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2)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2)

      前面忘记说了,“八一桑场”的老房子卖掉了,从那以后,我就回去过一次,看到以前我养的花、栽的葡萄藤都废掉了,种的好多树都被挖掉卖钱了,多好的东西啊。现在想啊,那次卖掉的是我的童年啊,好多本来可以保存的记忆只能作为记忆中的记忆了。扯远了,还是回到电影院吧。
    生活了6年的电影院(2)

      刚到电影院的时候,全家都住在前楼(后来,前楼被撤,被逼到后楼,这是后话)。

      关于这个电影院的种种传闻,除了我和弟弟,奶奶和妈妈肯定多少有所了解。但由于以前一直都是在村里面“混”的,突然到了镇上,很多东西还很新鲜,所以,半年多下来,无论是奶奶、妈妈、弟弟还是我,都还在适应环境。

      熟话说“生怕水,熟怕鬼”。一个地方住久了,水的深浅知道,所以不怕水了;但对这个地方鬼怪的东西知道了,反而会更怕了。

      慢慢的,连我也逐渐的知道曾经发生在这个电影院里面的故事或者说是事故。

      前面提到过,这个电影院的一个主要用途是作为礼堂开会,审判的大会也在这里召开。在七九年,这里曾经对一批犯人进行过宣判。其中有一个小伙子,被判了重刑(具体什么罪不知道,反正判得特别重)。而他妈妈始终认为她儿子是被冤枉的,在宣判大会上大喊“冤枉”,希望政府(说“法院”还是说“政府”好呢?)能重新审案,不要误判。既然是宣判会,又处在那个年代,当时不可能有人理睬这位母亲的想法。这位母亲反而被以扰乱会场的理由赶出了审判会场。谁也没有想到,这位母亲在审判会散场后独自到了舞台后楼最靠右的房间上吊了,她的尸体悬挂在这个房间很多天后才被发现。我想,莫不是天大的冤屈,这位母亲应该是不会作出如此的举动的吧。

      上吊这件事情后发生过什么怪异的事情现在无从考究,但这个电影院的里面发生的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大概是在八十年代初吧(具体年月日这种没去关注过),又一桩命案发生了。那个时候农村的娱乐生活远不及现在,哪有什么电视、DVD什么的,都是靠村头的喇大叭了解外面的世界。所以那个时候的电影院生意奇好,上座率那个高啊,所以现在我爸爸每次一回忆那个时候检票时候的壮观场景都意犹未尽,像是回忆又像是期待。虽然是废话,但我还是要说,中国电影已死,没什么好期待了。

      那个时候的社会秩序也不敢恭维。青龙帮、忍字帮、梅花帮……,那是帮派林立啊。十个小后生至少四五个手上刺了青,有的描条龙,有的写个“忍”字,有的点朵梅,反正那个时候看着都怕。

      年轻人都爱热闹,没热闹也要造热闹。热闹不热闹那靠的是闹啊。在乡镇一级,那个时候一个电影院可是个够闹的地方,女青年又多,哪个蛮哥不想在漂亮人儿眼里加深点印象啊。不巧的是“忍”字帮的蛮哥找错对象加深印象了,人家是青龙帮某位小头目的对象。这一下九热闹了啦,两帮对打,那个热闹!

      但想不到的是,打架造热闹的没出什么事,看热闹的确出事情了。

      有一个好青年在后面安静的看着电影,突然前面乱成一团,喊声四起,前面坐着的人都站起来看热闹。可能是他个子不是特别的高,想一下站到座位上看起来方便点,于是站到座位上。站到座位上还是看的不清楚,他想站得更高点,所以他继续往上,站到了座位靠背上。可惜的是他没有注意到头顶扇得呼啦啦的吊扇。

      据在场的人讲,当时都直注意打架的去了,直到这个人笔挺挺倒下,惊起一片叫喊声超过了打架的声音,人们才注意到出事情了,死人了。电影院那么大功率的吊扇啊,可以想象现场的惨状。一个小伙子就这么糊里糊涂的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所以现在电影院里面吊扇都装得老高老高了,别说你站到靠背上,就是姚明站到靠背上都还要加个两米才能碰到。

      不过按我的说法,电影院根本不需要电扇,现在不管什么时候进电影院都是凉飕飕的。因为空间大,很空旷,一滴水掉地上都有回音。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可能以前不是这样的吧。

      这是我们全家搬到电影院后我听到的关于电影院的一些事情。那个时候,我总是发现镇上有些人闲聊就会聊到这个电影院,我想听又不敢听。

      可那个时候我想,吊死的,被吊扇打死的都是在电影院的厅里面和舞台后楼里面,有什么东西的话也不会跑到前楼来的吧,可一次我姑妈跟我奶奶的谈话让我异常恐怖。

      我们搬进前楼后我姑妈第一次到我家来做客。因为那天晚上有电影,吃完晚饭后,妈妈去准备晚上要卖的瓜子、花生去了,爸爸去清场去了,弟弟跑出去玩去了。因为电影院前楼房间都分得很开,姑妈还不知道家里每个人住什么地方,就小声问我奶奶:

      “哥哥(我爸爸)还住在那间房子里啊。”

      我奶奶说:“搬了,搬到楼下了。”

      我赶紧插嘴,说“哪间搬到哪间啊,一直都没有搬过啊。”

      我奶奶赶紧说:“你姑妈搞不清,随便问的。”赶紧示意我姑妈不要说了。

      我姑妈属于那种不多想的,而且又是个近视眼,晚上厨房里面灯很昏暗,也看不见我奶奶的小动作,不过我都注意到了。她还继续说:“没有再看到那个东西了吧,是迷信的东西还是要信呢。”

