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4)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4)

      每次听到这种事情,那几天肯定不舒服,尤其是到晚上肯定得开着灯睡觉。而且我和弟弟房间不大,才几个平面,一张床,一个大书桌,电视机就放在书桌上,床和书桌间就容得下一张凳子。平时都是躺在床上看电视。所以这么大个房间用100瓦的白织灯,显得很安全。慢慢恐惧感消失后生活依旧。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4)

      那时候也在想,幸亏咱家现在实在电影院前楼,要是在后楼那不是要命啊!

      但事情往往是你希望什么你失去什么,你担心什么你得到什么。

      我读初二的时候,也就是九二年下半年,那个时候计划生育可谓是搞得热火朝天,毕竟是国策啊,而且乡政府的哪些乡丁哪个不是扯着脑袋想往上爬啊,所以计划剩余抓得好那可是政绩啊。再加上那时候都想生男孩,只要生下来不是男孩就准备继续生,不管当前生的是几胎。所以很多家庭被政府罚款罚得倾家荡产。只要你交不出罚款,你自己又要生,有家具我拖你的家具出去卖,有房子我就拆你的房子拿拆下的砖去卖,卖来的钱抵罚款。乡丁门就是要逼着这些人主动缴枪。所以有些人熬不牢了,你想啊,生男孩本来是为了养老,可看这架势活到老都不可能了,还养个什么老咯。所以那段时间主动来结扎、打胎的人很多。

      问题马上来了,镇卫生院那么个指甲盖大的地方容不下这么多人了,而且人手也不够啊,一天来结扎的或者说是来打胎的一堆一堆,就那么个手术室,要是碰上个小手术那还不能作为计划生育专用室啊。

      所以,有乡丁那双狡诈的三角眼盯上了电影院!

      拆掉电影院前楼!在前楼的位置盖计划生育大楼,这个大楼将用来今后的计划生育类的手术,一楼的门面可以卖给一些经营户。我这可怜的电影院前楼啊!

      难道我要搬的电影院舞台的后楼去了吗?想的美啊!电影院后楼没我家的份了。后台一二楼所有的房间全部作手术室或者病房,来结扎啊什么的人来一个就在这个电影院的后楼。电影呢照放!这就是乡镇电影院的悲哀啊。想想,只要来计划生育的,免费享受电影。

      我家在电影院前面的店子也被拆了,收入又没有了!买新的房子又买不起,只好租房子住啊。不过那个时候我那个高兴啊,因为我一直以为爸爸会要全家搬倒后楼去的,而现在在外面租房子住,想想外面总没有电影院的那些东西吧。不过后来爸爸妈妈在电影院后楼一楼的最左边弄了一间房子住,一是为了放电影方便,一是为了租房子少点,省点钱。那时候电影院后楼人多啊,所以也没听说发生过什么事情。

      现在想想,我们外面那个租住的地方也不是个什么好地方,乡粮管站宿舍,年代跟电影院差不多!天天从楼顶有蜈蚣掉下来。奶奶、弟弟和我住在那边也提心吊胆的,怕被蜈蚣咬到。蜈蚣还是小事,搬过去还没有两个月,突然房子边上一个老头子终了。突然这么近距离接触丧事,感觉好害怕的。我奶奶也要我们不要乱跑,说是不要犯冲了。因为我们那边还是土葬,我也犯贱,越是怕越是爱看。入殓的每个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那个老头子,在家放了几天,肉都变颜色了,想起陈正伯说的绿色的腐烂什么的,一阵恶心和恐怖。不说、不看这些东西还好,说这些东西、看到这些事情更是恐怖。一到晚上,凭什么让我能睡觉啊。而且,我发现以前胆量超大的弟弟也没那么勇敢了。

