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查看作者
  •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时势造英雄,有人类的地方就有战争。在动荡不安的年代,保卫脚下的领土,捍卫自身乃至国家的尊严是唯一的选择,第二次世界大战从1939年9月1日-1945年9月2日整整持续了16年,今天小编翻开了二战全纪录,为大家讲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十大经典战役。

    晴天霹雳——波兰闪击战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1939年9月,德国对波兰发动了代号为“白色”的侵略战争。战争中,德军首次成功实施“闪击战”,显示了坦克兵团在航空兵的协同下实施大纵深快速突击的威力。一个拥有3400万人口,100多万军队的国家,就这样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灭亡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爆发。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战争胜利了,她们不见得会感到高兴和自豪,因为她们可能要承受丧夫或丧亲而带来的痛苦;若战争失败了,她们只会感到更加恐惧,因为她们的灾难即将来临了。落入敌人魔爪的女性往往是最惨的!抗日战争,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妇女被鬼子强暴羞辱,苏德战争,双方又有不下百万计的女性受到了难以想象的伤害。承受负担、迎接灾难,这就是女性在战争中经常面对的不幸现实。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沉重的负担,敌人的羞辱,战争往往使女性在肉体与精神上都受到了双重而又惨痛的折磨和伤害,其基本权益也将丧失殆尽。尽管大众认为战争应避开女性,但是,现实是不会被理想所左右的,现实中战争不但没有让女人走开,反而受害最深的恰恰就是女性群体。但在二战中,在东方的某个国家,却有着这么一个奇怪的女性群体,确切的说,在整个二战中,这个国家的女性基本都是这个群体里的。

      两个海军强国的较量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16世纪,世界上的“超级大国”不是美国,也不是后来殖民地遍布全球、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而是欧洲的西班牙。自从哥伦布远涉重洋发现美洲新大陆后,西班牙殖民主义者纷纷涌到那里掠夺金银财宝,致使西班牙很快成为欧洲最富有的海上帝国。据统计,公元1545~1560年间,西班牙海军从海外运回的黄金即达5500公斤,白银达24.6万公斤。到16世纪末,世界贵重金属开采中的83%为西班牙所得。为了保障其海上交通线和其在海外的利益,西班牙建立了一支拥有100多艘战舰、3000余门大炮、数以万计士兵的强大海上舰队,最盛时舰队有千余艘舰船。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这支舰队横行于地中海和大西洋,骄傲地自称为“无敌舰队”。那时,英国的资本主义处于萌芽状态。轻工业的发展,迫使它急于寻找海外商业市场;舰船制造和航海技术的革新,更加膨胀了英国夺取殖民地的勃勃野心。对于西班牙来说,自然不允许其他国家分占它来自殖民地的利益。英国的海上抢劫以及对美洲的掠夺严重地威胁着西班牙对殖民地的垄断地位,引起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仇视。起先腓力二世不想诉诸武力,他勾结英国天主教势力,企图把信奉天主教的苏格兰女王玛丽扶上英国王位。
    在各种资料中,中国抗日战争,到底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一直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团。

      按照美国学者根据日本战中统计计算,在大陆被击毙的日军,共计四十四万余。一位研究抗战历史的专家张忠义先生,旁征博引日军史料,也得出一个接近的数字,45.5万人。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国民党军参谋总长何应钦在《八年抗战》中公布的数字则为48万,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则采用建国后综合统计后的数字——55万。当然,也有对此持有异议的专家学者,比如社科院的刘大年教授,就根据国民党军战地统计数字计算,日军在中国阵亡人数超过100万人。

      到底哪个数字是正确的呢?

      美国方面使用的是日军提供的公布材料,按说具有一定的权威性。然而,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一直就有异议。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第一方面的异议是日军的阵亡人数和对手公布的往往差距很大,比如国民党军在台儿庄战役中,认为至少击毙日军一万二千余人,而日军公布的阵亡人员只有两千余,相差六倍之多。一些学者如张忠义先生将其归结为中国军队对战果的夸大。

      国军对战果夸大可能有之,但日军的作战记录中,却有很多令人费解之处。

      例如日军在作战记录中,经常可见“苦战”字样,而公布的伤亡却极小。以攻占洛阳为例,整个战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区区55人。但其中又分明记载了多次激战,如停车场肉搏战、禹王庙对攻等等,伤亡人数颇有些对不上号。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第十位:关羽白马坡之战,在三国时期中原争夺的最高潮上演了这么一个传奇,曹操以500兵和众老百姓面对袁绍的数千部队的一次奇袭。名将关羽于乱军中斩杀敌军主将颜良之首。其双方兵力对比之大,对双方战局影响之大是古代战争史很少有的。关羽斩杀颜良直接遏制了袁绍军对中原地区的袭击,并为后来的官渡之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第九位:牧野之战,古代奴隶社会规模最庞大的一次战争。也是在军力数量极大反差的情况下西周的军队战胜的商朝的军队。而在战争的过程中,出现的商军集体倒戈,成为古代战争历史的奇观。

