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我眠万物眠(8)

    背井离乡十余载,此番夜色意深深。

    眼前的夜色让我忘记了许多烦恼,不知不觉竟发现自己牵着雨洁的手,也不知这样在南湖边走了多久,直到灯光散去只有月光,微微凉风吹乱了雨洁的头发。

    “不早了,回去吧。”

    雨洁轻轻的点点头,流露出的一丝娇羞没做丝毫停留就坏笑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有些事情要扼杀在摇篮中。

    我一本正经看着她:“别想。不然我就丢下你,然后自己走人,这辈子就绝交,我说道做到!”拉着她回到了宾馆,看着前台服务员那羡慕的眼神,我真实懒得搭理他。

    回到宾馆后雨洁也没怎么闹腾,简单的洗漱就躺下了,今天估计是累着了。雨洁安静的闭着双眼,第一次看见她这么安详的表情,可比她平时好看多了。正当我看的入神时,她睁开眼转向我抛来一个媚眼,我转过身没在搭理她。

    虽然困意正浓,可是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本以为可以找到一些老婆不辞而别的线索,闭上眼见都是徐扬妹妹倾国倾城的容颜。

    正当我想的出神时,突然听见房门一响,我猛然起身,白色的窗帘在我眼前轻轻的飘动,原来是忘了关窗户夜间起了风,再次趁着月光欣赏了一下雨洁熟睡的脸庞,小心翼翼的关上了窗户,生怕吵醒她,这个时候要是把她吵醒,恐怕我清白难保。正当我盯着雨洁的小脸往回走时,我的余光隐隐看到房门出有个身影也在盯着我,我甩头一看,天哪,竟然是徐扬妹妹!

    只见徐扬妹妹一袭白衣披散着头发,双目微微轻合,仿佛时刻都能睁开一般,蕴藏着活力。就这样安详的站在门口,不,是飘在空中,双脚离地不高,但能看出来只有脚尖微微着地。

    “徐扬妹妹?”声音小道只有我自己能听到,徐扬妹妹飘在半空没有任何反映。

    我向前迈了一步,徐扬妹妹竟然缓缓的转过身,轻轻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徐扬妹妹死后半夜来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更何况我还得找我老婆呢,我拿起椅子背上的外套走出了房门,一条长长的走廊,看不到尽头,四处寻找不到徐扬妹妹的身影,我决定回到灵堂去一看究竟。

    月下透骨寒凉,灯灭夜色晴朗。

    穿过几条大街小巷,一条深邃的胡同出现在面前,漆黑不见尽头,就像通往另一个世界的走廊,我站在微微凉风中瑟瑟发抖。看着远处白色的身影微微的晃动,是徐扬妹妹吗,我的双脚不听使唤,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被自己的双脚拖着身体走着这漆黑的胡同内,心跳和呼吸让我还能感觉到自己。眼前的徐扬妹妹越来越模糊,渐渐的消失不见了,我的双脚也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向后忘去只能看见很远的地方还有微微一点光亮。扶着老宅的墙壁感受着潮湿微凉的青砖,看着屋顶的红瓦,和门前雕刻栩栩如生的石狮顿时让我变得不再害怕,深吸一口气,老宅木门上的橡树漆的味道是那么的久远和熟悉。我心中一惊!这里是我梦里来过的地方!抬头望去夹在两排老屋中的夜空泛着点点星光,就像一条漆黑的发辫似动非动,起身来到徐扬的灵堂前,透过门缝隐隐能看到屋内似乎有烛火晃动,正当我要推开木门的一刹那,像有人在屋内为我开门一般,竟然缓缓的开打了。迈步走进院内,看见屋内似乎有人影晃动,难道是老妈在,老妈心中的愧疚竟如此深,生前与徐扬妹妹的父母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一步一步的靠近北房的灵堂,推开门的那一刻我看到徐扬妹妹自己跪在棺材旁。

    徐扬妹妹低着头望着自己的棺材:“哥哥你来了。”

    此时是我老婆还是徐扬妹妹,我应该如何开口?正在我踌躇不定的时候,徐扬妹妹缓缓的起身转了过来,那倾国倾城的容颜面带微笑:“哥哥,我是徐扬,不是姐姐。”

    “姐姐?你。是说我妻子吗,你那时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知道,难道你?”我顿时觉得惶恐,尴尬,吃惊,各种心情同时涌上心头。我生怕她知道老婆附身与我做的那些事她都知道。

