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2)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2)

      说是被逼到电影院后楼,那自然是有原因的。

      我姨妈姨父都刚调到中心小学当老师,这个暑假前一直在下面的村小学任教。由于是刚调来,所以就暂时在学校申请了一间宿舍。说是宿舍,其实就是学校的杂物房。那个时候离开学只有半个月不到了,所以也就早点过来熟悉环境。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2)

      那几天正好是七月半,也就是民间鬼门开日子。我们那边这个时候就是为那边亲人送衣烧钱的时候了。

      姨妈和姨父刚来,学校食堂也没开,所以吃饭什么的都和我们一起解决。那天吃完晚饭后两人慢慢散步到学校,突然发现一对中年夫妇在他们宿舍房间的窗台上点着火烛,正对着窗户烧纸衣纸钱。晚上看着这种场景,那种感觉是难以描述的。姨父姨母那个气愤啊……

      冲过去质问原因。人家也振振有辞,说这个地方本来是他先父的坟冢,后来建学校的时候也没通知他们家人,他家先父的遗骨也不知道被安置到什么地方去了,所以每逢需要祭奠的时候他们家都会来这里祭拜。

      还有这种事情,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当晚姨父姨妈算是倒霉了,闻着残留的香烛味道,想着自己睡在一个坟堆上,谁能睡得着。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搬走。搬到什么地方呢?还有什么地方好搬?当然就是电影院的后楼了。不管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总比睡在坟堆上的感觉好吧。

      就这样,第二天姨父姨妈就跟我爸妈商量。这种事情对于我爸妈来说简直是喜讯啊,哪里还需要商量咯。我曾经住过的那间房就让给姨父和姨妈住了。这样,家里人气增加不少。

      到后来我去上高中,一切都很平静。

      读高中后,我基本上是一个月回家一次,回家的目的就是拿生活费。转眼就过去两个多月了,回到家看到外公外婆都在,不过这个时候外公竟然是坐在轮椅上了。家里的布局也变了。

      家里把以前的厨房间改成了房间,外公外婆就住这间。以前细毛他们住过的那间改成了厨房间和吃饭的地方了。

      外公在一个月前摔了一跤,起先也没人在意,谁知道后来感觉手脚有点麻了,外婆这才急了。子女们一合计,认为外公外婆从村里搬出来,先住到电影院来最合适,因为有爸妈和姨父姨妈的照顾。

      但这个时候大家都只是以为少让外公活动,多休息一下就可以了。谁知道又过了两天,外公竟然全身左半边都不能动了,视力也越来越模糊。这时候全家人都慌了神,往乡卫生院检查,初步诊断为慢性脑溢血。于是赶紧往县医院送,确诊为脑溢血,半身不遂了。现在每次谈到这些家里人都很懊悔当初没有尽早的把外公送医院,延误了治疗的机会。

      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一个月后,医生认为呆在医院没必要了,不如在家疗养。所以外公又从医院转移到了电影院,而且给外公买了一个轮椅,平时大部分时间外公都是坐在轮椅上休息。

      我这次回家的时候正是外公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回家看到外公这副惨状,心里非常的难受。那天吃晚饭后,当大家围着饭桌闲聊的时候,我和弟弟准备推着外公出去散散心。当我们把外公推倒舞台上,外公脑袋仰视着着二楼,突然问我们楼上那个老头子是谁啊,怎么每次都站在那个地方看着他。

      弟弟动作快,一溜就跑回了厨房。我当时真是进也不好退也不好,总不能把外公谅到一边吧。就感觉两个手臂使不上力气,又不敢朝楼上看。那种久违了的恐惧感(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电了,差点被自己吓死)一下子就笼罩了过来,头皮上似乎有小颗粒在跳炸。

      还好弟弟算是有良心,把姨父拽出来了,说是要扯着姨父买东西吃,这小家伙还算是聪明。

      现在回过头来想,那天我应该看清楚到底有没有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外公毕竟因为脑溢血导致眼神不行的。

      当我再次回来的时候,外公的眼睛彻底的失明了,而且神智也越来越不清了。平时总是说有人摸他,还说他哥哥要带他走(我舅外公也是脑溢血死的),搞得弟弟不敢回家吃饭。对于家里其他人而言,在电影院的这种环境里,每个人其实都很紧张,说不定哪天自己碰到什么。