    偷袭珍珠港是指由日本政府策划的一起偷袭美国军事基地的事件;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海军的航空母舰舰载飞机和微型潜艇突然袭击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在夏威夷基地珍珠港以及美国陆军和海军在欧胡岛上的飞机场的事件。太平洋战争由此爆发。这次袭击最终将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它是继19世纪中墨西哥战争后第一次另一个国家对美国领土的攻击。这个事件也被称为珍珠港事件或奇袭珍珠港。

    珍珠港事变前夕,一架名为“上海号”的DC-3运输机在广东神秘失踪,曾让日军大本营惊惶失措,险些改变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中日双方关于此事件的资料颇为翔实,二战历史作家吉村昭甚至专门写了一部《大本営が震えた日》(大本营震惊之日)来描述这一事件。

    “上海号”是一架美式DC-3运输机(日本仿制时称为零式运输机),是当时民航普遍采用的机种,以安全可靠著称。这架飞机并不是上海号本身,而是一架当时日军使用的同型机,“上海号”属于民航机,没有日军的旭日徽标志。

    1941年12月1日晚,珍珠港事变前的一个星期。

    从东京的大本营陆军部、海军部,正在向珍珠港航行的联合舰队第一航空队(只收报不发报),到台北的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到广东前线的第23军“波”部队司令官酒井隆中将,整个日本指挥机关都被一个沉重的消息压抑着——应该在当天下午到达广州的“上海号”民航机,依然没有到达。从时间推断,该机的油料最多也只能维持到下午5点,此时,肯定已经迫降或者坠毁。日军大本营严令在南京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全力寻找。

    “上海号”何方神圣,它的安危竟让日本全军如此震动呢?

    “上海号”,是中华航空公司使用的一架DC-3民用运输机,固定飞行上海-广州航线,12月1日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载客14人,机组人员4人,总计18人前往广州。这个中华航空公司和今天在台北的中华航空公司不是一家,而是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建立的民用航空公司。它使用的飞机中有四架当时较为先进的DC-3运输机,或为日本按照许可证生产,或为侵华战争中缴获,分别命名为“昆明号”、“重庆号”、“中山号”和“上海号”,用于日本占领区的定期班机飞行。

    日军在中国前线每天无事战死三位数,这样一架不大不小的民用飞机,怎么会让整个日军指挥机关一片忙乱呢?

    这架飞机上面,的确有一些非同小可的人物。当时日军在南洋的战事尚未打响,但嗅觉最灵敏的新闻界已经感到南方的空气中有一丝不正常的气息。日本第二大新闻社《每日新闻》上海支局局长田知花信量、新闻电影制片厂的主任摄影师矶部奉命乘该机前往广东,第十五航空通信联队的宫原大吉中尉等一批日军技术人员也乘该机到广州待命。他们还不知道紧急调动自己前往广东,是为了南洋作战打响后增强南方军方面的通信技术力量。

    然而,如果只有他们,这架飞机的重要性还不算高,真正要命的是这架飞机上还有日本陆军大本营(兼支那派遣军)联络参谋杉坂共之少佐一行,杉坂的身上携带着大本营“极秘”的“あ号作战”开战命令!

    “あ号作战”,就是日军打响太平洋战争的一连串军事部署中,由广东方面第23军“波”部队执行的攻占香港的作战方案。更可怕的是杉坂所携带的文件,还提到了奇袭珍珠港的作战计划。因为“あ号作战”的开战命令中,要求“波”部队必须等待珍珠港奇袭成功后,才可以发起对香港的攻击。

    这份作战命令的第一页如下:

    大本营杉山元大将发

    一、大陆令第五七二号(鹰)发令如下

    二、开战时间X日,确认为十二月八日(代号“ヤマガタ”)

    三、御棱威(日本天皇的代号)预祝诸君作战成功

    ……

    从明确记载开战时间,就可以看出这份文件的重要性。由于日军对夏威夷和南洋方面作战成功的希望寄托在“奇袭”上,因此对开战命令的保密极为严格,派出杉坂携带密件乘坐民航机飞往广东,而不使用电波传送,不使用日军军用飞机,就是为了增强保密性。事实上,即便是日军支那派遣军总军司令官俊六大将,也是到12月2日,也就是第二天下午3点,才得到开战的命令!这些措施对盟军产生了相当大的迷惑性,无论美英,对日军即将立即开战毫无觉察,直到珍珠港事变前一天,美国情报人员才破获了日军密电,得知日军确认谈判破裂,即将开战,并急报马歇尔将军。遗憾的是,破获的情报对日军开战时间、进攻方向一无所知,又经历了一连串阴差阳错的耽搁,而未能给夏威夷和南洋守军提供任何预警。假如杉坂手中的命令落入中国方面手中转交英美,那整个太平洋战争的局面都可能逆转——要知道这时离日军奇袭珍珠港还有整整一周时间!

