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
  • 查看作者
  • 被关在笼子里的人(下)

     

      4.超时空实验

      我失魂落魄地赶回诊所,外面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我关严诊所的门窗,打开所有的电灯。屋子中央放着球状仪器,顶端伸出一根天线,直通天花板。我想这肯定是吴瑜带来的东西,于是叫了他一声,发现他并不在这里。

      一个暴雷在窗外炸开,电灯忽闪了两下,全部熄灭了。一道电光闪过,我听见球状的仪器开始“咔嚓咔嚓”作响,球体中好像释放出什么物质,紫蓝色的电光像小蛇一样慢慢沿着天线往上爬,接触到天花板时,火光急速向四周扩散,顷刻间,诊所的每一件物品,包括我,都被蓝光勾勒出了奇异的线条:

      我抬起带着蓝光的手看了看,发觉刚被严妮咬的伤口没有流血,有点发痒。取下手绢,我看到手背竟然完好无缺,顿时被震惊了。

      又一声“轰隆隆”的雷鸣,蓝色电光瞬间消失了,屋子里恢复黑暗。我听见书桌方向有电脑启动的声音,循声望去,只见电脑屏幕的光照亮了正对着的壁画。

      电脑自动开启了,随着电脑中传来熟悉的开机声,一股寒意涌上我的心头。

      我鼓足勇气,走到电脑桌前,看到电脑屏幕时,我的心脏似乎要蹦出胸膛了。电脑不仅自动开启了日全食那日的录音,而且还弹出了一个音译软件,正把电波声音转化为文字。我憋住呼吸,凝神地看着屏幕上自动显现的文字:

      您好,我们是来自高于三维空间的种族,和你们同样生活在地球上,不适你们肉眼看不见我们。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寻找能与你们沟通交流的方式。日全食那天,太阳被月球遮挡时,紫外线骤降,地球上空的电离层释放的离子和电子数量也骤然减少,我们借助电离层密度发生改变的时机,发出信号,正好被你所在的区域接收,于是我们圈下了这片区域作为我们的实验室,而你们当时在场的三人,很荣幸成为我们首次交流的对象。

      在我们看来,你们的生命在时间的维度上早已设定好,你们就是沿着时间轴缓慢蠕动的虫子。通过这个实验室。我们扭转了这里的空间,能够直接控制你们三人在时间轴上的进度。

      所以我们的第一个实验是,加快你们行进的速度,看最后你们是否还会回到时间轴设定的终点上。如果是,那么说明我们无法改变你们的走向,做什么部是徒劳;如果不是,说明我们可以主宰你们,成为你们伟大的上帝。

      录音播放完毕时,文字也刚好完结。我脑子里一团乱麻,半晌,我终于从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声音:“有没有人在?这到底是个什么实验?有没有人能再说清楚一点?”

      很快,电脑中的文本框里又显示出几行字:

      我们一直都在。夜间电离层的密度也会交弱,加上房间里接收信号的能力增强,现在我们可以暂用这样的方式来沟通。以你们计算的时间来看,已经过了三天,但因为我们把你们三人的时间进度调快了,你们度过的这三天实际上是度过了三年。

      在三维空间里,你们都是按着时间轴发展着,也就是必须要先有因,才能有果,但在我们的空间里,没有时间流的限制,因果关系并不成立。所以当我们把你们分别推进到了三个时间点上时,你们在三维空间所经历的,就只有结果,跳过了原因。

      我倒吸一口气,抬起头:“你加快了我们三入的时问,难道不怕影响到我们身边的人?”

      对方回答我:

      完全不用担心。在这个实验里面的人,始终只是你们三人,我们无法操控别人。

      我们有意推进你们生命的时间进度,都不能改变你们命运的走向,那被你们无意中影响到的人,相对你们的改变更是微乎其微,就更谈不上发生连锁反应了。所以第一个实验我们失败了。

      我心里暗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身边会无缘无故多出现或者丢失一些东西,为什么我和李金科会被严妮追杀。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

      严妮有妄想症,以为李金科会祸害她,便暗中派人杀他,同时还说他患上了妄想症,试图将人们的视线从她身上引开,所以逼迫他到了我的诊所。而我第一次见到严妮,就深深爱上她,之后一直与她保持联系,李金科发现后大怒,便有了在池塘想杀我的举动。

      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严妮越来越不对劲,想找李金科进一步了解,谁知被严妮误会我俩同谋要害她,又派人追杀我们两人,于是又有了我在工业园区遇险的一幕,再后来就是李金科在医院被严妮杀害,而我意外推严妮到山崖下……

      我哀叹一声,睁开眼,眼睛有些模糊。我看着面前的文字,想了想,试探着问道:“这么说来,你们还有第二个实验、第三个实验……”