      最后外婆说还是回老家住着好,万一外公死在电影院那就更麻烦了。于是大家请了我一个表舅妈在外婆家专门照顾我外公,大家也隔个两三天会回外婆家看看。

      第二年七月半,我外公去世。

      外公去世的时候正还是暑假。老人家去世前一天,大人们接到传话说外公不行了,都匆忙赶到外公家去了。家里就剩下奶奶、弟弟和我三人。

      那天晚上,我和弟弟吃完饭后,在爸妈房间看电视,等着奶奶洗完碗后一起回计划生育楼。奶奶洗完碗后进房叫我们走,看到我和弟弟在看《新白娘子传奇》(奶奶巨喜欢看这个片子),奶奶说看完这集后再走。

      大概过了几分钟,突然听到厨房里传来咳痰的声音,紧接着是锅碗碰撞的声音。我们都以为是爸妈他们回来了在盛饭吃。我赶紧跑过去,想问问外公的情况。可厨房门一开,一个人都没有。我以为人都到舞台那边去了,跑到厨房门口,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时候弟弟和奶奶也都到了厨房,我和弟弟面面相觑。奶奶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紧张,走到舞台上,没发现有人又朝电影院外面走。我和弟弟紧紧地跟在奶奶身后,出了舞台,连个人鬼影子都没看到。现在想那个时候自己都读高中了,胆量还这么小,真是名副其实的胆小鬼。

      祖孙三人匆匆出来,电视没关,所有门也没关,奶奶一个人冲在前面,我和弟弟就像是两个跟屁虫,大气不敢出一口。

      奶奶然后突然转身,看样子奶奶是要继续到电影院里,我和弟弟有点怯场,但也不至于让奶奶一个人留在这边吧。

      踉踉跄跄地回到了爸妈的房间。本想关掉电视赶紧走,但奶奶说怕是又小偷,要等大人们回来后我们才撤。虽然心里突突乱跳,毕竟有三个人,还有电视在放,我和弟弟也老老实实乖乖的坐着看电视。

      其实这个时候哪来的心思看电视啊,总想着刚才的事情觉得蹊跷。要是小偷也不至于来偷碗筷吧。那为什么要搞得碗撞得那么响。我看弟弟在一边死死的盯着电视,然后偏过来看我一眼,像是要和我说什么,但又不说,继续正过头去看电视。过了一会儿,又重复这种动作。搞得我很烦躁。

      我实在受不了了,干脆用手拨了一下弟弟,想问他到底想说什么。弟弟被突如其来的一拨,吓得从凳子上“唰”的一下站了起来,非常惶恐的看着我。当时我觉得有点好笑,没想到弟弟竟然如此的紧张。至少进门这么久了,房间里面这么亮堂,而且电视声音开得又大。

      没等我开口,弟弟反而先跟我说了,“你有没有觉得刚才厨房里面咳痰的声音是外公的?”

      说句实话,起先听到奶奶说可能有小偷的时候,回想首先厨房里面有人咳痰的声音,我想刚才应该是个人在厨房,真有可能是小偷,所以后来心里也安静了一点。但突然听弟弟这么一说,回想刚才那种声音,越来越觉得像外公的声音。外公支气管不好,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要咳痰,所以对这种声音我们是非常熟悉。

      但现在外公在家已经是奄奄一息,不可能到我们这里来的啊。但我不像弟弟似乎非常紧张害怕,因为是外公来了,我反而觉得更加安全了。不过,总觉得背后有人的感觉就出来了,不知道外公现在在哪个地方正看着我们呢?

      奶奶这个时候跟我们说,“看来你外公不行了?”听到奶奶一说,弟弟竟然哭了起来,我也觉得很悲痛的。

      那天晚上奶奶陪着我和弟弟,一直呆在爸妈的房间等着,我基本上没怎么睡着。不过我晚上作了个梦,梦到外公9点16分去世的,当时觉得很奇怪,怎么会作这种梦。

      天刚亮,爸爸和姨父才回来。一进门就要我和弟弟赶紧收拾东西,说是外公熬不了,要我和弟弟赶紧去见外公最后一面,他们也顺便收拾了一点换洗衣服,很快大家就上路了。而奶奶也就先到姑妈家去了,后来再去的外公家。

      看到爸爸和姨父这么拼命的踩着自行车赶路,我说我昨晚作了个梦,说是外公9点16分才会去世。那个时候大概也就6点来钟,爸爸和姨父竟然有点相信了,也可能是实在踩得太累了,竟然放慢了节奏。