    难怪日军整个指挥机关一片混乱。(日军称为“惊天动地的大骚动”,大本营海军部、陆军部的幕僚们“呆然”、“Shock”)

    日军最担心的,就是中国方面的情报人员,预先发现了杉坂的身份,在飞机上做手脚,令其中途坠毁,或者调动战斗机截击。这种担心并非没有道理,中国的情报部门在二战中效率极高。这之前,中国方面虽然没有获得日军的作战计划,但是戴笠所属的军统局已经根据掌握的各种情报,分析得出结论,通知美方——日军可能要偷袭珍珠港,时间就在12月上旬!

    遗憾的是,美军压根就没有重视中国方面的警告。这也是因为中国方面曾经多次提供日军即将袭击美军的情报,而美军一律认为这是中国试图挑起美日冲突的阴谋。直到真的发生了珍珠港事变,美方才认识到中国方面的情报能力,并在二战中与中国展开了卓有成效的情报合作。

    不要说美军不重视,连军统内部对这样的情报也半信半疑,军统大将文强是相信日军对美开战这一危险的,然而,当他和军统香港站站长王新衡讨论这一问题时,王新衡的反应是“蛇怎么可以吞象?!”

    也难怪,这个作战计划太匪夷所思了,不是日本海军参谋奇才黑岛龟人的怪脑袋,根本想不出来。

    可要是从日军缴获到作战计划,那各方对这一危险的态度毫无疑问会发生180度的大转弯。

    粟裕(1907—1984),初名粟多珍、粟志裕,侗族。中国现代杰出的革命家、军事家、战略家。淮海战役、上海解放战役等一系列重大战役的指挥者,建国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军事科学院第一政治委员、国务院业务组成员(副总理级)、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常委、第5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职。1955年授予大将军衔。

    弦月如钩,河汉无声。

    中海侧畔怀仁堂的灯光刚刚熄灭,坐落在另外一个地方的一幢琉璃瓦绿顶大楼即刻灯火通明。

    总参谋部是中国450万军队的大脑。这位身材瘦小、步履急促的四星将军则是这栋古色古香建筑物的大脑。

    粟裕大将的座车驶出中南海,径直开到总参谋部办公楼。

    交办的第一件事:将中央军委的作战命令立即传达下去。

    然后,摊开、挂起一幅幅各种比例尺的东南沿海和太平洋、远东地区作战地图,对福州军区拟定的炮击预案再次进行研究和审定。

    一架强大、精确的作战机器正式启动,进入点火程序。

    1949年,上海解放,粟裕受命组织攻台战役。

    40年过去,大陆方面才将一直视为绝密的攻台计划及未能遂行的情况披露于世。

    粟裕领命之初,攻台形势相当有利。此时,“蒋委员长”尚未从偌大一个大陆丢弃殆尽的教训中清醒过来,而把他最后30几万部队分驻海南、台湾、舟山三大岛。战略构想十分完美:以岛屿对抗大陆,三点成一线,海南扼制广东、台湾俯视福厦、舟山锁闭沪浙,退,可互为犄角鼎足依托;攻,可全线同时展开或突出某一重点。自然,粟裕对“委员长”的部署甚感满意,你愈是分兵把口,愈有利于我各个击破。他曾向毛泽东建议,必要时可考虑暂不攻击较易攻取之舟山,而先攻最难打之台湾,台湾既下,统一中国的最后一道难题必将势如破竹、迎刃而解。

    面对台湾的7个军14万惊弓之旅,粟裕初定以8个军20余万人发起攻击。计划尚在呈报待批过程中,粟裕的攻台军一部已分别在胶东沿海、长江口和天目山开始了模拟越海登陆及在台湾山区作战的训练。

    “委员长”很快便觉察到了台湾本岛的防御力量太弱且兵源有限,于是,饥不择食、慌不择路,把求助的眼神瞥向了日本,决计以重金招募日本炮灰。不久,一支两万余人的日本雇佣军开赴台湾。日本人再次登临台湾,虽不是重演50年前的鲸吞强占,但用武士刀斩断宝岛与大陆的血脉却如出一辙。

