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查看作者
  • 偷走了故事(上)

     

      午夜时分,我拿起电话,熟悉的童音再一次传了出来。那个小女孩说: “姐姐,我继续给你讲故事吧?”

      我说: “好啊。小青妹妹真乖,姐姐会认真听的。”与此同时,我摁下了电话的录音键。

      小青幽幽地讲起了故事。半个小时之后,她准时挂断了电话。而我则两眼发光,根据录音把小青所讲的故事飞快地整理出来,之后我急不可耐地把故事发到网上,那里已经汇集了许多粉丝,正等着我“午夜讲故事”呢。哈哈,我要发财了。

      我是一个恐怖小说家,前几年作品都还不错,可是近年来灵感越来越少,眼看着这碗饭就吃不下去了。就在我徘徊焦虑天天在屋里摔茶杯的时候,一个打错的电话改变了我的命运。打电话的小女孩叫小青,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吧,她说想和我聊聊,想给我讲故事。我才不想听小女孩讲大灰狼小白兔的故事呢,我正想挂断电话,然而那女孩却幽幽地开始讲一个恐怖故事。天啊,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恐怖故事,它真实、曲折,而且经小女孩的复述之后极具文学色彩。

      经过聊天我了解到,小青是个残疾孩子,不如弟弟受宠,每天被爸妈关在屋里。年幼的她在孤寂当中学会了写故事,但她除了电话没有其他与外界沟通的工具,所以只能打电话把故事讲给陌生人。

      听了她的话,一种邪恶的想法从我的心头升腾起来:她有好故事,但她不会投稿甚至不会上网。如果我能拴住她,把她的故事都占为已有,那么我的成功就指日可待了!

      于是,我劝说小青只给我一个人讲故事,而且每天至少讲半个小时。这个无聊的小女孩同意了,她甚至以为我是个有爱心的大姐姐呢。她讲的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曲折离奇,细节丰富,所以我把这故事变成了连载放在网上。

      很快,我的故事就火了,每天都有一大堆人等着我更新。

      实际上,我算是“盗文”,甚至可以说是“抄袭”。但我没有一丝愧疚之心,毕竟我和小青是各取所需。她有了听众,我赚到了银子,对不对?

      所以,我对外只字未提小青的事。

      我要想办法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天晚上小青没有打电话,我从来不主动拨给她,但我忍不住了:还有一堆粉丝等着我呢。于是我壮着胆子打了过去。

      电话半天才被接听,接听之后却没有人说话,只听到一种呜呜咽咽的哭声。随着哭声越来越清晰,突然我听到了一声惨叫,那么凄厉,令人毛骨悚然。

      我急忙挂断了电话。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电话回拨了。依旧是小青,她的声音很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我依稀听到了一点哭腔。我想问问她发生了什么,但我一开口却还是那句: “讲故事吧?”我真是残忍的人。

      小青照常讲了故事,我也照例发到了网上。今天我的粉丝等得久了一些,所以他们互相聊起天来。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叫“吾不言”的人在我的故事下面留言,他说:“这故事像是真的,而且描写的地点,好像就在我家附近吧。”他的留言下面引发了一堆人吐槽,大家都说他异想天开。但是,他的另外一条留言却让我更加吃惊,他说: “刚才我家邻居出了件怪事,他的房子里传出了凄厉的惨叫,特别吓人。过了没一会儿,就有一件带着血的衣服从窗口丢出来了。”

      这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留言给他: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的邻居是什么样的人?”

      他急忙回复: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几乎没有见过他们,只知道那家里住着一个双腿残疾的小女孩。”

      我全身一个激灵。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再一次刺耳地响起,接听之后传出了小青歇斯底里的哭叫:“大姐姐!你偷了我的故事!你偷了我的故事!”

      我急忙否认和掩饰,但这都不足以让小青停止哭叫,她的声音太可怕了,简直绝望得像要死去一样。她说: “那是我的生命!你却偷去了它!你这样做是杀了我!”

      电话挂断了。

      我没有回拨的勇气,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以后怎么办。看来小青不会再打电话给我讲故事了,不过看样子她也不会起诉我。那么我自己把故事编下去,还是草草结个尾见好就收?我得想个办法。

      她不在了

      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小青的任何消息,而那篇恐怖小说也一点进展都没有。实际上,写小说这东西每人有每人的风格,因为这个故事一开始是小青讲给我听的,完全是小青的风格,所以现在让我自己编下去总是有困难。我曾经试着编一段放在网上,但很快就有读者指出“不如以前的好看。怎么变味了”。这年头读者都是慧眼,想欺骗他们是不行的。看样子,我还是得在小青身上下功夫,我可以去找到她,说服她继续给我讲故事,我可以给她钱。

      那么如何找到小青呢?我想起了那个叫“吾不言”的读者。看样子他就住在小青家附近,他可以给我地址。没想到那个“吾不言”是个话痨,一跟他说话他就滔滔不绝,他说他也想写小说想出名,他想拜我为师,他还想找个女朋友……种种废话说完之后,他终于说: “对了,我邻居家今天出殡,听说死了一个小女孩。我看也是,因为棺材很小。”

      我的心咯噔一下:小青死了?那我怎么办?