      那个时候上厕所都要去公用厕所的,因为要经过那个老头子的家,那个老头子死后,我和弟弟都不敢去厕所。要拉尿就直接在门口开门放水。眼睛还不敢乱瞟。有天晚上,弟弟尿急,才听到他吁吁声没几下,他鬼哭狼嚎的跑进来,奶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开灯起床。那时候就看着弟弟急啊,话都不会说了,就知道哭。奶奶也许知道是怎么个事情,一阵小跑到门口,打开门,抓了把米跑到门外一扔(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大概说起来,米是个神物吧)。那晚我、弟弟都睡我奶奶床上,不过我始终没睡着。第二天,弟弟说吁吁的时候看到了那个老头站在他们家门口。我那个怕啊。随后在租房的时间,我爸妈都不住电影院了,爸爸、弟弟和我睡一个床,奶奶和妈妈睡一个床。

      那时间我真是觉得电影院是天堂啊。毕竟电影院的那些事情我都没有看到过,最多只是听到这些事情,感受了气氛。于是我吵着要搬家,说蜈蚣太多,我总不能说我怕鬼吧。我想让爸爸给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有生之年,我看到了我们乡政府作了一件有效率的事情。三个多月,他们竟然把前面要盖的四层的计划生育大楼给完工了。不可思议吧!电影院的临时医院用途中止了,电影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当卫生设备都搬走后,爸爸作了个决定,全家搬回电影院后楼。

      当时,我和弟弟好兴奋啊,感觉一下子安全了,到了解放区了。

      电影院后楼,算下来我应该是住了四年。不过后三年我读高中住校,也就寒暑假及周末回家。回想那段日子,我爸爸妈妈过得真累啊,还有奶奶,跟着我们一起受苦。弟弟最可怜,看得见“他们”又不能住校(当时还在读小学),更重要的是还要挨我的揍。别人都说我和弟弟打架就像是生死架,可能是“他们”看到我这么不要命打弟弟也怕我了吧。“一个爱搭,一个爱打”,这是弟弟和我生活的写照。

      毕竟那里不是安全区啊!

      我上面也贴了一张住到电影院后楼以后的图。进出门都是从后门走。要进到房间里面去免不了要经过舞台,抬头就能看到最右边房间,往右看就能看到那个纪念地,反正不想这些还好,想着就头皮发麻。每次都是唱着歌,一路小跑进屋的。

      一到晚上,由于要去厕所方便,到厕所也必然要经过舞台,所以爸爸让电影院舞台的灯长期亮着的,似乎没那么恐怖。

      但怪事还是出现了。我前面一再说我从来没有遇见或者看到过“他们”,但我却听到过“他们”,也许是“他们”吧。

      连续几天,深更半夜就可以听到好多婴儿的哭声。电影院里面是不可能又小孩的,可电影院左右两边都是空的,没住人。后面的一个小树林后是一条臭水沟,再过去是乡丁们的办公室,根本没人住。哪里来的小孩啊!

      这个事情搞得全家都很郁闷,总感觉心里不畅。但这种事情大人是不会在我们在场的时候讨论的。爸爸和妈妈也围着电影院转过一圈,出去的时候是没有声音了,可一回来又有婴儿的哭声。反正那段时间的感受就像弟弟看到那个那个“老头子”的时期一样,天天不敢回家,又没地方好去。每天放学回家都是爸爸到后门口接我们的,晚上上厕所也是爸爸护着。不过慢慢的,哭声归哭声,生活还得继续,似乎相安无事,也就算了。最后竟然习惯了,其实当时考虑到这些是婴儿的哭声,不想其它“东西”那么恐怖,总认为我打得赢他们。

      最后我奶奶顶不牢了,怪我爸爸无作为,说要找个人过来看看。奶奶说这样总归不好,说这种声音会害人的。不知怎么的,镇上的人又知道电影院又多了个“东西”,还有人不忘过来参观参观。

      我爸爸那个时候非常恼火,怪奶奶不该跟被人说这些事情。奶奶也不争辩什么,独生儿子,舍不得啊。最后我听到流言,说是当初电影院作临时计划生育站点的时候,打下的胎就随便扔到了沟边上,胎儿不满啊。