    日本兵的顽强、凶悍、团队精神和战术精湛又是举世闻名的,这使得粟裕在评估他们的战斗力时,就不能用1=l,而只能用l≈3的算式来计算:如果两万日本兵约等于6万国民党兵,那么6+14=20,台湾拥有的国民党守军战力应以相当20万人来看待。如是,原拟8个军参战已不够,粟裕对战役决心第一次做了较大修改,计划投入攻台的兵力增加到12个军、50余万人。1950年5月,四野发起海南战役,歼敌3.3万,拿下全国第二大岛。但由于是无海空军条件作战,无法封锁各港口和机场,致使薛岳率近7万人撤逃台湾。此时此刻,“委员长”作出了在他的军事生涯中也许是最为艰难但也最为果断的决策:三天之内,将舟山12万守军悉数秘密撤出,集中一切兵力,确保台湾基地。

    从现象上看,三岛已丧其二,辖地仅存台澎金马,但台湾兵力陡增1倍,达40万人,成为一颗名副其实、难以一口咬碎的硬核桃。粟裕迅速向所部发出指示:敌人已集中40万左右的陆军及其海空军全部守备台湾,未来对台作战将更加激烈与残酷,原定以4个军为第一梯队的准备已不够强大,需增加至6个军。这是他对战役决心做第二次较大修改。6月末,情报又侦悉台湾正加紧补充部队,估计其陆军在我未来发动攻击时可达50万人,海空军亦得到加强。粟裕再向军委和毛泽东报告:我在数量上已无优势,但只要能登陆成功,且能于突入纵深后站稳脚跟,仍可完成预定任务。为了更有把握起见,如能从其他野战军中抽出3~4个军作为第二梯队或预备队则更好。至此,粟裕三度修改战役方案,计划参战兵力达16个军以上。

    问题是,增兵较易,增船太难。粟裕掐指一算,为确保战役胜利必须在四五小时以内有第一梯队15万人左右登陆,并有相当数量的运送第二梯队船只,而现手中所有船只仅够装运4个加强师,为第一梯队所需的一半,征船造船买船又均需时间。别无良策,再思三思,下决心向军委报告:攻击台湾须进一步准备,此役关系重大,我们对攻台作战如无绝对把握,则不应轻易发起攻击,而宁愿再推迟一些时间。

    就在此时,朝鲜战争骤然爆发,粟裕绞尽脑汁几易其稿的攻台方案只好无限期束之高阁,老将军临海嗟叹,将未能登陆台湾视为终生的憾事。

    时隔八年,粟裕的一头乌丝,已是黑白参半,他终于又等来了机会,再次编制对台湾实施打击的作战方案。虽然八年前的那一案如今派不上一星半点的用场,但毕竟这是对自己当年未能把胜利之旗帜插上那座岛屿的一种安慰和补偿吧。

    作战参谋逐点介绍金门敌军目标的方位、性质、防护力和我军准备打击的手段。粟裕总是聚精会神地听,一般不插话。偶尔会突然发问,提出几个问题,如:不要讲“估计”、“可能”,你能不能肯定回答,胡琏指挥部的确切位置就是这里?能不能再准确一些,金门的补给被切断以后,粮、弹究竟可维持3个月还是4个月?是不是认真计算过,我们到底集中多少火炮,才能对料罗湾实行有效封锁?等等。

    炮战,炮战,双方以炮为剑,隔着大海过招格斗,自然,粟裕最关心的还是双方大炮及炮弹的数量和质量。此时,金门拥有美式155毫米加农炮20门、155毫米榴弹炮96门、105毫米榴弹炮192门,共计308门。我军105毫米以上榴弹炮223门、100毫米以上加农炮73门、100毫米海岸炮4门、130毫米海岸炮19门,共计319门。我方的优势是在福建地区库存炮弹甚多,共达89万余发,敞开打,足够打半年以上。但由于远程火炮较少,中程火炮多,钢筋混凝土工事很少,土木结构野战工事多,在大口径火炮和永备工事方面并不占优。粟裕沉吟良久,用铅笔尖狠狠地敲击桌子几下:下决心再调大炮去,从全国调,立即调,火炮数量不超出金门50%,这仗宁肯推迟……

    粟大将在对台、对金用兵问题上,再次表现出超常的谨慎。

    采访中,许多总参老人都说:对台慎言用兵,不似粟总风格,又恰是他的风格。

    中国共产党人在短短三年内,能够遍扫六合,靖定天下,将曾经不可摇撼的蒋“委员长”席卷而去,请出大陆,成因多多,从纯军事角度看,毛泽东的韬略筹谋是其一,拥有一大批顶尖拔萃的统兵将才是其二。

