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山和尚

    小时候,总会在村子里看到一个脑袋光秃秃的婆婆,他姓陈,所以大家都叫她陈婆,她喜欢抽烟,抽的是那种红色牡丹盒的烟,有事没事就靠在自家的院前的围墙上,露出她那光秃秃的脑袋,嘴里吞云吐雾的抽烟,小孩子看到她都很害怕,总是离她远远的。

    后来没过多久,她就去世了,她去世的时候,并没有像别家死人那样敲锣打鼓,而是在半夜悄悄的将她抬到了山上安葬。

    直到几年后,我懂事了些,才知道原来陈婆被山和尚抓过。

    至于那件事情说来话就长了,当年我爷爷是村里民兵队的,他十分爱枪,有事没事就拆了擦擦,再组装。

    那天他和平常一样玩枪,却听到后屋有人叫救命,我爷爷一听,急忙拿枪向后屋陈家跑去。

    我爷爷刚到陈家门口,就看到陈氏媳妇一脸失魂落魄的蹲在墙角落里,全身不断的在颤抖。

    我爷爷来到陈氏媳妇身边,蹲了下来,按住陈氏媳妇颤抖的肩膀,问他怎么了。

    陈氏媳妇看到我爷爷来了,稍稍缓和了点,但是她的全身还在不断颤抖着,不断的摇着头,微动着他颤抖的嘴唇,手慢慢的指着前方说陈婆被什么东西抓走了。

    一个东西,我爷爷有点不明白,一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是山上的野兽,还是天上的老鹰,或者是其它什么东西,我爷爷不解问是什么东西抓走了陈婆。

    陈氏媳妇被我爷爷这样一问,忽然神情开始有点恐慌起来,结结巴巴说是山和尚,说完陈氏媳妇害怕的往墙角缩,深怕山和尚回来抓她一样,我爷爷一听,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山和尚,还要从一年前说起,村子三面环山,坐落在山沟里,由于是山村,所以晚上特别的安静,除了夏天有青蛙叫,偶尔会听到野兽叫声外,基本没有什么很多的叫声。但是有一天晚上,突然出现了“咕咕咕”的声音,这声音很奇怪也很大声,有点像鼓声,村里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这让村民感到很不安。

    第二天大家纷纷的讨论这事情,因为那声音来的很突然,也很恐怖,平静的夜晚总会感觉那声音就在自家的门前一样。经过一天的议论后,大家也并没有太在意,只当做什么野兽。可第二天晚上那声音又出现,而且这次比前次还要大声。第三天也是如此,本来小村庄偶尔会热闹一下的夜晚,由于咕咕咕的声音出现,变的更加的平静了,所有人都感到非常的不安,没有人再敢夜晚出来去别人家踹门了。

    农村人的思想很迷信,所以人们开始怀疑是否鬼怪作乱,请了法师做法,但是并没有效果,这让村民每个夜晚更加心惊胆战。

    慢慢的一个礼拜过去了,那个声音还是照样出现,也有些胆子大的人,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可当他们追寻着声音来到一个叫三角涧的水潭时,那声音就不见了。

    慢慢的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声音还是照样出现,村名也跟着习惯了,感觉那声音除了有点恐怖外,并不会给人们带来伤害,所以也并不害怕了,而后来那声音也只是时有时无的出现了。

    人们还给这咕咕咕乱叫的声音,取了一个名字,由于感觉那声音跟和尚敲木鱼的声音很像,所以大家就叫那东西为山和尚。

    我爷爷听陈氏媳妇这么一讲,脸上的表情变的一下子兴奋,一下子恐慌。山和尚不是晚上才出现的吗,怎么现在才下午就出现了,而且还带走了陈氏的阿婆,而且刚才并没有“咕咕咕”的声音啊,或许并不是山和尚吧,陈氏媳妇也并没有见过山和尚,她说的未必是真的,再说了一年多来山和尚也并没有做出抓走村民的事情。

    我爷爷当时脑中想着有些乱,但是却并不影响他思考,他快步向三角涧方向跑去,无论是什么东西,救人要紧。

    本来我爷爷完全可以叫上民兵队再去的,人多毕竟安全点,但是此刻好奇心已经冲昏了我爷爷的大脑,陈氏媳妇口中的山和尚让我爷爷平时的冷静都消失了,困惑村民一年多的疑惑,或许就可以解开了。

