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鬼话连篇 鬼话连篇 关注:54 内容:8701

    朋友,你听过养鬼术吗?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鬼话连篇
    • Lv.1跑堂

      养鬼术是控灵术的一种,指收养已经死去人们的灵魂,而常收养夭折婴儿或早逝的小孩的灵魂,然后以符咒法术来控制他们,并会以血液或食物来收养养鬼术主要以泰国为多,这种法术一般被视为邪术。

      在灵界人士里稍微有功德的都不习练,因为过于阴损,有伤功德。 我以为中国没有人会信这些,但我也从一个朋友也知道了这种奇怪的法术,可是我是个不怎么迷信的人,还是觉得相信科学的好,可是朋友却说这种东西很灵的,我开始并不相信。。。

      养鬼术是控灵术的一种,指收养已经死去人们的灵魂,而常收养夭折婴儿或早逝的小孩的灵魂,然后以符咒法术来控制他们,并会以血液或食物来收养养鬼术主要以泰国为多,这种法术一般被视为邪术。在灵界人士里稍微有功德的都不习练,因为过于阴损,有伤功德。 我以为中国没有人会信这些,但我也从一个朋友也知道了这种奇怪的法术,可是我是个不怎么迷信的人,还是觉得相信科学的好,可是朋友却说这种东西很灵的,我开始并不相信。。。 去年7月份,我到了朋友家去做客,刚进门就被个迷你小法阵吸引住了,就摆在一个桌子上,显得很有尊严,法阵成6角星型,上面摆了6个小人,外面的6个实际上是一捆干稻草上面贴了一张黄色的小纸片,纸片上用红色的笔画了一个小人的图案,身上写着一些字,手上拿着一把小纸片做的刀,看上去好有杀气。

      中间放着一个傀儡娃娃,黑黑的身子,不知是什么做的,只有拳头大小,静静地做坐在中间,头低着,看不到眼睛,不过好像感觉随时会抬起头来,法阵前面有一个香炉,上面插着三根高高的香,香发出的味道有点熏眼睛,也有些呛鼻子。 看到我愣住了,朋友说:“这是我外甥女的位置哦。”朋友笑了笑,“你外甥女的?”我有点好奇“嗯,是啊,我外甥女3年前就去世了,是被坏人捉去的。。。”朋友欲言又止,“好可惜,”我有点同情朋友“然后呢?”朋友低着头说“找到的时候已经走了,所以那个阵外面的那几个小人是用来保护她的灵魂的,中间那个是她灵魂的住所。”“也就是她住的地方吗?”“嗯嗯,我们家的人总是相信她会附身在那个傀儡娃娃上,一天晚上我妹妹起床上厕所说看见那个傀儡娃娃笑了,还站了起来,不知也是不是错觉,反正我没见过。

      ”真是有点可怕,听他这样一说,傀儡娃娃本来就不怎么好看,想到她笑起来的样子,也许很诡异呢,我打了冷战,朋友看见了,笑着说:“吓到了?”“额。。没有啊。”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想着那件事,真的养只鬼在家好吗?听说八岁左右的儿童亡灵,还有特定的讲究,即是要夭折(暴毙),即非自然死亡的那种,比如死于交通意外或意外溺死等等。因为这些亡灵元阳未泄,有相当强的恋世之心。鬼关又暂无姓名,鬼卒亦暂不拉他们去阴间报到。所以来到自己死前的家里,并住在了这里。 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心不在焉,偶尔看看在对面的法阵,有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低下头的时候好像感觉傀儡娃娃好像抬起了头,但是一抬头却还是看见她低着头,好像一直没有动过,难道是错觉?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件事,我也没什么心思吃饭了,只吃了半碗,其实饭菜很好,我朋友亲自下厨的,可是还是没什么胃口。朋友看见我放下筷子,很惊奇:“小雯,平时不止吃这么少的啊,饭菜不合味道吗?”“

      没。。没有啊”我说着,望着那个法阵。朋友顺着我的眼光也望了过去,“哦,,你还在想那个啊。别这么相信啦。”朋友看出我的心意,“没有了。” 吃过饭后,就要回家了,经过门口时,我又不自觉地望了一眼,傀儡娃娃还是原样,低着头,好像阴气很重,看了几秒,就被朋友送出去了。回家路上,我一边想傀儡娃娃会不会显灵,这是不是真的,可是万一傀儡娃娃真的复活了会怎么样呢?我心忐忑不安,回家的小巷黑黑的,又窄,谁让我家住在老城区呢,不像朋友那样有钱,住在城市那边,小巷的暗黄色路灯照着,已经存在很久了这盏灯,小时候我经常上学经过这条小巷,早上还是挺好的,可是晚上黑透了,小巷里有一个垃圾桶,早上会有人来收垃圾,但是垃圾桶太小了,装不下太多垃圾,有些人经常把垃圾扔到外面,臭死了。