    徐扬妹妹娇羞的一笑,点了点头。苍白的练上,隐约泛起了桃红。

    我绕着头:“你果然都知道。”

    “当然了,我只是身死,况且也没有灰飞烟灭,姐姐占据我身体时也能感受到我残留的魂魄。刘贤哥哥,我不怪姐姐,也不怪你,我想让哥哥帮我做一件事。”徐扬妹妹宛若活人一般,牵起了我手。

    我使劲咽了下口水,用力点点头:“妹妹,你说吧,什么忙我都帮,什么忙我都帮,帮不了请你拿走我的命。”

    徐扬妹妹轻轻的摇了摇头:“妹妹怎么会为难哥哥,这个忙我也不知道算不算难,如果哥哥不能帮,妹妹也不会怎样的,但是我知道姐姐答应帮我,才把肉身归还与我,但是我真没想到哥哥你会来。怕是姐姐也没想到吧。”

    我瞪大了眼镜看着她:“你口中的姐姐可是我娘子,她答应了帮你才归还了你肉身,并与我不辞而别?”

    徐扬妹妹点了点头。

    我上前扶住徐扬妹妹的双肩:“妹妹,你说吧,什么忙,哥哥帮你。”

    “那天姐姐用我身体跟哥哥行房时,哥哥可发现我不是处女。”我低着头不好意思说话,徐扬妹妹看我一脸尴尬也没等我回答继续说道:“我们一家的死因恐怕没有人知道,如果不是遇上姐姐神通广大,恐怕我这个死后的遗愿都没有机会说出口。我想让哥哥帮我手刃仇人。并告诉我生前的男朋友我已经死了,要他好好的活下去。”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心想那一段不用告诉你男朋友就好。。我也好奇徐扬妹妹一家为何而死,我纲要开口一谈究竟,突然背后传来冷冷的声音:“妹妹,这事我既然已经答应你,为何还要告诉我夫君?”

    这,这声音是老婆大人!我猛的回过头去,果然看见老婆大人背对着我,一身红衣,头戴凤冠,傲娇的站在门口。我心中又爱又恨,既想冲过去抱入怀中拥吻,又想将她捆在床头狠狠的调教!

    可老婆大人冷冷的说了一句“给我站好了,别动。”我只能站在那一动不敢动,毕竟在徐扬妹妹在呢,得给足老婆面子。

    徐扬妹妹淡淡的说道:“姐姐,我真的没有让哥哥来,从来没有给他托过梦,是哥哥太过思念你,自己想方设法千辛万苦找来的。”

    “住口!虽然他不是凡夫俗子,但目前尚未经历练,与酒囊饭袋有何区别,凭他怎能知晓今晚你我二人相约,若不是你”我一看老婆大人生气,斗胆插嘴:“那日我去给你买早点,你竟丢下我不辞而别,你可知我体会过心死的滋味?那日清晨你在我怀中究竟怎么答应我的?我活这么大从未感受过爱情的滋味,我真的是来寻找你的!”说着眼泪不听使唤的流了出来。

    “哼,没出息的样子,收声”老婆冷冷的一甩衣袖。

    徐扬妹妹感叹一声:“姐姐何必这样,那夜是姐姐又不是我,哥哥姐姐真都是好福气啊。哥哥为了姐姐望穿秋水,相思断魂,竟凭借冥冥中的安排和心中的灵犀找来此处。而姐姐为了不让哥哥以身犯险,竟瞒着哥哥,狠心将让他吃尽相思之苦。”说着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也跟着哭了起来,本以为老婆会心软让我一抱,没想到竟甩手将我打飞,恶狠狠的说道:“我疼你?还是折磨你,你自己还没领悟吗?用你死去表妹的肉身浸满你那阳刚之液,在让你饱受这相似之苦,哈哈哈哈。让你着已死之人再享受一番你哥哥带给你的欢愉,不知道你是否心存感激,难不成你就喜欢你哥哥这样没技术含量的硬插猛干吗?”老婆大人大笑着一挥手消失不见了。

    我捂着被打的隐隐作痛的胸口,靠着墙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看着低头不语的徐扬妹妹,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徐扬妹妹缓缓的走过我身前,蹲下来轻轻的对我说:“哥哥,不是的,姐姐嘴硬。”

    我张着大嘴,不知道该如何领会这个嘴硬。

  • 0
  • 0
  • 0
  • 16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