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蓝色的皮肤(5)

     

      9

      回到观澜村中,我们这支调查蓝皮人的科考队已经再没有继续洞察的必要了。回到霍老太太的家中,司马老师依然躺在床上,身边只有那个男学生在照顾着他,而那个女学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猜,或许是去上厕所了吧。

      当司马老师得知发生的一切后,不由得捶胸顿足,深感丧失了一次研究的绝佳机会。他也深知,霍老太太绝不可能说出她把蓝皮人阿莲的尸体碎块抛弃在了矿坑的什么位置。

      当天夜里,霍老大太安排我们住在了一间茅草屋里。

      等霍老太太离开后,司马老师长叹了一口气,说:“可惜啊,真是可惜!这些愚昧的村民,根本不知道那具蓝皮人的尸体拥有多大的科研价值。”

      这时,我却听到钱韵韵浅笑了一声,然后她从衣兜里摸出了一样东西。

      我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钱韵韵手里托着的,竟然是半块血肉模糊呈蓝灰色的手掌——不用说,这是她在帮忙丢弃尸体碎块的时候,偷偷藏在衣兜里的。

      司马老师如获至宝地捧住这半块手掌,细细端详着,但仅过了几分钟,他的脸上便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怎么了?”我诧异地问。

      而钱韵韵则浅笑着对司马老师说:“您看出是怎么回事了吧?”

      司马老师点了点头,答道:“是的,我看出来了。这并不是什么拥有蓝色皮肤的新人种,而是皮肤病。”

      “什么皮肤病?”我大声问。

      钱韵韵瞟了我一眼后,说道:“是银中毒。”

      “什么叫银中毒?”

      钱韵韵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摸出手机,调到上网状态。几秒之后,她打开了一个网页,然后递给了我。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新闻。

      标题是:《男子长期服用胶性银,皮肤永久变蓝,成为蓝皮人》

      全文如下:

      据报道,保罗·卡拉森是美国俄勒冈州人,14年前,保罗由于工作原因患上了严重的皮炎,他的皮肤开始肿胀、变红和发痒,保罗没有到医院去治疗,而是在家中用一种民间偏方亲自为自己治病。

      他开始服用一种名叫“胶态微粒银”的化合物,这是一种通过电流导到水里的胶态银,民间传说它是天然抗生素,能够增强人体免疫系统,抵抗发炎感染等各类疾病。

      保罗不仅长期服用“胶态微粒银”,甚至还往脸部涂抹这种物质,然而令保罗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皮肤病非但没有明显好转,反而脸部皮肤颜色开始慢慢发生变化,最后变成了蓝色,从而使他摇身变成了一个古怪异常的“蓝脸人”!

      一年半以前,医生给他提供了治疗皮肤颜色的药物,但保罗依然没有停止服用胶性银。最近一次给他做了身体检查的医生对媒体透露,保罗的蓝皮肤已经成了永久状态,不能改变了。

      保罗对媒体介绍了他的感受,并回答了不少好奇者提出的问题。

      医生介绍,胶性银的主要成分是从金属中提炼的银,将其溶入水中产生化学作用后可以饮用。美国一些厂家生产这种药物,声称这种东西治疗的病症很广。

      但医生认为,保罗的皮肤明显是银中毒症状,大量摄取银的话,这些粒子会进入皮下血管和一些组织内,让皮肤成为蓝灰色。医生担心如果银进入器官,特别是肝脏的话,将对保罗的身体不利。

      真是让人震惊,那位叫阿莲的大婶,竟是因为服用了含银的药物,才引起了银中毒,令她的皮肤变作了蓝色。

      联想到村子里每个人都得了怪异的皮肤病,脸上长出白斑,也能理解她为何会服用含银的药物。

      她是通过何种途径在这偏僻的山区里得到了含银药物,答案已是昭然若揭——一定是她杀死了村子里的女童,取下女童手腕上的银手镯,磨成细粉,溶于水中吞服。女童手腕上的银手镯较细,研磨起来比较方便,这也是她为何选择女童作案的原因吧。

      天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了这个治疗皮肤病的偏方,真是太可怕了!

