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百诡言灵之猴脑

    我是一名刚出道不久的小厨,以前一直跟着师傅学习苏菜;如今他觉得我已学有成就,可以出师了。(师傅是有名的苏菜大师,在厨艺界广为人知,受众多人尊重)

    通过师傅在厨艺界的关系,我顺利就进入一家五星级的高档酒店当厨师助手。

    酒店里来来往往大都是社会上有影响有地位的人物,其中不乏领导干部、明星、暴发富和土豪。

    他们来这里几乎是消遣、娱乐、享受独特美味。

    而他们的吃食,时而高贵到我花几个月都消费不起,时而残忍到无法想象,令人作呕。

    其中,最为令我作呕的一道是生吃猴脑。(这家酒店有许多领导干部包庇,让相关部门无可奈何)

    这次,一个富二代庆生请客,带着几位衣着时尚漂亮的靓妹和一些兄弟光顾此店。

    几个靓妹长得个个像狐狸精,不说她们那犹如夜店女郎的身材,还有她们脸上那厚厚能埋死苍蝇的数层粉。

    恐怕要是卸了妆,立马从狐狸精变成千年老妖。

    “喂,我说刘哥,你怎么叫我到这破酒店来呢?不是说好带我们大家去香港去狂消费一把吗?”

    有一名女孩搂住富二代的手臂,像只猫似得撒娇道。

    富二代回手搂紧女孩的柳腰,猥笑道:“放心,等吃完了这顿我们再去香港,到时候所有花销我来付,你们尽管花就是了;到了晚上,我们再到我爸的游艇上狂欢,至于你,嘻嘻……”

    众人皆欢,像谢主隆恩般答谢富二代。

    “切,一个败家子带着一群疯子。”

    我们酒店的主厨唐主厨见到那一群年轻人,冷哼道。

    “服务员!你们这里有什么好菜,最好是那种又贵又特别的。”

    一名青年大声呦呵道,一副不耐烦的恶样。

    “请问先生是要点特别的餐饮吗?”

    还是服务生的脾气好,面对什么人都能微笑地轻声回应。

    “那是当然,你以为我们吃不起吗?有什么就上什么吧,猴脑也行。”

    “那好,先为各位上灌汤猴脑,到时候还有什么需求经管向我们提出好了,请耐心等待,可口的美味马上就呈上来。”

    猴脑是一道特别的苏菜,不过现在被法律禁止出售和吃食(除了像我处在的其他酒店与贩卖猴子的黑心商贩还在进行着这缺德的勾当)

    吃猴脑的过程十分残忍,简直令人发指。

    一开始厨师会把猴子砸晕,再把猴头露出来,推到餐桌中央,用那种专门开脑骨的锥子,把猴脑敲碎,扒开放热汤。(有些血腥的厨师为了保持猴脑的鲜活性,是不砸晕猴子,在顾客吃食猴脑的过程中,猴子还是活着的!还叽叽地叫!)。

    在厨房后面的仓库内,有一对猕猴母子,它们被锁在冰冷的铁笼里。(我常常进仓库拿菜时都能看见它们那可怜的迷茫面孔;有时我还会送点水果给它们吃,兴许是为了安慰自己那惭愧又卑微的内心)

    我打开笼门,小猴立马死死地抱着母猴不放,叽叽地疯叫,它好像明白等待他的,是失去母亲的痛苦与孤独。

    母猴不知如何事好,它同样怀抱着小猴,绝望地抬头望我,眼神中带着一丝祈求,祈求我放过它们母子。

    它也深知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即将成为那些人类的食物,可它最舍不得的还是自己的孩子。

    “小泽,你楞着干嘛?那些小鬼都再催菜呢!”

    唐主厨的喝令声在厨房内传来,我经过了几分钟的思想斗争(在我看来,感觉这短短的几分钟宛若几年之久,我真的很不忍心;可如果我放了它们,我不仅会丢掉师傅辛苦为我找的工作,还会承担昂贵的食材赔偿)

    “唐主厨,能不能别让他们吃猴脑?就说没货了。”

    我怯生生地问道(我们这些厨师大多数都挺害怕唐主厨)

    “什么?!我告诉你小泽,你这是在砸自己酒店招牌,咱们酒店是做什么的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把这两只猴子卖出,留在咱们这里白吃白喝的,对我们来说是多大的亏损啊,现在有顾客想吃,管他是强盗还是领导的,我们都要满足他们,这样才能赚大钱!”