      “吾不言”又说: “这葬礼可奇怪了呢,小女孩他爸非常愤怒,他说他一定能找到那个人,他说他知道女儿每天给那人打电话。‘

      我的手心出汗了。实际上用电话联系确实是一件不安全的事情,因为这年头号码一下就能查到。如果一个大男人想找我这个单身女人的麻烦,那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我得跑,我急忙登录网银看看自己有多少钱,够不够出去躲一阵子的。

      然而余额还没来得及显示,电话却响了,是小青的号码。我颤抖着接听,却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粗声粗气地说: ”我女儿死了。你别想跑,我已经知道你在哪里了。“

      我吓得哭起来,哭得特别柔软,特别惨,我知道女人的眼泪对男人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只要对方不是铁石心肠。

      但不幸的是,那人就是铁石心肠,他说: ”哭也没用,我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已经知道所有事情了。“

      ”什么?我知道什么了?“我只是盗了他女儿的小说啊。

      他说: ”你知道了我们家的事,还想抵赖吗?“

      我愣住了。我隐约明白了。

      其实好好动脑子想想就会知道,小青这个年纪的女孩,怎么会写出比我更好的故事?她所讲的故事其实就是发生在她家里的真实事件。她用稚嫩的目光看到了所有的罪恶——那些罪恶连写成恐怖故事都不为过。看到这些之后她实在太压抑了,所以她打电话讲给了我,而我居然全都写下来了……

      我再次回头审视这个故事,寒意一阵阵涌上心头。

      最可怕的故事

      现在让我告诉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小青家里有一种祖传的先天不全的疾病。生下的孩子长到十岁左右,就会有某些肢体或者器官出现问题,比如烂掉一只胳膊,或者胃部需要切除。这是一种基因性的病, 目前国内外都没有医治的方法,所以这个古老的家族想出了一个有效而残忍的方法:互补。

      生孩子的时候,他们连续生两个。然后在两个孩子完全长大之前就判断出谁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如果被选为”优秀孩子“,那么他的未来就可以无忧了,因为当器官出现问题的时候,父母会从”非优秀孩子“身上摘取相应的器官与之对应,确保”优秀孩子“的生存。由于二人是亲兄弟姐妹,所以配对的成功率很高。

      而在小青的故事里,父母也是如此。他们先是生了一个儿子,又生了一个女儿。儿子长到十岁、女儿长到七岁的时候,他们开始了艰难的抉择:到底要放弃哪一个呢?

      其实客观来讲,比较优秀的是女儿,她漂亮聪明,可爱乖巧,而且富于想象力。但是在重男轻女的恶劣思想影响之下,父亲还是倾向于保护儿子……

      这一段在故事当中格外可怕。已经七岁的女儿眼看着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像野兽一样奔过来,手里还拿着刀。儿子的肾已经出现问题了,他们要摘掉女儿的肾,完成这个罪恶的仪式。

      先是肾,后来是腿部神经,后来还有一只手。哥哥的身体总在不断地出现问题,而妹妹就在一次次的蚕食之中渐渐变成了一个怪物。她被关在小屋里,连上网都不行,而且父亲警告她不能报警,因为她已经是个废人了,如果失去了这个家庭的保护,她连生存都不可能。

      重新审视这个故事,我的冷汗已经浸湿了衬衫。我怎么就没想过呢?小青就是故事里那个女孩啊,她残疾,而且那天晚上我听到了她凄厉的叫声,也许那是父亲又要摘她的什么器官了吧?

      但这个故事还是太离奇了。作为小说,我可以接受。但是作为事实,我不能相信。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使我不得不相信了。

  • 0
  • 0
  • 0
  • 13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竹子
    竹子
    22秒前 (移动端)
  • 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
    58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小时前 (移动端)
  • 花七爷
    花七爷
    2小时前 (电脑端)
  • Jacky.Ling
    Jacky.Ling
    2小时前 (移动端)
  • 鬼哥
    鬼哥
    2小时前 (移动端)
  • 灵异小队
    灵异小队
    3小时前 (移动端)
  • 心学修心
    心学修心
    4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