      一个小时后,离外婆家大概还有两三里路的样子,看到前面有人骑着摩托车过来了,妈妈坐在摩托车后面看到我们赶紧说,外公刚走,就在几分钟前……

      我真悔恨啊,如果不是我那么说,也许爸爸和姨父会踩快点,我还能看到外公最后一面。

      直到现在,想到这些,我真的很后悔自己要那么瞎说。

      后面这几段算是写给我自己的戒吧……

      前面写到外公的时候就把外公相关的一些事情全部写完了。其实从外公摔倒到外公去世的这段时间,姨父姨妈住到电影院后楼以后也并非是一帆风顺。

      姨父是个头脑比较活的人,他认为靠自己和姨妈教书的工资想要生活得很好是比较困难的。所以姨父一直在想办法转型,所以姨父很早学会了驾驶,为自己的转型作准备。而且,在姨父的“努力”下,他成功调任为中心小学的事务长。

      那个时候,中心小学有一辆小皮卡,不过本校老师没人会开车,学校雇了一位老师傅在作司机。由于姨父已经拿到驾驶证,所以学校那辆小皮卡从姨父来了后就由他全权负责。日常负责学校一些东西的运送,比如早上买菜啊、课本啊、课桌啦什么的。

      有段时间,大家去外公家看望外公的时候都多亏了这辆皮卡。但这段时间也没有维持多久。细心的网友肯定注意到外公逝世的那段时间姨父是踩自行车来回的,其实那个时候姨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开车了,中心小学又雇回了以前那位老司机来负责皮卡的日常运送。

      原因都源于一起车祸。这次车祸中一位老头不幸丧命,姨父也因此而遭受了心理上很大的打击。整个事情的发生都是让人不可思议,事实上,姨妈也莫名奇妙的成为了这个事情的参与者。

      整个过程都是姨妈告诉我的。

      那个时候,姨父会在下班后把学校的皮卡车停在电影院的后门外。那段时间我们那边经常发生这种货车被盗的事情。所以,每次姨父姨妈在睡觉的时候,都留着一只耳朵值班,去上厕所的话肯定是要顺道瞅瞅车还在不在的。

      车祸发生的前一个晚上,姨妈起床上厕所。其实以前每次上厕所的话姨妈都会把姨父弄醒,陪着一起去。那晚恰好姨父身体很不舒服,弄到很晚才睡着,姨妈不想把姨父叫醒,当然她更不会去打扰爸妈,所以姨妈猛着胆子一个人去上厕所了。

      姨妈说那一整晚她心里都堵得慌,总感觉要出事情,这可能就是大家所谓的预感吧。

      上完厕所,姨妈习惯性的去看看皮卡车还在不在。她在后门口向车的方向随便瞟了一眼,没看有什么异样,回头就往舞台门口走。可姨妈心突然蹦得厉害,而且她总是感觉今晚有人会来偷车。没走几步她放心不下,回头想仔细的看看。

      这一看不要紧,姨妈猛然发现车头前面站着一个人。姨妈第一感觉就是有人来偷车了!她又担心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于是把整个身子闪到门边上,侧着身子往车那边探着脑袋想看个仔细。奇怪的是这一次她什么都没看到。

      姨妈想肯定是自己眼睛看花了。为了确定没事,姨妈打算把姨父叫起来一起看看。毕竟那时候我们那地方治安只这么好,万一真有人来偷车被你发现,灭口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自己刚才来来回回这么一搞,真有偷车的人的话,也应该躲起来了。

      姨妈是那种很细的人,她想回房把姨父叫起来一起过去查看仔细。作了这个决定后,姨妈还探着头往车那边瞄了一眼,可这一次她清楚的看到有个老头子站在皮卡车前。姨妈很想喊,可还是担心贼下毒手,心理又算计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把姨父叫醒了再说。可就在姨妈分神的这一瞬间,眼睛一眨,人竟然又不见了。

      这个时候,姨妈突然想到自己身处的地方和这个地方曾经传说的那么多事情了,这可是被外面传得那么恐怖之极的电影院啊。自己不会真的看到“他们”了吧?越想越慌,姨妈心里面那个怕啊!

