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床下有坟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搬家后,就总是做恶梦。

    总是梦见自己在荒坟堆里睡觉,弄得我这几天天天挂着熊猫眼。

    “娰兰,起来没”我听见我妈吼着…..“你看看都几点了,你还要不要起来,我出差去了,你快起来,自己弄吃啊,我再喊你就来不及了。”“啪”门关上了,我妈也出差去了。

    抬头看了看钟,不早了。我只能懒懒的坐起身,昏头昏脑的穿衣服。接着去洗漱。

    洗漱完毕后,又不假思索的打开了电脑,发着呆。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我无精打采的低头开门,他站在门口,我一脸惊讶。

    (他是谁呢~是微寒-、-继续写。嘿嘿其实这个是连着 再见,最爱,下世再与你相遇,呼呼)

    他看我愣住了,缓缓开口:嗯,我是来告诉你,我住在那。同时,他指了指对门。

    我尴尬笑笑:知道了,还有事吗。他有些结巴的答道:没….没事—了。

    我撇撇嘴:那,再见。 他:再见。 转身,我关上了门。

    一天就这样过去,又到了夜晚。

    我依旧梦见自己睡在乱坟中,但这次不同,我还看见了一只手,手上戴着玉镯。

    我下意识看看自己的手,却发现,玉镯不见了,同时不见得,还有我的右手。

    坟堆中的那只手,难道……

    门铃响起,开门。门外站着几个人,拿着工具。我猛地想起,他们是我妈说来重铺地板的。

    让他们进来后,我便机械的坐在电脑前。直到听见有人啊的尖叫。

    我急匆匆的跑去,眼前的一幕让我恨不得撞死。

    你问我眼前是什么?是几个残肢,和一些七零八碎的石碑。这让我想起了我最近做的梦。

    那几个施工的人看到这一幕,立刻跑了,才短短几秒,便不见踪影。

    此时,微寒走了进来,说:门怎么不关,我怕有什么事就进来看看,你…….. 他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

    接着,看到了我呆住的方向,他也看到了…….

    我有些腿软,颤颤巍巍的说:走,先出去。不留神,往前一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将要与面前的“死人堆”进行亲密接触,却无能为力。好在,他拉住了我。然后,扶着我出了房间…..

    接着,我疯狂的开始查这里地势的资料,查这里的历史,惊讶的发现。

    原来这楼的位置建立在一片乱坟岗。因为当时施工的计划时间急促,没有很好的考察地形,而在打地基时,碰巧的把一些残肢挖了出来,又马虎的和水泥混合在一起。

    我知道了答案,纠结的抓着头发:这怎么住人啊,纠结啊。

    微寒却笑着说:将就着吧,怨气也不是很重,拿个符避避呗,你又不是人….。他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我又不是很冷静,便没听到“你又不是人…..”

    整理了2个小时的思绪,最终做出决定:自己打扫。。。再让装潢的人“滚蛋”,只能这样了,唉….

    几天后。(事情已经解决,因时间关系,不细写….)

    初日的阳光撒进屋子,当我对着窗外发愣时,黯然伤神的骂了句:我靠,有完没完。

    我忘记说了,自从那事结束后,每天早上这个时间段,门铃就会响起,睡懒觉都睡不成。

    打开门,头不抬,不假思索道:微寒大姐,又有什么事。 门外是微寒。

    他的语气温柔说:其实,娰兰,我一直想跟你说,今生我们不要再惜别,好不好….

    我又一次愣住,思绪顿时回到了那段关于我们的特殊记忆,沉寂几分钟,他再次开口,语气温柔却带着心痛:没事,毕竟那是梦,一个关于我们前世的梦而已,真的只是梦….那我…….。我立刻打断他的话,眼神坚定的盯着他,板着脸说:冷微寒,你记住,我是冷娰兰,挚爱,不离。

    他喃喃说:唯爱,厮守。

    (接下来自己去想吧,嘿嘿……..-、-淡定的说以后死也不写这类了…明明应该是恐怖小说却被我写成有些唯美的了,我勒个去,我嘞个纠结…….乱的勒…….. 这个完毕了,嘿嘿,)

  • 0
  • 0
  • 0
  • 24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