      屏幕显示着:是的,虽然另外两个人已经死掉,但你还活着,今天我们的对话,其实就是第二个实验的成功。我们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但通过交流,也许可以取得一些进展,说不定哪一天,我们还可能亲自面谈……

      我恐惧极了,大叫一声“不”,力图关掉电脑,可无论怎么按开关,电脑都没反应。我凭着微弱的屏幕淡光,跌撞着冲出门外。

      5.逃出笼子

      一出门,我和吴瑜对撞了个四脚朝天。这时大雨已停,屋里的灯光又重新亮起来。吴瑜揉了揉撞疼的肩膀,一脸责怪地说:“宋明,你一个大男人,大呼小叫地干什么!”

      我用手指了指书桌方向,六神无主地说:“你去看看那电脑!”却惊愕地发现,电脑已经烧坏了。

      吴瑜见我神色异常,问道:“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茫然若失地点头。他一拍大腿说:“哎,都怪我,来迟一步。本来我已经把接收电波的球体仪搬过来了,后来想起忘了拿驱动器,又返回实验室。没想到一个小时不到,你这里又发生了事情。”说完给我点上一根烟,极力让我冷静下来。

      在吴瑜半信半疑的眼神中,我为他从头到尾地讲述了三天来的经历,并将半个小时内就自愈的伤口亮给他看。吴瑜默默地听着,在房间来回踱步,香烟抽了一支又一支。

      待我讲完整件事情后,他蹲在球体仪旁边,查看了很久。最后他站起身,直勾勾地看着我说:“球体仪没有启动键,根本运作不了,所以我没找到任何有用的数据,但我选择相信你,因为你所说的,正好也能解释我的测量表为什么会逆时针转动。”

      我把没有抽完的烟扔进烟灰缸里:“吴瑜,我现在的问题不是从物理角度研究这个,而是我杀了严妮,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被警察抓住,你得帮我想个办法。”

      吴瑜沉思了一会儿,说:“按照他们的说法,我们在时间轴上是缓慢蠕动的虫子,你现在就是被他们抓进笼子里的虫子,现在当务之急,是帮你逃出笼子!”

      “怎么逃?”我眼神直逼他。

      吴瑜看着我,说:“靠我和我的团队。”

      于是,深更半夜,我的诊所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壮观景象,吴瑜团队的二十余人挤在房间里紧张地工作着,只听见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和几十台仪器运作的嗡嗡声。

      困意阵阵来袭,我终于睡了过去。醒来时,天已微亮。我看见沙发被缠上了无数的电线,还用铁丝支撑起一个圆弧形的顶,顶棚也全是由电线组成。

      吴瑜叫我躺上沙发,并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他说:“兄弟,我不能保证我的方法奏效,要不你再多给我一些时间?”我坚定地摇摇头:“我的时间等不了。”

      很快,我被电流穿透全身,似乎被一股强力控制了身体,眼睛也无法眨动,我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好像腾空飞了起来……

      6.轮回

      电话骤响,我从沙发上惊醒跳了起来,拿起书桌上的听筒,里面是我助手的声音:“宋医生,李先生他们来了。”我怔了一下,看看记录表上的日期,距离日全食只过了三天,上面显示的预约病人是李金科,诊病次数为第二次。我轻声说道:“请他们进来。”

      助手打开门,李金科和严妮走了进来,我无法形容再次看到他们时的激动心情。看来吴瑜成功了,他把我们三人的时空扭转了回来,顺利拯救了我们。

      严妮向我缓缓走来,我只觉一股热浪直扑心底,但我立刻转过身去,避开她,对李金科说:“李先生,你的精神状况很好,没有任何问题,以后你不用再过来了。”说着从桌上拿起一张其他心理医生的名片,“如果你们还有其他需要,请找我的这位朋友。”

      两人都睁大了眼睛,甚是惊讶。在他们没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将他们往门外请去。我想,不再与他们发生交集的话,或许三年后我们都能躲过一劫。

      我的生活恢复了常态。

      春节前夕的一天,夜晚下起了大雪,我从超市购物回来,通过马路时,一个步履匆忙的人闯了红灯,我差点儿撞上他。我下车扶起那人,对方认出了我,惊喜地喊道:“宋医生!”

      我一看,竟然是严妮,虽然相隔半年,但再次见到她,她眼里期盼的柔光还是拨动了我的情弦。我们四目相对的刹那间,似乎都不忍再分开。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了,不顾礼节地抓住她的手,问道:“严妮,愿意陪我喝杯酒吗?”

      她发出一声暖人心扉的轻笑:“愿意。”于是,在飘飞的雪花中,严妮上了我的车……

  • 0
  • 0
  • 0
  • 29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