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0)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0)

      舞台这么大,刚才儿子明明站在舞台中央,要跑开也没这么快啊,怎么突然消失了。想到这些她慌神了。想起早上到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心里越想越不对劲。这条狗还在咬着她裤脚往外拉,她木木地顺着狗走,直到狗把她带到那条臭水沟边。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10)

      小家伙俯身趴在臭水沟里面,细毛老婆边哭喊边把小家伙捞上来,但小家伙早已经没气了。细毛老婆一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细毛听到老婆的哭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刚才明明看到儿子站在舞台上的,虽然他眼睛差,但看儿子还是有把握的,他想不会是儿子出问题了的。细毛赶紧叫他儿子的名字,可他没有听到他期盼的答复,耳边传来的还是他老婆的哭声……

      后来还有人说,细毛儿子嘴里爬进去了一个龙虾,弄了很久才弄出来。

      我们那里,死了的小孩是不能进家门的,我爸妈没管这么多,要细毛把儿子抱到了舞台上。然后去前面的农资服务点拿过来两袋碳铵,开包后倒在了细毛儿子身上——这样可以防腐烂。而且,我们那里的风俗是死了小孩不能在家放过夜的,死后就要立即埋掉,还不能用棺木。我爸妈也不管,他知道作父母的心情。细毛的儿子放在舞台上过了一夜,这一夜来了很多的人来看这个可怜的孩子。

      当晚,细毛要镇上花圈店连夜作了一个一米多长的大龙虾。天一亮,大龙虾运过来,细毛把儿子的尸体放到龙虾里面,在镇上各位邻居的帮助下抬到坟地里埋掉了。

      从细毛儿子被埋掉到我回来,他们夫妻两个就一直呆在房间没有出来,不吃不喝。谁都没有想到过楼上还有位可怜的病人……

      小家伙死了后,我和弟弟反而不怎么怕了。我现在也想分析当时为什么会这样,但分析不出来。当然,这种不害怕的感觉维持不了多久。

      细毛夫妻两人都很悲痛。到我回来的第二天中午,我们吃饭叫他们一起吃他们也不出来。我爸妈急了,这样下去他们还不饿死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爸爸直接到他们房间里把他们拽了出来。可怜的夫妻两人也觉得过意不去,勉强坐倒了桌边吃了点饭。

      在大家都很沉默的时候,细毛老婆突然地站起来,很快的速度往外冲。大家都莫明其妙,妈妈赶紧跟了出去,才发现细毛老婆是要去电影院二楼。

      这时候,在场的人才想起楼上还有个可怜的老头!这几天楼上整个死一般的寂静,还不知道细毛的爸爸是不是已经“那个”了。

      爸爸赶紧搀着细毛往二楼走,还没到楼梯口,就听到楼上传来细毛老婆的惊吓声……

      我和弟弟两个在听到细毛老婆的惊吓声后很紧张的走到舞台往上看,但始终不敢上去。

      最后听到我妈妈赶紧喊我爸爸的名字,要我爸爸赶紧过去,说是还有一丝气。紧接着是楼上一阵忙乱,马上看到爸爸背着细毛的爸爸出了门,急急忙忙往楼下走。细毛那时候手头没抓什么探路的东西,摸摸嗦嗦才刚摸到门口,就见我爸背着他爸往楼下走,一时竟然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想也是啊,细毛那时候也就三十岁不到,也就我现在这个年纪了。要是我受了这么多打击,我还能很清醒,还能有什么决断吗?

      等爸爸背着细毛爸爸下了楼,我才看清细毛爸爸脸上全是干了的血迹,反正任何反应,还不知道死了没有。不过妈妈说还有口气,那证明还是个活人,我和弟弟也就不怎么怕了,赶紧跟着爸爸往外走了。

      妈妈和细毛老婆赶紧跟了上来,妈妈要我和弟弟去其它地方玩去,别跟着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和弟弟也就走开了。