    西南战争发生于日本明治十年(1877年)2月至9月间,是明治维新期间平定鹿儿岛士族反政府叛乱的一次著名战役。因为鹿儿岛地处日本西南,故称之为“西南战争”。

    由西乡隆盛领导的日本西南武士叛乱,是日本明治维新期间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国内战斗,通过此次战争,日本内部的阶层对立至少在表面上得到了解决(除天皇高高在上外,大家都有了平等的发达机会),使日本人得以避免了内耗,从此,从足轻阶层直到原先按“(武)士农工商”排在底位的商人(尽管他们事实上在日本很有势力),大家都可以原先垂涎三尺而不能表露的武士心态,整个日本社会以武人心态团结一致开始野心勃勃的向外扩张。

    西乡隆盛:

    日本江户时代末期(幕末)活跃的政治家,和木户孝允(桂小五郎),大久保利通并称“维新三杰”。1827年1月23日生于萨摩藩今鹿儿岛县。自幼受严格武士训练。1844年起任下级官吏。1854年成为藩主岛津齐彬(1809-1858)的亲信扈从,随其住江户(今东京),参与藩政,并为尊王攘夷运动奔走。

     

    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大经典战役

     

    1858年幕府兴安政大狱,两次被流放,1864年被召回藩,在京都掌握藩的陆海军实权。同年参与镇压尊王攘夷派的征讨长州藩的战争。后预料幕府将亡,遂积极投身倒幕运动。1866年3月在京都同长州藩倒幕派领导人木户孝允等人缔结萨长倒幕联盟密约。1868年1月3日,与岩仓具视1825-1883、大久保利通等人发动王政政变,推翻了德川幕府的统治,建立明治新政府。在同年的戊辰战争中任大总督参谋,指挥讨幕联军,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因他在倒幕维新运动和戊辰战争中的功勋,在诸藩家臣中官位最高,受封最厚。

    1870年初,由于与大久保等人在内政方面的分歧,辞职回鹿儿岛任萨摩藩藩政顾问,后任藩大参事,参与藩政改革。1871年到东京就任明治政府参议。1872年任陆军元帅兼近卫军都督。在此前后,参与废藩置县、地税改革等资产阶级改革。他鼓吹并支持对外侵略扩张。1873年10月,因坚持征韩论遭大久保利通等人反对,辞职回到鹿儿岛,兴办名为私学校的军事政治学校。1877年1-9月,被旧萨摩藩士族推为首领,发动反政府的武装叛乱,史称西南战争。9月24日兵败,死于鹿儿岛城山。

    日本人对西乡的印象非常之好(仅次于坂本龙马)。称之为“庶民的英雄”,演绎出种种传说。

    其弟西乡从道,未随兄参加士族叛乱,1898年升任陆军元帅。

    西乡隆盛于1889年被日本明治政权恢复名誉:1877年西乡隆盛之官位遭到褫夺,然民间同情声浪甚高,明治天皇也曾表示惋惜之意。在黑田清隆努力奔走下,於1889年大日本帝国宪法颁布同时获得特赦,并追赠正三位之官阶。明治三十二年(1898)又在东京上野公园为他建立一座铜像,供世人瞻仰。1977年西南战争百周年纪念时,在鹿儿岛建立了“西乡南洲显彰馆”。于是人们对他的评价从“贼”转变为“伟人”,把他发动西南战争说成是不得已的。

    日本西南战争及其背景:

    一、“征韩论”

    早在幕末,长州藩士吉田松阴就主张以讲“信义”的名义屈从欧美,同时侵略朝鲜和中国。1855年美俄签订友好条约后,吉田曾沽说;“我与美、俄的言和既成定局,不可由我方决然背约,以失信于夷狄。必须严订章程敦厚信义,在此期间养蓄国力,割据易取的朝鲜和中国东北的土地作为补偿。”明治政府最早倡导“征韩论”的是“参与”木户孝允。他在1868年12月14日向辅相岩仓具视提出侵略朝鲜的建议,即把朝鲜看作“保全皇国的基础,将来经略进攻之基本”,而“往朝鲜派遣使节,问彼之无礼。彼若不服时,宣布罪状,攻击其国土”,并和军务官副知事大村益次郎等研究了具体的行动计划。为此,当时明治政府曾命对马藩官吏携带国书出使朝鲜,通知新政府成立,希望打开国交。但这次没有取得什么结果。所谓和朝鲜打开国交的交涉,不外是为侵赂朝鲜制造借口。木户、岩仓等人到1871年出国访问为止,一直在讨论和拟订侵略朝鲜的计划。