      反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哭声就消失了。后来妈妈说奶奶花钱请了人把臭水沟里面乱扔的这些胎个捞起来处理了,反正说是“迷信”了一番后的结果。当时想着那个臭水沟,和被水泡了的胎,不由得又想起陈正伯说的那个绿了的实体和那个老头子,一阵恶心和恐怖。

      前面忘记交待了,电影院前楼被拆后,严定丽就没在电影院工作了。我妈就顶替了严定丽的放映员的工作。而前面也说道,前楼拆掉了,放映厅也没了。现在放电影就是在观众厅的后面搭的一个台子上,台子很大的。

      电影院就作了这么几个月的临时医院,可后来带给我们的恐怖确实比较大。婴儿哭声才刚消停,马上,一件更让人胆战心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晚上有场电影,爸爸和陈正伯检票去了,妈妈准备放映了,奶奶到姑妈家去了。房子里就只剩下我和弟弟在看电视。那天风很大,把把窗户吹得啪啦啪啦的响。主要是年代久了,这些窗户的玻璃都是还在,只是这些窗户都老化了,关不大牢。弟弟嫌着窗户啪啦啪啦的声音影响看电视,准备拿张纸把窗户给镶牢了。可当他把脸朝向窗户的时候,整个人竟然抖了起来,嘴巴张了张,眼泪哗哗的,扭头开门就往舞台冲。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朝着窗户看了一样,天啊,一只手苍白的手,上面还有些红色的血迹,在向屋里面挥手啊。我只感觉身体发软,一股凉意从后背涌出了,不敢看窗户了,耳朵里面耳鸣四起,一种要晕倒的感觉。但又不敢转身,我怕一转身那只手会来抓我。我好容易使上力,眯着眼睛倒退出房门到舞台上。

      也许就是短短的几秒钟,对于当事的我来说真是太长了。这个时候已经又观众进场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飞奔到检票口,看到弟弟也在那边发抖。爸爸看到我们都出来了,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还算镇定,跟我爸爸说窗户上有只血手向我们招手。我爸爸听到后脸一沉。拿起后门那根铁棒就朝屋里面走(那个时候,检票口就在后门口)。我和弟弟不敢进去,站在检票口看陈正伯检票。马上爸爸拎着铁棒出来了。说肯定是我们眼睛看花了,什么都没有。还要我们不要整天看电视。我和弟弟使命的说真的有双手,爸爸就是不信。

      这个晚上我是没办法睡好了,又要爸爸陪我们兄弟俩睡了个晚上。有爸爸在边上还是不怕的,好歹算是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天亮了。弟弟睡得比我更死,我把他摇醒来,看到爸爸用棍子挑着一只带血的手术手套进来,笑着说,你们昨晚看到的是这只手吧。

      我和弟弟莫名奇妙的。

      爸爸说这只手套是从昨天我们看到血手的窗户下面拣到的。他分析了一下,当初打胎、结扎在电影院二楼有手术室。那些医生做完一个把这些手套顺手就从窗户上扔下。有的挂在后面的树枝上没有掉下去。后来我们搬进后楼前请人把后面的小树林地面清扫了一遍,不过没有把树上的这些脏东西弄干净。昨天风大,那只手套粘在树枝在窗户边上扫,看起来就像一个人挥手一样。等他自己进去看时,手套被吹到地面了。

      晕倒,原来这样,看样子我爸爸起床起得早啊。

    • 0
    • 0
    • 0
    • 15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啊呜一大口
      啊呜一大口
      27秒前 (移动端)
    • 小凡人
      小凡人
      19分钟前 (移动端)
    • 曦喔
      曦喔
      21分钟前 (移动端)
    • jsdhwdmax
      jsdhwdmax
      35分钟前 (电脑端)
    • 许诺
      许诺
      35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45分钟前 (电脑端)
    • 田夫
      田夫
      1小时前 (移动端)
    • 最初的你.
      最初的你.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