      细毛的爸爸还是死了。

      可能是饿昏了,或者是实在太渴了,细毛的爸爸想拿床边桌上的水喝,但欠出床的身子一下子就怂拉到了楼面,脑袋狠狠地砸在了楼面上,头上了裂开了一道很深的口子。这种姿势也不知道维持了多久,反正到发现的时候流出去的血也干了,伤口严重发腐了。到了乡卫生院,医生也就输液输氧弄到第二天,老头子就走了。

      不知道细毛爸爸是否知道自己的孙子已经先他告别了这个世界,也不知道他是否憎恨这些忘记了他的人。

      当大家都在想该怎么为细毛爸爸办丧事的时候,乡民政的头头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了这个消息,直接跑到乡卫生院找细毛了。那个时候我们那边正要求土葬改火葬,无奈民风难改,除了是需要政府处理的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那边南山殡仪馆一年下来基本没生意。那个乡丁过来的目的就是说服细毛火葬其父,作为全乡表率!

      现实的世界、可怜的细毛!细毛也只能勉强的答应了。

      那个时候我和弟弟庆幸细毛爸爸没有在电影院里死去,也庆幸丧事不要在电影院来办啊。

      不过这个时候的电影院舞台真算是死气沉沉了。除了三餐饭,其它时候基本上不去电影院后楼。奶奶也经常和其它老头老太搓麻将,一日三餐都能在牌友家解决。依然只有爸妈,继续坚守。这么半个月下来就放了一场电影还流产了——没人看。

      而且,细毛夫妻坚决要求搬到楼上去住,厨房位置没变,他们就住到了以前细毛爸爸住的那个房间。平时也不见他们夫妻下楼,不知道他们在干些什么。再过了十来天,细毛夫妻要搬走,说是他们要去细毛老婆家乡了,不回来了。

      但接下来就没时间去关心电影院了,成绩出来,我那分数还上不了县一中,最后也不知道托了什么人,交了两千,属于自费生编制了。

      高一的时候作为自费生非常的自卑,但作为成绩还可以。在高一下半期的一个周六,从学校回到电影院,趴在房间里完成了自己发表的第一篇文章《送礼》。可惜我不是个珍惜自己劳动成果的人,编辑部回寄的报纸我没多久就弄丢了,想想可惜啊。现在想要看自己当初究竟写了什么也看不到了。我连是什么报社都忘记了~

      其实电影院里面的故事很多,不过写多了也怕别人说我杜撰,所以就告一段落吧。其实电影院后楼作为一个公共资源,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后面来住了一波波的人,都是受不了又都搬走了。

      这些人中有我们的亲戚,有觊觎电影院这个大礼堂作用的外地奸商或者所谓的“气功师”,他们无一不是受尽了晦气和折磨……

      还有一位可怜的丈夫,只要有电影,他都准时出现,看完电影还要去坟场看他死去的妻子,在坟场给他妻子讲他看的电影……

      还有就是我和弟弟为了找废铁买,把电影院翻了个遍。在金钱面前,欲望是能够战胜鬼神的,第一次敢上二楼寻铁;而弟弟的“贪婪”让他有能够遇到“他们”,而我也差点把电影院的舞台镇铁给挖掉……

      奶奶把自己的寿衣拿出来晾晒,引起了怎么一场家庭的争斗……

      高二时候,一乡丁把电影院承包给人搞歌舞厅,我家差点被赶出来,但种种怪事也出尽,最后是承包人吓跑,电影院又留名……

      中石油的石油探测仪深埋在电影院树林边一个地方十多年,挖出来的东西也是令人称怪,电影院的地下其实还有渗人的秘密……

      96年大水,溃院,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多少无家可归的灾民被安排到电影院,各种各样对死散亲人的祭祀让整个电影院更加的恐怖,而弟弟对这些的发怒让自己大病一场……

      这些都不说了,不说了,事情太多……

    • 0
    • 0
    • 0
    • 14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白哥
      白哥
      57秒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5分钟前 (移动端)
    • 暗物质驱动
      暗物质驱动
      22分钟前 (电脑端)
    • 田夫
      田夫
      50分钟前 (移动端)
    • 黄军证
      黄军证
      1小时前 (移动端)
    • 慕木
      慕木
      1小时前 (移动端)
    • 悠然神往
      悠然神往
      1小时前 (移动端)
    •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