      钱韵韵语气缓慢地说道:“胶性银其实是种还算安全的药物,临床使用这么多年,早已得到了美国药典FDA的认可。加上这例保罗·卡拉森,全世界也只发生了五例蓝皮人病例,发病概率大约是一千万分之一。不过,正规使用的胶性银,应该是以特殊方法,对银进行加工处理,使之变成肉眼不可见的纳米级微小粒子,溶于胶性溶液中,进行服用。”

      我明白了,在山村中,阿莲大婶肯定没办法将银手镯变作纳米级的微小粒子。她最多能将银研磨成面粉那样的程度,这样的银溶液会大大增加她中毒的危险性。

      真相原来是这样的。我莫名兴奋了起来,在观澜村里发生的事件,已经足以令我写出一篇极具轰动性的独家新闻,我的新闻嗅觉再次蠢蠢欲动了起来。

      钱韵韵却微微一笑,对我说:“别急着打腹稿,明天还会发生更有趣的事,你等着瞧吧。”

      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我忽然觉得钱韵韵这漂亮的女孩,竟有些深不可测。

      10

      次日清晨,十多名警员来到了观澜村。

      当然,村民们只对警员说了发现女童尸体的事,却将杀死蓝皮人阿莲一事隐瞒了下来。

      警员出示了几张图片,请女性村民们进行辨认。有几个村民一看到图片上的人像,顿时失声痛哭。

      我也看到了那些图片,全是电脑模拟出的头像,都是长得白白胖胖的七八岁小女孩。看到那些失声痛哭的妇人,我不禁猜测,难道这些小女孩就是村里失踪的女童?警员用的是电脑模拟图片,而非真实照片,莫非意味着这些女童均已遭遇不测?

      警员怎么会有这些女童的照片?如果那些女童也和之前在鸟窝地里发现的那具女童尸体一样,被阿莲埋在了密林深处,警员怎么可能得到她们的头像图案呢?难道她们并不是被掩埋在密林里吗?

      一连串的问题,令我无法找到任何头绪。

      过了一会儿,钱韵韵走出茅草屋,来到警员身边,向他们展示了阿莲的那半块呈蓝灰色的手掌。警员大惊失色,几个警员见状,立刻来到我所在的茅草屋里,找司马老师要来了之前他带到这里来的科考仪器。紧接着,警员又叫走了司马老师的那位女学生。

      一部分警员跟着钱韵韵和那位女学生向矿山走去,另一部分警员则找到了霍老太太和赵老枪。

      当他们找到赵老枪和霍老太太后,立即给他们戴上了手铐。

      究竟是怎么回事?赵老枪是因为无意中杀死了妻子阿莲被捕的吗?霍老太太是因为非法抛尸被捕的吗?但他们也是情有可原,年龄又这么大了,警员没必要给他们戴上手铐吧?还有,警员为什么会到茅草屋里拿走司马老师带来的科考仪器?他们想做什么?

      我不禁诧异地转头望向司马老师,而这时我却见到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嘴角还微微上翘,露出古怪神秘的微笑。

      “你在笑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司马老师敛住笑容,对我说:“你知道钱韵韵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吗?”

      “是什么?”

      “她是警察,而且是女法医。”

      “啊?”这可真让我大吃一惊,一个女法医为什么会以随队医生的身份,跟着科考队来到这鸟不生蛋的偏僻山区来?难道她提前知道这里会发生点什么离奇事件吗?

      司马老师又指了指身边的那个男学生,说:“其实,他和那个女生,也都是警察。这次到观澜村来,他们才是主角,而我和你,都是配合他们演戏的配角。”

      “这是怎么回事?”我彻底搞不懂状况了。

      司马老师捋了捋长髯,朗声说道:“这一切,要从一个月前说起了。”

