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4)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4)

      要求写的东西被头头批下来重写,火了,懒得改了。还是继续来讲咱们的电影院的事情吧。

      事情发生在我和弟弟热火朝天寻找废铜烂铁的时候。那天弟弟还是那副行头,左手蛇皮袋,右手拾荒棍子,一顶草帽,一副劣质墨镜,而我像个跟班的一样走在弟弟后面。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4)

      当我们刚走出电影院后门的时候,注意到一个年轻人在电影院后面的树林里面拿着尺子走来走去,东量量西量量的。我和弟弟很好奇,走过去想看他到底在干嘛。

      走过去一看,他的设备可真多,有铲子、铁锹及一台不大但看起来很高科技的仪器,地上还摆了一张大大的图纸,年轻人正根据图纸上在测量。我和弟弟毕竟是乡下孩子,看到这个年轻人有这么个高科技仪器,对他很是景仰啊。

      我们小心翼翼的在一边看着,不知道他想作什么。当我正鼓起勇气问问他想干什么的时候,年轻人却问我们这里是不是电影院的门口。这种问题也太简单了,我和弟弟相都没想,几乎异口同声说“是的”,年轻人咕噜了一声“那就好”就再没有理我和弟弟了。

      看他量来量去也没什么其它动作,我和弟弟没了耐心,“赚钱”要紧,转身就走了。

      等我们回来吃午饭的时候,看到电影院后面的树林里面围了好多的人。我和弟弟以为那个年轻人出什么事情了,赶紧跑了过去。走近一看,现场跟我们走的身后没什么两样,而围观者大多是一些乡丁们,爸爸也在。由于是午饭时间,我和弟弟还没弄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围在这里看这个小伙子,他们就散了,年轻人在乡丁们的簇拥下吃饭去了。

      吃午饭的时候,我问爸爸知不知道那个年轻人是来搞什么的。爸爸说那小伙子是来找石油探测设备的,说是一个探测石油的设备在十几年前埋到了这个地方,现在来人要把这些当初埋下的设备都找到进行分析,看看我们这里到底有没有石油。

      整个事情就这么展开了。

      我们这个地方有可能有石油,那可是个天大的喜讯啊。乡丁们在听说后都闻讯而来,围着那个派过来找探测设备的小伙子问这问那的。要是我们这个破地方真要有石油,那在位的各位乡丁前途可非同一般啊。

      中午乡丁们带着小伙子一番湖吃海喝,等饭后小伙子要开挖的时候已经是酒劲上头,昏昏欲睡了。乡丁们一看这阵式那个急啊,都想早点知道结果,都恨不自己来挖。但都不知道那设备到底埋在什么地方,又不知道这个设备有多精细,万一一耙子下去把设备给弄坏了岂不坏了大事啊。

      年轻人也很急,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要开挖。乡丁们不敢让他在这种状态下挖,深怕小伙子一不小心把设备给敲坏了。于是商量找几个心细乡民来帮忙。我们那地方要找废铜烂铁很难,找人很容易。一下子就找来四五个乡民。

      年轻人看到来了这么多帮手,于是干脆对着一个地方一指,要乡民就从那个地方开挖。既没说要挖多大个面积也没说挖多深,更没说要找的东西是长得个什么样子的。乡丁们也管不了那么多,急忙就要帮忙的乡民开挖。只是在边上一再嘱咐乡民们挖的时候小心点,长眼点。而年轻人明显不胜酒力,很快就睡眼朦胧了,乡丁们赶紧把年轻人送到安静的地方休息去了。

      那天四五个人小心翼翼足足挖了一个下午,一个直径两三米的大洞挖了快三米,但连设备的影子都没看到。

      小伙子大概还在睡觉,在场的乡丁说明天再挖吧。一个在洞里的乡民可能心里有点不爽,自己无缘无故被征调到这里,什么都没挖出来,明天还要来,于是狠狠的把铁锹往下一凿。只听到“邦”的一声,那个乡民的手震得一麻。

      乡丁听到这个声音,十分激动又十分恼火。他以为挖到探测设备了,但这个设备被铁锹这么一砸,有可能被砸坏了。但也顾不得他多想,赶紧要洞里的乡民小心点把东西挖出来。

      当在场人的眼光都注视着这个乡民的时候,乡民开始很小心的用手来刨土。刚开始的时候,这个设备有点像个球形的东西,慢慢的把这个东西周围的土弄掉后,那个乡民一声大叫,“一个骷髅头!”

      在场的人惊呆了!

      听到这么熟悉的语气,我就知道弟弟肯定是被吓到了。而我也很害怕啊,每根汗毛都被惊得竖起来了,心理在盘算着该怎么办。

      我知道声音可以给自己壮胆也可以给别人壮胆,虽然冒冷汗,心发虚,但我还是使全力的回应弟弟“么子!么子!”。

      我马上返到厨房又拿了把菜刀,不顾一切的冲到二楼,弟弟已经开始只知道哭了。亲情激发的勇气和力量也是不可小视的,想到弟弟现在的处境,我拿起铁锤使劲的砸了一下就把拿把大锁给捶开了。赶紧把门推开,看到弟弟边哭边傻子一样的看着窗户。我拿着铁捶使劲的朝窗户的那面墙捶得“嘭嘭”的响。

      这个时候我竟然不怕了,看到弟弟还傻傻的站在那里哭,我又使劲的敲了一下床,大声的问弟弟看到了什么,没什么好怕的!我把刀放到弟弟手中,说看到了砍死“他”。

      然后我拉着弟弟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我狠狠地踢了一脚门。然后弟弟边哭边拿着刀走在前面,我像断后的一样拿把铁锤几乎是退着走的。

      下到一楼,我们几乎是冲出舞台的。出了舞台的门我才感觉到了害怕,心立马狂跳不止。

      弟弟说他等到后来有点害怕了,所以就使劲的踢门。但后来有冰凉的手摸他的后脖子,一回头看到一副白脸印在窗口上,本来就很怕,加上这么一弄,他全身上下每个毛孔无处不透着恐怖的凉意,然后就只会傻哭和傻叫!

      当天晚上爸妈很晚才回来,弟弟和我都不愿意去舞台吃晚饭,扯着奶奶在外面馆子里吃了就直接回计划生育楼了。

      前面提到舞台上我和弟弟挖的那个铁是用来镇舞台的。那是电影院刚建好后布置的,主要是因为舞台上形形色色、幻幻真真的东西多了容易有“东西”。我们那里老的电影院舞台上都有这种东西,不知道其它地方的电影院有没有。

      另外这里要说的是,舞台上出了舞台中央观众看得到的地方是木板外,其它两边和看不到的地方都是土夯实的。

      这里还没说到中石油勘测的事情,下次继续吧。

    • 0
    • 0
    • 0
    • 16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