      路过的时候,我突然在垃圾桶前停了下来,因为垃圾桶外面的垃圾好像上面坐着个小布娃娃,我蹲下去睁大眼睛望了望,急忙退开几步,心砰砰地跳,我看到了什么?是那只在朋友家是傀儡娃娃,准确的说是他的外甥女,怎么会在这里,我急忙赶回家,一边转过头看她有没有跟上来,没有,后面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只有路灯在工作,周围吸引了几只飞蛾,我加快脚步,终于在5分钟内回到了家,一进门,我赶紧打力地关上了门,并锁了2次,好像那样比较安全。

      接下来我要去洗个澡然后睡觉,洗澡时,我想,会不会她想跟我回家?我不禁打了个冷战,镜子里的我也跟着震了一下,不安心地洗完澡后就打算睡觉了,没开灯的时候,我好像清楚地看见我的床上坐着个布娃娃,傀儡娃娃。。。是她了,她在低着头似乎在偷笑,但没看见她的样子,我紧忙打开灯,奇怪的是傀儡娃娃顿时不见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担心她随时会出现,可是并没有,是我的错觉吗刚刚?

      还是过分紧张了?我不知道,总之今晚一定睡不着了,我躺在床上,紧紧盖着被子,望着黑黑的客厅,有点慌张,然后就把窗帘拉开了点,让外面的光都进来陪着我,不然真是太可怕了,满脑子都是傀儡娃娃和养鬼术,。。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偏偏想着想着也不知道怎么睡着了,而且睡得特别香,一早起来精神特别好,早早地就去上班了,经过昨天的小巷,路灯早已收工了,垃圾也被带走了,昨天的恐怖气氛消失了,好像充满阳光正义,让人感觉很舒服,阳光照到墙壁上,暖暖的,因为今天起得早,打算和朋友去吃完早餐再去上班,朋友很爽快,也就答应了,我们坐在路边的粥店里,我跟朋友说:“你家的傀儡娃娃会动吗?”朋友笑着说;:“当然呐。”“为什么?”我有点奇怪一个娃娃怎么会动啊。“嗯。。她喜欢谁就会跟着谁走啊。”朋友笑了,“哦。。”我想起昨天的事,又重新害怕了起来“你不怕那个娃娃吗?”“为什么要怕,这么可爱,可是我的外甥女啊。”朋友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可爱?”我想朋友在说假话“你到我家看看啊。”朋友邀请到。 约定的时间是周日,朋友还邀请我去他家吃饭,约定时间到了,我又来到他家,法阵前的香没了,朋友急忙插上三根,朋友用手拿起傀儡娃娃,递到我面前,好可爱。

      是一个晴天娃娃的表情,正在那里开心地笑呢,“好可爱。”我笑了“嗯嗯,是啊,所以不用怕的”朋友放下娃娃,也笑了,“可是娃娃会跟着我,这是为什么啊,真的吗?”“不是了,啊哈哈,那天是骗你的啦!”朋友哈哈大笑,原来一直是我的想象搞的鬼啊,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吧,这么可爱,是的,是我的幻想,我知道是我错了,但是我还是相信养鬼术,这种法术在一些民见还是有人用的。 去年7月份,我到了朋友家去做客,刚进门就被个迷你小法阵吸引住了,就摆在一个桌子上,显得很有尊严,法阵成6角星型,上面摆了6个小人,外面的6个实际上是一捆干稻草上面贴了一张黄色的小纸片,纸片上用红色的笔画了一个小人的图案,身上写着一些字,手上拿着一把小纸片做的刀,看上去好有杀气。

      中间放着一个傀儡娃娃,黑黑的身子,不知是什么做的,只有拳头大小,静静地做坐在中间,头低着,看不到眼睛,不过好像感觉随时会抬起头来,法阵前面有一个香炉,上面插着三根高高的香,香发出的味道有点熏眼睛,也有些呛鼻子。 看到我愣住了,朋友说:“这是我外甥女的位置哦。”朋友笑了笑,“你外甥女的?”我有点好奇“嗯,是啊,我外甥女3年前就去世了,是被坏人捉去的。。。”朋友欲言又止,“好可惜,”我有点同情朋友“然后呢?”朋友低着头说“找到的时候已经走了,所以那个阵外面的那几个小人是用来保护她的灵魂的,中间那个是她灵魂的住所。”“也就是她住的地方吗?”“嗯嗯,我们家的人总是相信她会附身在那个傀儡娃娃上,一天晚上我妹妹起床上厕所说看见那个傀儡娃娃笑了,还站了起来,不知也是不是错觉,反正我没见过。”真是有点可怕,听他这样一说,傀儡娃娃本来就不怎么好看,想到她笑起来的样子,也许很诡异呢,我打了冷战,朋友看见了,笑着说:“吓到了?”“额。。没有啊。”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想着那件事,真的养只鬼在家好吗?听说八岁左右的儿童亡灵,还有特定的讲究,即是要夭折(暴毙),即非自然死亡的那种,比如死于交通意外或意外溺死等等。因为这些亡灵元阳未泄,有相当强的恋世之心。