      一个月前,就是我在报社里接到赵老枪之子的爆料彩信的时候。

      那时候,警方正在侦办一起极其恐怖的贩卖器官案件。不过,贩卖器官案件,只是警方对外的说法,真实情况却让人感觉无比恐惧。

      那个犯罪团伙倒卖的,并非人体器官,而是少女的头颅。

      他们贩卖的少女头颅,并不是单纯的骷髅头,也不是经过防腐处理的尸体,而是——天然形成的尸蜡。

      所谓尸蜡,是一种特殊的尸体现象。稍显肥胖的尸体,长期停留水中或埋在不通风的潮湿地方,腐败进展缓慢。约经3到6个月后,尸体的皮下脂肪分解成脂肪酸和甘油。脂肪酸和蛋白质分解产物中的氨结合,形成脂肪酸铵,再和水中的钙、镁形成灰白色蜡状物质。

      这样的灰白色蜡状物质会紧紧包裹着尸体,使尸体得以保存,形成尸蜡。

      透过半透明的尸蜡,可以依稀看到尸体生前的模样。

      那帮犯罪团伙,就是将受害女童的头颅砍下,放置在某处能够天然形成尸蜡的特殊环境里。等待半年之后,取出已经变作尸蜡的头颅,以天价卖给某些具有特殊变态爱好的富商。

      据说在中东,一颗完整的来自神秘东方的美少女头颅,能够换取一辆宝马轿车。

      而犯罪团伙选择的杀人场所,正是这个远离人群的偏僻山村——观澜村。

      之所以警方能确定这一点,是因为犯罪团伙的首犯,曾在事发前在观澜村附近出没过,同时一年来又不断有观澜村村民报告女童失踪案件。

      警方判断,罪犯在观澜村肯定有自己的同伙,可惜首犯在追捕过程中畏罪自杀了。如果不能让同伙落网,以后或许还会有其他受害者出现。只要有巨额利益存在,就免不了会有人铤而走险。

      警方一直犹豫是否要到观澜村进行大张旗鼓的调查,很担心会打草惊蛇。

      恰好在这时,观澜村附近的密林里传出了发现蓝皮人的消息,于是警方请出了司马老师,请他出面成立科考队,并在科考队里安排了两名身手敏捷的警员,以及一位女法医。为了不引起村里人的怀疑,警方还要求在科考队里安置一名不明真相的记者。

      很幸运,我成为了这个不明真相的记者。

      身为法医的钱韵韵,一来到观澜村,就敏锐地认定,制作天然尸蜡的场所,就在那处废弃的矿坑中。但究竟在矿坑中的哪个具体位置,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密林里发生蓝皮人被杀事件时,钱韵韵猜测蓝皮人的尸体很有可能会被弃置在矿坑中。蓝皮人如此稀少,如果做成尸蜡,绝对比美少女更值钱。就算被分尸了,每个部分依然可以卖出好价钱。

      托手机信号一直满格的福,钱韵韵在密林里给假扮司马老师学生的同事发了短信,让那个女同事提前藏进了矿坑中。待弃尸的人走入坑道后,那位女同事就会暗中跟踪,从而找到制作尸蜡的秘密地点。

      钱韵韵一直以为这些事都是村里唯一的男人赵老枪干的,没想到走入矿坑的人,竟然是村长霍老太太。

      因为女童失踪事件在一年的时间里,一直是持续发生的。天然形成尸蜡,大概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所以在那个秘密地点,必定还有尚未制作完毕的少女头颅。

      只要找到了那些少女头颅,就能掌握确凿的证据。

      11

      果然,正如司马老师猜测的那样,在假扮女学生的警员带领下,警方在矿坑深处的一个隐秘处,找到了制作尸蜡的秘密地点,并发现了几颗尚未制作完毕的少女头颅。

      不过,我还有一处疑点没搞清楚。

      蓝皮人究竟与这起制作美少女尸蜡头颅的案件有没有关系。如果说没关系,那么蓝皮人所服用的银溶液又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有关系,赵老枪应该早就知道蓝皮人的身份,为什么还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妻子呢?