      这个时候我奶奶急了,赶紧说:“没了,没了。”并催我赶紧去写作业。

      听到这里,怕归怕,但人人都有好奇心,我是死活缠着我姑妈一定要问是什么东西。即使奶奶再不愿意,姑妈还是给我说了。在现场听现场发生的这些事情,紧张可想而知。但姑妈竟然竟然毫无顾忌讲给我听,证明她也确实大大咧咧不多想啊。不过听完后我就很怕了,我不愿意住这里了,但有没有办法。

      我奶奶一再要我不要和爸爸谈这个,说爸爸知道他们给我说这个会发大伙的。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我是个好孩子,听奶奶这么说我是绝对不会和我爸爸说的,即使我再害怕。

      事情是这样的,爸爸以前住在电影院左边楼上第二间房子,就是陈正伯边上那间。但一到晚上,如果灯熄灯后,总可以看到“她”,是个女的,一片白的,头发、衣服、面孔都是白的,而且面目很狰狞。反正姑妈这么描述的。当时我就想到当初没有全家搬到电影院前楼前,就我和我爸爸两个人睡在前楼右边我和我弟弟现在的房间,我爸爸睡觉不关灯,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我再回头想想电影院三个人:陈正伯、严定丽、我爸。虽然电影院前楼有陈正伯和严定丽的房间,可他们从来不会在那边过夜的,都是放完电影就回家。难道也是这个原因?!

      这里闹鬼!

      心想着这怎么住下去啊。当时真的很害怕,别说上二楼,要我去前楼任何一个房间我都不敢了。当天晚上我作业也没写,直接跑同学家里,晚上就睡我同学家,书包什么的还是第二天天亮后回家拿的。不过我弟弟胆子大,可能是他什么都不知道的原因吧。

      不过这种事情你不想着它的话它的威力就要小很多了。由于先天作业没写,被老师狠狠的骂了一遍。到晚上,又布置一堆作业压,为了不被老师骂,硬着头皮在楼上和弟弟一起做作业,看来老师的骂比鬼还厉害。不过弟弟到哪里我也到哪里。我弟弟当时很烦我的,不过我怕鬼,我可不怕我弟弟。不过睡觉要开着灯才行,否则,我就是睡不着。

      就这样过了很久,啥事也没发生,一切归于平静了。我家也在电影院全面开了个小卖部,生活也逐渐好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每天偷偷从小卖部拿一块钱,汇集了十二块钱,按照一个杂志上的地址邮购了一支判官笔,因为听说是能点鬼的,拿过来一看,一根像笔一样的铁棒。我天天带在身上准备碰到鬼了打鬼,那年我读初一了。自从有了判官笔,我似乎什么都不怕了。我弟弟不习惯开灯睡,慢慢关灯睡觉也可以了。

      前面我说过,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但感受过“他们”的恐惧可能笔看到他们更恐怖。

      爸爸和妈妈住在电影院前楼的左边,我、弟弟和奶奶住在电影院前楼的右边,两边都有一扇很大的门与观众厅相通。

      那些天,我奶奶去姑妈家长住去了,右边就剩下了我和我弟弟。睡到半夜,听到有人敲楼下的门。我和弟弟都醒来了。但是前楼有很多门,搞不清到底哪扇门有人在敲。说实话,我有点害怕,但我弟弟胆子大,把灯和门打开,问是谁。没人说话,敲门声也没了。当时以为只是路上的疯子在乱敲门,我弟弟骂了几句,把门一关,准备继续睡觉。可只要我们的门一关,敲门声立马开始。来来回回搞了很多次。这一下,我弟弟也怕起来了,而且每次都是很空旷的敲门声,声音像是从观众厅里发出来的,那天没有放电影,不会有人关在里面出不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爸爸那边的门竟然开了,我听到我爸爸和妈妈在大声说话。然后我听到我爸爸在街边上叫对面老李的名字。我和我弟弟也立马对着我爸爸狂喊。我和弟弟都不敢跑到一楼去,因为一楼有一扇与观众厅相通的门,我们怕。

      我爸爸喊了几声后,没听到老李的应答却听到我和弟弟的鬼喊鬼叫(我爸爸后来形容我们的慌张),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和我妈妈一路小跑,跑到我们房间。

      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爸爸和妈妈都很慌张,但听完弟弟对刚才敲门的描述,我爸安慰我们说是老李敲门的,老李约他去打牌,但刚才去叫老李老李不在,可能喊其他人去了。可恰巧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又响起来了。我爸爸叫了声“就来了,不要敲了”,然后要我妈妈守着我和弟弟,说他去看看。

      但我爸爸没有直接下楼,他通过二楼的放映厅走到前楼的左边。我感觉我妈在担心,我妈要我和弟弟看看电视,说她也去看看。她帮我们打开电视,也通过二楼放映厅到前楼左边去了。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妈妈又到我们的房间里来了,关掉了电视,说我爸打牌去了,要我们早点睡觉。她在我们房间守着直到早上。

      不过从我爸离开房间后,敲门声就没又再响了。我也真的认为是老李敲门的,爸爸和老李打牌去了。

      反正那个晚上,我基本上没睡觉,我感觉到了恐惧,从背上的凉透到胸前的恐怖。

      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后来我妈妈还是告诉我了。

    • 0
    • 0
    • 0
    • 17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3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4分钟前 (电脑端)
    • 栗子想吃荔枝
      栗子想吃荔枝
      19分钟前 (移动端)
    • 哇拉拉
      哇拉拉
      29分钟前 (移动端)
    • 6364
      6364
      33分钟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34分钟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37分钟前 (移动端)
    • 美琳
      美琳
      42分钟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