    日本企图侵略朝鲜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出自国内:明治政府发展资本主义的政策,使下级武士陷于困境。他们不满政府,纷起叛乱。政府为安定内部,决定转内认为外征,把士气转向国外;第二个出自国外:俄国势力南下,企侵朝鲜;英国对琉球很感兴趣,企图将琉球作为第二个新加坡。列强对日本四周的争夺已经开始。日本为自身安危,有必要在俄国南下之前侵占朝鲜,作为侵略中国的跳板。

    在历史上的伟大君王和征服者中,只有两个人可以与拿破仑相提并论—-亚历山大大帝和奥古斯都。他不仅具有前者的战士精神,也具有后者的行政能力,虽然他没能建立一个统一的大帝国,可是他却把中世纪的国家观念连根铲除了。此后许多国家都在摸索前进,试图完成他的统一美梦。

    他出生在一个极为幸运的时代,因为在一七六九年,千年来欧洲旧的文明体系正要开始崩溃(注:拿破仑出生于一七六九年八月十五日,科西嘉),而且工业革命也在摇篮之中,在那一年,詹姆士·瓦特在英国获得了他的蒸汽机专利权;卡格罗特也在法国驱动了他的第一部蒸汽推进的车辆。美国革命正在徐徐沸腾,在这一切的上方,酝酿着更伟大的法国革命。一个新的时代正在铸造之中,等候着一个天才来把握它,并依照他的意志铸造成形。

    可能在一七六七年,吉尔伯特就已经预料到这一点,因为他这样写道:“有一个人会升起来,可能在此以前,他湮湮无闻。这个人可能在静默地沉思,他可能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才能,直到实际运用时,他才认识到自己的权力。他也可能不学无术。这个人会把握意见,环境和机会。他会向伟大的理论家说,正好像实际的建筑师向雄辩的演说家所说的一样:‘凡是我的对手告诉你们的一切,我都可以让它成为现实。’”

    这个人就是拿破仑,一个超级的自我主义者和建筑师,一个完全孤立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完全只依赖他自己,而对于任何事情都加以集约化。门瓦尔曾经这样评价拿破仑:“他不仅在思想上有主动能力,而且对所有的事情都能躬亲细务。他的天才和超人的活力都足以带着他走:他感觉到他具有一切的能力和时间来管理一切的事情,实际上,他亲自做一切的事情。”

    考兰科的回忆录非常生动,他对拿破仑的评价也大致相同,不过也许更加透彻:“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他不逃避任何痛苦和考虑任何困难。而且这个原则是事无巨细都一样适用。这个人可说是完全被他的目标所吸引。对眼前的任何行动和言论,他都总是使用其全部的能力,资本和注意力。对所从事的一切事情他都充满热情。所以这也是他比他的对手优越的地方,因为很少有人能在同一时间内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一个思想或行为上。”

    作为政治家和将军,这也是拿破仑成功的秘诀。要了解这个以耶拿-奥尔施塔特双重会战为顶点的战役的重要性,必须首先认清他的政治目的。这个双重会战可算是以后一连串军事行动的开始,而以滑铁卢之战为终点。

    第一就是使法国具有秩序,繁荣,而更重要的还是光荣。第二是建立一个统一的大帝国,采取王国同盟的形式,以法兰西为宗主国。当他做上第一执政后,第一点就已经奠定了基础。在亚眠和约签订之后,他就乘机巩固所得。他兴建巨大的公共工程,发起伟大的法律和社会改革,提倡科学、艺术和工业。简而言之,为了填补革命所造成的深渊,他热诚的希望和平。可是如我们所知,他的保护政策与英国的自由贸易需要是绝对冲突的,所以使和平变得不可能。

    所以这个斗争并不是是非善恶之争,而是从早期工业革命中产生的两种生存价值之间的决斗。为了要维持繁荣强盛,英国必须输出制成品;为了要变得繁荣强盛,法国又必须保护它幼稚的工业。正如梅特涅所说:“每个人都知道英格兰决不能放弃这个问题(海洋问题),因为这对它来说是生死攸关的问题。”拿破仑也认识这一点,所以他就依赖他的“大陆体系”来绞杀英国的贸易和破坏它的信誉,如果没有这两个因素,英国也就不能继续与他为敌。

    他说:“英国人的权力只是寄生在他们强加于别国的专有权利上,而且完全以此维生。为什么要让他们独享呢?其他的人也应该可以分享。”拿破仑又说:“伦敦的商人一切唯利是图。他们不惜牺牲欧洲的每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以满足他们的投机目的。如果他们的负债额不是那样巨大,那么他们可能会合理一点。因为必须要还债和维持他们的信用,所以才会牵着他们向前走……”

