋友们腻烦,不写又觉得可惜,最终还是放弃写一些重复发生的东西,写点小故事吧。

      五一节全力弄装修,拼电器和家具了,更新与否还得看到时候的状态了。这里顺便提一下,刚才看了一篇文章,变个小虫子在跟人火拼了,我很想在里面说几句,但没有开口,其实我是愤青!

      还有上面说脏话的,他可能不知道我文字没回复他,但我心里咒骂他很多遍了,为什么,因为我是愤青啊,愤青受不了挑衅的。但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在尽量保证文字中不过多掺杂脏话,所以还是忍了!

      不过我不是搞推销的,又不是什么绅士,所以我不需要有多么虚情假意的宽广心理,那时Q哥干的事情。

      想到什么地方写到什么地方,这个帖子最终的走向就是完蛋吧。因为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差不多快完蛋了。我有生以来写了40页了,我满足了。

      今天还是顺着时间来写吧。

      暑假一过,姨父所在的教育服务队腾出了一间房子,姨父姨妈没几天就搬过去了。而计划生育楼本来安排给我家的房间也因为有新的乡丁过来被回收了,弟弟又得去电影院后楼受难了。其实在那里看到点什么已经是见怪不怪的。惧怕而夹杂着激动的恐慌感也组建变成了单纯的恐惧感觉。这些就不写了。

      由于我基本上是一个月回家捞一次救身圈,再加上我在学校成绩又非常一般,所以能回家不去想学习上的事情真是很爽,对于电影院里其它“住户”的恐惧感倒褪去很多,也可能是自己成熟了吧。但还是有些事情让自己害怕,而这种害怕并不是来自对“他们”的恐惧,而是源于对失去亲情的畏惧。

      其实外公逝世对我心理冲击非常非常的大,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至亲的人离我而去。每当逢年过节经常看到外婆因为想念外公而伤心痛哭也使我第一次感觉到“死”的真正含义。我也开始感觉到外婆和奶奶都老了,爸爸妈妈也即将苍老,真的很害怕失去他们。

      那个时候奶奶已经70多岁了。随着姨父妈妈的去世、外公的去世和奶奶哥哥的去世,奶奶对自己的生后事情逐渐关心起来了。因为那个时候天天宣传火葬什么的,奶奶担心自己百年后爸爸会把她老人家送去火化,又担心到时候爸爸不会允许作道场。

      其实前面很多朋友都提到我们家为什么不找道士啊什么的,因为我爸爸不相信这一套。而事实上,作这些的基本上都是骗钱的,也没什么用。而平时从闲谈中来看,爸爸似乎很支持火化啊、丧礼从简,所以奶奶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可奶奶又不愿意明着对爸爸说。所以奶奶一直在想着怎么让话题自然而然的转到这个上面来。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5)

      其实我们搬到电影院的时候,奶奶就为自己量身定做了一套寿衣,但奶奶怕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后吓到我和弟弟,拿到手后就一直放到箱子底下,从来没拿出来过。

      那天天气不错,弟弟中午吃完中饭去学校后,奶奶就把这套寿衣翻了出来,晾在了进舞台的门前面。其实奶奶的本意是让爸爸也看到这套晾着的寿衣,然后说些什么就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那天爸爸很早出门后很久都没回来。奶奶在晾衣的地方左等爸爸不来右等爸爸也不来,所以就出去找牌打去了。

      奶奶身体很好的,麻将瘾上来了可连续干通宵的。那天奶奶手气不错,四个人单赢了她一个,其他几个老头老太输了后又想扳本不想散,而奶奶又不好意思开口散场,所以一直僵着到人家家里吃晚饭了。看着天都黑了,老哥老姐几个才意犹未尽的散场了。

      等奶奶怀着胜利的喜悦回到电影院的时候,一抬头才看到自己晾的东西还没收了,奶奶心里一紧,估摸着现在弟弟回来了,不会被这套东西给吓到吧。奶奶赶紧把这套东西收下来卷起来往屋里走。

      走到房间一看,爸妈正围着弟弟,弟弟看样子是吓坏了,奶奶进门的声音都让弟弟发抖,两只眼睛怔怔的看着奶奶。奶奶心一沉,想必是这套衣服吓着弟弟了。再看看爸爸沉着的脸拉得老长,看样子是要发火了。

      那天爸爸发了很大的火,奶奶也被爸爸气哭了。

      事实上,弟弟吓得真的不轻。那晚弟弟放学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平时弟弟都是奶奶在门口去接弟弟的,可那天奶奶打牌没能及时的回家。弟弟走到后门口,没看到奶奶,便准备全速冲进房去。到门口,弟弟一抬头却看到奶奶晾在门边上的寿服,这可是死人衣服啊,小孩子最怕这种东西了!

      弟弟赶紧往舞台上冲,边冲边准备喊“爸爸”。可他刚准备跨过门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扯着他的书包,弟弟慌乱中用手去扫那个扯他书包的手,可他拂到的确实晾着的寿服的一只袖子。弟弟惊恐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件寿衣像穿在一个人身上一样,两个袖子都朝他伸了过来。而同时一阵阴风吹过,弟弟彻底崩溃了,竟然没有力气跑也没有力气喊了,一下子瘫倒了。弟弟头晕目眩,再也不敢往后看。但他瘫的地方刚好又是舞台门口,弟弟也不敢朝舞台里面看,他在一瞬间就心力憔悴了,浑身冰凉,一动不动。

      弟弟虽然自己感觉喊不出来,其实他是由于太紧张放不开自己的嗓子了,声音只能在喉咙前低沉的发出来。

      大概过了几分钟,爸爸感觉舞台上有怪声音出来看的时候才发现吓软了弟弟……

      我回家后,听到弟弟说这件事情,听说了爸爸和奶奶的争吵,听到弟弟多次提到“死后”,我真是害怕啊,害怕失去任何一位亲人。

      去年奶奶去世后是土葬的,而且作了两天的道场,很热闹。

    • 0
    • 0
    • 0
    • 20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20分钟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21分钟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52分钟前 (移动端)
    • 白芷江.
      白芷江.
      55分钟前 (电脑端)
    • 昔客
      昔客
      1小时前 (移动端)
    • 石冈
      石冈
      1小时前 (移动端)
    • ok
      ok
      2小时前 (移动端)
    • 田夫
      田夫
      2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