      很快钱韵韵就告诉了我答案。

      那些女童都是赵老枪和霍老太太亲手杀死的。之所以会对女童进行肢解,一方面是为了隐瞒取走美少女头颅的事实,另一方面则是赵老枪想斩断女童的手腕,取下银手镯,自制成胶性银为妻子治皮肤病。

      眼看着妻子的身体渐渐发蓝,赵老枪担心事态败露,只好让妻子住进了山林中,并向村民谎称,妻子进山寻死自杀了。

      一开始,赵老枪真的很爱自己的妻子。但眼看着妻子的皮肤变得越来越蓝,人也越来越丑陋,他终于厌烦了。再加上和霍老太太合作愉快,两人的关系也愈发亲密,竟渐渐暗生情愫。为了清除掉障碍,赵老枪终于决定杀妻。

      但赵老枪又不想让妻子死得太没价值,毕竟他也知道,蓝皮人太稀少了,如果也制成尸蜡,绝对能卖个大价钱。

      在杀妻前,他先让妻子蹲在树枝上,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他以彩信的方式,准备发给美少女尸蜡头颅的买家。没想到他在发送彩信的时候,不小心按错了按键,那只山寨手机将彩信群发给了通讯录名单里的所有人。

      好在赵老枪用手机的时候并不多,通讯录里除了那个买主之外,就只有自己的儿子了。

      他儿子见到蓝皮人的照片后,为了获取一点爆料费,便将彩信转发到了我们报社。说起来,这只是个偶然的意外,但正是这个意外,让警方有了授意成立科考队的理由。

      赵老枪之所以会让我们在那处鸟窝地发现女童被肢解的遗体,还有另一个想法。他想让变作蓝皮人的妻子,成为背黑锅的替死鬼。

      他已经知道,那个收购美少女头颅的犯罪团伙已经全军覆没。尽管首犯畏罪自杀,但迟早警察会找到观澜村来。

      赵老枪杀那个女童之前,故意让妻子和那女童打了一架。女童抓破了妻子的皮肤,指甲里留下了妻子的蓝色皮肤组织后,他立刻杀害了女童。

      紧接着,他击晕了妻子,将妻子倒吊在密林之中。几天之后,就算妻子没饿死,也会浑身虚脱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他当着我们的面,砍断绳结,让妻子头朝下坠落地面,还带领愤怒的失踪女童的母亲们,肢解了妻子的尸体。

      在旁人看来,变作蓝皮人的妻子,就是杀害女童的凶手。日后警察来了,妻子也早已死无对证。

      但赵老枪和霍老太太怎么都没想到,这支来自城里的科考队,竟然暗藏有警员。他们的诡计最终未能逃过法律的制裁。

      12

      在回程的车上,我打开便携式电脑,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着。一篇惊世骇俗的独家报导,就要出炉了。

      我忽然转过头,问闭目养神的司马老师:“这次的蓝皮人,其实只是皮肤病变罢了。可是为什么在地方志里,却记载了在百余年前,这里真有蓝皮人出没?”

      司马老师答道:“百余年前,不是有陨石坠落在矿山上吗?陨石多半都是带有辐射的,如果正好有一定强度的放射性辐射,就会有可能让附近村民的基因产生突变,形成蓝皮人。”

      “对了,现在观澜村村民所患的怪异皮肤病又怎么解释呢?”

      “我猜,大概是陨石所辐射出的射线,还是起作用吧。只不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射线已经变微弱了,不足以让人的皮肤变色,但产生一点点小白斑还是完全正常的。”

      “哦……”我若有所思地埋下头,继续敲打我的报导。

      这时,钱韵韵凑过头来,对我说:“你们知道霍老太太在拿到犯罪集团给的赎金后,做了些什么吗?”

      “做了什么?”我好奇地问。

      “她在城里办了一张美容卡,预约了拉皮手术与换肤疗程。呵,她做梦也想让脸上的白斑消失呢!”

  • 0
  • 0
  • 0
  • 12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田夫
    田夫
    32秒前 (移动端)
  • 黄军证
    黄军证
    39分钟前 (移动端)
  • 白哥
    白哥
    40分钟前 (移动端)
  • 慕木
    慕木
    58分钟前 (移动端)
  • 悠然神往
    悠然神往
    1小时前 (移动端)
  •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Վերջացնելովն
    1小时前 (移动端)
  • 石头
    石头
    1小时前 (移动端)
  • 美琳
    美琳
    1小时前 (移动端)
  • 做任务,赚灵币
  • 发布作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