    在他对英国的斗争中,拿破仑认清了一切问题的基本解决方法,就是要煽动全世界,甚至于每一个个人。所以他告诉考兰科说:英国是他的唯一敌人。他仅仅是以英国人为目标。但因为他们的贸易在各处都有分支,所以他就到处加以追逐。而在这个追逐过程中,他的伟大帝国观念也就油然而生了。“大陆体系”本来是一个以毁灭英国为目的武器,但同时也变成了一个可以使新的世界观念实现的工具:这也正是亚历山大式的梦想—-使欧洲合而为一。

    以法兰西作为他这个帝国大陆体系的原动力,他的“伟大目标”是这样的:重建波兰王国作为防御“北方野蛮人”的屏障。使西班牙脱离迷信的束缚,并为它制定一部宪法。在英格兰和爱尔兰建立独立共和国。宣布匈牙利独立并解放希腊,瓜分奥地利和普鲁士,控制埃及,开辟苏伊士运河,瓜分土耳其,把土耳其人赶出欧洲之外,并约束“莫斯科的野蛮人”—-欧洲的最大威胁。(注:拿破仑曾经说过:我认为北方的野蛮人早已太强了,也许不久就将压倒全欧。”)简而言之,就如菲舍尔教授所说的:想建立一个世界秩序,如利奥一世,铁槌查理,查理曼和奥托一世所曾经建立的那种帝国,他们曾经挽救了希腊和拉丁文明,使其不至于毁灭在野蛮人手中。

    当他被囚禁在圣海伦斯岛上时,他通过拉斯卡萨斯的记载,向全世界宣布他的目的是联合欧洲各大国。这些国家由于受革命和政策的影响,一直四分五裂,他想利用统一的法典,原则,意见,情感和兴趣,使他们结合成为一个伟大的“邦联”。在他的帝国保护之下,梦想建立一个最高中央会议。以美国国会和希腊同盟为楷模,专门负责保护这个欧洲大家庭的公共福利。虽然他的梦想未能实现,可是他却预言迟早还是会实现的,因为这是势所必然。他说:“在我失败和我的体系毁灭后,我相信除非主要国家能够集中和联合,否则在欧洲不可能建立任何的伟大平衡。在下一次伟大的冲突中,君主若能了解人民的希望,就可以成为全欧的元首,一切随心所欲。”(见拉斯卡萨斯所著的《拿破仑皇帝在圣海仑岛上的私生活和谈话》一书。

    不管我们对他这个伟大计划的观感如何,但英国人对它却深恶痛绝。因为如果欧洲成了一个联邦,那么英国就不可能再维持海上霸王的地位。所以英法冲突是生死之争,拿破仑凭着他的将才曾经一再向联盟势力挑战。在这一斗争中,他的第一个最大的资本就是他能确保指挥上的统一,因为他同时是法国的独裁者和总司令;他的第二个资本是他坚决认为在战争中的推动力不是恐怖而是荣誉,这是合乎革命精神的,从而使新兴的法兰西民族主义对命运产生了一种英雄式的信心;第三个资本是他的天才。作为一个将军,弗伊将军对他的描写可说是最能表现其特点的。

    “凭着他的热情,即使他也有错误,但是拿破仑仍不愧为近代的伟大战士。他在会战中显出过人的勇气,有精密计算的耐性,心中充满突发的灵感,善于猜透敌人的计划。拿破仑具有军事这一行业所要求的各种特性,温和和雄健,善于出敌不意,对于有时会产生重要结局的细节也绝不放松。他在会战中十分冷静而且无比英勇,他的心灵不仅善于沉思,更能随机应变,充满迅速和突发的天才。”

    在战场上,他的行动也很特别。在部队前进时,他通常总是留在后方,但是当接近敌人时,他马上就赶到前面去。他对一切事物都必须亲眼看过才算数,因为他曾经说过:“将军如果不用他们的眼睛来观察一切,那就永远不配指挥一支军队。”他格外珍惜时间,白天视察,夜间回来工作。考兰科说:“皇帝总是在夜里十一时起来,或者最迟十二时,此时各军的报告都已经送到他的手中。在工作三两个小时后,就开始颁发第二天的命令。”他用这种办法使部队在第二天吹起床号的时候就可以接到以最新情报为根据的命令。他说:“在战争中,时间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任何理由都说不过去,因为只有延误才会使作战失败。”

