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父亲和我经历及听到的灵异事件之二十一:找替身

    我的姑奶奶住在五龙金矿板石河北岸,这条河在枯水期时水流很浅,只到小孩子的膝盖。可是到了每年的七八月汛期,水深处能有三四米,每隔十几年还会有大汛。

    记得我小时候,大概85年前后五龙金矿山啸引发板石河大洪水,姑奶奶家房子都被荡平,牲畜都被冲走,她带着全家老小到丹东投奔我爷爷,带来的黑白小电视,单卡录音机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在黄泥汤里挖出来的,惨得很!可姑奶奶却说这算是幸运的了,起码家人都平安,光他们堡子就死了十几个人呢!板石河北岸是平原,星罗棋布的分布着村庄和庄稼地,南岸则是巍巍群山,茫茫山林(我在《父亲经历的灵异事件之一:怪物》中说到的就是这片山林)。

    父亲年青的时候有年夏末秋初去姑奶奶家探亲,白天在瓜地里帮忙干活,晚上就和他的表哥表弟住在瓜棚里。

    这天,同村的一家夫妻俩要去南面山里收蚕,丹东这面养的都是柞蚕,大片的柞树林就在河对面山上,要么绕点远走一百多米从西边小独木桥上过去,要么就直接淌河过去。当时很多河段水不深,男的就说淌水直接过去得了,省时间。女的就说不安全还是稍微绕点道走独木桥过去,两口子可能之前在家就闹别扭了,又都是火爆脾气,借这点事俩人在河边大吵起来,还动了手,男的两个大耳光抽在女的脸上,女的则顺势坐地抱住男的腿又咬又挠。

    附近瓜地里的父亲他们见状赶紧过去把俩人拉开,再一看,女的肿了半边脸,男的腿上又是牙印又是挠痕的,正在流血。大家一场好劝,女的一甩手自己向独木桥走去。男的也铁青着脸,不顾腿上流着血,在众人注视下走进河里。

    突然!走到河中央的他一楞,然后就大喊起来 “我要去死!我要去死!”,边喊边身体僵硬的向水深处走去,父亲他们一看不对劲,立即冲过去想把他拽回来,谁知道这人力气极大,三个人拽不住,大喊“你们少管闲事!”刚好我姑爷爷还有其他几个邻居也在附近,也冲下河来五六个人齐动手,横拉竖拽,在他老婆的哭叫声中总算把他拖上岸来。

    等到大家把他抬到瓜棚里,这男人突然声音一变,变成年轻女子的声音,吓人的尖叫道“我要去死,你们少管闲事!”中间还夹杂着类似于水壶开水报警器那种刺耳的啸叫。姑爷爷明白大概怎么回事了,吩咐大家把这人绑的跟个粽子似得,对“她”说“你赶紧走!你走不走?”这人就一直在那咆哮着说不走,还说她是上游村子的,早年被洪水冲到这里头撞岩石而死,死得好惨啊!一直不得托生,这次好容易有个机会得到了这个男人的血,一定要拉这男人当替死鬼!,姑爷爷说“你还是走吧!再不走就拿辟邪网兜扣住你,那你可就一点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可“她”根本不服气,破口大骂。姑爷爷一看不行,吩咐大家看好她,转身回家去拿辟邪网。

    所谓辟邪网其实就是一张渔网,用黑狗血染过,染过黑狗血的网具有利水,辟邪,驱鬼的效果,那时在当地几乎家家都有,平时挂在磨房里,遇到邪事怪情拿出来用。

    辟邪网拿回来后姑爷爷就对她喝道“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走不走?”说着就在她面前抖了抖那网,那人看起来很害怕,想逃跑。无奈手脚都被捆住,就像条蚯蚓一样在地上一扭一扭的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说:“我走,我走,我走”,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没了声息,炎热的天气里大家感到一阵阴凉的风略过,跟着听到河里“咕咚”一声,仿佛一块石头扔进河里。

    大家把男人送回家,他足足睡了两天才醒转过来。过后问起他,他说走进河里眼前白影一晃,跟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什么都记不起来了。直到现在,每年夏末秋初那段时间,这人还会发烧,浑身酸痛。

    而那个女人应该也已经脱生,因为没几天后,在板石河下游杨家那个地方,有个人赤脚走路,脚被石头划破,带着血过河时候被淹死了。

  • 0
  • 0
  • 0
  • 27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石头
    石头
    3分钟前 (移动端)
  • 李斌123
    李斌123
    13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4分钟前 (电脑端)
  • 李斌
    李斌
    15分钟前 (移动端)
  • 阿依莫
    阿依莫
    19分钟前 (移动端)
  • 小凡人
    小凡人
    20分钟前 (移动端)
  • CY
    CY
    26分钟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31分钟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