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眠万物眠(7)

    睡眠质量极高的一夜,没有任何的梦境,可能由于前几日的废寝忘食我一睁眼已经到了中午。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到床边放着一张字条,老妈又赶回沧州去料理徐扬妹妹的后事了,字条的旁边放着厚厚的一摞钱。

    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大学毕业后才来省会闯荡的我才体会到了母爱,也许我不知道啥是母爱,老妈也不知道对儿子的感情是如何的,基本许多事老妈都用人民币弥补了。

    看着老妈留下的字条,我下了一个决定,回沧州老家。

    急忙穿上衣服去单位打了个晃,写好假条准备下楼的时候,雨洁突然出现拦住了我:“好几天没见你,手机还关机,你这是要去哪?”

    事情的真相我是不方便告诉她,只能骗她是用年休假出去旅游,一个人想散散心。可冷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雨洁突然也拿出来一张假条在我眼前得意的晃了晃,我捂着脸,欲言又止。

    雨洁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感觉你有事,不告诉我就一直跟着你。”

    我没理会她扭头就走,雨洁就这么紧紧跟着我来到了长途车站。买了两张去沧州的票,雨洁小声喃喃自语“沧州有什么好玩的,我还以为能去什么好地方呢?”

    我回头看着她:“我回去是看死人。你还去吗?”

    没想到她竟然以为我是吓唬她,抢过车票一溜烟跑到高客上坐了下来。

    由于不是什么节假日,车上的人少的可怜,到处都是空座位,我刚坐下来,雨洁就用安全带紧紧的给我绑在了座位上,一脸坏笑的看着我:“看你往哪跑。”说着脱下了高跟鞋,将玉腿搭载我身上,我才注意到,她穿了那天珊珊的灰色丝袜,只是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合适。

    雨洁一脸挑逗的看着我:“别说你不喜欢,我可是把珊珊姐那条要了过来。”

    我无奈的一闭眼带上了耳机,不知不觉便睡着了。我一直不会开车,原因是不管任何交通工具上去我就睡觉,甚至自行车。

    半睡半醒的被雨洁摇晃起来,睁眼一看到站了,我低头看了看腰间的安全带,雨洁不情愿的帮我解开,将嫩嫩的小脚丫放进高跟鞋中跟随着我下了车。

    下车后我竟然一时不知该去哪,回家带着雨洁算什么,再说告诉她我是旅游的。

    突然雨洁一本正经的跟我说,刚到目的地我们必须要找个地方住下,我看着她双眼不禁的笑了出来,这下真实得去开房了。

    阔别十年终于又回到我的地盘了,虽然连出租车司机打表五块的路程要了我五十,我依然感觉到家乡话的亲切。

    我们转了七八家旅馆酒店居然都没有空房,非常简陋的出租屋雨洁死活不去,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有空房的如家,还是一张标准间。看着服务员满脸歉意的说:“先生太太,实在不好意思,委屈你们了,我吩咐服务员帮你把两张床并在一起。”

    “谁告诉你我门是两口子了!”我生气的看着服务员,没想到服务员说了一句话把我鼻子都气歪了。

    “我门跟您打五折,二位客人如此大胆我实在是佩服,为了弥补二位的激情体验,客房内所有饮料,夫妻用品都免费!”还没等我喷他,雨洁拉着我跑到一边跟我发誓绝对安分守己,看着雨洁这样,我也知道她是在骗我了。雨洁赶忙付了押金拉着我走进了电梯,看着大厅经理保安服务员惊愕羡慕的眼神,我真是无奈。

    一进客房雨洁就闹着要洗澡,我也没空打理她。

    坐在客房的床上,我才想起这次回来的主意目的,换上我提前准备好的衣服,墨镜和帽子免得碰见家里亲戚被认出来,突然浴室的门一响,雨洁披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我赶忙转过身:“你怎么不带着换号的衣服进去,这么一丝不挂的出来也不敲门让我回避?”

    雨洁见我这幅反映委屈的说:“我明明穿着裤袜呢?”

    “好了,雨洁,我回来真的是要看一个去世的朋友”我背对着她说道。

    “那你等我换好衣服带我一起去,休想把我自己丢下。”说罢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裙装。过来挽着我的胳膊,照照镜子露出满意的微笑。

    我拨通了老妈的手机,窥探出她现在的位置,所设灵堂居然和我的住处那么近,就带着雨洁一起去看徐扬妹妹一眼,其实我是为了寻找我前世的妻子,心中一肚子话,我要责问她为何不辞而别。

    雨洁就这么一路挽着我穿过了一条宽阔的大街竟不知不觉经过了几条阡陌的小巷,竟隐藏着这样一片老城区,雨洁显得十分的惊讶:“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老屋,如果下着点小雨,咱们两个走在这里真实太浪漫了。”

    我没好气的看着她:“你老公怎么得罪你了?”