    陈家离三角涧只有200米左右的距离,但是从陈家到三角涧的路并不是直的,而是弯曲不定的,而且大部分的路都是水路,虽然只是小溪,但溪水中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头,并不好走。

    我爷爷一边托着枪,一边跑,一边将子弹上膛,不管是什么东西,有上膛的枪作保证总安全点。

    当我爷爷带着兴奋又恐慌的情绪来到三角涧的时候,他面部的表情开始有点抽搐了,因为那“咕咕咕”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且声音还是慢慢的接近,这一切都证明了真的是山和尚出现了,而且还就在我爷爷的身后。

    我爷爷是民兵队的队长,自幼习武,不说武功超群,可也算是很能打的一个人,可现在他异常的紧张,刚才的兴奋感完全消失,身上的冷汗开始不断的冒出来,手变的很僵,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别说转身看了,连迈一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咽了一口口水。

    渐渐的,那声音离他越来越近。

    就在声音快要接近我爷爷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止了,除了“咕咕咕”的声音,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可就在这时,忽然间“咕咕咕”的声音又消失了,大概又过了一分钟后,我爷爷开始有点缓和过来,再次咽了咽口水,发麻的身体稍微可以动了,又过了一分钟左右,他这才硬着发麻头皮将头转了过来。

    当我爷爷才转到一半的时候,他本就发麻的身体好像突然间被抽去了力量一样,整个人瘫倒在一块尖尖的石头上。

    屁股被尖尖的石头扎的生疼,但是我爷爷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眼前的景象,让他已经没有去想别的东西了空间了,整个脑子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因为就在离我爷爷不远处的一棵大概有6米高的松树上,一个全身衣服破烂,嘴巴里被塞着泥土,泥土中还带着红色的血迹,脸色苍白,眼睛睁得很大,脑袋上只有几根长发,头顶很白,还带着一点血迹,很明显是刚刚被人拔过的。

    我爷爷脸皮不断的在抽搐着,他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他从来都没有这样怕过,就算在他年轻的时候,错手杀死了一个人,他也没有这样害怕过。

    松树上挂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婆。

    我爷爷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他害怕极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面,这还是在白天,如果是晚上的话,真不知道会怎样。

    “李成,李成……。”一阵阵声音不断呼喊着我爷爷的名字,恐惧中的他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似的,两眼无神的看着高高挂在松树上的陈婆。

    过了一会儿,我爷爷咽了咽口水,稍稍有些缓和了点,也听到了有人在呼喊他。这给他稍微撞了点胆子。可正当他想呼喊大家的时候,那“咕咕咕”的声音又出现了,而且他可以感觉到,那声音就在自己的身后,这回那声音并不像刚才那样慢慢的接近,而是就在身后,不断的发出“咕咕咕”的声音。

    民兵队的到来给我爷爷涨了点胆子,精神有些错乱的他居然慢慢的转过头,准备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我爷爷的头转到45度左右的时候,他看见了的枪口,很熟悉的感觉,因为那是他的枪,那把跟了他5年的枪,他也已经不清楚他的枪什么时候掉了。

    就在我爷爷继续转头要看源头的枪托时,“啪。”38步枪枪口喷出了一股火花。

    云修斯故意将“啪”说的很大声,连手也挥舞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他却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我离开家乡后不久,来到了一座山村,由于天黑了,我居住在了一家姓洪的大家庭里,而这个故事就是洪家一名年纪跟我相当的少年告诉我的,最让我奇怪的是,他明明姓洪,却叫云修斯,至于为什么,他却不告诉我。

    这时,他爷爷正好从屋内走了出来,他虽然带着一副墨镜,但是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还是清楚的看见他的左眼凹了进去,眼珠子也好像是假的,根本不能转动。

    我又问云修斯后来怎么样了。

    云修斯耸了耸肩,说后来山和尚就没有出现了,而陈婆没过多久就死了,据说那山和尚就是山鬼,它专门吸食人的阳气,一旦阳气被它吸了,那离死就不远了。

    我想起了师尊之前说过,越是没有人的山里,那些山鬼越是猖狂,越是有人的地方,山鬼的气势就越弱,而人的阳气跟山鬼的阴气正好相冲,所以山鬼十分惧怕人,但一些阳气十分弱的年长之人,却是山鬼们下手对象,可一旦它被人发现,它就不敢再出现了。

  • 0
  • 0
  • 0
  • 21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