    邓州市地处豫、鄂、陕交界,素有“三省雄关”、“豫西南门户”之称。全市辖28 个乡镇(办、区),170万人,总面积2294 平方公里,总耕地面积240 万亩。邓州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古老的邓州为后人留下众多的名胜古迹,现有八里岗遗址、邓国侯吾离陵、福胜寺塔、花洲书院等93 处文物保护单位。邓州在夏、商、周三代为邓国,秦时置穰邓二县,隋文帝开皇三年置邓州,1913年改为邓县,1988年复称邓州。2011年被省政府确定为河南省直管县试点市。

    1947年12月3日,为挫败国民党军队对大别山的围攻,扩大解放区,刘伯承、邓小平决定实施战略再展开,命令刘邓大军麾下第10纵队西越平汉铁路,开辟桐柏解放区。

    12月13日,刘伯承、邓小平在湖北省应山县的浆溪店召开10纵团以上干部会议,下达进军桐柏地区的命令,宣布成立中共桐柏区委员会、桐柏区行政公署和桐柏军区;下设的3个地委、专署和军分区同时宣布成立。会后,桐柏军区各部队神速分兵,分别向指定地区进发。12月15日,28旅84团远程奔袭桐柏县城,经1个多小时激战,首战告捷。桐柏宣布解放,县爱国民主政府宣告成立。16日,桐柏区党委、军区机关进驻桐柏县平氏镇。20日,唐河县城解放,21日,新野县城解放。至此,8天时间内桐柏军区部队连克桐柏、枣阳、泌阳、唐河、新野5座县城。中共中央致电刘邓,庆祝10纵在桐柏之胜利。此时,邓县(今邓州市)县城成了桐柏区腹心唯一的一颗“钉子”,对桐柏新区的开辟与巩固构成严重威胁。桐柏区党委决定发起邓县战役,拔掉这颗“钉子”。

    邓县是南阳、襄阳、老河口3个军事重镇的联结点,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盘踞在县城的丁叔恒身兼宛西4县(邓县、内乡、镇平、淅川)联防第2支队长、邓(县)新(野)联防指挥官。当时,丁叔恒纠集11个民团和1个敢死队计1.3万人守邓县城。邓县城有内、外两城,外城土筑,内城砖砌,且有6丈宽、一丈多水深的护城河环绕。城墙至护城河之间密布鹿砦、地雷和明碉暗堡,易守难攻。

    1948年1月9日,参加邓县战役的桐柏军区主力28旅和3分区86团、85团(4个连)到达指定地区。恰在这时,原中共豫西南工委委员孙鼎转来邓县城防工事的重要情报,这对战役的部署起到很大作用。桐柏军区首长据此拟订了作战方案。

    1948年1月11日,各参战部队进入攻击位置,立即构筑工事,组织火力,组编突击队,进行攻城准备。邓县县委、县政府动员群众支援部队一批木箱和柜子,战士们将其装满泥土,放在堑壕前沿作掩护,一边挖土一边向前推进。城墙上守敌只见箱子、柜子移动,新土往上翻,却不见人影,打又打不着,眼睁睁看着堑壕往前延伸。经过4天4夜的连续作业,纵横交错的堑壕直通到护城河边。

    水一丈多深的护城河是攻城的最大障碍。要想取得攻城成功,就必须先破闸放掉护城河水。位于城东北角的护城河泄水闸,水下设有铁丝网,岸上碉堡密布,火力封锁严密。在担任主攻的28旅84团团长亲自指挥下,3营战士郭永生冒着严寒,跳入刺骨的河水里,机智地躲过敌人的火力射击,摸清了水闸的情况。

    随后,18名水性好的战士组成突击队,在1连指导员苏有信和郭永生带领下潜入水下,经过连续爆破,于1月14日炸开了水闸,护城河水随之滚滚流走。1月15日,水位下降到1米以下,消除了攻城的障碍。15日下午5时30分,总攻开始。84团的轻重机枪、迫击炮和28旅的炮兵,在各团爆破组炸掉外围碉堡后,集中火力射击。攻城部队跃过护城河,搭好梯子,迅猛登城,奋勇冲杀。至16日,我军以伤亡300人的代价歼敌6900余人,解放了邓县县城。

  • 0
  • 0
  • 0
  • 54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最近在线灵友

  • 鬼哥
    鬼哥
    19分钟前 (移动端)
  • 浅笑醉倾城
    浅笑醉倾城
    24分钟前 (移动端)
  • 错过
    错过
    27分钟前 (电脑端)
  • 石头
    石头
    30分钟前 (移动端)
  • 摆
    34分钟前 (移动端)
  • 你一抬眼,溅起春风
    你一抬眼,溅起春风
    36分钟前 (移动端)
  • 美琳
    美琳
    50分钟前 (移动端)
  • 亡灵-毁灭之翼
    亡灵-毁灭之翼
    1小时前 (移动端)
  • 发布作品
  • 做任务,赚灵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