      姨妈说她想叫,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发不出声来,就像是做梦一样。而且想动也动不了,就感觉心堵在嗓子眼上了。就像是在嘉年华玩跳楼机一样,在那种自由落体的情形下,你是喊不出声音来的,等你能够喊出来的时候,你已经到了地面了。

      而且,那个晚上天气很凉,加上心里恐惧,浑身冰冷,如电击而发麻般冰冷的感觉像波浪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在周身荡漾。

      好在人还算坚强,头脑还很清醒。姨妈想到人就这么呆在这里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使出浑身的力气,回头就往舞台门口一路小跑。可是,跑到进舞台的门口,姨妈看到一个老子就站在进房间的门口,面向着房门,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姨妈再也受不了了,这种恐惧足以让人毙命的,释放恐惧感与释放压力的方式其实是一样——姨妈大声的哭喊起来!

      爸妈很快就冲出了房间,就在房门打开的一瞬间,那个老头子突然不见了!爸妈看到的只有面如土灰,吓得有点神智不清的姨妈。爸妈算是过来人,所以并不是很慌张。当然,恐惧的压力肯定还是存在的。奇怪的是,姨父一直都没什么反应,爸妈以为是因为姨父病得不轻了。

      妈妈拥着姨妈走进了房间,然后妈妈安排爸爸和姨父睡一起,妈妈和姨妈睡一起。由于姨妈那晚吓得着实不轻,躺床上后什么也没说,浑身冰凉冰凉的,而且身体抖的厉害,妈妈抱着姨妈一夜没有合眼。

      与晚上相比,姨父第二天一早起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精力充沛。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和爸爸睡到了一张床上。早上姨妈算是回过神来了,她带着余悸紧张的把昨晚自己经历的情形说了一遍。爸妈以过来人的身份安慰姨妈,说这些东西你不理“他们”就可以了。而姨父则说是姨妈疑神疑鬼,眼睛看花了。

      谁也想不到这些其实是预兆!

      姨父很早就开着学校的皮卡去为学校食堂买菜去了,没过多久,就有人慌慌张张的来报信,说姨父撞死人了,死者是个老头子!姨父现在已经到派出所里面了(主要是怕家属来报仇)。这个时候,大家回想起姨妈所说的话,觉得这些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有安排的,对于姨父和那位不幸的老人,这些都是劫数。

      把这件事情说完。这些事情发生在那位不幸的老人的家中。

      出事后,姨妈在爸妈的陪同下见了那位老人的家人,老人今年六十来岁,家里儿子结婚还没多久,他老伴是一个很面善的老妈妈(农村里面,因为长年的劳作,六十来岁面相就比较显老了)。奇怪的是,他们一家人都似乎都感觉到老人会有这个劫难,最后他们也讲述了先天他们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

      就在姨妈看到“老头子”的那个晚上两点来钟,老头子半夜起床开始剥棉花(就是把棉花从那个壳里面剥出来)。全家人都很奇怪,问他为什么这么晚还要剥棉花,时间多的是啊。老头子说要早点把这些杂事情弄完,不弄完觉得心里不舒服。在全家人的劝说下,老头才上床睡觉。

      睡觉后,他老伴做梦,梦到老头子骑自行车被车撞死了,最后在梦里哭着哭醒了。这个时候她发现老头子起床了,正推着自行车往外走。她赶紧去拦老头子,问他这么早出去干嘛。老头子说他去镇上菜场买点牛肉回来。

      老太太死活不让老头子去,说自己作了怪梦,不吉利。老头子非常倔,偏要去!老太太拦不住,就叫儿子一起拦,反正拦不住他。

      没办法,他们都得由着老头子去了。不过当时他们也想,不就是一个梦嘛.老头子出去没多久,老太太不放心,叫他儿子去追他爸爸,陪他爸爸一起买菜。他儿子也踩着一辆自行车去菜场了。

      事发当时,姨父的车速有点快,老头子的自行车也很快,老头子在从路这边踩到路那边去的时候,迎着面撞上了。而这个时候,老头子的儿子其实快赶上老头子了,他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命丧车轮下……

      这件事后,学校不再把车让姨父来开了。

    • 0
    • 0
    • 0
    • 18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田夫
      田夫
      2分钟前 (移动端)
    • 哇拉拉
      哇拉拉
      4分钟前 (移动端)
    • 阿依莫
      阿依莫
      6分钟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13分钟前 (移动端)
    • 花七爷
      花七爷
      16分钟前 (电脑端)
    • 花落无声
      花落无声
      24分钟前 (移动端)
    • 李斌123
      李斌123
      25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25分钟前 (电脑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