    我无话可说,反抗唐主厨是徒劳的;我只好强硬地扳开小猴毛绒绒的小手,把它母亲带走……

    母猴没有惊声尖叫,只是安静地左顾右看,瞪着一对无神的眼睛看着我们这些人类。

    “哎,别敲晕了,那些人等着都不耐烦了,直接现做现吃。”

    最终,我在富二代那套餐房里,细微地听到了母猴撕心裂肺地尖叫。

    在上菜时,我还进去看了看,那母猴残破的血红大脑暴露无遗,富二代他们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有一个人讲了个关于猴子的笑话,把众人逗得捧腹大笑。(在我看来,他们的笑容很像恶魔的嘴脸)

    不知我当时是被他们气得脑子发热还是嘴贱没意示到在场情况,脱口而出地说:“你们觉得好吃吗?那可是个像我们一样的生命啊,多少跟我们有点远祖的血缘,你们这简直是在吃‘人’!”

    我这句话顿时引来他们的不爽,他们随即停止大笑,纷纷一脸厌恶地注视着我(我同样不甘示弱地扫视他们)。

    服务生见气氛不对劲,连忙把我又推又扯的,还一脸嬉笑地向他们道歉。

    “对不起各位贵宾,这孩子新来的,不懂事,望你们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富二代闻言,饶有趣味地说。

    “没事,我不和你们这些侍从一般见识,现在我们吃饱了,带我们去客房吧。”

    “好好好,我这就带各位去客房。”

    服务生急忙应和道。

    “刘哥,你不是说吃完要去香港吗?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那女孩不满地问。

    “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叫专车来接送咱们,保证在中午前到达目的地;今天也不早了,我们先休息会,你要不要和我一个房间啊?”

    富二代不自然地上下打量女孩,脸上隐现出猥琐。

    “你真坏,不过我们到那里时,你要答应我的所有要求哦,不许反悔。”

    “没问题,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买给你……”

    随后,等我回了厨房,服务生已经把刚才事情向唐主厨反应。

    唐主厨额头处多出几行黑线,气愤地责备我。

    “哼,这个酒店你也别想待了,竟然敢在那些太岁爷上动土,要不是我看在和你师傅多年的交情上,我早打断你的狗腿!现在给我收拾收拾,滚蛋!”

    他的唾沫星子喷的我满脸都是,经过几分钟的咒骂和口水的洗礼;我没抗议,只是默默无闻地点点头,去酒店宿舍收拾我的衣物。

    可当我经过仓库时,我又不舍得进去看了看那成为孤儿的小猴子。

    它像死了一般,趴在铁笼里,两只小手无助地握着冰凉的铁杆。

    我走过去,想最后摸它的头一次(以前我经常喂它们母子好吃的,算是有点微妙的关系,小猴也很乐意让我摸头)

    这次,还没等我的手靠近,它就尖叫地想扑到我手上咬我。

    还好我反应快,没被它咬到。

    它狰狞地脸狠狠仰望着,发出不善地嘶嘶声……

    我自己在外面租了廉价的出租房,但今晚我彻夜难眠,脑海中不断浮现母猴被残忍刨脑的情景。

    好不容易睡去,却做了个惊心动魄的噩梦。

    我梦见我的头被袒露在桌子中间,四周同我一样被锁头的是那富二代几人,一群猴子蜂拥而上,分别刨开其他人的脑子,用手直接抓起来吃。

    餐桌血淋淋的,人脑里是姹紫嫣红的组织,它们慢慢品尝,而被刨脑的人类还没死绝,正凄惨的哀嚎,就像他们曾经吃过的猴子一样。

    我当时一股寒凉从头到脚尖,临死的恐惧不断扩大真实(我清楚那时自己在睡觉,只是我却怎么也无法从睡梦中挣扎醒来)

    轮到我了,当一只强壮的公猴举起小锤砸向我头的关键时刻,一只母猴拦截住了它。

    先是双方激烈的交谈(叽叽咋咋,我表示听不懂),最后那只公猴妥协了,放下了锤子。

    而我,就在这一刻苏醒,全身冒着冷汗,口干舌燥说不出的惊险,像感觉死里逃生般虚脱……

    最后,我所处在工作的酒店停业,听说在客房里死了几个年轻的男女,死因极其诡异,每个人的大脑被刨开,脑子也不翼而飞。

    同时,各大媒体纷纷调查此事,最终,他们查出了酒店在黑暗里的种种恶行。

    酒店大部分人被判刑,处分;还好当时我辞了职,才免遭不幸。

    不知是他们罪有应得,还是我阴德有功,那梦中救我的母猴就是那只被送上餐桌的母猴,而我最为在意的,便是那只小猴,现在是否安好?

    (请大家爱惜那些美丽的生灵,不要被诱惑的魔鬼掩盖双眼,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 0
  • 0
  • 0
  • 18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田夫
    田夫
    9分钟前 (移动端)
  • 黄军证
    黄军证
    48分钟前 (移动端)
  • 白哥
    白哥
    50分钟前 (移动端)
  • 慕木
    慕木
    1小时前 (移动端)
  • 悠然神往
    悠然神往
    1小时前 (移动端)
  •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1小时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1小时前 (移动端)
  • 美琳
    美琳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