    雨洁小嘴一撅“哼”的一声将头转了过去。拉着我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看着前方不远处门口摆放这花圈,心想一定就是这里了。一会如果见到老妈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吧?

    走到门口一看果然是老妈在忙前忙后的,或许是前来叨念的人已经都来过了,人并不多,趁着老妈跟别人说话的时候,我带着雨洁溜了进去。

    一进大门眼前豁然开朗,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竟没想到是如此大面积的一间老屋,南房北房加起来七八间,中间还有很大的院子,载着几棵叫不上名字来的大树,看着树的年纪似乎比我还大很多。看着旁边雨洁的表情,更是夸张。

    我凑到她耳边:“是不是觉得住在这里更浪漫了?”

    雨洁迟疑的摇了摇头:“不是,这里好眼熟,我怎么觉得好像来过,一棵大枣树,两颗榆树,北门前两颗石榴树,好像梦里来过,还不只一次。”

    我突然感觉背后凉凉的,马上打断他:“电视剧里看到过吧?”

    雨洁慌张的点头。

    透过石榴树不算茂密的枝叶,赫然看到一口棺材在北房的正中间,棺材旁边坐着几个人,低头抽泣着。

    雨洁似乎有点怕了,我能感觉到她柔弱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两缓缓的走到徐扬妹妹的棺材前,我却迟迟不敢低头向前凑过去一点,生怕看到她死去的样子,不知道是可怕还是狰狞还是以面目全非。雨洁似乎也和我一样,看着她的反映就知道了她没见过死人。

    我的目光就如同一道擦着老屋房檐照进屋内的夕阳一般,缓缓的从水泥磨的地面上扫过,顺着棺材的下端一点点弥漫,棺木的纹理清晰的在眼前,再往前一点就是徐扬妹妹了,想起那晚与她缠绵之时,她那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我掉下了一滴泪,轻轻的落在棺木的上面,正在我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棺木上的时候,余光看到徐扬妹妹的尸身缓缓的坐了起来,我不敢抬头,她似乎在直勾勾的看着我。正在我万分惊恐的时候雨洁突然轻轻的拽了我一把,轻轻的发出一声感叹:“我的天,好美啊,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简直就像天上的神仙一般,贤哥,美雯与她一比简直就不值得一提,好可惜,红颜命薄啊。”

    我回过神来看到站在棺材边上痴迷羡慕的目光,才凑上去瞻仰了徐扬妹妹的遗容。

    真是让人窒息的美貌,轻轻上扬的嘴角流露出我熟悉的一切,虽然我不曾真的认识你,也不知道你的脾气性格,但我却与你行过夫妻之事,虽然那时你已身死,只是我前世妻子将灵魂附身与你,但我仍难掩心中的伤痛。

    凝望她许久,独自在心中默默感叹:“徐扬妹妹,哥哥真的觉得欠你好多。”雨洁拉了我衣袖,示意我该出去了,我放才回过神来。

    转身离去的那一刻突然感觉被什么挂了一下衣角,难道是棺材上有不平处?转头再看了一样徐扬妹妹,却发现她躺在棺材中似乎微微抬起了一只手臂,我过去本想将她手臂轻轻放平,不料她却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紧闭的双目微微颤动,一滴泪竟顺着眼角滑落面庞。正当我要拂去她眼角的泪痕时,雨洁碰了我一下:“你怎么突然停住了,发什么呆?”

    我身体一抖,原来又是幻觉,看来是我对徐扬妹妹有了感情,动了真心。雨洁拖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我慢慢往回走,一路上只听到她对徐扬妹妹的美发出的阵阵惋惜和感叹:“如果我张那么美,死了也值了。”

    我听她胡说八道便呵斥她,没想到她竟然突然跑到我身前笑嘻嘻的看着我:“如果我像你徐扬妹妹一般,你可否会要我?”

    刚出来就说这种话,我不想打理她,继续低着头往前走。雨洁啊,我不接受你是因为你结婚了,论五官你不比天仙级的徐扬妹妹和公司前台美雯,但论风情和对男人的诱惑,你又输给谁。我背着手轻柔独步,不给雨洁挽起我胳膊的机会,雨洁围着蛮不讲理的要我带她去欣赏夜色。

    虽然离开老家十年,但我仍然记得这座城市。夜幕缓缓的降临,我两顺着大路一直向西,看着越来越近的清风楼,和熟悉的南湖,我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微笑。

  • 0
  • 0
  • 0
  • 15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分钟前 (移动端)
  • 白哥
    白哥
    18分钟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24分钟前 (移动端)
  • 暗物质驱动
    暗物质驱动
    40分钟前 (电脑端)
  • 田夫
    田夫
    1小时前 (移动端)
  • 黄军证
    黄军证
    1小时前 (移动端)
  • 慕木
    慕木
    2小时前 (移动端)
  • 悠然神往
    悠然神往
    2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