      鬼关又暂无姓名,鬼卒亦暂不拉他们去阴间报到。所以来到自己死前的家里,并住在了这里。 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心不在焉,偶尔看看在对面的法阵,有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低下头的时候好像感觉傀儡娃娃好像抬起了头,但是一抬头却还是看见她低着头,好像一直没有动过,难道是错觉?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件事,我也没什么心思吃饭了,只吃了半碗,其实饭菜很好,我朋友亲自下厨的,可是还是没什么胃口。朋友看见我放下筷子,很惊奇:“小雯,平时不止吃这么少的啊,饭菜不合味道吗?”“没。。没有啊”我说着,望着那个法阵。朋友顺着我的眼光也望了过去,“哦,,你还在想那个啊。别这么相信啦。”朋友看出我的心意,“没有了。” 吃过饭后,就要回家了,经过门口时,我又不自觉地望了一眼,傀儡娃娃还是原样,低着头,好像阴气很重,看了几秒,就被朋友送出去了。回家路上,我一边想傀儡娃娃会不会显灵,这是不是真的,可是万一傀儡娃娃真的复活了会怎么样呢?我心忐忑不安,回家的小巷黑黑的,又窄,谁让我家住在老城区呢,不像朋友那样有钱,住在城市那边,小巷的暗黄色路灯照着,已经存在很久了这盏灯,小时候我经常上学经过这条小巷,早上还是挺好的,可是晚上黑透了,小巷里有一个垃圾桶,早上会有人来收垃圾,但是垃圾桶太小了,装不下太多垃圾,有些人经常把垃圾扔到外面,臭死了。路过的时候,我突然在垃圾桶前停了下来,因为垃圾桶外面的垃圾好像上面坐着个小布娃娃,我蹲下去睁大眼睛望了望,急忙退开几步,心砰砰地跳,我看到了什么?

      是那只在朋友家是傀儡娃娃,准确的说是他的外甥女,怎么会在这里,我急忙赶回家,一边转过头看她有没有跟上来,没有,后面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只有路灯在工作,周围吸引了几只飞蛾,我加快脚步,终于在5分钟内回到了家,一进门,我赶紧打力地关上了门,并锁了2次,好像那样比较安全。接下来我要去洗个澡然后睡觉,洗澡时,我想,会不会她想跟我回家?我不禁打了个冷战,镜子里的我也跟着震了一下,不安心地洗完澡后就打算睡觉了,没开灯的时候,我好像清楚地看见我的床上坐着个布娃娃,傀儡娃娃。。。是她了,她在低着头似乎在偷笑,但没看见她的样子,我紧忙打开灯,奇怪的是傀儡娃娃顿时不见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担心她随时会出现,可是并没有,是我的错觉吗刚刚?还是过分紧张了?我不知道,总之今晚一定睡不着了,我躺在床上,紧紧盖着被子,望着黑黑的客厅,有点慌张,然后就把窗帘拉开了点,让外面的光都进来陪着我,不然真是太可怕了,满脑子都是傀儡娃娃和养鬼术,。。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偏偏想着想着也不知道怎么睡着了,而且睡得特别香,一早起来精神特别好,早早地就去上班了,经过昨天的小巷,路灯早已收工了,垃圾也被带走了,昨天的恐怖气氛消失了,好像充满阳光正义,让人感觉很舒服,阳光照到墙壁上,暖暖的,因为今天起得早,打算和朋友去吃完早餐再去上班,朋友很爽快,也就答应了,我们坐在路边的粥店里,我跟朋友说:“你家的傀儡娃娃会动吗?”朋友笑着说;:“当然呐。”“为什么?”我有点奇怪一个娃娃怎么会动啊。“嗯。。她喜欢谁就会跟着谁走啊。”朋友笑了,“哦。。”我想起昨天的事,又重新害怕了起来“你不怕那个娃娃吗?”“为什么要怕,这么可爱,可是我的外甥女啊。”朋友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可爱?”我想朋友在说假话“你到我家看看啊。”朋友邀请到。 约定的时间是周日,朋友还邀请我去他家吃饭,约定时间到了,我又来到他家,法阵前的香没了,朋友急忙插上三根,朋友用手拿起傀儡娃娃,递到我面前,好可爱。

      是一个晴天娃娃的表情,正在那里开心地笑呢,“好可爱。”我笑了“嗯嗯,是啊,所以不用怕的”朋友放下娃娃,也笑了,“可是娃娃会跟着我,这是为什么啊,真的吗?”“不是了,啊哈哈,那天是骗你的啦!”朋友哈哈大笑,原来一直是我的想象搞的鬼啊,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吧,这么可爱,是的,是我的幻想,我知道是我错了,但是我还是相信养鬼术,这种法术在一些民见还是有人用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鬼哥
      鬼哥
      1分钟前 (移动端)
    • 白哥
      白哥
      2分钟前 (移动端)
    • 暗物质驱动
      暗物质驱动
      18分钟前 (电脑端)
    • 田夫
      田夫
      47分钟前 (移动端)
    • 黄军证
      黄军证
      1小时前 (移动端)
    • 慕木
      慕木
      1小时前 (移动端)
    • 悠然神往
      悠然神往
      1小时前 (移动端)
    •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